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交流互鑒從未停止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5-25 15:21

中國文明的出現和發展並沒有孤立于世界其他地區,世界其他文明的一些有益想法、器物和技術都跨越了千山萬水,豐富了中國文明的內涵。中國創造的很多文明因子也傳播到域外殊方,造福全世界

4月以來,與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相呼應的一係列展覽令人應接不暇。中國國家博物館和中國文物交流中心承辦的《大美亞細亞——亞洲文明展》開展之後更是受到觀眾的追捧。這些展覽生動闡釋了古代各個文明的精彩,以及世界各地通過絲綢之路和中國文明交流互鑒的生動故事。

中國位于歐亞大陸的東端,史前新石器時代的各支文化基本根源于東方本土。公元前第三千紀至公元前第二千紀早期,世界四大文明古國突飛猛進。除此以外,歐亞大陸中、東部靠北,相對比較邊緣的區域,也出現了幾個社會飛躍發展的中心,這些中心都出現一些新的技術、新的思想,社會發展躍上一個新的臺階。比如烏拉爾山東南麓草原上的辛塔什塔文化、南西伯利亞的奧庫涅夫文化、甘青地區的四壩文化和齊家文化、陜西北部的石峁文化、山西南部的陶寺遺址、內蒙古東南部的夏家店下層文化等。大量考古發現顯示,這些看似彼此遙遠的文明古國以及文化中心可能通過歐亞草原存在著直接間接的互動。我們從這些文化出土的典型文物就能清晰地看到這一點。

中國國家博物館的《殊方共享——絲綢之路國家博物館文物精品展》展出了兩件塞伊瑪—圖爾賓諾文化的青銅矛,同時還有中國國家博物館藏的一件有倒刺的矛。在首都博物館的《山宗·水源·路之衝——一帶一路中的青海展》則展出了一件中國西北地區倣制的同類型銅矛。具有塞伊瑪—圖爾賓諾文化特點的青銅器包括矛、方銎斧、刀等,廣泛分布于從阿爾泰山到西伯利亞腹地沿河流的森林草原地帶,時代相當于中國的夏商時期,最有特點的就是這種帶倒刺的青銅矛,類似的器物除了在甘青、中國北方有發現外,在中原腹地的河南也有出土,反映了中國同歐亞大陸西部錫青銅技術和相關器物的傳播交流的歷史。

漢武帝時期,張騫出使西域,穿越塔克拉瑪幹沙漠南北緣的綠洲之路正式開通,歐亞大陸最後一段自發交通的路線,得到統一國家力量的建設和維護,溝通歐亞大陸的絲綢之路隨後正式聯網成功。

由于對中國絲綢的剛需以及中國保持對外交流和交往的需求,絲路沿線大國把歐亞大陸東西兩邊早已建立起來的成熟交通網絡,連接成一個有官方提供軍事保護和後勤支撐的網絡。通過這個有主幹和支流的網絡,歐亞大陸東西方的人員、信息和物資得以順暢交流。

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的《器服物配好無疆——東西文明交匯的阿富汗國家寶藏展》中,公元一世紀前半期的蒂拉丘地單元展,是了解絲綢之路開辟、民族遷徙、文明交流最生動的見證。6座墓葬中出土了不少跟中國有關係的東西,比如絲綢、覆面、銅鏡、琥珀小獅墜飾、鉛鋇玻璃、中原車和人的形象、熊的形象。這些文物説明墓主們同中國的兩漢王朝有各種關係。最重要的是,文物裏面有來自中國的“龍”的形象,裝飾在四號男主人墓出土的一件小帶扣和短劍劍鞘上。以翻唇為特點的龍形神獸的最初原型是中國東北史前文化中的豬形神獸,之後是商周文化中的龍。從戰國晚期到漢代都非常流行,從東北亞,經燕山、陰山至天山都有大量類似裝飾的文物發現。在俄羅斯阿爾泰出土的中國戰國時期絲綢、山字紋銅鏡和漆器的巴澤雷克文化中,也有非常相似的藝術形象。以大月氏為代表的遊牧民族則把這種神獸發展成為自己的“龍”。這個龍的元素後來在貴霜文化裏也出現比較多,而且加入了一些希臘文化因素的影響。就龍形翻唇神獸的起源、發展和傳播來看,古代中國的文化因素和藝術原型,通過遊牧民族的遷徙傳播到了更為廣大的中亞、西亞和南亞地區。

“文明因多樣而交流,因交流而互鑒,因互鑒而發展。”中國文明的出現和發展並沒有孤立于世界其他地區,無論是通過歐亞草原,還是中亞的巨大山脈、沙漠和綠洲,亞洲、非洲和歐洲其他文明的一些有益想法、器物和技術都跨越了千山萬水,輾轉傳入中原,極大推動了中國文明的發展,豐富了中國文明的內涵。中國創造的很多文明因子也傳播到域外殊方,造福全世界。我們在博物館流連,通過一件件文物,就能看到這個歷史的過程。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研究員)

《人民日報 》(2019年05月25日05版)

編輯:白茶
數字報
文明的交流互鑒從未停止
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  2019-05-25

中國文明的出現和發展並沒有孤立于世界其他地區,世界其他文明的一些有益想法、器物和技術都跨越了千山萬水,豐富了中國文明的內涵。中國創造的很多文明因子也傳播到域外殊方,造福全世界

4月以來,與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相呼應的一係列展覽令人應接不暇。中國國家博物館和中國文物交流中心承辦的《大美亞細亞——亞洲文明展》開展之後更是受到觀眾的追捧。這些展覽生動闡釋了古代各個文明的精彩,以及世界各地通過絲綢之路和中國文明交流互鑒的生動故事。

中國位于歐亞大陸的東端,史前新石器時代的各支文化基本根源于東方本土。公元前第三千紀至公元前第二千紀早期,世界四大文明古國突飛猛進。除此以外,歐亞大陸中、東部靠北,相對比較邊緣的區域,也出現了幾個社會飛躍發展的中心,這些中心都出現一些新的技術、新的思想,社會發展躍上一個新的臺階。比如烏拉爾山東南麓草原上的辛塔什塔文化、南西伯利亞的奧庫涅夫文化、甘青地區的四壩文化和齊家文化、陜西北部的石峁文化、山西南部的陶寺遺址、內蒙古東南部的夏家店下層文化等。大量考古發現顯示,這些看似彼此遙遠的文明古國以及文化中心可能通過歐亞草原存在著直接間接的互動。我們從這些文化出土的典型文物就能清晰地看到這一點。

中國國家博物館的《殊方共享——絲綢之路國家博物館文物精品展》展出了兩件塞伊瑪—圖爾賓諾文化的青銅矛,同時還有中國國家博物館藏的一件有倒刺的矛。在首都博物館的《山宗·水源·路之衝——一帶一路中的青海展》則展出了一件中國西北地區倣制的同類型銅矛。具有塞伊瑪—圖爾賓諾文化特點的青銅器包括矛、方銎斧、刀等,廣泛分布于從阿爾泰山到西伯利亞腹地沿河流的森林草原地帶,時代相當于中國的夏商時期,最有特點的就是這種帶倒刺的青銅矛,類似的器物除了在甘青、中國北方有發現外,在中原腹地的河南也有出土,反映了中國同歐亞大陸西部錫青銅技術和相關器物的傳播交流的歷史。

漢武帝時期,張騫出使西域,穿越塔克拉瑪幹沙漠南北緣的綠洲之路正式開通,歐亞大陸最後一段自發交通的路線,得到統一國家力量的建設和維護,溝通歐亞大陸的絲綢之路隨後正式聯網成功。

由于對中國絲綢的剛需以及中國保持對外交流和交往的需求,絲路沿線大國把歐亞大陸東西兩邊早已建立起來的成熟交通網絡,連接成一個有官方提供軍事保護和後勤支撐的網絡。通過這個有主幹和支流的網絡,歐亞大陸東西方的人員、信息和物資得以順暢交流。

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的《器服物配好無疆——東西文明交匯的阿富汗國家寶藏展》中,公元一世紀前半期的蒂拉丘地單元展,是了解絲綢之路開辟、民族遷徙、文明交流最生動的見證。6座墓葬中出土了不少跟中國有關係的東西,比如絲綢、覆面、銅鏡、琥珀小獅墜飾、鉛鋇玻璃、中原車和人的形象、熊的形象。這些文物説明墓主們同中國的兩漢王朝有各種關係。最重要的是,文物裏面有來自中國的“龍”的形象,裝飾在四號男主人墓出土的一件小帶扣和短劍劍鞘上。以翻唇為特點的龍形神獸的最初原型是中國東北史前文化中的豬形神獸,之後是商周文化中的龍。從戰國晚期到漢代都非常流行,從東北亞,經燕山、陰山至天山都有大量類似裝飾的文物發現。在俄羅斯阿爾泰出土的中國戰國時期絲綢、山字紋銅鏡和漆器的巴澤雷克文化中,也有非常相似的藝術形象。以大月氏為代表的遊牧民族則把這種神獸發展成為自己的“龍”。這個龍的元素後來在貴霜文化裏也出現比較多,而且加入了一些希臘文化因素的影響。就龍形翻唇神獸的起源、發展和傳播來看,古代中國的文化因素和藝術原型,通過遊牧民族的遷徙傳播到了更為廣大的中亞、西亞和南亞地區。

“文明因多樣而交流,因交流而互鑒,因互鑒而發展。”中國文明的出現和發展並沒有孤立于世界其他地區,無論是通過歐亞草原,還是中亞的巨大山脈、沙漠和綠洲,亞洲、非洲和歐洲其他文明的一些有益想法、器物和技術都跨越了千山萬水,輾轉傳入中原,極大推動了中國文明的發展,豐富了中國文明的內涵。中國創造的很多文明因子也傳播到域外殊方,造福全世界。我們在博物館流連,通過一件件文物,就能看到這個歷史的過程。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研究員)

《人民日報 》(2019年05月25日05版)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