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藝新“五虎”明天“盤”《古玩》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6-06 18:55

北京人藝三樓排練廳,新版《古玩》每天下午兩點開始排練,導演唐燁都會提前半小時到。不過,當她推開大門,總能看到更早到場的何靖和傅迦,他們分守排練廳兩個角,在跟自己“較勁”。“不只他倆,這個劇組的演員都憋著一股勁兒,想要把這個戲排得更好。”

話劇《古玩》以“至真堂”與“寶珍齋”的兩位掌櫃隆桂臣和金鶴鑫圍繞一對寶鼎三十余年的恩怨糾葛為主線,對1902年到1938年間的古玩行進行了一番群像式的描寫,可以説是一出非常有北京人藝特色的戲。

《古玩》是目前北京人藝第一部完全交給年輕人挑大梁的經典劇目。演員王雷飾演男一號隆桂臣,雖然已在影視劇裏演過四十多個男一號了,可他依然很緊張,“這是我進劇院15年來,第一次演男一號。”為此,最近三個月他全部精力都在排戲和演出上,其他的活動都停了。“人藝這個舞臺對我很重要,畢竟我是人藝培養出來的演員。”他説,這一點是從濮存昕、馮遠徵等前輩身上學的,“我剛到劇院時,他們許多人都正當紅,但是排戲的時候一定會完全沉浸到角色中,不讓外界的事情來打擾。”

“排了兩個月了,還是覺得自己有很多不足。”王雷説,影視表演中,鏡頭可以給表演幫忙,有時候一個近景就能説明很多問題,而在舞臺上,這些全要靠演員演出來,需要功夫和方法。“人藝的舞臺見證了那麼多經典和大師,在這兒演出肯定對自己要求更高。”

荊浩在《古玩》裏飾演金鶴鑫,已在人藝舞臺上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他,和林兆華、李六乙等許多導演合作過。在他看來,接過一部前輩演過的經典,站在舞臺中間傳承經典,有著更為重要的意義。“當你演了越來越多的戲,你就會有那種衝動,想站在舞臺中央,釋放自己,控制整個戲的節奏。”

荊浩不是大學畢業就來到人藝的,而是在一所部隊院團做演員。當時已經成為團裏主角擔當的他,卻對自己的事業産生了迷茫。經過幾番波折,29歲時荊浩才正式進入人藝。今年41歲的他,十分珍視《古玩》給予的機會,“男演員45歲才能真正在舞臺中間站穩!我們的時代能來嗎?準備我一直有,我在舞臺上從不糊弄,所以也不害怕。”

傅迦已經好幾年沒有在劇院排新戲了,這次排練時他經常會和何靖吵架,吵的內容都是戲的處理,而且逮誰跟誰説臺詞。他説,“這個戲的臺詞必須拱嘴了,不用思考就能往出説的時候,我才能創作。”

當年的《古玩》是由譚宗堯、濮存昕、馮遠徵、何冰、梁冠華、吳剛等人主演,其中大多數人後來都成了新版《茶館》的主演。《古玩》也與《茶館》一樣,有著幾十年的時間跨度,所以大家都管《古玩》叫“小《茶館》”。

在人藝,沒有一個演員沒有《茶館》夢,尤其是男演員。今天接過《古玩》,大家也都聯想到了上一輩身上的“巧合”,在一起也會經常開玩笑地説起《茶館》的臺詞。“歷史就是相似的輪回,演《茶館》是個美好的願望,但你能不能達到《茶館》的標準是個問題。”王雷説,大家都很清楚這一點。

雷佳是年輕演員中較早進入《茶館》劇組擔任重要角色的。原本在劇裏跑龍套的他,幾年前開始接過何冰飾演的“劉麻子”。原本以為只是臨時“鑽鍋”,沒想到就一直演了下來,如今也演了一百多場了。“剛開始別提有多緊張了,生怕把同臺老師們的戲給攪和了,一輪巡演下來感覺脫了一層皮。但就是這樣,一年一年,一點兒一點兒的進步,讓我覺得自己距離角色越來越近了。”大概是因為這樣的經歷,雷佳面對《古玩》的傳承會比別人少一點緊張,“我們是站在前輩的肩膀上去創作,應該能夠做得更好。經典是大山,但要用平和的心態去面對它,才能放開手腳攀登,實現屬于我們這一代人的表達。”在雷佳看來,傳承經典,其實更重要的是傳承人藝的精氣神。

當年,梁冠華、濮存昕、楊立新、馮遠徵也是在觀眾和前輩懷疑的目光中接過了《茶館》,如今,又輪到年輕人們為傳承焦灼了。歷史的輪回就是這麼有趣。明天,新《古玩》就要首演了,這幫年輕人正緊張地期待著這一刻的到來!

編輯:智羊
數字報
人藝新“五虎”明天“盤”《古玩》
北京日報  作者:  2019-06-06

北京人藝三樓排練廳,新版《古玩》每天下午兩點開始排練,導演唐燁都會提前半小時到。不過,當她推開大門,總能看到更早到場的何靖和傅迦,他們分守排練廳兩個角,在跟自己“較勁”。“不只他倆,這個劇組的演員都憋著一股勁兒,想要把這個戲排得更好。”

話劇《古玩》以“至真堂”與“寶珍齋”的兩位掌櫃隆桂臣和金鶴鑫圍繞一對寶鼎三十余年的恩怨糾葛為主線,對1902年到1938年間的古玩行進行了一番群像式的描寫,可以説是一出非常有北京人藝特色的戲。

《古玩》是目前北京人藝第一部完全交給年輕人挑大梁的經典劇目。演員王雷飾演男一號隆桂臣,雖然已在影視劇裏演過四十多個男一號了,可他依然很緊張,“這是我進劇院15年來,第一次演男一號。”為此,最近三個月他全部精力都在排戲和演出上,其他的活動都停了。“人藝這個舞臺對我很重要,畢竟我是人藝培養出來的演員。”他説,這一點是從濮存昕、馮遠徵等前輩身上學的,“我剛到劇院時,他們許多人都正當紅,但是排戲的時候一定會完全沉浸到角色中,不讓外界的事情來打擾。”

“排了兩個月了,還是覺得自己有很多不足。”王雷説,影視表演中,鏡頭可以給表演幫忙,有時候一個近景就能説明很多問題,而在舞臺上,這些全要靠演員演出來,需要功夫和方法。“人藝的舞臺見證了那麼多經典和大師,在這兒演出肯定對自己要求更高。”

荊浩在《古玩》裏飾演金鶴鑫,已在人藝舞臺上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他,和林兆華、李六乙等許多導演合作過。在他看來,接過一部前輩演過的經典,站在舞臺中間傳承經典,有著更為重要的意義。“當你演了越來越多的戲,你就會有那種衝動,想站在舞臺中央,釋放自己,控制整個戲的節奏。”

荊浩不是大學畢業就來到人藝的,而是在一所部隊院團做演員。當時已經成為團裏主角擔當的他,卻對自己的事業産生了迷茫。經過幾番波折,29歲時荊浩才正式進入人藝。今年41歲的他,十分珍視《古玩》給予的機會,“男演員45歲才能真正在舞臺中間站穩!我們的時代能來嗎?準備我一直有,我在舞臺上從不糊弄,所以也不害怕。”

傅迦已經好幾年沒有在劇院排新戲了,這次排練時他經常會和何靖吵架,吵的內容都是戲的處理,而且逮誰跟誰説臺詞。他説,“這個戲的臺詞必須拱嘴了,不用思考就能往出説的時候,我才能創作。”

當年的《古玩》是由譚宗堯、濮存昕、馮遠徵、何冰、梁冠華、吳剛等人主演,其中大多數人後來都成了新版《茶館》的主演。《古玩》也與《茶館》一樣,有著幾十年的時間跨度,所以大家都管《古玩》叫“小《茶館》”。

在人藝,沒有一個演員沒有《茶館》夢,尤其是男演員。今天接過《古玩》,大家也都聯想到了上一輩身上的“巧合”,在一起也會經常開玩笑地説起《茶館》的臺詞。“歷史就是相似的輪回,演《茶館》是個美好的願望,但你能不能達到《茶館》的標準是個問題。”王雷説,大家都很清楚這一點。

雷佳是年輕演員中較早進入《茶館》劇組擔任重要角色的。原本在劇裏跑龍套的他,幾年前開始接過何冰飾演的“劉麻子”。原本以為只是臨時“鑽鍋”,沒想到就一直演了下來,如今也演了一百多場了。“剛開始別提有多緊張了,生怕把同臺老師們的戲給攪和了,一輪巡演下來感覺脫了一層皮。但就是這樣,一年一年,一點兒一點兒的進步,讓我覺得自己距離角色越來越近了。”大概是因為這樣的經歷,雷佳面對《古玩》的傳承會比別人少一點緊張,“我們是站在前輩的肩膀上去創作,應該能夠做得更好。經典是大山,但要用平和的心態去面對它,才能放開手腳攀登,實現屬于我們這一代人的表達。”在雷佳看來,傳承經典,其實更重要的是傳承人藝的精氣神。

當年,梁冠華、濮存昕、楊立新、馮遠徵也是在觀眾和前輩懷疑的目光中接過了《茶館》,如今,又輪到年輕人們為傳承焦灼了。歷史的輪回就是這麼有趣。明天,新《古玩》就要首演了,這幫年輕人正緊張地期待著這一刻的到來!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