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意懂你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葉傾城 發表時間:2019-05-29 14:30

葉傾城

在各種節日送親密女性禮物,是“直男考驗”,男人們完全是靠求生欲活下來的,無論是媽、妻子、女友或者女兒,都不易討好。

有沒有什麼節日,是送禮物給男人的?

當然……有。父親節。

對年輕的兒子們來説,這其實也是“劫”:因為真不知道送什麼好。

母親節是容易的,小時候用心畫一張大卡片做個手工;大一點兒買一束鮮花;到經濟自立了,就香水、口紅、絲巾全上。女人總是女人,老三樣永不過時。

父親呢,送領帶、皮帶不尷尬嗎?明知道父親根本不穿西服,腰圍大得只能穿休閒褲。

在父親節前夕,我收到了這樣一封信:“如今長大了我還是會跟母親很有話講,也能感受到母親對我的欣賞與肯定。卻突然發現不知道父親褲子的尺碼,記憶中從來沒送過他禮物,當然也很少得到父親的讚許。內心渴望跟父親親近,卻不知道如何與他相處。兒子與父親之間應該更容易溝通,為什麼到我這裏就那麼難?”

寫信的人大概還是個學生。而我,啞然失笑。

是誰説“兒子與父親之間應該更容易溝通”?已經過六十了的李宗盛為他過世的父親寫歌,劈頭第一句就是:“比起母親的憂心忡忡,他更像是個若無其事的旁觀者,刻意拘謹的旁觀者……”

“旁觀者”一詞,精準定位了大部分父親在家中的樣子。還有更狠的,叫“局外人”。

如果你環顧左右,也許會發現,你的父輩、祖父輩,有很多男性都是如此,明明生活在家裏,卻像永遠置身宅外。

周末,他們喜歡睡長長的懶覺,起床後有時候玩遊戲,有時候和朋友出去打牌釣魚。工作上的煩惱,寧願去喝酒排遣;心底的鬱悶,誰也不説。帶孩子去博物館、兒童公園這樣的事兒不願意插手;孩子學個奧數,在旁邊冷言冷語地拆臺:“這玩意兒有什麼用?我當年沒學過不也活得好好的。”

這是他們的錯嗎?不一定。儒家文化有一整套細密的規則,教女人三從四德,教兒童“父母呼,應勿緩”,而對成年男人呢?忠孝傳家而已,全是下對上、舍棄小我成全大我的。但是,當他們是“大”的時候,怎麼辦?作為女人心中的大男人,幼兒眼中的大人,他該説什麼做什麼?如何當丈夫當父親,給妻子一個安心的家,讓兒女有大樹可依、過河時有攀援的手?翻遍儒家經典,只得“子不教,父之過”六個字。

越是豁免男性的家庭責任,也就越剝奪他們的位置。好多男人,在家裏也雙手插兜走來走去,家似乎就是女人和小孩的天下,他們就像女人不服管的大兒子,小孩來往不多的陌生大哥,坐立不安,無所適從。

所以,如果你父親很少讚許你,也許他沒太關注你的成長,無從讚起;你從未送過他禮物,説明你也一樣不了解他,他沒有顯露他的需求,家人一無所知。他站得太遠,你猶猶豫豫,他隨時轉身,你……還是算了吧。

是一代一代,父子就必須形成這樣若即若離的隱環嗎?等到父親老去,老到成為家裏的弱者;等到兒子成長,長到延續當年父親的宿命?而到那個時候,也未必能有和解溝通。“兩個男人,極有可能終其一生只是長得像而已,有幸運的成為知己,有不幸的,只能是甲乙。”中國式父子,注定只是遙遠的、隔愛相望?

每一次相擁,總得有人先跨前一步。也許這個人,可以是你。

直接去問問父親:“你父親節想要什麼?”他也許會嚇一跳,説:“什麼也不要。”也許會倒將你一軍,説:“我要一張你的清華錄取書。”別著急,你可以問問他:“有沒有什麼禮物,是你想送給爺爺的?在你小的時候,你又曾經想得到過什麼禮物?”

他會受更大的驚駭吧,但一定心有震動,也許你可以召喚出他內在的那個小孩,和你一樣大,希望被父親看到的那個。説不定,他會從自己的遺憾中,看到自己的缺失。當年他求而不得的,就是今天他放手未給的。

我有一位小朋友,每年父母生日都大費周章送禮,從手機、剃須刀到乳膠床墊,得到的感謝從來都是:“我們都用不著。”或者:“浪費錢。”他向我抱怨了很多年,我給了他如上的建議,他啼笑皆非:“我爸媽能缺什麼,他們什麼也不缺。”

直到某個契機,堂叔來家,與父親談到了魂鬥羅——原來是一個古老的遊戲?他看著這兩位年過半百的中年人,聊得神採飛揚,鬼神使差,默默掏出手機下了單,遊戲機第二天就送到了。他不知道父親玩到了幾點,反正醒來睡去,都是那奇怪的機器音樂,不知道循環了多少次,都有點兒聽熟了。

又過了一陣,母親慣常嘮叨他,要他吃電視上專家推薦的健康食品。向來不摻和的父親突然説:“你甭光聽專家的,你也問問兒子喜不喜歡呀,不喜歡吃什麼也白搭。”

他愕然,這是第一次,父親明確表達了:我想知道你喜不喜歡。

他已經工作很多年,你還是學生。他能一擲千金買遊戲機(其實就幾百塊),你可能買不起。但是,父母子女之間,最重要的是:願意問,願意聽,願意——懂你。

編輯:白茶
數字報
我願意懂你
金羊網  作者:葉傾城  2019-05-29

葉傾城

在各種節日送親密女性禮物,是“直男考驗”,男人們完全是靠求生欲活下來的,無論是媽、妻子、女友或者女兒,都不易討好。

有沒有什麼節日,是送禮物給男人的?

當然……有。父親節。

對年輕的兒子們來説,這其實也是“劫”:因為真不知道送什麼好。

母親節是容易的,小時候用心畫一張大卡片做個手工;大一點兒買一束鮮花;到經濟自立了,就香水、口紅、絲巾全上。女人總是女人,老三樣永不過時。

父親呢,送領帶、皮帶不尷尬嗎?明知道父親根本不穿西服,腰圍大得只能穿休閒褲。

在父親節前夕,我收到了這樣一封信:“如今長大了我還是會跟母親很有話講,也能感受到母親對我的欣賞與肯定。卻突然發現不知道父親褲子的尺碼,記憶中從來沒送過他禮物,當然也很少得到父親的讚許。內心渴望跟父親親近,卻不知道如何與他相處。兒子與父親之間應該更容易溝通,為什麼到我這裏就那麼難?”

寫信的人大概還是個學生。而我,啞然失笑。

是誰説“兒子與父親之間應該更容易溝通”?已經過六十了的李宗盛為他過世的父親寫歌,劈頭第一句就是:“比起母親的憂心忡忡,他更像是個若無其事的旁觀者,刻意拘謹的旁觀者……”

“旁觀者”一詞,精準定位了大部分父親在家中的樣子。還有更狠的,叫“局外人”。

如果你環顧左右,也許會發現,你的父輩、祖父輩,有很多男性都是如此,明明生活在家裏,卻像永遠置身宅外。

周末,他們喜歡睡長長的懶覺,起床後有時候玩遊戲,有時候和朋友出去打牌釣魚。工作上的煩惱,寧願去喝酒排遣;心底的鬱悶,誰也不説。帶孩子去博物館、兒童公園這樣的事兒不願意插手;孩子學個奧數,在旁邊冷言冷語地拆臺:“這玩意兒有什麼用?我當年沒學過不也活得好好的。”

這是他們的錯嗎?不一定。儒家文化有一整套細密的規則,教女人三從四德,教兒童“父母呼,應勿緩”,而對成年男人呢?忠孝傳家而已,全是下對上、舍棄小我成全大我的。但是,當他們是“大”的時候,怎麼辦?作為女人心中的大男人,幼兒眼中的大人,他該説什麼做什麼?如何當丈夫當父親,給妻子一個安心的家,讓兒女有大樹可依、過河時有攀援的手?翻遍儒家經典,只得“子不教,父之過”六個字。

越是豁免男性的家庭責任,也就越剝奪他們的位置。好多男人,在家裏也雙手插兜走來走去,家似乎就是女人和小孩的天下,他們就像女人不服管的大兒子,小孩來往不多的陌生大哥,坐立不安,無所適從。

所以,如果你父親很少讚許你,也許他沒太關注你的成長,無從讚起;你從未送過他禮物,説明你也一樣不了解他,他沒有顯露他的需求,家人一無所知。他站得太遠,你猶猶豫豫,他隨時轉身,你……還是算了吧。

是一代一代,父子就必須形成這樣若即若離的隱環嗎?等到父親老去,老到成為家裏的弱者;等到兒子成長,長到延續當年父親的宿命?而到那個時候,也未必能有和解溝通。“兩個男人,極有可能終其一生只是長得像而已,有幸運的成為知己,有不幸的,只能是甲乙。”中國式父子,注定只是遙遠的、隔愛相望?

每一次相擁,總得有人先跨前一步。也許這個人,可以是你。

直接去問問父親:“你父親節想要什麼?”他也許會嚇一跳,説:“什麼也不要。”也許會倒將你一軍,説:“我要一張你的清華錄取書。”別著急,你可以問問他:“有沒有什麼禮物,是你想送給爺爺的?在你小的時候,你又曾經想得到過什麼禮物?”

他會受更大的驚駭吧,但一定心有震動,也許你可以召喚出他內在的那個小孩,和你一樣大,希望被父親看到的那個。説不定,他會從自己的遺憾中,看到自己的缺失。當年他求而不得的,就是今天他放手未給的。

我有一位小朋友,每年父母生日都大費周章送禮,從手機、剃須刀到乳膠床墊,得到的感謝從來都是:“我們都用不著。”或者:“浪費錢。”他向我抱怨了很多年,我給了他如上的建議,他啼笑皆非:“我爸媽能缺什麼,他們什麼也不缺。”

直到某個契機,堂叔來家,與父親談到了魂鬥羅——原來是一個古老的遊戲?他看著這兩位年過半百的中年人,聊得神採飛揚,鬼神使差,默默掏出手機下了單,遊戲機第二天就送到了。他不知道父親玩到了幾點,反正醒來睡去,都是那奇怪的機器音樂,不知道循環了多少次,都有點兒聽熟了。

又過了一陣,母親慣常嘮叨他,要他吃電視上專家推薦的健康食品。向來不摻和的父親突然説:“你甭光聽專家的,你也問問兒子喜不喜歡呀,不喜歡吃什麼也白搭。”

他愕然,這是第一次,父親明確表達了:我想知道你喜不喜歡。

他已經工作很多年,你還是學生。他能一擲千金買遊戲機(其實就幾百塊),你可能買不起。但是,父母子女之間,最重要的是:願意問,願意聽,願意——懂你。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