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的初中生可以寫小説嗎?

來源:金羊網 作者:呂楠芳 吳國頌 發表時間:2019-06-08 10:28

  對話

文/金羊網記者 呂楠芳 吳國頌

  畢飛宇:閱讀有助塑造典型人物

  從理解一個文學人物——阿Q開始,畢飛宇分享了他閱讀《阿Q正傳》時的切實感受:《阿Q正傳》,一篇看似非常熱鬧的小説,一會兒是阿Q的戀愛故事,一會是阿Q的革命故事,可是到最後,魯迅利用他驚人的描述能力,給讀者展現了一個什麼都沒做、無限空洞的人物形象,借助這個人物形象,魯迅清晰地表達了他的啟蒙思想:中國要想改變,靠這樣空洞的人生,靠這樣空心的人,是不可能的。

  “我們看小説一定要耐心一點,把所有有關這個人物描寫的細部、整體全部把握清楚,然後才能知道這個作家究竟透過這個人想表達什麼。”畢飛宇説,小説既是審美的,可以讓我們産生閱讀的興趣,同時小説還有一個巨大的功能,就是認知功能。“為什麼要讀小説?為什麼要進入小説人物?這就是它的認知功能。魯迅在《阿Q正傳》裏描繪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完整的國家,一個完整的時代。”

  怎樣才能在寫作中成功地塑造人物形象?李洱認為,一個作家必須不停地出走、回歸、再出走,然後才能認清不同文化之間的差異,才能不斷地看清現實、刷新感知。除此之外,還應通過大量的閱讀,增加對不同性格的人的理解,最後才有可能塑造出一個典型人物。

  李洱:不要輕易寫小説

  畢飛宇認為今天的孩子對社會的認知不是太少,而是太多。“我經常在飯局上看到一個十五六歲的孩子,敬酒的時候説話一套一套的,説實話,每當碰到這樣的孩子向我敬酒時,我內心特別不舒服。”畢飛宇説,現在太多的家長急于讓孩子社會化,但其實一個人的社會化是必然的,完全不用著急。在青少年階段,孩子們應更多地投入大自然,仔細地體會大自然中的風、雨、陽光、月光、露水、蜻蜓,觀察羊在地上的腳印、鳥飛過的痕跡、葉子在空中滑落的姿態,這些東西對一個孩子來説更重要。

  有學生家長問,該如何引導孩子在日常生活中積累寫作素材?李洱引用了詩人裏爾克的一篇日記回應説,生活本身是用來遺忘的,但只要把記憶中最深刻的事情寫下來,就能達到最強烈的情感濃度。“我們平時寫作文時覺得寫出來幹巴巴的,是因為沒有經過時間的發酵,能打動人的寫作必須首先在你自己的記憶中像酒一樣發酵。”

  一位13歲的女學生向畢飛宇和李洱求助,她和她身邊一些同學在學習寫小説,可是父母很反對,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想到畢飛宇當場給她潑了一盆冷水:“我也反對!你是一個初中生,我覺得你可以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比如玩、參加體育活動、看書,就算寫東西,也別給自己太多的負擔,今日事今日畢,比如就寫個小日記,小片段,寫完拉倒。”

  在畢飛宇看來,寫小説是壓力巨大、也是特別耗費時間的事情。他建議在座的中學生,如果真的熱愛寫作,等到30歲以後再寫也不遲,因為對于13歲的孩子來説,人生還沒有開始,而小説是具體描寫生活的。“相當于你現在把一粒小種子放在桌面上,讓它長出大米來,這是不可能的,你必須把它埋進土裏,假以時日,等來陽光和雨露,你再發芽。”

  去年推出長篇小説《應物兄》的李洱更是以自己的“悲慘”經歷勸導孩子們不要輕易寫小説。“北京奧運會前,我在墻上貼了一行字——‘寫長篇迎奧運’,結果北京奧運會開完了,巴西奧運會開完了,倫敦奧運會開完了,我的書還沒寫出來,一直到2018年才交稿。我覺得我寫長篇還是早了,如果更晚一點更好,因為生活變化太快,人的價值觀也還在變化,對世界的看法還不夠穩定,這時候寫長篇是不合適的。”

編輯:空明
數字報
13歲的初中生可以寫小説嗎?
金羊網  作者:呂楠芳 吳國頌  2019-06-08

  對話

文/金羊網記者 呂楠芳 吳國頌

  畢飛宇:閱讀有助塑造典型人物

  從理解一個文學人物——阿Q開始,畢飛宇分享了他閱讀《阿Q正傳》時的切實感受:《阿Q正傳》,一篇看似非常熱鬧的小説,一會兒是阿Q的戀愛故事,一會是阿Q的革命故事,可是到最後,魯迅利用他驚人的描述能力,給讀者展現了一個什麼都沒做、無限空洞的人物形象,借助這個人物形象,魯迅清晰地表達了他的啟蒙思想:中國要想改變,靠這樣空洞的人生,靠這樣空心的人,是不可能的。

  “我們看小説一定要耐心一點,把所有有關這個人物描寫的細部、整體全部把握清楚,然後才能知道這個作家究竟透過這個人想表達什麼。”畢飛宇説,小説既是審美的,可以讓我們産生閱讀的興趣,同時小説還有一個巨大的功能,就是認知功能。“為什麼要讀小説?為什麼要進入小説人物?這就是它的認知功能。魯迅在《阿Q正傳》裏描繪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完整的國家,一個完整的時代。”

  怎樣才能在寫作中成功地塑造人物形象?李洱認為,一個作家必須不停地出走、回歸、再出走,然後才能認清不同文化之間的差異,才能不斷地看清現實、刷新感知。除此之外,還應通過大量的閱讀,增加對不同性格的人的理解,最後才有可能塑造出一個典型人物。

  李洱:不要輕易寫小説

  畢飛宇認為今天的孩子對社會的認知不是太少,而是太多。“我經常在飯局上看到一個十五六歲的孩子,敬酒的時候説話一套一套的,説實話,每當碰到這樣的孩子向我敬酒時,我內心特別不舒服。”畢飛宇説,現在太多的家長急于讓孩子社會化,但其實一個人的社會化是必然的,完全不用著急。在青少年階段,孩子們應更多地投入大自然,仔細地體會大自然中的風、雨、陽光、月光、露水、蜻蜓,觀察羊在地上的腳印、鳥飛過的痕跡、葉子在空中滑落的姿態,這些東西對一個孩子來説更重要。

  有學生家長問,該如何引導孩子在日常生活中積累寫作素材?李洱引用了詩人裏爾克的一篇日記回應説,生活本身是用來遺忘的,但只要把記憶中最深刻的事情寫下來,就能達到最強烈的情感濃度。“我們平時寫作文時覺得寫出來幹巴巴的,是因為沒有經過時間的發酵,能打動人的寫作必須首先在你自己的記憶中像酒一樣發酵。”

  一位13歲的女學生向畢飛宇和李洱求助,她和她身邊一些同學在學習寫小説,可是父母很反對,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想到畢飛宇當場給她潑了一盆冷水:“我也反對!你是一個初中生,我覺得你可以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比如玩、參加體育活動、看書,就算寫東西,也別給自己太多的負擔,今日事今日畢,比如就寫個小日記,小片段,寫完拉倒。”

  在畢飛宇看來,寫小説是壓力巨大、也是特別耗費時間的事情。他建議在座的中學生,如果真的熱愛寫作,等到30歲以後再寫也不遲,因為對于13歲的孩子來説,人生還沒有開始,而小説是具體描寫生活的。“相當于你現在把一粒小種子放在桌面上,讓它長出大米來,這是不可能的,你必須把它埋進土裏,假以時日,等來陽光和雨露,你再發芽。”

  去年推出長篇小説《應物兄》的李洱更是以自己的“悲慘”經歷勸導孩子們不要輕易寫小説。“北京奧運會前,我在墻上貼了一行字——‘寫長篇迎奧運’,結果北京奧運會開完了,巴西奧運會開完了,倫敦奧運會開完了,我的書還沒寫出來,一直到2018年才交稿。我覺得我寫長篇還是早了,如果更晚一點更好,因為生活變化太快,人的價值觀也還在變化,對世界的看法還不夠穩定,這時候寫長篇是不合適的。”

編輯:空明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