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的“誠意”

來源:金羊網 作者:武桂琴 發表時間:2019-05-29 14:30

武桂琴

作為一個資深影迷,從不認為一部電影會從頭到腳一無是處,再不濟也會有一兩個亮點。劇情乏善可陳,如果有好的攝影、好的特效、好的美工,或者好的語言藝術、好的時尚品位,哪怕有盛世美顏撐著,也算一部電影的“誠意”,只要有看點,倒也不覺得一部口碑很差的影片能爛到哪兒去。

看電影,初衷原是消遣。如果消遣還捎帶地動了心、動了情,還受到啟發,開拓了思路,開闊了視野,提升了審美,甚至于觸動萬千感慨,在90多分鐘時間的觀影裏,隨便起到哪一樣效果,都是賺來的。賺得多了,就越來越愛上了電影。

但自認不是一個熱衷技術流的影迷,具有震撼效果的特效,確實吸引眼球也澎湃人心,但是觀影之後的記憶卻比較虛幻,對于商業大片精湛視覺效果的追捧,並不曾因興奮而迷戀,生逢其時,欣賞科技創造的絢爛,享受每一次觀影的體驗就可以了。

如果有時間“啖片”,更願意沉浸在一些藝術影片裏,當然是一個人的時候,因為一個人觀影更容易進入冥想狀態,更容易投入和專注。藝術電影通常題材純粹,無論是勝在音樂引人入勝的,勝在畫面春風沉醉的,還是勝在服飾獨樹一幟的,勝在民族特色鮮明的,無論哪一款,都能在不知不覺間影響人的審美品位和藝術修養。優秀的藝術影片,就像散文或者詩詞,觀之品之既有平仄起伏之感,也可見山河壯麗之意,要麼如沐春風、賞心悅目,要麼曲折婉轉、如泣如訴,總能在浸潤其中時若有所悟。

這幾年漸漸習慣了一個人看電影,越來越發現一個人看文藝片的樂趣。在觀眾寥寥的影廳裏,一個人看一場小眾的饒有趣味的電影,大約最容易百感交集,能隨著劇情的發展讓思緒飄出很遠,如果有幸投入在一部上好的影片裏,有時候被鼓舞和滌蕩,有時候被錐心和刺痛,有時候也會憋著一口氣提不上來,是的,難過的滋味也並非只有潸然淚下,而是會發散令人窒息般地鈍痛。那個時刻,尤其懂得:生于世間,沒有一個個體不是千錘百煉的。

説到底,劇情派影迷才是觀影的主流。畢竟劇情才是一部電影的主核,要在那麼短的時間裏,用劇情撬動觀眾的心靈,用劇情傳遞更有質感的價值觀,令人全神貫注置身塵外,被影片中鮮活的人物捕捉,藉此呈現出豐沛的情感,其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故而唯經典才不可多得。

雖然一部影片之中少不得情懷和人生道理的探討,但是一部頗愛講道理的電影卻並不招人喜歡,就好像那些告訴你成功秘籍的心靈雞湯一樣,是浮誇的深沉,也是虛張的聲勢,像強送的贈品一般幾乎沒什麼大用。有時候搞不懂,那些酷愛講道理的導演,難道真的不知道,平凡並不代表平淡,簡約並不説明簡單?蕓蕓眾生從不缺乏豐富的人生故事,走過的也並不都是平鋪直敘的道路。所以大可不必低估觀眾的智商。

那些恨不得把本尊的人生經驗和閱歷積累一鍋燴出來,然後絮絮叨叨地解構在一部影片裏,想要通過在一部影片告訴觀眾人生本該如何如何的導演,真的是吃力不討好。電影創作負責鋪排好“真”這一字,只要經得起推敲,如何解讀交給影迷就好了。畢竟“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

“真”才是電影最好的本色。只有夠真,才能實現導演娜丁·拉巴基的理想之言:“我相信電影能夠改變世界,即使不能馬上改變現狀,至少可以引發話題和爭議,讓人們去思考。”

編輯:白茶
數字報
電影的“誠意”
金羊網  作者:武桂琴  2019-05-29

武桂琴

作為一個資深影迷,從不認為一部電影會從頭到腳一無是處,再不濟也會有一兩個亮點。劇情乏善可陳,如果有好的攝影、好的特效、好的美工,或者好的語言藝術、好的時尚品位,哪怕有盛世美顏撐著,也算一部電影的“誠意”,只要有看點,倒也不覺得一部口碑很差的影片能爛到哪兒去。

看電影,初衷原是消遣。如果消遣還捎帶地動了心、動了情,還受到啟發,開拓了思路,開闊了視野,提升了審美,甚至于觸動萬千感慨,在90多分鐘時間的觀影裏,隨便起到哪一樣效果,都是賺來的。賺得多了,就越來越愛上了電影。

但自認不是一個熱衷技術流的影迷,具有震撼效果的特效,確實吸引眼球也澎湃人心,但是觀影之後的記憶卻比較虛幻,對于商業大片精湛視覺效果的追捧,並不曾因興奮而迷戀,生逢其時,欣賞科技創造的絢爛,享受每一次觀影的體驗就可以了。

如果有時間“啖片”,更願意沉浸在一些藝術影片裏,當然是一個人的時候,因為一個人觀影更容易進入冥想狀態,更容易投入和專注。藝術電影通常題材純粹,無論是勝在音樂引人入勝的,勝在畫面春風沉醉的,還是勝在服飾獨樹一幟的,勝在民族特色鮮明的,無論哪一款,都能在不知不覺間影響人的審美品位和藝術修養。優秀的藝術影片,就像散文或者詩詞,觀之品之既有平仄起伏之感,也可見山河壯麗之意,要麼如沐春風、賞心悅目,要麼曲折婉轉、如泣如訴,總能在浸潤其中時若有所悟。

這幾年漸漸習慣了一個人看電影,越來越發現一個人看文藝片的樂趣。在觀眾寥寥的影廳裏,一個人看一場小眾的饒有趣味的電影,大約最容易百感交集,能隨著劇情的發展讓思緒飄出很遠,如果有幸投入在一部上好的影片裏,有時候被鼓舞和滌蕩,有時候被錐心和刺痛,有時候也會憋著一口氣提不上來,是的,難過的滋味也並非只有潸然淚下,而是會發散令人窒息般地鈍痛。那個時刻,尤其懂得:生于世間,沒有一個個體不是千錘百煉的。

説到底,劇情派影迷才是觀影的主流。畢竟劇情才是一部電影的主核,要在那麼短的時間裏,用劇情撬動觀眾的心靈,用劇情傳遞更有質感的價值觀,令人全神貫注置身塵外,被影片中鮮活的人物捕捉,藉此呈現出豐沛的情感,其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故而唯經典才不可多得。

雖然一部影片之中少不得情懷和人生道理的探討,但是一部頗愛講道理的電影卻並不招人喜歡,就好像那些告訴你成功秘籍的心靈雞湯一樣,是浮誇的深沉,也是虛張的聲勢,像強送的贈品一般幾乎沒什麼大用。有時候搞不懂,那些酷愛講道理的導演,難道真的不知道,平凡並不代表平淡,簡約並不説明簡單?蕓蕓眾生從不缺乏豐富的人生故事,走過的也並不都是平鋪直敘的道路。所以大可不必低估觀眾的智商。

那些恨不得把本尊的人生經驗和閱歷積累一鍋燴出來,然後絮絮叨叨地解構在一部影片裏,想要通過在一部影片告訴觀眾人生本該如何如何的導演,真的是吃力不討好。電影創作負責鋪排好“真”這一字,只要經得起推敲,如何解讀交給影迷就好了。畢竟“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

“真”才是電影最好的本色。只有夠真,才能實現導演娜丁·拉巴基的理想之言:“我相信電影能夠改變世界,即使不能馬上改變現狀,至少可以引發話題和爭議,讓人們去思考。”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