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個劉慈欣,這一波中國科幻熱可持續嗎?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張知依 發表時間:2019-06-03 10:00

只有一個劉慈欣 這一波中國科幻熱可持續嗎?

有科幻作家認為資本與科幻創作間缺少一個機制性環節

因為《流浪地球》,2019年被稱為“科幻電影元年”。和10年前相比,科幻界無疑熱鬧了許多,近日舉行的2019年科幻大會就吸引了不少科幻界以外的人士參加。曾任《科幻世界》副主編、現任八光分文化CEO的楊楓就説,如今,關注科幻的人越來越多了,新出現的科幻文化公司越來越多了,科幻就業的機會越來越多了。

“科幻熱”之下,目前的科幻界還有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如何才能改變只有一個劉慈欣的現象?楊楓以及科幻作家楊平接受了北京青年報記者的專訪。

10年過去了

為什麼還是只有一個劉慈欣?

北青報:科幻熱當然有好的一面,但是不是也有不完美的地方?

楊楓:這個問題要看你怎麼看。現在跟10年前、5年前相比,科幻確實吸引了更多的資本投入,吸引了更多關注的目光,但是距離我們科幻人理想中的“熱”其實還有一定的差距。

我覺得應該是有更多的、更優秀的、成熟的本土原創産品出來,滿足大家不同層次的精神文化需求。還記得2010年底大劉《三體3》出來的時候,我們在成都春熙路的西南書城做新書發布會,現場的人多到要有警察來維持秩序。這件事過去都快10年了,還是《三體》熱,還是大劉熱,這能叫科幻熱嗎?希望未來我們有更牢固更寬厚的塔基,堆出一個更宏偉的塔尖,而不是現在這樣——只有一盞燈孤零零地立在那裏。

楊平:另外,從創作這個角度來講,我覺得中國科幻現在需要有創新向的東西,而不是一個模倣向的東西。

不少科幻寫作者的創作視野

都偏狹窄

北青報:你們已經看到了模倣的樣子嗎?

楊平:我們上世紀90年代的很多作品都是某種程度的模倣,某種程度是復刻,沒有原生出來的東西在裏面。現在的一些作者,他們技巧可能會更成熟,他們的知識面更廣,但是他們關注的東西、他們討論的東西、他們思考的方式還是這種的。

北青報:可以理解為今天許多中國的作者在照著西方的科幻寫法寫作,沒有寫出屬于中國的科幻嗎?

楊平:可以這麼理解。科幻本身是個現代性的産物,不是必然西方,但是現代性是由西方塑造的,所以它自然就帶有西方的痕跡在裏面。那怎麼在這樣的環境裏産生出原生性的東西?這個特別重要。如果還是重復原來這些東西,沒有向前推進的話,可能這個熱潮過一段時間就過去了。

北青報:我第一次聽説這個觀點:一些科幻作家的領域很狹窄。真的是這樣嗎?

楊平:會有的。比如一個作者寫計算機領域的故事,他可能關注的就是某一個時段的計算機發展,甚至于他看到的這個科學前沿都不是我們現在最新的——而是他生根在心裏頭很早的一個夢想,我就要寫這樣的一個東西。他有情懷。

楊楓:這種情懷如果是厚積薄發的話,往往效果還不錯。可更多的情況是——現實中的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每天都在往前推進,但是我們不少作者卻很難將自己的故事跟最新的科技前沿做很好的嫁接,或者説,作品中所呈現的思考非常蒼白,缺少深度。這麼説起來,大劉其實真的是超級聰明,你看他最早在山西娘子關,那會兒還不像現在有網購,他想及時看一些科技前沿的書怎麼辦呢?據我所知,不少都是朋友幫他買了寄過去的。

北青報:你們之前收到的稿件也反映了這樣的情況?

楊楓:會有啊。不少作者的想象力大都停留在好幾年前。

北青報:怎麼現在聽起來,有些科幻作者確實是活在他自己想象的一個世界。一邊是欠缺對前沿的關注力,一邊又需要引導他們對現實的關注力。

楊平:我的理論是這樣:科幻迷出身的那些作者,他們總是有一種傾向:想復寫童年時候最初看到科幻作品時的那種感動。因為他一直沒有辦法成功復寫出來,所以他才一直不斷地寫,想編織自己的這個夢。我覺得像跨界是特別好的解決方法。我們還需要加入更多的學科,比如包括政治學的、社會學的,還有藝術的、美學的、音樂的等等,形成一個未來向的想象力共同體。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才具有原動力。

為什麼市場只認可

一個劉慈欣?

北青報:今天科幻産業活躍起來之後,似乎“劉慈欣”吸引了絕大多數目光。外部産業對新人的認可程度其實是有限的。

楊楓:是的。其實市場是很功利的,也很殘酷。像最近很火的科幻短片係列《愛死機》(《愛,死亡和機器人》——編者注)出來以後,在科幻圈引發了熱議。其實《科幻世界》幾十年儲備了很多優秀的作品,不知道可以做多少個《愛死機》出來,但是我們的影視人只追著大劉的熱門IP。

楊平:另一方面有可能跟科幻文化的積淀有關係。美國科幻文化經歷過將近100年時間的積淀,投資人、電影人很多是看科幻長大的。但是今天我們的電影人雖然可能看國外的科幻片,但他對科幻到底該是什麼樣的,是沒有太多概念的,他們講的語言跟科幻作者的語言是兩種語言。雙方的隔閡打了好多年打不通。

北青報:從你們的角度,《流浪地球》是打通隔閡的作品嗎?

楊平:這次也就是因為有郭帆。他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喜歡科幻的人,他才可以有能力打通科幻語言和電影語言的壁壘,否則雙方還可能談不攏。這一點可能還是需要時間去解決。

另外一個,我不知道,為什麼不能把科幻看作是天使投資性的産業,為什麼投資人願意去投一些孵化器裏面的公司,而不去投資一些科幻的新人?這個中間,是不是缺一個既了解資本、又比較了解科幻的人?我不太懂市場這些邏輯,我是從作者的角度來講。為什麼那些新創建的、創業獨角獸公司,他們可以獲得投資,同樣為什麼不能把科幻作者看作類似這樣的東西來做?

北青報:那按照您的思路,萬一被投資的科幻作者,最後成群結隊變成大街上成堆的共享單車也受不了啊。

楊平:對。所以我覺得這中間還是缺少一個機制性的環節,連接資本和科幻創作的中間角色。這個可能是我們需要去思考的問題。

文/本報記者 張知依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只有一個劉慈欣,這一波中國科幻熱可持續嗎?
北京青年報  作者:張知依  2019-06-03

只有一個劉慈欣 這一波中國科幻熱可持續嗎?

有科幻作家認為資本與科幻創作間缺少一個機制性環節

因為《流浪地球》,2019年被稱為“科幻電影元年”。和10年前相比,科幻界無疑熱鬧了許多,近日舉行的2019年科幻大會就吸引了不少科幻界以外的人士參加。曾任《科幻世界》副主編、現任八光分文化CEO的楊楓就説,如今,關注科幻的人越來越多了,新出現的科幻文化公司越來越多了,科幻就業的機會越來越多了。

“科幻熱”之下,目前的科幻界還有哪些亟待解決的問題?如何才能改變只有一個劉慈欣的現象?楊楓以及科幻作家楊平接受了北京青年報記者的專訪。

10年過去了

為什麼還是只有一個劉慈欣?

北青報:科幻熱當然有好的一面,但是不是也有不完美的地方?

楊楓:這個問題要看你怎麼看。現在跟10年前、5年前相比,科幻確實吸引了更多的資本投入,吸引了更多關注的目光,但是距離我們科幻人理想中的“熱”其實還有一定的差距。

我覺得應該是有更多的、更優秀的、成熟的本土原創産品出來,滿足大家不同層次的精神文化需求。還記得2010年底大劉《三體3》出來的時候,我們在成都春熙路的西南書城做新書發布會,現場的人多到要有警察來維持秩序。這件事過去都快10年了,還是《三體》熱,還是大劉熱,這能叫科幻熱嗎?希望未來我們有更牢固更寬厚的塔基,堆出一個更宏偉的塔尖,而不是現在這樣——只有一盞燈孤零零地立在那裏。

楊平:另外,從創作這個角度來講,我覺得中國科幻現在需要有創新向的東西,而不是一個模倣向的東西。

不少科幻寫作者的創作視野

都偏狹窄

北青報:你們已經看到了模倣的樣子嗎?

楊平:我們上世紀90年代的很多作品都是某種程度的模倣,某種程度是復刻,沒有原生出來的東西在裏面。現在的一些作者,他們技巧可能會更成熟,他們的知識面更廣,但是他們關注的東西、他們討論的東西、他們思考的方式還是這種的。

北青報:可以理解為今天許多中國的作者在照著西方的科幻寫法寫作,沒有寫出屬于中國的科幻嗎?

楊平:可以這麼理解。科幻本身是個現代性的産物,不是必然西方,但是現代性是由西方塑造的,所以它自然就帶有西方的痕跡在裏面。那怎麼在這樣的環境裏産生出原生性的東西?這個特別重要。如果還是重復原來這些東西,沒有向前推進的話,可能這個熱潮過一段時間就過去了。

北青報:我第一次聽説這個觀點:一些科幻作家的領域很狹窄。真的是這樣嗎?

楊平:會有的。比如一個作者寫計算機領域的故事,他可能關注的就是某一個時段的計算機發展,甚至于他看到的這個科學前沿都不是我們現在最新的——而是他生根在心裏頭很早的一個夢想,我就要寫這樣的一個東西。他有情懷。

楊楓:這種情懷如果是厚積薄發的話,往往效果還不錯。可更多的情況是——現實中的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每天都在往前推進,但是我們不少作者卻很難將自己的故事跟最新的科技前沿做很好的嫁接,或者説,作品中所呈現的思考非常蒼白,缺少深度。這麼説起來,大劉其實真的是超級聰明,你看他最早在山西娘子關,那會兒還不像現在有網購,他想及時看一些科技前沿的書怎麼辦呢?據我所知,不少都是朋友幫他買了寄過去的。

北青報:你們之前收到的稿件也反映了這樣的情況?

楊楓:會有啊。不少作者的想象力大都停留在好幾年前。

北青報:怎麼現在聽起來,有些科幻作者確實是活在他自己想象的一個世界。一邊是欠缺對前沿的關注力,一邊又需要引導他們對現實的關注力。

楊平:我的理論是這樣:科幻迷出身的那些作者,他們總是有一種傾向:想復寫童年時候最初看到科幻作品時的那種感動。因為他一直沒有辦法成功復寫出來,所以他才一直不斷地寫,想編織自己的這個夢。我覺得像跨界是特別好的解決方法。我們還需要加入更多的學科,比如包括政治學的、社會學的,還有藝術的、美學的、音樂的等等,形成一個未來向的想象力共同體。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才具有原動力。

為什麼市場只認可

一個劉慈欣?

北青報:今天科幻産業活躍起來之後,似乎“劉慈欣”吸引了絕大多數目光。外部産業對新人的認可程度其實是有限的。

楊楓:是的。其實市場是很功利的,也很殘酷。像最近很火的科幻短片係列《愛死機》(《愛,死亡和機器人》——編者注)出來以後,在科幻圈引發了熱議。其實《科幻世界》幾十年儲備了很多優秀的作品,不知道可以做多少個《愛死機》出來,但是我們的影視人只追著大劉的熱門IP。

楊平:另一方面有可能跟科幻文化的積淀有關係。美國科幻文化經歷過將近100年時間的積淀,投資人、電影人很多是看科幻長大的。但是今天我們的電影人雖然可能看國外的科幻片,但他對科幻到底該是什麼樣的,是沒有太多概念的,他們講的語言跟科幻作者的語言是兩種語言。雙方的隔閡打了好多年打不通。

北青報:從你們的角度,《流浪地球》是打通隔閡的作品嗎?

楊平:這次也就是因為有郭帆。他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喜歡科幻的人,他才可以有能力打通科幻語言和電影語言的壁壘,否則雙方還可能談不攏。這一點可能還是需要時間去解決。

另外一個,我不知道,為什麼不能把科幻看作是天使投資性的産業,為什麼投資人願意去投一些孵化器裏面的公司,而不去投資一些科幻的新人?這個中間,是不是缺一個既了解資本、又比較了解科幻的人?我不太懂市場這些邏輯,我是從作者的角度來講。為什麼那些新創建的、創業獨角獸公司,他們可以獲得投資,同樣為什麼不能把科幻作者看作類似這樣的東西來做?

北青報:那按照您的思路,萬一被投資的科幻作者,最後成群結隊變成大街上成堆的共享單車也受不了啊。

楊平:對。所以我覺得這中間還是缺少一個機制性的環節,連接資本和科幻創作的中間角色。這個可能是我們需要去思考的問題。

文/本報記者 張知依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