章以武:寫臭豆腐就要“臭”到底

來源:金羊網 作者:朱紹傑 發表時間:2019-06-09 20:51

金羊網訊 記者朱紹傑報道:6月9日上午,著名作家、廣東文藝終身成就獎獲得者章以武在廣州市民空間以“《老娘的清蒸臭豆腐》是怎樣‘蒸’出來的”為題開講。活動由黃埔書院舉辦,在晴天朗日的周末吸引眾多中小學生和家長參加。

章以武,廣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廣東作家協會原副主席,廣州作家協會原主席,著名作家。獲笫二屆廣東文藝終身成就獎。代表作有電影《雅馬哈魚檔》,電視連續劇《南國有佳人》,《情暖珠江》等。文集有《章以武作品選》,《當代嶺南文化名家章以武》(小説卷)。

章以武所作散文《老娘的清蒸臭豆腐》發表于2018年8月28日《羊城晚報》“花地”副刊。12月,該作被評選為“花地”副刊年度作品之一,並上線融媒體欄目“花地·朗讀者”。

“臭豆腐”看哭了無數讀者,也聽哭了無數聽眾

章以武首先為現場觀眾介紹該作品創作由來。章以武表示,自1958年開始創作,至今出版作品字數愈三百多萬。“我最滿意的兩部作品,一部是《雅馬哈魚檔》,被認為是改革開放的名片,另一部就是去年寫的僅一千五百字的《老娘的清蒸臭豆腐》。”

章以武回憶道,自己的母親是一位普通平常的家庭婦女,一生都奉獻給了子女和家庭。“我創作了這麼多年,寫了這麼多字,卻從未寫過自己心中偉大的母親,也不知道從何寫起。”

直到2018年8月的一個晚上,章以武清楚地記得那是晚上十一點。他收到一位杭州朋友發給消息,朋友告訴他,正在吃一碗母親托人自重慶帶到杭州的重慶小面,淚流滿面。這時候,章以武滿腦子只有三個字:臭豆腐。

隨即,他執筆回憶母親為自己蒸的臭豆腐,當晚淩晨兩點成文,隨後交付《羊城晚報》。

8月28日,章以武所作散文《老娘的清蒸臭豆腐》發表于《羊城晚報》“花地”副刊。12月,該作被評選為“花地”副刊年度作品。融媒體欄目“花地·朗讀者”邀請章以武親身朗誦,用最樸實的聲音演繹文字最醇厚的情感。

這篇關于母親的回憶散文《老娘的清蒸臭豆腐》,看哭了無數讀者,也聽哭了無數聽眾。

“寫臭豆腐就要‘臭’到底”

“寫文章首先要有真情實感,寫自己最熟悉的人,最熟悉的事情。”章以武以親身經歷與體會,為學生聽眾分享自己多年的創作心得。自1958年以來,章以武創作了大量影視文學劇本、小説、報告文學和文學評論等,一直圍繞廣州的本土題材,書寫城市生活。地域文化韻味十足,熟悉民眾生活,懂得人間煙火。

章以武認為,對一個作家而言,要有豐富的生活儲存,要掌握大量的細節和人物,才能長袖善舞;要有廣闊的文化視眼,腳要站在祖國的土地上,但眼睛要放眼世界,放眼人類,這樣文章自然就有了氣派。他將幾十年來的創作心得總結為八個字“與時俱進、吃透生活”。

章以武進而為現場中小學生的寫作問題解惑。章以武認為,人物散文是散文中佔有重要地位,但未必好寫。多年下來,他總結出人物散文的寫作核心:在人物關係中寫人物。“人物關係就是故事情節,寫出人物性格……通過描寫人物行為表現人物。”

章以武把《老娘的清蒸臭豆腐》的主要線索歸納為:説臭豆腐、找説臭豆腐、吃説臭豆腐、沒了説臭豆腐、想念説臭豆腐。“寫文章寫作文要具體,關鍵的地方要足夠細致,方可引人入勝,生動可信。題材上要善于觀察積累,堅持深挖。”他打趣地説:“寫臭豆腐就要‘臭’到底。”

編輯:空明
數字報
章以武:寫臭豆腐就要“臭”到底
金羊網  作者:朱紹傑  2019-06-09

金羊網訊 記者朱紹傑報道:6月9日上午,著名作家、廣東文藝終身成就獎獲得者章以武在廣州市民空間以“《老娘的清蒸臭豆腐》是怎樣‘蒸’出來的”為題開講。活動由黃埔書院舉辦,在晴天朗日的周末吸引眾多中小學生和家長參加。

章以武,廣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廣東作家協會原副主席,廣州作家協會原主席,著名作家。獲笫二屆廣東文藝終身成就獎。代表作有電影《雅馬哈魚檔》,電視連續劇《南國有佳人》,《情暖珠江》等。文集有《章以武作品選》,《當代嶺南文化名家章以武》(小説卷)。

章以武所作散文《老娘的清蒸臭豆腐》發表于2018年8月28日《羊城晚報》“花地”副刊。12月,該作被評選為“花地”副刊年度作品之一,並上線融媒體欄目“花地·朗讀者”。

“臭豆腐”看哭了無數讀者,也聽哭了無數聽眾

章以武首先為現場觀眾介紹該作品創作由來。章以武表示,自1958年開始創作,至今出版作品字數愈三百多萬。“我最滿意的兩部作品,一部是《雅馬哈魚檔》,被認為是改革開放的名片,另一部就是去年寫的僅一千五百字的《老娘的清蒸臭豆腐》。”

章以武回憶道,自己的母親是一位普通平常的家庭婦女,一生都奉獻給了子女和家庭。“我創作了這麼多年,寫了這麼多字,卻從未寫過自己心中偉大的母親,也不知道從何寫起。”

直到2018年8月的一個晚上,章以武清楚地記得那是晚上十一點。他收到一位杭州朋友發給消息,朋友告訴他,正在吃一碗母親托人自重慶帶到杭州的重慶小面,淚流滿面。這時候,章以武滿腦子只有三個字:臭豆腐。

隨即,他執筆回憶母親為自己蒸的臭豆腐,當晚淩晨兩點成文,隨後交付《羊城晚報》。

8月28日,章以武所作散文《老娘的清蒸臭豆腐》發表于《羊城晚報》“花地”副刊。12月,該作被評選為“花地”副刊年度作品。融媒體欄目“花地·朗讀者”邀請章以武親身朗誦,用最樸實的聲音演繹文字最醇厚的情感。

這篇關于母親的回憶散文《老娘的清蒸臭豆腐》,看哭了無數讀者,也聽哭了無數聽眾。

“寫臭豆腐就要‘臭’到底”

“寫文章首先要有真情實感,寫自己最熟悉的人,最熟悉的事情。”章以武以親身經歷與體會,為學生聽眾分享自己多年的創作心得。自1958年以來,章以武創作了大量影視文學劇本、小説、報告文學和文學評論等,一直圍繞廣州的本土題材,書寫城市生活。地域文化韻味十足,熟悉民眾生活,懂得人間煙火。

章以武認為,對一個作家而言,要有豐富的生活儲存,要掌握大量的細節和人物,才能長袖善舞;要有廣闊的文化視眼,腳要站在祖國的土地上,但眼睛要放眼世界,放眼人類,這樣文章自然就有了氣派。他將幾十年來的創作心得總結為八個字“與時俱進、吃透生活”。

章以武進而為現場中小學生的寫作問題解惑。章以武認為,人物散文是散文中佔有重要地位,但未必好寫。多年下來,他總結出人物散文的寫作核心:在人物關係中寫人物。“人物關係就是故事情節,寫出人物性格……通過描寫人物行為表現人物。”

章以武把《老娘的清蒸臭豆腐》的主要線索歸納為:説臭豆腐、找説臭豆腐、吃説臭豆腐、沒了説臭豆腐、想念説臭豆腐。“寫文章寫作文要具體,關鍵的地方要足夠細致,方可引人入勝,生動可信。題材上要善于觀察積累,堅持深挖。”他打趣地説:“寫臭豆腐就要‘臭’到底。”

編輯:空明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