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外孫推出小説集中譯本《33場革命》,探索古巴斑斕世相

來源:金羊網 作者:何晶 發表時間:2019-05-06 21:57

金羊網訊 記者何晶報道:近日,古巴革命傳奇領導人切·格瓦拉最年長的外孫卡內克·桑切斯·格瓦拉的中短篇小説集《33場革命》首次在華出版。小説西語版于2016年初版,同年在美國推出英文版。作者不僅因其特殊身份備受關注,更通過其文學才華向世人展示了鮮為人知的古巴世相。

卡內克1974年生于古巴哈瓦那,他的母親是切·格瓦拉的長女伊爾達·格瓦拉·蓋莎,切親昵地稱呼她為“伊爾蒂塔”。

卡內克是切·格瓦拉最年長的外孫,身為傳奇革命者的後代,他十分叛逆,喜愛西方搖滾樂,他拒絕了政府高級軍官職位,反倒成立了一支搖滾樂,與古巴的現實生活格格不入。

母親去世後,他遷居到父親的祖國墨西哥,在那裏成為一名寫作者和藝術家。卡內克才華橫溢,在寫作、音樂、攝影、平面設計等領域均有建樹,2015年因心臟手術失敗逝世,年僅40歲。

卡內克生前最重要的作品是小説集《33場革命》,包括9篇中短篇小説。他的作品均以革命後的古巴為背景,也是他對古巴這個愛恨交織的故鄉的回望和審視。其中,篇幅最長、規模最宏大、結構最精巧的作品就是《33場革命》。

這篇小説包含33節,作者以每分鐘33轉、播放完後跳針又跳回開頭、重新開始播放的黑膠唱片,隱喻古巴革命後的社會生活:人們面臨物質匱乏和精神沉悶的雙重困境,生活日復一日,毫無變化。主人公“我”是革命者的後代,但父親蒙冤而死,母親遠赴歐洲,我做著枯燥的工作,被警察質疑身份令我感到憤怒,與軍人之妻通姦又害怕被人發現,時刻生活在恐懼和虛無之中,只能在閱讀、音樂和攝影中尋得片刻慰藉。直到有一天,當局擊沉了一艘被逃亡者劫持的拖輪船,目睹死亡的我再也無法忍受這一切。正常的生活崩塌後,我也坐上了出逃的小船,卻在颶風中沉入海水。

在小説中,作者描繪了古巴革命後的眾生相:平庸的職員、毒販、為外國遊客提供性服務者、皮條客、投機分子、搖滾青年……他們厭倦政治教條,要麼忍受,過著“既不能前進也不能後退,不斷進行垂死掙扎,沒有時間,無法停頓”的壓抑生活,要麼施暴、吸毒、縱欲,遊離在現實與虛無的邊界。

切·格瓦拉是古巴革命的核心領導人,尤其令世人感佩的是,革命成功後,他為了自己的理想放棄高官厚祿,重返世界革命戰場,一直戰鬥至犧牲,其形象已成為世界左翼運動和反主流文化的普遍象徵。

卡內克一直試圖擺脫“切的外孫”這個標簽。切年輕時曾騎著摩托車漫遊美洲,將旅行見聞寫成一本浪漫瀟灑的《摩托日記》,離開古巴後,卡內克將自己的旅行見聞寫成了《沒有摩托的日記》,其中的反叛意味不言自明。《33場革命》蘊含了卡內克內心深處對這個國家的糾結,也為讀者提供了認識古巴社會的另一個維度。

編輯:智羊
數字報
切·格瓦拉外孫推出小説集中譯本《33場革命》,探索古巴斑斕世相
金羊網  作者:何晶  2019-05-06

金羊網訊 記者何晶報道:近日,古巴革命傳奇領導人切·格瓦拉最年長的外孫卡內克·桑切斯·格瓦拉的中短篇小説集《33場革命》首次在華出版。小説西語版于2016年初版,同年在美國推出英文版。作者不僅因其特殊身份備受關注,更通過其文學才華向世人展示了鮮為人知的古巴世相。

卡內克1974年生于古巴哈瓦那,他的母親是切·格瓦拉的長女伊爾達·格瓦拉·蓋莎,切親昵地稱呼她為“伊爾蒂塔”。

卡內克是切·格瓦拉最年長的外孫,身為傳奇革命者的後代,他十分叛逆,喜愛西方搖滾樂,他拒絕了政府高級軍官職位,反倒成立了一支搖滾樂,與古巴的現實生活格格不入。

母親去世後,他遷居到父親的祖國墨西哥,在那裏成為一名寫作者和藝術家。卡內克才華橫溢,在寫作、音樂、攝影、平面設計等領域均有建樹,2015年因心臟手術失敗逝世,年僅40歲。

卡內克生前最重要的作品是小説集《33場革命》,包括9篇中短篇小説。他的作品均以革命後的古巴為背景,也是他對古巴這個愛恨交織的故鄉的回望和審視。其中,篇幅最長、規模最宏大、結構最精巧的作品就是《33場革命》。

這篇小説包含33節,作者以每分鐘33轉、播放完後跳針又跳回開頭、重新開始播放的黑膠唱片,隱喻古巴革命後的社會生活:人們面臨物質匱乏和精神沉悶的雙重困境,生活日復一日,毫無變化。主人公“我”是革命者的後代,但父親蒙冤而死,母親遠赴歐洲,我做著枯燥的工作,被警察質疑身份令我感到憤怒,與軍人之妻通姦又害怕被人發現,時刻生活在恐懼和虛無之中,只能在閱讀、音樂和攝影中尋得片刻慰藉。直到有一天,當局擊沉了一艘被逃亡者劫持的拖輪船,目睹死亡的我再也無法忍受這一切。正常的生活崩塌後,我也坐上了出逃的小船,卻在颶風中沉入海水。

在小説中,作者描繪了古巴革命後的眾生相:平庸的職員、毒販、為外國遊客提供性服務者、皮條客、投機分子、搖滾青年……他們厭倦政治教條,要麼忍受,過著“既不能前進也不能後退,不斷進行垂死掙扎,沒有時間,無法停頓”的壓抑生活,要麼施暴、吸毒、縱欲,遊離在現實與虛無的邊界。

切·格瓦拉是古巴革命的核心領導人,尤其令世人感佩的是,革命成功後,他為了自己的理想放棄高官厚祿,重返世界革命戰場,一直戰鬥至犧牲,其形象已成為世界左翼運動和反主流文化的普遍象徵。

卡內克一直試圖擺脫“切的外孫”這個標簽。切年輕時曾騎著摩托車漫遊美洲,將旅行見聞寫成一本浪漫瀟灑的《摩托日記》,離開古巴後,卡內克將自己的旅行見聞寫成了《沒有摩托的日記》,其中的反叛意味不言自明。《33場革命》蘊含了卡內克內心深處對這個國家的糾結,也為讀者提供了認識古巴社會的另一個維度。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