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遮風避雨的精神家園(薪火相傳)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黃貴強 發表時間:2019-05-25 15:21

不久前,全國優秀古跡遺址保護項目揭曉,其中浙江泰順廊橋的災後修復項目被特別推薦。

泰順素有“中國廊橋之鄉”的美譽。這裏山高溪長,古人為方便跨水涉灘,在溪流之上架設橋梁;為適應當地多雨的氣候,在橋上加蓋廊屋、側板,橫跨于湍流之上的廊橋由此産生。古往今來,廊橋不僅是交通設施,更因為遮風避雨的功能,漸漸成為當地百姓集會、社交、貿易、驛站、祭祀的場所,與百姓日常生産生活緊密聯係、不可分割。千年的庇護,廊橋已成為泰順人文歷史的載體,成為泰順人精神的家園。

2016年9月15日,在臺風“莫蘭蒂”的狂風暴雨中,文興橋、薛宅橋、文重橋三座國保廊橋接連被洪水衝垮。如何在短時間內對損毀廊橋進行科學有序的修復,讓這份珍貴的文化遺産涅槃重生,成為文物保護工作者最關心的問題。

文化遺産保護工作是一項具有較強專業性及復雜性的社會係統工程。從2016年9月受災到2017年12月竣工驗收,僅歷時15個月便完成的三座廊橋的災後修復工作,是多方合力共同參與所取得的碩果。

政府在全過程中起到引導作用。國家文物局、浙江省文物局和浙江省、市、縣各級政府災後第一時間趕赴現場查看受災情況,呼吁公眾打撈搶救衝毀廊橋構件;後期通過開展專家論證、優化審批流程、提供資金扶持、加大宣傳力度等各項工作,層層壓實責任,強化對廊橋修復工作的支持。

公眾參與是此次廊橋災後修復的“生力軍”。當地居民與受災廊橋有很深的感情,災難發生後,他們第一時間自發搶救被洪水衝散的廊橋木構件。公眾的積極參與,不僅豐富了廊橋自身的價值與內涵,同時體現了文化遺産的活態保護與傳承。專業團隊為災後修復提供力量支持與技術保障。浙江省古建築設計研究院作為該項目設計團隊,在災害發生後立即成立廊橋災後修復工程技術小組,前期對打撈構件進行詳細統計;結合以往圖紙、照片、三維掃描數據進行原位置判斷;運用阻抗儀、應力波等先進設備逐根進行強度檢測,完成修復方案的“精細化”編制。

得益于災後第一時間對原有構件的打撈,組成三座廊橋的大部分木構件、石構件被搜尋回來,這為廊橋修復提供了必要的基礎資料,使廊橋修復成為可能。

在勘察設計階段,古建院設計人員對散亂的構件進行了係統性的編號整理,經過6個月的反復甄別,根據榫卯特徵、構件形體等規律找出其原有位置,之後在現場對木構件的保存情況開展調查,並對木構件使用阻抗儀、應力波等現代設備,判斷其殘損情況,制定加固方法以保證歷史信息的完整性。為使廊橋修復盡可能使用原來材料,在綜合考慮構件受力特徵和構件殘損的情況後,對糟朽和開裂嚴重的伸臂梁、木拱架、木平梁、柱、梁、枋等構件採用墩接、鑲補、拼接和鐵件加固的方法進行處理,保證其可以再次利用。

保護建成遺産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不讓傳承和再現它們的建造技藝失傳。2009年,木拱橋營造技藝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而本次廊橋災後修復工程正是廊橋營造技藝活態傳承的一次成功實踐。

每一座受災廊橋都由一位當地有名的非遺傳承人、相關石瓦匠人和一家具有文物資質的施工單位協同修復。在前期整理構件時,非遺傳承人對存疑構件進行辨別,有效提高了構件位置辨識的準確度和效率。在後期修復過程中,非遺傳承人按照傳統要求,在相應的時間伐取符合要求的木材並加以幹燥處理,而後按照廊橋保留構件的形態,在理解原橋設計的基礎上計算和制作構件榫卯,並按傳統方式安裝搭設廊橋主體構架;橋臺部分則交由掌握傳統石磡堆砌技藝的匠人進行反復推敲,按原位歸安並補齊缺失;磚瓦灰塑傳承人、民間木雕傳承人等組成團隊對瓦片的長度、寬度、厚薄、重量、每片瓦的擺放位置進行充分考量。非遺傳承人、傳統匠人的參與,使廊橋的整體質量、傳統風貌、技術工藝得到了保障,同時鍛煉了後輩工匠。

通過認真分析廊橋衝毀時的錄像,我們發現橋體在受水衝擊時,主要從橋臺或橋墩開始。傳統橋臺往往採用土包石工藝,內部松弛易衝散,是廊橋的薄弱部分,針對這些薄弱部位,我們特地採用現代材料和現代工藝予以結構補強。工程竣工後,大家積極開展預防性監測,在牛頭梁、三節苗等部位安裝感應器,實時監控拱架受力情況,保證及時、準確地掌握廊橋狀況,並陸續展開廊橋保護修繕技術導則和災後修復工程報告等保護研究工作,使廊橋的保護更加科學、準確和超前。

輾轉于浙南泰順蜿蜒的山路上,你往往會在某個轉角與形似垂虹、狀如彎月的廊橋不期而遇。廊橋默然屹立,溪水如脫兔奔流不息,飄逸的屋頂輪廓襯托著遠山如黛的漫漫天際,一幅“長虹飲澗、新月出雲”的優美畫卷徐徐展開。泰順廊橋,是當地民眾積極參與、捐資而建的鄉村文化遺産,承載著繁衍于此的集體記憶。廊橋的災後修復,不僅使文化遺産的物質載體得以重生,還激發了當地民眾情感深處的歸屬感,為當地的文化、旅遊、經濟發展注入活力。

《人民日報 》(2019年05月25日05版)

編輯:白茶
數字報
修復遮風避雨的精神家園(薪火相傳)
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黃貴強  2019-05-25

不久前,全國優秀古跡遺址保護項目揭曉,其中浙江泰順廊橋的災後修復項目被特別推薦。

泰順素有“中國廊橋之鄉”的美譽。這裏山高溪長,古人為方便跨水涉灘,在溪流之上架設橋梁;為適應當地多雨的氣候,在橋上加蓋廊屋、側板,橫跨于湍流之上的廊橋由此産生。古往今來,廊橋不僅是交通設施,更因為遮風避雨的功能,漸漸成為當地百姓集會、社交、貿易、驛站、祭祀的場所,與百姓日常生産生活緊密聯係、不可分割。千年的庇護,廊橋已成為泰順人文歷史的載體,成為泰順人精神的家園。

2016年9月15日,在臺風“莫蘭蒂”的狂風暴雨中,文興橋、薛宅橋、文重橋三座國保廊橋接連被洪水衝垮。如何在短時間內對損毀廊橋進行科學有序的修復,讓這份珍貴的文化遺産涅槃重生,成為文物保護工作者最關心的問題。

文化遺産保護工作是一項具有較強專業性及復雜性的社會係統工程。從2016年9月受災到2017年12月竣工驗收,僅歷時15個月便完成的三座廊橋的災後修復工作,是多方合力共同參與所取得的碩果。

政府在全過程中起到引導作用。國家文物局、浙江省文物局和浙江省、市、縣各級政府災後第一時間趕赴現場查看受災情況,呼吁公眾打撈搶救衝毀廊橋構件;後期通過開展專家論證、優化審批流程、提供資金扶持、加大宣傳力度等各項工作,層層壓實責任,強化對廊橋修復工作的支持。

公眾參與是此次廊橋災後修復的“生力軍”。當地居民與受災廊橋有很深的感情,災難發生後,他們第一時間自發搶救被洪水衝散的廊橋木構件。公眾的積極參與,不僅豐富了廊橋自身的價值與內涵,同時體現了文化遺産的活態保護與傳承。專業團隊為災後修復提供力量支持與技術保障。浙江省古建築設計研究院作為該項目設計團隊,在災害發生後立即成立廊橋災後修復工程技術小組,前期對打撈構件進行詳細統計;結合以往圖紙、照片、三維掃描數據進行原位置判斷;運用阻抗儀、應力波等先進設備逐根進行強度檢測,完成修復方案的“精細化”編制。

得益于災後第一時間對原有構件的打撈,組成三座廊橋的大部分木構件、石構件被搜尋回來,這為廊橋修復提供了必要的基礎資料,使廊橋修復成為可能。

在勘察設計階段,古建院設計人員對散亂的構件進行了係統性的編號整理,經過6個月的反復甄別,根據榫卯特徵、構件形體等規律找出其原有位置,之後在現場對木構件的保存情況開展調查,並對木構件使用阻抗儀、應力波等現代設備,判斷其殘損情況,制定加固方法以保證歷史信息的完整性。為使廊橋修復盡可能使用原來材料,在綜合考慮構件受力特徵和構件殘損的情況後,對糟朽和開裂嚴重的伸臂梁、木拱架、木平梁、柱、梁、枋等構件採用墩接、鑲補、拼接和鐵件加固的方法進行處理,保證其可以再次利用。

保護建成遺産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不讓傳承和再現它們的建造技藝失傳。2009年,木拱橋營造技藝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而本次廊橋災後修復工程正是廊橋營造技藝活態傳承的一次成功實踐。

每一座受災廊橋都由一位當地有名的非遺傳承人、相關石瓦匠人和一家具有文物資質的施工單位協同修復。在前期整理構件時,非遺傳承人對存疑構件進行辨別,有效提高了構件位置辨識的準確度和效率。在後期修復過程中,非遺傳承人按照傳統要求,在相應的時間伐取符合要求的木材並加以幹燥處理,而後按照廊橋保留構件的形態,在理解原橋設計的基礎上計算和制作構件榫卯,並按傳統方式安裝搭設廊橋主體構架;橋臺部分則交由掌握傳統石磡堆砌技藝的匠人進行反復推敲,按原位歸安並補齊缺失;磚瓦灰塑傳承人、民間木雕傳承人等組成團隊對瓦片的長度、寬度、厚薄、重量、每片瓦的擺放位置進行充分考量。非遺傳承人、傳統匠人的參與,使廊橋的整體質量、傳統風貌、技術工藝得到了保障,同時鍛煉了後輩工匠。

通過認真分析廊橋衝毀時的錄像,我們發現橋體在受水衝擊時,主要從橋臺或橋墩開始。傳統橋臺往往採用土包石工藝,內部松弛易衝散,是廊橋的薄弱部分,針對這些薄弱部位,我們特地採用現代材料和現代工藝予以結構補強。工程竣工後,大家積極開展預防性監測,在牛頭梁、三節苗等部位安裝感應器,實時監控拱架受力情況,保證及時、準確地掌握廊橋狀況,並陸續展開廊橋保護修繕技術導則和災後修復工程報告等保護研究工作,使廊橋的保護更加科學、準確和超前。

輾轉于浙南泰順蜿蜒的山路上,你往往會在某個轉角與形似垂虹、狀如彎月的廊橋不期而遇。廊橋默然屹立,溪水如脫兔奔流不息,飄逸的屋頂輪廓襯托著遠山如黛的漫漫天際,一幅“長虹飲澗、新月出雲”的優美畫卷徐徐展開。泰順廊橋,是當地民眾積極參與、捐資而建的鄉村文化遺産,承載著繁衍于此的集體記憶。廊橋的災後修復,不僅使文化遺産的物質載體得以重生,還激發了當地民眾情感深處的歸屬感,為當地的文化、旅遊、經濟發展注入活力。

《人民日報 》(2019年05月25日05版)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