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周:兒童文學, 要能引起孩子共鳴

來源:金羊網 作者:朱紹傑 發表時間:2019-06-03 10:04

郝周

金羊網記者 朱紹傑

近日,“深圳年度十大佳著”獲獎作者郝周新作《牛背上的白鷺鳥》由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魔法象故事森林出版。書中,一頭不凡的牛、一位不俗的大人和一個不卑不亢的小孩,共同演繹了一個物質生活極為貧乏年代裏的動人故事。

郝周,是一位新生代兒童文學作家,有百余篇短篇作品刊登于《兒童文學》《東方少年》等刊物,已出版短篇作品集《一個人的香火龍》、長篇小説《偷劇本的學徒》《彎月河》《黑仔星》等。新作《牛背上的白鷺鳥》原始素材取自母親的童年故事,動筆之前,郝周曾專程回到老家採風,探訪當地一位牛老板的養殖場,向一位具有30多年相牛經驗的牛中介取經,從田間地頭獲取了大量的生動素材。

書中,老栗是生産隊的一頭耕牛,十歲小女孩桂兒悉心照料它,待老栗如親人。一次偶然的機會,桂兒認識了白鷺叔叔。白鷺叔叔教桂兒識字,幫忙照料老栗。老栗老了,屢次面臨被宰殺的危險。桂兒和白鷺叔叔一次次救下老栗,陪伴它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養牛、愛牛、尋牛、藏牛、哭牛,孩子在此間成長,人性的善良也一如成長本身,熠熠閃光。

訪談

我想寫特殊年代中人性閃光的故事

金羊網:《牛背上的白鷺鳥》的創作契機是什麼?

郝周:2016年6月,我父親因病在老家縣城醫院住院,母親陪護。期間,母親與同病房的一個耄耋老人攀談後得知,這位老人就是50多年前下放到我母親村子的一個十分有名的“右派”叔叔。他原本是縣城的中學老師,很有學問。來到鄉下,他備嘗世態炎涼,受到農村某些人(比如生産隊長)的刻薄對待,但也獲得了我外婆一家人的善待,他還記得我的母親。得知這個消息後,我聯想到我母親兒時的一些往事。比如,她小時候不肯上學;家裏有頭充滿靈性的老黃牛,她經常放牛,和那頭老黃牛的感情非常深厚……有了這些獨特的生活素材,又有現實生活中的奇遇,我就想:能不能就以一個小女孩、一位“右派”叔叔和一頭老黃牛為主角,寫一個特殊年代中人性閃光的故事呢?于是,當年國慶假期,我就返回老家採訪經歷過那個時代的農民、養牛行家等各路人物,收集了豐富的素材,深思熟慮後投入了前後長達三年的業余創作之中。

金羊網:《牛背上的白鷺鳥》在您的創作中處于怎樣的位置?與之前的作品相比最大的不一樣是什麼?

郝周:我寫兒童文學有10年時間,出版了近10部作品。這本書無疑是最好的,也是最重要的。最大的不一樣就是文學品質。它具有更多經典作品的基本元素,比如故事的精巧、人物形象的成功塑造、解讀空間的豐富性、作品本身的生命力和主題價值的普適性,等等。

金羊網:什麼契機讓您開始創作兒童文學?

郝周:2008年,我告別大學校園時,就立下一個志向:以後無論從事什麼工作,都要以創作為志業(不是職業)。2010年,因為讀了《邊城》《草房子》等作品,很受觸動,我就從家鄉和童年入手,寫了一部童年題材的小説——《彎月河》。我花兩年業余時間寫完了這本書,但未能成功出版。後來,安徽少兒出版社的阮徵編輯建議我,應該從短篇小説寫起,慢慢積累。我按照她的建議,寫短篇,發表了近百篇後,2015年開始長篇小説創作。

兒童文學作家,要花更多精力去琢磨兒童心理

金羊網:您的創作主要以鄉土題材為主。今天兒童文學的讀者很大一部分生活在城市,鄉土題材的創作怎樣能夠引起孩子的共鳴?

郝周:我覺得兒童文學的本質是以兒童的視角講述好看而又有啟示的故事。至于這個故事發生在鄉村還是城市、森林還是沙漠,地球還是太空,區別並不大。有時候,不熟悉的環境裏發生的故事更吸引人。所以,鄉土題材本身不是問題,要引起共鳴才是關鍵。首先,吸引人的故事,孩子們才愛看。其次,故事要承載適合兒童成長的理念、思想。比如幫助弱小的人,與人為善、善待動物、有憐憫之心等等。如果把二者很好地結合起來,孩子們讀後有所思,也會有所獲,有所共鳴。

金羊網:兒童文學創作的核心是什麼?

郝周:我認為兒童文學創作的核心很純粹,也很簡單——就是如何寫出一個適合兒童閱讀的精彩故事。至于讀者讀了這個故事有什麼樣的收獲,不需要過于關注,不要預設目標。因為如果你創作出了一篇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小讀者會在潛移默化中得到多維度的啟示——比你預想的還要多。為什麼這麼説?因為兒童文學也是文學,純粹的文學創作不是為了取悅某些讀者,不是為了去適應某些讀者,而是為了表達作者心中的理念、思想。當然,這種表達需要借助一個好故事。

金羊網:今天的孩子獲取資訊的手段越來越多,這對兒童文學作家提出怎樣的新要求?

郝周:我也在思考一個命題,那就是如何用閱讀打敗電子遊戲。現在的小孩子過于依賴電子設備去學習和娛樂,已經成為一個不爭的事實。兒童文學作家要想讓孩子更喜歡讀書,而不是玩電子遊戲,除了寫出更好的作品,恐怕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所以,這就需要兒童文學作家放慢寫作的節奏,花更多精力去琢磨兒童心理,去構思更有趣的故事,去更有技巧地寫作,去寫出更有價值的作品。

編輯:Giabun
數字報
郝周:兒童文學, 要能引起孩子共鳴
金羊網  作者:朱紹傑  2019-06-03

郝周

金羊網記者 朱紹傑

近日,“深圳年度十大佳著”獲獎作者郝周新作《牛背上的白鷺鳥》由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魔法象故事森林出版。書中,一頭不凡的牛、一位不俗的大人和一個不卑不亢的小孩,共同演繹了一個物質生活極為貧乏年代裏的動人故事。

郝周,是一位新生代兒童文學作家,有百余篇短篇作品刊登于《兒童文學》《東方少年》等刊物,已出版短篇作品集《一個人的香火龍》、長篇小説《偷劇本的學徒》《彎月河》《黑仔星》等。新作《牛背上的白鷺鳥》原始素材取自母親的童年故事,動筆之前,郝周曾專程回到老家採風,探訪當地一位牛老板的養殖場,向一位具有30多年相牛經驗的牛中介取經,從田間地頭獲取了大量的生動素材。

書中,老栗是生産隊的一頭耕牛,十歲小女孩桂兒悉心照料它,待老栗如親人。一次偶然的機會,桂兒認識了白鷺叔叔。白鷺叔叔教桂兒識字,幫忙照料老栗。老栗老了,屢次面臨被宰殺的危險。桂兒和白鷺叔叔一次次救下老栗,陪伴它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養牛、愛牛、尋牛、藏牛、哭牛,孩子在此間成長,人性的善良也一如成長本身,熠熠閃光。

訪談

我想寫特殊年代中人性閃光的故事

金羊網:《牛背上的白鷺鳥》的創作契機是什麼?

郝周:2016年6月,我父親因病在老家縣城醫院住院,母親陪護。期間,母親與同病房的一個耄耋老人攀談後得知,這位老人就是50多年前下放到我母親村子的一個十分有名的“右派”叔叔。他原本是縣城的中學老師,很有學問。來到鄉下,他備嘗世態炎涼,受到農村某些人(比如生産隊長)的刻薄對待,但也獲得了我外婆一家人的善待,他還記得我的母親。得知這個消息後,我聯想到我母親兒時的一些往事。比如,她小時候不肯上學;家裏有頭充滿靈性的老黃牛,她經常放牛,和那頭老黃牛的感情非常深厚……有了這些獨特的生活素材,又有現實生活中的奇遇,我就想:能不能就以一個小女孩、一位“右派”叔叔和一頭老黃牛為主角,寫一個特殊年代中人性閃光的故事呢?于是,當年國慶假期,我就返回老家採訪經歷過那個時代的農民、養牛行家等各路人物,收集了豐富的素材,深思熟慮後投入了前後長達三年的業余創作之中。

金羊網:《牛背上的白鷺鳥》在您的創作中處于怎樣的位置?與之前的作品相比最大的不一樣是什麼?

郝周:我寫兒童文學有10年時間,出版了近10部作品。這本書無疑是最好的,也是最重要的。最大的不一樣就是文學品質。它具有更多經典作品的基本元素,比如故事的精巧、人物形象的成功塑造、解讀空間的豐富性、作品本身的生命力和主題價值的普適性,等等。

金羊網:什麼契機讓您開始創作兒童文學?

郝周:2008年,我告別大學校園時,就立下一個志向:以後無論從事什麼工作,都要以創作為志業(不是職業)。2010年,因為讀了《邊城》《草房子》等作品,很受觸動,我就從家鄉和童年入手,寫了一部童年題材的小説——《彎月河》。我花兩年業余時間寫完了這本書,但未能成功出版。後來,安徽少兒出版社的阮徵編輯建議我,應該從短篇小説寫起,慢慢積累。我按照她的建議,寫短篇,發表了近百篇後,2015年開始長篇小説創作。

兒童文學作家,要花更多精力去琢磨兒童心理

金羊網:您的創作主要以鄉土題材為主。今天兒童文學的讀者很大一部分生活在城市,鄉土題材的創作怎樣能夠引起孩子的共鳴?

郝周:我覺得兒童文學的本質是以兒童的視角講述好看而又有啟示的故事。至于這個故事發生在鄉村還是城市、森林還是沙漠,地球還是太空,區別並不大。有時候,不熟悉的環境裏發生的故事更吸引人。所以,鄉土題材本身不是問題,要引起共鳴才是關鍵。首先,吸引人的故事,孩子們才愛看。其次,故事要承載適合兒童成長的理念、思想。比如幫助弱小的人,與人為善、善待動物、有憐憫之心等等。如果把二者很好地結合起來,孩子們讀後有所思,也會有所獲,有所共鳴。

金羊網:兒童文學創作的核心是什麼?

郝周:我認為兒童文學創作的核心很純粹,也很簡單——就是如何寫出一個適合兒童閱讀的精彩故事。至于讀者讀了這個故事有什麼樣的收獲,不需要過于關注,不要預設目標。因為如果你創作出了一篇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小讀者會在潛移默化中得到多維度的啟示——比你預想的還要多。為什麼這麼説?因為兒童文學也是文學,純粹的文學創作不是為了取悅某些讀者,不是為了去適應某些讀者,而是為了表達作者心中的理念、思想。當然,這種表達需要借助一個好故事。

金羊網:今天的孩子獲取資訊的手段越來越多,這對兒童文學作家提出怎樣的新要求?

郝周:我也在思考一個命題,那就是如何用閱讀打敗電子遊戲。現在的小孩子過于依賴電子設備去學習和娛樂,已經成為一個不爭的事實。兒童文學作家要想讓孩子更喜歡讀書,而不是玩電子遊戲,除了寫出更好的作品,恐怕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所以,這就需要兒童文學作家放慢寫作的節奏,花更多精力去琢磨兒童心理,去構思更有趣的故事,去更有技巧地寫作,去寫出更有價值的作品。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