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博物館越來越智慧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連曉芳 發表時間:2019-05-09 15:34

2017年4月,在中共中央黨校檔案館“絲綢之路上的敦煌”數字展展出的莫高窟328窟彩塑3D打印成果。

在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尖端的物聯網通過WIFI連接雲服務平臺,當有參觀者靠近並停留時,現場的微型傳感器便會進行智能判斷和智能化過濾,並上報到後臺管理係統,最終形成準確的客流數據,這種大數據客流分析係統讓博物館的管理工作更加便利。

中國(海南)南海博物館的智慧型服務機器人承擔著導覽和講解任務,在降低勞動成本的同時,由于其具有人臉識別功能和VR技術,能夠讓觀眾身臨其境體驗水下考古,加深對水下考古的認識,感受到更強烈的視覺震撼。

時下的博物館正在變得越來越智慧。日前,全球博物館館長論壇智慧博物館建設分論壇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圍繞在新時代如何發展智慧博物館這一話題,與會博物館館長分享了對智慧博物館建設所面臨的機遇與挑戰的思考。

發展智慧博物館符合國情民意

我國目前有近77萬處不可移動文物,1.08億件可移動文物和5136座各類博物館,每年舉辦展覽超過2萬個,參觀人數近10億人次。然而,與發達國家相比,文化服務供給仍存在差距和不足。

如何盤活博物館資源,讓文物真正“活”起來,還需要從公眾的需求開始做起。這已是博物館業內人士的普遍共識。

在中國婦女兒童博物館副館長楊源看來,博物館對展品和觀眾的信息進行精細化管理,這些都屬于智慧博物館的范疇。“智慧博物館是近年來在數字博物館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個概念,更是當代中國博物館發展的趨勢,可以説是勢在必行。”她説。

楊源認為,相對于傳統博物館,智慧博物館以係統化的管理提升管理效率,利用互聯網的支持提升公眾服務,以高科技的展示方式提升公眾體驗,以文物數字化優化藏品保護。總體來説,就是對服務、管理、展示、保護、體驗的智慧升級。

拓寬智慧博物館領域范疇

如今,博物館展廳裏出現機器人已經不是稀罕事,但在西漢南越王博物館的展廳裏,巡展機器人不僅承擔導覽員的職責,而且發揮智能保安作用。它可以在現場按照預定好的線路進行巡檢,有效解決安保人員脫崗、漏崗等問題,為博物館提高效率。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館長林冠男認為,文物的智慧保護應用體現在三方面:一是文物本體監控平臺,二是文物運輸安全實施監測平臺,三是文物外展監測平臺。在文物運輸方面,該館做了多次實際檢測,運用動力傳感技術,降低文物運輸安全風險。“整個線路全程都有記錄,讓工作人員能夠提早預設線路,避開一些危險地段,在整個運輸過程,保證文物數據全部實時記錄,最後出具各種分析報告,厘清各方責任,避免危險事故發生。”她説。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駐華代表歐敏行認為,在人工智能和虛擬現實等技術快速發展的新時代,博物館需要更多地採用創新的方式來保存藏品和進行文化傳播。“借助數字化技術來進行展覽宣傳教育和多媒體交互是智慧博物館的主要理念。虛擬現實、增強現實、人工智能等數字化技術,能夠使人們與文物和遺址進行更好的互動。未來希望博物館之間互相學習,只有這樣才能加強文化交流,促進文化對話,提高公眾意識,更加能夠激發博物館的潛力。”她説。

培養高端復合型人才

當下,越來越多的博物館正在探索智慧化轉型。智慧博物館建設的根本動力,一方面是博物館內部和外部的需求;另一方面,全球信息技術高速發展,也為博物館的智慧化提供了可能性。

2018年初,中國國家博物館啟動了“智慧國博”項目,目標是到2021年初步建成設施智能化、數據融合化、管理高效化、服務精準化、安防協同化的“智慧國博”建設運營服務體係,旨在消除內部之間的信息孤島,實現各係統間信息共享。

談及智慧博物館建設面臨的瓶頸時,中國國家博物館館長王春法認為,人才和資金是目前的短板。一方面,博物館管理和運營需要一大批既懂博物館業務又懂信息技術的高端復合型人才;另一方面,智慧博物館建設項目科技含量高、時間周期長,面臨較大的資金需求。

中國國家博物館黨委書記、副館長單威表示,在智慧博物館建設方面,應當建立統一的行業技術標準,促進館際數據連通、應用和借鑒。同時還要加強人才合作,聯合培養專業人才。“人才的培養不僅需要學校教育,還需要有博物館實際工作經驗的人才,更需要館際互相借鑒、互相幫助、互相支持。”他説。

編輯:空明
數字報
讓博物館越來越智慧
中國文化報  作者:連曉芳  2019-05-09

2017年4月,在中共中央黨校檔案館“絲綢之路上的敦煌”數字展展出的莫高窟328窟彩塑3D打印成果。

在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尖端的物聯網通過WIFI連接雲服務平臺,當有參觀者靠近並停留時,現場的微型傳感器便會進行智能判斷和智能化過濾,並上報到後臺管理係統,最終形成準確的客流數據,這種大數據客流分析係統讓博物館的管理工作更加便利。

中國(海南)南海博物館的智慧型服務機器人承擔著導覽和講解任務,在降低勞動成本的同時,由于其具有人臉識別功能和VR技術,能夠讓觀眾身臨其境體驗水下考古,加深對水下考古的認識,感受到更強烈的視覺震撼。

時下的博物館正在變得越來越智慧。日前,全球博物館館長論壇智慧博物館建設分論壇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圍繞在新時代如何發展智慧博物館這一話題,與會博物館館長分享了對智慧博物館建設所面臨的機遇與挑戰的思考。

發展智慧博物館符合國情民意

我國目前有近77萬處不可移動文物,1.08億件可移動文物和5136座各類博物館,每年舉辦展覽超過2萬個,參觀人數近10億人次。然而,與發達國家相比,文化服務供給仍存在差距和不足。

如何盤活博物館資源,讓文物真正“活”起來,還需要從公眾的需求開始做起。這已是博物館業內人士的普遍共識。

在中國婦女兒童博物館副館長楊源看來,博物館對展品和觀眾的信息進行精細化管理,這些都屬于智慧博物館的范疇。“智慧博物館是近年來在數字博物館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個概念,更是當代中國博物館發展的趨勢,可以説是勢在必行。”她説。

楊源認為,相對于傳統博物館,智慧博物館以係統化的管理提升管理效率,利用互聯網的支持提升公眾服務,以高科技的展示方式提升公眾體驗,以文物數字化優化藏品保護。總體來説,就是對服務、管理、展示、保護、體驗的智慧升級。

拓寬智慧博物館領域范疇

如今,博物館展廳裏出現機器人已經不是稀罕事,但在西漢南越王博物館的展廳裏,巡展機器人不僅承擔導覽員的職責,而且發揮智能保安作用。它可以在現場按照預定好的線路進行巡檢,有效解決安保人員脫崗、漏崗等問題,為博物館提高效率。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館長林冠男認為,文物的智慧保護應用體現在三方面:一是文物本體監控平臺,二是文物運輸安全實施監測平臺,三是文物外展監測平臺。在文物運輸方面,該館做了多次實際檢測,運用動力傳感技術,降低文物運輸安全風險。“整個線路全程都有記錄,讓工作人員能夠提早預設線路,避開一些危險地段,在整個運輸過程,保證文物數據全部實時記錄,最後出具各種分析報告,厘清各方責任,避免危險事故發生。”她説。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駐華代表歐敏行認為,在人工智能和虛擬現實等技術快速發展的新時代,博物館需要更多地採用創新的方式來保存藏品和進行文化傳播。“借助數字化技術來進行展覽宣傳教育和多媒體交互是智慧博物館的主要理念。虛擬現實、增強現實、人工智能等數字化技術,能夠使人們與文物和遺址進行更好的互動。未來希望博物館之間互相學習,只有這樣才能加強文化交流,促進文化對話,提高公眾意識,更加能夠激發博物館的潛力。”她説。

培養高端復合型人才

當下,越來越多的博物館正在探索智慧化轉型。智慧博物館建設的根本動力,一方面是博物館內部和外部的需求;另一方面,全球信息技術高速發展,也為博物館的智慧化提供了可能性。

2018年初,中國國家博物館啟動了“智慧國博”項目,目標是到2021年初步建成設施智能化、數據融合化、管理高效化、服務精準化、安防協同化的“智慧國博”建設運營服務體係,旨在消除內部之間的信息孤島,實現各係統間信息共享。

談及智慧博物館建設面臨的瓶頸時,中國國家博物館館長王春法認為,人才和資金是目前的短板。一方面,博物館管理和運營需要一大批既懂博物館業務又懂信息技術的高端復合型人才;另一方面,智慧博物館建設項目科技含量高、時間周期長,面臨較大的資金需求。

中國國家博物館黨委書記、副館長單威表示,在智慧博物館建設方面,應當建立統一的行業技術標準,促進館際數據連通、應用和借鑒。同時還要加強人才合作,聯合培養專業人才。“人才的培養不僅需要學校教育,還需要有博物館實際工作經驗的人才,更需要館際互相借鑒、互相幫助、互相支持。”他説。

編輯:空明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