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入IP粉絲文化新時代,網絡文學進入下半場

來源:金羊網 作者:何晶 發表時間:2019-05-19 19:44

金羊網 記者何晶

圖主辦方提供

相比傳統文學,網絡文學無疑是“新生兒”,隨著時代變遷,逐漸成熟的網絡文學也在發生新的改變。不同于以往作者在網上更新小説,讀者單純追文的單一模式,如今的網絡文學版圖更像是讀者和作者共同參與創作的天地。隨著粉絲亞文化越來越成為一門顯學,網絡文學生態也開啟了新的演變。

近日,由中國作協主辦的第二屆中國網絡文學周在杭州舉辦,《網絡文學名家名作導讀》新書發布會在杭州舉行。5月15日,從“起點中文網”走出來的網文白金、大神作者們和讀者、編輯在上海齊聚一堂,共話新時代下的網絡文學——

新趨勢:讀者參與必不可少

“網絡作家和傳統作家最大的區別,應該是和讀者的關係。傳統作家如果想直觀地了解讀者對作品的感受,其實蠻難的,但網文你可以立刻知道讀者是不是喜歡,作者可以無時無刻和讀者互動,我非常喜歡這種模式,甚至認為這是網文的核心基礎。”白金作者耳根坦言,“我的每部作品都不是我一個人完成的,是千萬讀者和我一起在創作故事。”

耳根説,剛寫網文時,每當有讀者預測到故事情節,他總覺得不過癮,有點不開心,甚至會故意擰巴地改變故事走向,但後來,他發現,其實被讀者猜中也是某種認可,“這樣的互動對我來説我很有魅力的”。和耳根有同樣感受的另一位白金作者孑與2,他將讀者視作一起創作的朋友,“我們一起寫書,一起成就一部作品,很多時候是書友掌控小説的進程和方向,我也經常從讀者留言中獲得靈感。”

“每天把讀者的留言看一遍,基本上兩三個小時就過去了。但我認為看讀者評論是必要的功課,你會知道讀者的反應,自己的創作有沒有往寫崩的方向走。網文的綱架構一般都比較大,具體到每一章的創作,作者本人可能會對‘寫崩’不那麼敏感。讀者並不知道後續劇情,他們對小説最敏感,判斷或許會更準確。”專寫科幻題材網文的白金作者遠瞳説,讀者的參與是創作必不可少的環節,在他剛開始從給《科幻世界》寫短篇小説轉向寫長篇網文時,讀者的意見給了他不少啟發和幫助。如今,遠瞳的作品《黎明之劍》《異常生物見聞錄》穩居科幻類小説榜首,《異常生物見聞錄》的小説也改編成了漫畫,和讀者的互動變得更豐富多元。

新玩法:書友們發“閱讀彈幕”

和讀者“共同創作”是網文作者們提到的高頻詞,這不僅意味著互動成為網文的重要元素,也意味著閱讀不再是獨自一人的事。隨著移動閱讀越來越普及,閱讀碎片化、社交化成為新趨勢,讀者和作者、讀者和讀者之間的互動需求也更強烈。2017年,起點讀書推出了“本章説”功能,讀者可以在每段或每章之後發表評論,該功能也被大家稱作“閱讀彈幕”。

以“會説話的肘子”代表作《大王饒命》為例,進入小説第一頁,你能看到每段文字後都跟著一個數字:99——這是能顯示的段評數量的上限。2018年,起點有兩部作品的“本章説”達到百萬級別,2019年不到半年,百萬級“本章説”的作品數量就增加了11部,速度驚人。在內部編輯看來,一部作品只有“彈幕”超過了“10萬+”才算是高人氣。

閱文集團産品運營副總經理兼起點産品負責人梅仁傑介紹説,截至2019年4月,起點平臺上已累計7700萬條互動評論數據,段評不僅提升了讀者的人均閱讀時長,也帶來了付費率的提升,這對平臺和作者來説無疑是一次雙贏。

在閱文集團內容運營總經理兼起點中文網總編輯楊晨看來,網絡文學正在邁入IP粉絲文化時代,“社交共讀、粉絲社群、粉絲共創”成為內容平臺最突出的三個特徵。針對網文生態的變化,書友圈、角色圈、興趣圈等垂直用戶社區應運而生。目前,“書友圈”累計發帖722萬條,瀏覽量高達3.3億;“興趣圈”有361個,最大的興趣圈用戶近30萬;“角色圈”則讓讀者有機會直接參與作品角色的完善,在粉絲共創機制下創建的角色超過了9萬個。

針對新的生態變化,起點對外公布了“百川計劃”,在“原創內容”、“衍生分發”、“粉絲互動”上加大投入,鼓勵作家多元化和個性化的創作,讓優質和特色作品脫穎而出,鼓勵用戶用更多元的方式支持喜歡的作家和作品,讓粉絲行為變成一種推動力,從作品助力IP孵化,幫助更大范圍的創作者獲得內容和收入的成功。

新動向:“網文出海”在國外圈粉

“網文第一時間直接面向讀者,如果讀者不買賬,你覺得自己寫得再好也沒用。”閱文白金作者橫掃天涯説。從2008年開始網文寫作的橫掃天涯,在歷經了辭職、重新找工作、考入在編教師之後,在今年3月還是辭掉了體育老師的工作,全職寫作。“以前,媳婦總覺得如果沒有正式工作,她心裏不踏實。但是白天上課晚上寫作的狀態,身體實在吃不消。”橫掃天涯説,最終打消妻子顧慮的是去年靠網文帶來的總收入。2018年度,他的海外電子閱讀收入近百萬元。

這樣的成績來之不易,盡管寫了10年,橫掃天涯第一次感覺自己“寫成功”是在2017年。此前,他有過無數次懷疑和自我否定,在連續幾個月沒有網文收入時,甚至拉下過面子懇求他主動請辭的單位領導再次讓他回去工作。不少讀者説,橫掃天涯是靠勤奮寫出來的作家,他本人對此並不否認。“我不是天分型作者,但一直堅持寫下來了。如果不是真喜歡寫玄幻,沒辦法寫這麼多年。早期我加了一個作者群,300人裏還在繼續寫的,只剩下幾個人。”橫掃天涯説,如果年輕人真喜歡寫網文,一定要堅持寫下去,“堅持是最重要的。”

2017年,閱文集團海外門戶起點國際成立,網文的英文翻譯作品上線,橫掃天涯的代表作《天道圖書館》成為海外最火的網絡小説之一,長居人氣榜和推薦榜第一名。這部小説的英文版譯者Starve Cleric是新加坡的在校大學生,本來就是橫掃天涯的忠實粉絲,兩人靠微信交流共同完成了翻譯工程。“因為是玄幻小説,比如元胎、破空境、飛升、金丹這類詞語,如果翻譯成拼音,外國讀者很難理解。我們會討論具體意思,再意譯成英文單詞。現在起點國際成立了專門的詞匯庫,比如玄幻題材的常用詞會有統一的譯名,這對翻譯和外國讀者都會比較方便。”

橫掃天涯説:“高考英語我只考了40分,但現在靠著翻譯軟件,我也能看懂外國讀者給我的評論,很多讀者覺得《天道圖書館》很幽默、很奇特。”在他看來,國外讀者對中國的傳統文化非常好奇,而玄幻仙俠類小説講述的故事,帶有傳統文化元素,又帶有神秘趣味,思維也是中國式的。“中國讀者對這類題材已經習以為常,但國外讀者之前沒有讀過,他們覺得新鮮有趣。”橫掃天涯説。

除了海外圈粉,《天道圖書館》在去年還售出了影視、遊戲等版權,對于橫掃天涯來説,眼下或許是屬于他的最好時刻。他計劃在今年八九月完結《天道圖書館》,然後帶家人出去轉轉。記者問,完結後打算歇多久再開寫下一部?橫掃天涯笑著説:“本來我想休息一段時間,但編輯建議我可以早點開寫下一部,不要讓大家等太久。”

編輯:白茶
數字報
邁入IP粉絲文化新時代,網絡文學進入下半場
金羊網  作者:何晶  2019-05-19

金羊網 記者何晶

圖主辦方提供

相比傳統文學,網絡文學無疑是“新生兒”,隨著時代變遷,逐漸成熟的網絡文學也在發生新的改變。不同于以往作者在網上更新小説,讀者單純追文的單一模式,如今的網絡文學版圖更像是讀者和作者共同參與創作的天地。隨著粉絲亞文化越來越成為一門顯學,網絡文學生態也開啟了新的演變。

近日,由中國作協主辦的第二屆中國網絡文學周在杭州舉辦,《網絡文學名家名作導讀》新書發布會在杭州舉行。5月15日,從“起點中文網”走出來的網文白金、大神作者們和讀者、編輯在上海齊聚一堂,共話新時代下的網絡文學——

新趨勢:讀者參與必不可少

“網絡作家和傳統作家最大的區別,應該是和讀者的關係。傳統作家如果想直觀地了解讀者對作品的感受,其實蠻難的,但網文你可以立刻知道讀者是不是喜歡,作者可以無時無刻和讀者互動,我非常喜歡這種模式,甚至認為這是網文的核心基礎。”白金作者耳根坦言,“我的每部作品都不是我一個人完成的,是千萬讀者和我一起在創作故事。”

耳根説,剛寫網文時,每當有讀者預測到故事情節,他總覺得不過癮,有點不開心,甚至會故意擰巴地改變故事走向,但後來,他發現,其實被讀者猜中也是某種認可,“這樣的互動對我來説我很有魅力的”。和耳根有同樣感受的另一位白金作者孑與2,他將讀者視作一起創作的朋友,“我們一起寫書,一起成就一部作品,很多時候是書友掌控小説的進程和方向,我也經常從讀者留言中獲得靈感。”

“每天把讀者的留言看一遍,基本上兩三個小時就過去了。但我認為看讀者評論是必要的功課,你會知道讀者的反應,自己的創作有沒有往寫崩的方向走。網文的綱架構一般都比較大,具體到每一章的創作,作者本人可能會對‘寫崩’不那麼敏感。讀者並不知道後續劇情,他們對小説最敏感,判斷或許會更準確。”專寫科幻題材網文的白金作者遠瞳説,讀者的參與是創作必不可少的環節,在他剛開始從給《科幻世界》寫短篇小説轉向寫長篇網文時,讀者的意見給了他不少啟發和幫助。如今,遠瞳的作品《黎明之劍》《異常生物見聞錄》穩居科幻類小説榜首,《異常生物見聞錄》的小説也改編成了漫畫,和讀者的互動變得更豐富多元。

新玩法:書友們發“閱讀彈幕”

和讀者“共同創作”是網文作者們提到的高頻詞,這不僅意味著互動成為網文的重要元素,也意味著閱讀不再是獨自一人的事。隨著移動閱讀越來越普及,閱讀碎片化、社交化成為新趨勢,讀者和作者、讀者和讀者之間的互動需求也更強烈。2017年,起點讀書推出了“本章説”功能,讀者可以在每段或每章之後發表評論,該功能也被大家稱作“閱讀彈幕”。

以“會説話的肘子”代表作《大王饒命》為例,進入小説第一頁,你能看到每段文字後都跟著一個數字:99——這是能顯示的段評數量的上限。2018年,起點有兩部作品的“本章説”達到百萬級別,2019年不到半年,百萬級“本章説”的作品數量就增加了11部,速度驚人。在內部編輯看來,一部作品只有“彈幕”超過了“10萬+”才算是高人氣。

閱文集團産品運營副總經理兼起點産品負責人梅仁傑介紹説,截至2019年4月,起點平臺上已累計7700萬條互動評論數據,段評不僅提升了讀者的人均閱讀時長,也帶來了付費率的提升,這對平臺和作者來説無疑是一次雙贏。

在閱文集團內容運營總經理兼起點中文網總編輯楊晨看來,網絡文學正在邁入IP粉絲文化時代,“社交共讀、粉絲社群、粉絲共創”成為內容平臺最突出的三個特徵。針對網文生態的變化,書友圈、角色圈、興趣圈等垂直用戶社區應運而生。目前,“書友圈”累計發帖722萬條,瀏覽量高達3.3億;“興趣圈”有361個,最大的興趣圈用戶近30萬;“角色圈”則讓讀者有機會直接參與作品角色的完善,在粉絲共創機制下創建的角色超過了9萬個。

針對新的生態變化,起點對外公布了“百川計劃”,在“原創內容”、“衍生分發”、“粉絲互動”上加大投入,鼓勵作家多元化和個性化的創作,讓優質和特色作品脫穎而出,鼓勵用戶用更多元的方式支持喜歡的作家和作品,讓粉絲行為變成一種推動力,從作品助力IP孵化,幫助更大范圍的創作者獲得內容和收入的成功。

新動向:“網文出海”在國外圈粉

“網文第一時間直接面向讀者,如果讀者不買賬,你覺得自己寫得再好也沒用。”閱文白金作者橫掃天涯説。從2008年開始網文寫作的橫掃天涯,在歷經了辭職、重新找工作、考入在編教師之後,在今年3月還是辭掉了體育老師的工作,全職寫作。“以前,媳婦總覺得如果沒有正式工作,她心裏不踏實。但是白天上課晚上寫作的狀態,身體實在吃不消。”橫掃天涯説,最終打消妻子顧慮的是去年靠網文帶來的總收入。2018年度,他的海外電子閱讀收入近百萬元。

這樣的成績來之不易,盡管寫了10年,橫掃天涯第一次感覺自己“寫成功”是在2017年。此前,他有過無數次懷疑和自我否定,在連續幾個月沒有網文收入時,甚至拉下過面子懇求他主動請辭的單位領導再次讓他回去工作。不少讀者説,橫掃天涯是靠勤奮寫出來的作家,他本人對此並不否認。“我不是天分型作者,但一直堅持寫下來了。如果不是真喜歡寫玄幻,沒辦法寫這麼多年。早期我加了一個作者群,300人裏還在繼續寫的,只剩下幾個人。”橫掃天涯説,如果年輕人真喜歡寫網文,一定要堅持寫下去,“堅持是最重要的。”

2017年,閱文集團海外門戶起點國際成立,網文的英文翻譯作品上線,橫掃天涯的代表作《天道圖書館》成為海外最火的網絡小説之一,長居人氣榜和推薦榜第一名。這部小説的英文版譯者Starve Cleric是新加坡的在校大學生,本來就是橫掃天涯的忠實粉絲,兩人靠微信交流共同完成了翻譯工程。“因為是玄幻小説,比如元胎、破空境、飛升、金丹這類詞語,如果翻譯成拼音,外國讀者很難理解。我們會討論具體意思,再意譯成英文單詞。現在起點國際成立了專門的詞匯庫,比如玄幻題材的常用詞會有統一的譯名,這對翻譯和外國讀者都會比較方便。”

橫掃天涯説:“高考英語我只考了40分,但現在靠著翻譯軟件,我也能看懂外國讀者給我的評論,很多讀者覺得《天道圖書館》很幽默、很奇特。”在他看來,國外讀者對中國的傳統文化非常好奇,而玄幻仙俠類小説講述的故事,帶有傳統文化元素,又帶有神秘趣味,思維也是中國式的。“中國讀者對這類題材已經習以為常,但國外讀者之前沒有讀過,他們覺得新鮮有趣。”橫掃天涯説。

除了海外圈粉,《天道圖書館》在去年還售出了影視、遊戲等版權,對于橫掃天涯來説,眼下或許是屬于他的最好時刻。他計劃在今年八九月完結《天道圖書館》,然後帶家人出去轉轉。記者問,完結後打算歇多久再開寫下一部?橫掃天涯笑著説:“本來我想休息一段時間,但編輯建議我可以早點開寫下一部,不要讓大家等太久。”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