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思清:一千個人就有一千首《梁祝》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6-03 10:00

與“廣青交”共同演繹經典名曲

呂思清:一千個人就有一千首《梁祝》

今年是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問世60周年。7月18日晚,廣州青年交響樂團(以下簡稱“廣青交”)2018/2019音樂季閉幕式音樂會將在星海音樂廳舉行,“廣青交”將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帕格尼尼國際小提琴比賽金獎得主呂思清共同演出《梁祝》。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素芹

從年輕人身上看到古典音樂的希望和傳承

2016年3月,呂思清和廣州交響樂團在樂團的樂季音樂會合作之時,曾到過“廣青交”的排練現場,跟這些來自普通中小學的年輕樂手們見面。回憶起3年前的初次相遇,呂思清記憶猶新:“當時景煥在指揮同學們排練。‘廣青交’的樂手們朝氣蓬勃、熱愛音樂。能夠在廣交這個專業的音樂平臺上接受音樂的熏陶和訓練,對于他們音樂路上的發展有不可估量的影響。不僅可以提升演奏水準,對他們的成長都是一件特別美好的事情。”

7月18日的音樂會是呂思清和“廣青交”首次正式合作,隨後他們將共赴日本巡演。“青年樂團的朝氣和熱情可以為觀眾帶來感染力,從這些年輕人的身上我看到了古典音樂的希望和傳承。”呂思清説。

每一次演奏《梁祝》都有不一樣的解讀方式

對于《梁祝》這部作品,呂思清有些感慨:“從何佔豪、陳鋼老師把它推出來算起,《梁祝》問世已有60個春秋了。與它的誕生相關的人一個個老去,《梁祝》卻依然年輕。《梁祝》是美麗的,又是孤獨的。它是與演奏者的心情聯係在一起的,它那如泣如訴的美妙旋律已超越了作品本身,成為民族的寶藏。”

呂思清是中國演奏《梁祝》次數最多的小提琴家之一。從1988年開始,呂思清與國內外樂團合作演奏《梁祝》已多達數百次。“還記得第一次是和鄭小瑛老師合作,與中央歌劇院交響樂團在芬蘭演出《梁祝》。那是青春時期的我對于這部作品的詮釋。1993年,我在李德倫老師執棒之下,在20世紀華人音樂經典的係列音樂活動上演奏《梁祝》,能夠跟古典音樂界的這些前輩們合作是我一生中極為珍貴的記憶。這樣的音樂會帶給我的不僅僅是音樂上的感動,更多的是對于國家和民族情感上的振奮和共鳴。”

而這次和“廣青交”一起去日本的東京和福岡演出,則讓呂思清想起1999年在福岡的演出,“那是一個亞洲交響樂聯盟活動,由亞洲各樂團派樂手組成一個交響樂團,廣州交響樂團也有音樂家參與。”

面對已經演奏過幾百遍的曲目,是否有厭倦的時候呢?呂思清表示,“演奏是音樂家對于音樂的二度創作。隨著音樂家的成長和經歷,每一次演奏都有不一樣的解讀方式。對觀眾而言也是一樣的,同樣的曲目,在不同時期聆聽都有不同的感受。從藝術表演角度來看,一千個人就有一千首《梁祝》,我們要做的是延續音樂生命力,不僅是樂譜的執行者,也要成為賦予樂譜生命的人。”

呂思清表示:“在我們中國,其實還是有很多像《梁祝》這樣寶貴的文化遺産可以發掘。作為一名小提琴家,我希望有更多更好的中國小提琴作品出現並且聞名于世。”

據了解,除了演奏《梁祝》之外,“廣青交”2018/2019音樂季閉幕式音樂會還將上演陳其鋼的《五行》以及尼古拉·裏姆斯基-科薩科夫的《天方夜譚》組曲。

藝無止境,《天方夜譚》是首席的技藝“試金石”

音樂會指揮、“廣青交”音樂總監景煥表示,“《天方夜譚》充滿神秘的東方色彩,配器很好,對于指揮和職業樂團的演奏家而言都是一首極具挑戰性的作品。尤其是小提琴首席需演奏出舍赫拉查德美麗又機智的形象,十分值得期待。”

廣州交響樂團聯合首席吳博對于這首作品有獨特的理解:“《天方夜譚》可以説是樂團首席都非常期待的曲目。首先,要不出錯地完成這首作品就是一件高難度的事。它的音符不是很難,但在萬籟俱寂的情況下出場給首席帶來很大心理壓力。如果要進一步追求音樂的美感則可謂無極限了,從第一個音符的音色就能分辨出首席技藝的高低。對于所有演奏家來説,《天方夜譚》意味著‘藝無止境’。同樣的旋律和動機每一次演繹都要不一樣,永遠帶給觀眾新鮮感;自己和別人也要不一樣,一定要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和風格。”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呂思清:一千個人就有一千首《梁祝》
廣州日報  作者:  2019-06-03

與“廣青交”共同演繹經典名曲

呂思清:一千個人就有一千首《梁祝》

今年是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問世60周年。7月18日晚,廣州青年交響樂團(以下簡稱“廣青交”)2018/2019音樂季閉幕式音樂會將在星海音樂廳舉行,“廣青交”將與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帕格尼尼國際小提琴比賽金獎得主呂思清共同演出《梁祝》。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素芹

從年輕人身上看到古典音樂的希望和傳承

2016年3月,呂思清和廣州交響樂團在樂團的樂季音樂會合作之時,曾到過“廣青交”的排練現場,跟這些來自普通中小學的年輕樂手們見面。回憶起3年前的初次相遇,呂思清記憶猶新:“當時景煥在指揮同學們排練。‘廣青交’的樂手們朝氣蓬勃、熱愛音樂。能夠在廣交這個專業的音樂平臺上接受音樂的熏陶和訓練,對于他們音樂路上的發展有不可估量的影響。不僅可以提升演奏水準,對他們的成長都是一件特別美好的事情。”

7月18日的音樂會是呂思清和“廣青交”首次正式合作,隨後他們將共赴日本巡演。“青年樂團的朝氣和熱情可以為觀眾帶來感染力,從這些年輕人的身上我看到了古典音樂的希望和傳承。”呂思清説。

每一次演奏《梁祝》都有不一樣的解讀方式

對于《梁祝》這部作品,呂思清有些感慨:“從何佔豪、陳鋼老師把它推出來算起,《梁祝》問世已有60個春秋了。與它的誕生相關的人一個個老去,《梁祝》卻依然年輕。《梁祝》是美麗的,又是孤獨的。它是與演奏者的心情聯係在一起的,它那如泣如訴的美妙旋律已超越了作品本身,成為民族的寶藏。”

呂思清是中國演奏《梁祝》次數最多的小提琴家之一。從1988年開始,呂思清與國內外樂團合作演奏《梁祝》已多達數百次。“還記得第一次是和鄭小瑛老師合作,與中央歌劇院交響樂團在芬蘭演出《梁祝》。那是青春時期的我對于這部作品的詮釋。1993年,我在李德倫老師執棒之下,在20世紀華人音樂經典的係列音樂活動上演奏《梁祝》,能夠跟古典音樂界的這些前輩們合作是我一生中極為珍貴的記憶。這樣的音樂會帶給我的不僅僅是音樂上的感動,更多的是對于國家和民族情感上的振奮和共鳴。”

而這次和“廣青交”一起去日本的東京和福岡演出,則讓呂思清想起1999年在福岡的演出,“那是一個亞洲交響樂聯盟活動,由亞洲各樂團派樂手組成一個交響樂團,廣州交響樂團也有音樂家參與。”

面對已經演奏過幾百遍的曲目,是否有厭倦的時候呢?呂思清表示,“演奏是音樂家對于音樂的二度創作。隨著音樂家的成長和經歷,每一次演奏都有不一樣的解讀方式。對觀眾而言也是一樣的,同樣的曲目,在不同時期聆聽都有不同的感受。從藝術表演角度來看,一千個人就有一千首《梁祝》,我們要做的是延續音樂生命力,不僅是樂譜的執行者,也要成為賦予樂譜生命的人。”

呂思清表示:“在我們中國,其實還是有很多像《梁祝》這樣寶貴的文化遺産可以發掘。作為一名小提琴家,我希望有更多更好的中國小提琴作品出現並且聞名于世。”

據了解,除了演奏《梁祝》之外,“廣青交”2018/2019音樂季閉幕式音樂會還將上演陳其鋼的《五行》以及尼古拉·裏姆斯基-科薩科夫的《天方夜譚》組曲。

藝無止境,《天方夜譚》是首席的技藝“試金石”

音樂會指揮、“廣青交”音樂總監景煥表示,“《天方夜譚》充滿神秘的東方色彩,配器很好,對于指揮和職業樂團的演奏家而言都是一首極具挑戰性的作品。尤其是小提琴首席需演奏出舍赫拉查德美麗又機智的形象,十分值得期待。”

廣州交響樂團聯合首席吳博對于這首作品有獨特的理解:“《天方夜譚》可以説是樂團首席都非常期待的曲目。首先,要不出錯地完成這首作品就是一件高難度的事。它的音符不是很難,但在萬籟俱寂的情況下出場給首席帶來很大心理壓力。如果要進一步追求音樂的美感則可謂無極限了,從第一個音符的音色就能分辨出首席技藝的高低。對于所有演奏家來説,《天方夜譚》意味著‘藝無止境’。同樣的旋律和動機每一次演繹都要不一樣,永遠帶給觀眾新鮮感;自己和別人也要不一樣,一定要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和風格。”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