奠君清淚到黃泉——悼念李煒教授

來源:金羊網 作者:黃天驥 發表時間:2019-05-09 09:18

□黃天驥

昨天上午,接到了李煒教授病危的消息,我想,要不要趕到醫院去看望他?正猶豫間,恰巧外面打來一個需要溝通而費時很長的電話。放下電話,就收到李煒已經去世的微信。不禁黯然神傷,真後悔不能最後見他一面。

在上月中,我曾到醫院探望過他,知道他病得很重,但又見到他氣色還好,對治療很有信心,也稍覺寬慰。怎麼知道,一個活生生的生命,一個才華橫溢、工作勤奮、滿懷理想的中年教授,説走就走了!我放下手機,踱到陽臺,想到驟然失去了一位有作為的同事和學生,只有欄桿拍遍,清淚直垂。

1985年,李煒從蘭州來到中山大學中文係語言教研室,從事中國語言的教學工作。當年,我正擔任中文係主任,工作繁忙,對這活蹦亂跳的年青人沒有留意。後來漸漸稔熟,聽學生們反映,他講課生動活潑,教學效果極佳,很受大家歡迎。我想,語言課一般容易講得枯燥,對學生的説法,也只半信半疑。有一次,我們和校友一起聚會,李煒一杯酒落肚,學著我講課的腔調,模倣我的神情和帶著粵腔的“普通話”,竟然惟妙惟肖,引得校友們哄堂大笑。他又趁著酒興,唱了《沙家浜》的唱段,儼然像個胡傳奎的模樣。我忽然明白,李煒曾經當過蘭州青年京劇團的演員,他把語言學原理和知識舞臺化,難怪能夠把語言課講得如此動聽。從此,我知道,他是我校講課的一張王牌。

李煒豪爽真率,胸懷坦蕩,與同事和學生相處,有時甚至沒大沒小。但對待學習和工作,則十分嚴謹勤奮。有幾次,我有事找他,卻老找不著。我有點生氣,問他是否又喝酒去了?他爽快回答:“是,但吃了飯回校後,躲起來寫論文去了。”我知道,他常常和校友聯係,為的是廣泛團結校友,推進學校和中文學科的發展。同時,又放棄休息,抓緊時間,認真備課,鑽研學問。果然,在他工作最忙的幾年裏,連續在全國語言學的權威刊物上,發表了多篇高質量的學術論文,受到語言學界的關注和稱譽。李煒的學術思路十分活躍,他嚴謹治學,卻又不是只躲進書齋,而是把語言學原理和社會實際結合起來。近兩年,他致力于“一帶一路”的漢語教育,向上級提出方案和建議,受到領導的高度重視,並且指示批復。從此,他便聯合各方,積極開展工作。過了一段,他又組織中山大學神經語言學教學實驗室,並和中大多所附屬醫院一道工作。他曾興奮地告訴我,對開展這跨學科的具有創新意義的項目,充滿信心。可惜,今日斯人仙去,不知會給這些重要的項目,帶來多大的損失!而從這些重大選題的意義和設計中,我們也清楚地看到李煒的家國情懷。

在2004年,中大迎來80周年校慶,學校準備舉行盛大的慶祝活動。那時,李煒並沒有擔任學校任何的職務,但校方知道他有組織大型晚會的經驗,便邀請他主持工作。李煒明知時間逼促,任務繁難,但仍欣然接受學校的委托。從組織節目、排練歌舞演出,到在小禮堂前邊的草坪,搭建讓人耳目一新的七彩舞臺;從邀請專業導演蒞臨指導,到聯係中央電視臺派遣人員來現場向全國直播。每一件事,李煒都親力親為。由于他和國內文藝界有廣泛的聯係,時常幫助別人,這回,他振臂一呼,許多專業人士便無保留地前來幫助中山大學。這一段,他夜以繼日,緊張工作,累得眼布紅絲,身軀瘦了一圈。他還常常自掏腰包,招待來自各方幫忙的朋友。

有一天,他忽然找我,説是有一個節目,需要一位帶有廣州口音的教師,僅僅説一句臺詞。這節目的規定情景是:有一位校友,在海外挂念自己的老師,便打來電話問候。老師拿起電話,問道:“您是哪位?”這一段表演,校友扮演者在舞臺上打電話,而老師不用登臺,只需在後臺播放他詢問時的錄音。李煒認為,我的聲音最具嶺南特色,便請我專門説這一句話。我想,就説這四個字還不容易?也欣然答應。有一天,晚上八點,他帶著我到市內錄音師的工作室,略一寒暄,便開始錄音。

起初,我對著麥克風作詢問狀:“您是哪位?”誰知講來講去,不是神情不到位,就是音色、音調不合適;不是錄音師否定,就是李煒搖頭。這一句簡單的話,我講了十多次,還是不能通過。李煒看見我有些不耐煩了,便讓我休息了一會,然後對著麥克風再講。搞了半天,好容易才捕捉到合適的神態。一看手表,已是晚上十點半了。就這一句話,弄來弄去,足足折騰了我兩個鐘頭。我真不高興了,埋怨了他幾句。李煒説:“黃天老師,您也知道,舞臺表演是一次過的藝術,必須恰到好處。不認真是不行的。”經他一説,我反不好意思了。平時,我常以長輩的姿態,看到他大大咧咧的樣子,總是囑咐他要認真做事。這一回,倒是他以自己的體會和行動教育了我!確實,我們要對萬千觀眾負責,一定要做到最好。我也覺察到,李煒似乎在生活上比較隨便,其實做人做事,很認真,很負責。這一回,我看到了他細心如發認真工作的態度。他竭盡全力,費盡心血,辦好校慶晚會,這又説明他多麼熱愛母校,為母校無私奉獻,想方設法要為母校爭光!當時,人們一致對校慶晚會表示滿意,都認為校慶活動辦得很成功。但是,恐怕很少人知道,李煒為母校付出了多少無償的勞動。

別看李煒愛説愛唱,有時甚至嬉皮笑臉,但是,他非常注意繼承傳統的優良品德。作為教育工作者,他是尊師愛生的典范。在長達三十多年的工作中,無論是作為一般的教師和擔任係的領導,他不知替多少學生,解決了多少工作和生活的問題,在假日,他喜歡和學生暢敘;在平時,則和學生探討學問。不算年輕的他,總是和本科生、研究生打成一片,學生們尊敬他,也把他視為兄長。所以,大家都喊他為“煒哥”。哪裏出現煒哥,哪裏便出現了歡樂。

李煒對待老師,又是十分尊敬的。前幾年,蘭州大學語言學家黃伯榮教授,退休後回到家鄉陽江市。黃教授曾是李煒在蘭大求學時的業師,當他知道老師回鄉,便不顧交通不便,多次到陽江拜望,扶著黃老師散步,帶著他品嘗美食,幫著他整理家務。在黃教授的指導下,共同整理了《現代漢語》教材。這一部由師生兩人共同主編的教科書,在語言學界産生了重大的影響。後來,黃教授生病了,李煒焦急得很,一有空余時間,便買食物、買藥品,遠赴陽江,連住數天,為老師端水煮藥。過了幾個月,黃伯榮教授不幸逝世,李煒便帶了幾位研究生,到陽江黃家,跑上跑下,幫助黃家子女料理後事。

由于黃伯榮教授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曾在中大工作,也是中大的校友,李煒便拉著我和幾位同事,到陽江參加黃教授的追悼會。在追悼會上,我從未見過生性樂觀的李煒,如此痛楚,如此哀傷。他身披孝服,在老師靈前,淚流滿面,長跪不起。他待老師,如待父母。我們站在一旁,看到此情此景,不禁為之動容,為之震撼。這就是平素喜歡説段子、開玩笑的李煒嗎?而從他對老師逝世的哀痛中,我看到他對老師真摯的感情,看到他尊師重道的高尚品德。

李煒在擔任中山大學中文係主任以後,全心全意地做好領導全係老師樹人樹德的工作,培育學生具有領袖氣質和家國情懷。當學校提出力爭早日進入全國高校第一梯隊,要求各學院制定建立大團隊、大平臺、大項目的計劃時,他聞風而動,廣泛徵求係裏教師的意見;又反復思考,制定周詳的發展計劃。他把方案上交學校,得到了領導的肯定和表揚。他對我説過:寫這計劃,比寫一篇學術論文更花時間,更費心思。但為了中大和中文係的發展,熬幾個通宵,也是值得的。我很感動,人們都以為李煒坐不住,喜歡玩樂交際,誰知道他能夠廣泛團結師友,為母校和中文係的發展,公爾忘私,耗盡心血。我仔細閱了他制定的方案,也為中大在近幾十年,能夠培養出不説空話、不計個人得失的係主任,感到自豪和安慰。

在擔任中文係主任的幾年中,他既繼承前任已經取得的經驗,又注意發揚創造,以期更好地搞好培養本科學生的工作。人們都知道,中大中文係從1986年開始,便規定本科一年級學生,在一年內要繳交一百篇作文;二年級則要寫出八篇小評論。這措施,到李煒任期,已連續推行了近三十年。李煒一面秉承前任的做法,一面更注意把學生的寫作鍛練和社會實踐結合起來。他讓三位教師帶領部分學生,在訓練過百篇寫作的基礎上,在東莞市委的指導和協助下,以田野調查的方法,全面了解莞城的歷史和街道建築、人文風俗,釆訪退休的革命者、機關幹部、企業家、教師、殘疾人和普通市民,經過努力工作,終于寫成並出版了《東莞人》一書,受到社會的好評。李煒推行這一項措施,既讓學生們得到了聯係社會實際的鍛煉,提高了思想認識,把德育和智育結合起來,也比過去單從寫作訓練著眼,更符合教書育人的方針。可見,他勇于探索,勇于改革,敢于在傳承傳統的基礎上創新,時刻想方設法,完成母校交付的使命。

在2016年春節,在家家團聚的時候,作為係主任的李煒,卻給中文係全體老師寫了一封動情的“家書”。在信中,他很自豪地回顧了近年來中文係取得的成果,懇切地説出希望同仁們團結一切,共同協作,取得更大的勝利。這封信,真摯地表達出他對母校和中文係師友的深情,坦誠地訴説了自己對教育的理念。今天,我打開微信的朋友圈,重讀了這封信,並發現僅在十幾個小時之內,在一個小小的公眾號,閱讀量竟超過7萬。可見,絕大多數的知識分子,是有良知的,李煒的在天之靈,如果知道廣大人士對他的認同,他完全可以寬慰。天堂裏,沒有誹謗,也沒有疾病的痛苦。不過,中山大學從此失去一位優秀的教師,我國學壇也從此失去一位有影響有前途的語言學家,同學們也從此失去一位難得的良師益友。

我重新閱讀李煒老師這一封家書,不禁熱淚盈眶,隨手寫下一副挽聯:

愛母校,愛師友,遍嘗苦辣甜酸,能受天磨,引吭長歌舒浩氣;

精語言,精學術,兼擅唱吟念打,忽驚柱折,奠君清淚到黃泉!

書成擲筆,聊寄哀思。更期望一代又一代的學人,能和李煒教授一樣,全心全意,聯係廣大師生,時刻兢兢業業,拒絕拉幫結派,堅持黨的高教方針,讓中大中文係取得更大的發展。

2019年5月7日

編輯:木東
數字報
奠君清淚到黃泉——悼念李煒教授
金羊網  作者:黃天驥  2019-05-09

□黃天驥

昨天上午,接到了李煒教授病危的消息,我想,要不要趕到醫院去看望他?正猶豫間,恰巧外面打來一個需要溝通而費時很長的電話。放下電話,就收到李煒已經去世的微信。不禁黯然神傷,真後悔不能最後見他一面。

在上月中,我曾到醫院探望過他,知道他病得很重,但又見到他氣色還好,對治療很有信心,也稍覺寬慰。怎麼知道,一個活生生的生命,一個才華橫溢、工作勤奮、滿懷理想的中年教授,説走就走了!我放下手機,踱到陽臺,想到驟然失去了一位有作為的同事和學生,只有欄桿拍遍,清淚直垂。

1985年,李煒從蘭州來到中山大學中文係語言教研室,從事中國語言的教學工作。當年,我正擔任中文係主任,工作繁忙,對這活蹦亂跳的年青人沒有留意。後來漸漸稔熟,聽學生們反映,他講課生動活潑,教學效果極佳,很受大家歡迎。我想,語言課一般容易講得枯燥,對學生的説法,也只半信半疑。有一次,我們和校友一起聚會,李煒一杯酒落肚,學著我講課的腔調,模倣我的神情和帶著粵腔的“普通話”,竟然惟妙惟肖,引得校友們哄堂大笑。他又趁著酒興,唱了《沙家浜》的唱段,儼然像個胡傳奎的模樣。我忽然明白,李煒曾經當過蘭州青年京劇團的演員,他把語言學原理和知識舞臺化,難怪能夠把語言課講得如此動聽。從此,我知道,他是我校講課的一張王牌。

李煒豪爽真率,胸懷坦蕩,與同事和學生相處,有時甚至沒大沒小。但對待學習和工作,則十分嚴謹勤奮。有幾次,我有事找他,卻老找不著。我有點生氣,問他是否又喝酒去了?他爽快回答:“是,但吃了飯回校後,躲起來寫論文去了。”我知道,他常常和校友聯係,為的是廣泛團結校友,推進學校和中文學科的發展。同時,又放棄休息,抓緊時間,認真備課,鑽研學問。果然,在他工作最忙的幾年裏,連續在全國語言學的權威刊物上,發表了多篇高質量的學術論文,受到語言學界的關注和稱譽。李煒的學術思路十分活躍,他嚴謹治學,卻又不是只躲進書齋,而是把語言學原理和社會實際結合起來。近兩年,他致力于“一帶一路”的漢語教育,向上級提出方案和建議,受到領導的高度重視,並且指示批復。從此,他便聯合各方,積極開展工作。過了一段,他又組織中山大學神經語言學教學實驗室,並和中大多所附屬醫院一道工作。他曾興奮地告訴我,對開展這跨學科的具有創新意義的項目,充滿信心。可惜,今日斯人仙去,不知會給這些重要的項目,帶來多大的損失!而從這些重大選題的意義和設計中,我們也清楚地看到李煒的家國情懷。

在2004年,中大迎來80周年校慶,學校準備舉行盛大的慶祝活動。那時,李煒並沒有擔任學校任何的職務,但校方知道他有組織大型晚會的經驗,便邀請他主持工作。李煒明知時間逼促,任務繁難,但仍欣然接受學校的委托。從組織節目、排練歌舞演出,到在小禮堂前邊的草坪,搭建讓人耳目一新的七彩舞臺;從邀請專業導演蒞臨指導,到聯係中央電視臺派遣人員來現場向全國直播。每一件事,李煒都親力親為。由于他和國內文藝界有廣泛的聯係,時常幫助別人,這回,他振臂一呼,許多專業人士便無保留地前來幫助中山大學。這一段,他夜以繼日,緊張工作,累得眼布紅絲,身軀瘦了一圈。他還常常自掏腰包,招待來自各方幫忙的朋友。

有一天,他忽然找我,説是有一個節目,需要一位帶有廣州口音的教師,僅僅説一句臺詞。這節目的規定情景是:有一位校友,在海外挂念自己的老師,便打來電話問候。老師拿起電話,問道:“您是哪位?”這一段表演,校友扮演者在舞臺上打電話,而老師不用登臺,只需在後臺播放他詢問時的錄音。李煒認為,我的聲音最具嶺南特色,便請我專門説這一句話。我想,就説這四個字還不容易?也欣然答應。有一天,晚上八點,他帶著我到市內錄音師的工作室,略一寒暄,便開始錄音。

起初,我對著麥克風作詢問狀:“您是哪位?”誰知講來講去,不是神情不到位,就是音色、音調不合適;不是錄音師否定,就是李煒搖頭。這一句簡單的話,我講了十多次,還是不能通過。李煒看見我有些不耐煩了,便讓我休息了一會,然後對著麥克風再講。搞了半天,好容易才捕捉到合適的神態。一看手表,已是晚上十點半了。就這一句話,弄來弄去,足足折騰了我兩個鐘頭。我真不高興了,埋怨了他幾句。李煒説:“黃天老師,您也知道,舞臺表演是一次過的藝術,必須恰到好處。不認真是不行的。”經他一説,我反不好意思了。平時,我常以長輩的姿態,看到他大大咧咧的樣子,總是囑咐他要認真做事。這一回,倒是他以自己的體會和行動教育了我!確實,我們要對萬千觀眾負責,一定要做到最好。我也覺察到,李煒似乎在生活上比較隨便,其實做人做事,很認真,很負責。這一回,我看到了他細心如發認真工作的態度。他竭盡全力,費盡心血,辦好校慶晚會,這又説明他多麼熱愛母校,為母校無私奉獻,想方設法要為母校爭光!當時,人們一致對校慶晚會表示滿意,都認為校慶活動辦得很成功。但是,恐怕很少人知道,李煒為母校付出了多少無償的勞動。

別看李煒愛説愛唱,有時甚至嬉皮笑臉,但是,他非常注意繼承傳統的優良品德。作為教育工作者,他是尊師愛生的典范。在長達三十多年的工作中,無論是作為一般的教師和擔任係的領導,他不知替多少學生,解決了多少工作和生活的問題,在假日,他喜歡和學生暢敘;在平時,則和學生探討學問。不算年輕的他,總是和本科生、研究生打成一片,學生們尊敬他,也把他視為兄長。所以,大家都喊他為“煒哥”。哪裏出現煒哥,哪裏便出現了歡樂。

李煒對待老師,又是十分尊敬的。前幾年,蘭州大學語言學家黃伯榮教授,退休後回到家鄉陽江市。黃教授曾是李煒在蘭大求學時的業師,當他知道老師回鄉,便不顧交通不便,多次到陽江拜望,扶著黃老師散步,帶著他品嘗美食,幫著他整理家務。在黃教授的指導下,共同整理了《現代漢語》教材。這一部由師生兩人共同主編的教科書,在語言學界産生了重大的影響。後來,黃教授生病了,李煒焦急得很,一有空余時間,便買食物、買藥品,遠赴陽江,連住數天,為老師端水煮藥。過了幾個月,黃伯榮教授不幸逝世,李煒便帶了幾位研究生,到陽江黃家,跑上跑下,幫助黃家子女料理後事。

由于黃伯榮教授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曾在中大工作,也是中大的校友,李煒便拉著我和幾位同事,到陽江參加黃教授的追悼會。在追悼會上,我從未見過生性樂觀的李煒,如此痛楚,如此哀傷。他身披孝服,在老師靈前,淚流滿面,長跪不起。他待老師,如待父母。我們站在一旁,看到此情此景,不禁為之動容,為之震撼。這就是平素喜歡説段子、開玩笑的李煒嗎?而從他對老師逝世的哀痛中,我看到他對老師真摯的感情,看到他尊師重道的高尚品德。

李煒在擔任中山大學中文係主任以後,全心全意地做好領導全係老師樹人樹德的工作,培育學生具有領袖氣質和家國情懷。當學校提出力爭早日進入全國高校第一梯隊,要求各學院制定建立大團隊、大平臺、大項目的計劃時,他聞風而動,廣泛徵求係裏教師的意見;又反復思考,制定周詳的發展計劃。他把方案上交學校,得到了領導的肯定和表揚。他對我説過:寫這計劃,比寫一篇學術論文更花時間,更費心思。但為了中大和中文係的發展,熬幾個通宵,也是值得的。我很感動,人們都以為李煒坐不住,喜歡玩樂交際,誰知道他能夠廣泛團結師友,為母校和中文係的發展,公爾忘私,耗盡心血。我仔細閱了他制定的方案,也為中大在近幾十年,能夠培養出不説空話、不計個人得失的係主任,感到自豪和安慰。

在擔任中文係主任的幾年中,他既繼承前任已經取得的經驗,又注意發揚創造,以期更好地搞好培養本科學生的工作。人們都知道,中大中文係從1986年開始,便規定本科一年級學生,在一年內要繳交一百篇作文;二年級則要寫出八篇小評論。這措施,到李煒任期,已連續推行了近三十年。李煒一面秉承前任的做法,一面更注意把學生的寫作鍛練和社會實踐結合起來。他讓三位教師帶領部分學生,在訓練過百篇寫作的基礎上,在東莞市委的指導和協助下,以田野調查的方法,全面了解莞城的歷史和街道建築、人文風俗,釆訪退休的革命者、機關幹部、企業家、教師、殘疾人和普通市民,經過努力工作,終于寫成並出版了《東莞人》一書,受到社會的好評。李煒推行這一項措施,既讓學生們得到了聯係社會實際的鍛煉,提高了思想認識,把德育和智育結合起來,也比過去單從寫作訓練著眼,更符合教書育人的方針。可見,他勇于探索,勇于改革,敢于在傳承傳統的基礎上創新,時刻想方設法,完成母校交付的使命。

在2016年春節,在家家團聚的時候,作為係主任的李煒,卻給中文係全體老師寫了一封動情的“家書”。在信中,他很自豪地回顧了近年來中文係取得的成果,懇切地説出希望同仁們團結一切,共同協作,取得更大的勝利。這封信,真摯地表達出他對母校和中文係師友的深情,坦誠地訴説了自己對教育的理念。今天,我打開微信的朋友圈,重讀了這封信,並發現僅在十幾個小時之內,在一個小小的公眾號,閱讀量竟超過7萬。可見,絕大多數的知識分子,是有良知的,李煒的在天之靈,如果知道廣大人士對他的認同,他完全可以寬慰。天堂裏,沒有誹謗,也沒有疾病的痛苦。不過,中山大學從此失去一位優秀的教師,我國學壇也從此失去一位有影響有前途的語言學家,同學們也從此失去一位難得的良師益友。

我重新閱讀李煒老師這一封家書,不禁熱淚盈眶,隨手寫下一副挽聯:

愛母校,愛師友,遍嘗苦辣甜酸,能受天磨,引吭長歌舒浩氣;

精語言,精學術,兼擅唱吟念打,忽驚柱折,奠君清淚到黃泉!

書成擲筆,聊寄哀思。更期望一代又一代的學人,能和李煒教授一樣,全心全意,聯係廣大師生,時刻兢兢業業,拒絕拉幫結派,堅持黨的高教方針,讓中大中文係取得更大的發展。

2019年5月7日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