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家著名劇院老了怎麼辦?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牛春梅 發表時間:2019-04-26 11:05

還有三年,北京人藝就將整整七十歲了。這樣的數字看著沉甸甸的,是值得驕傲的,但數字背後也隱藏著危機。北京人藝演員隊隊長馮遠徵日前在接受採訪時,也提到了人藝在創作、演出、人才等方面面臨著或大或小的問題。

作為一家殿堂級的劇院,提出危機和問題總會讓人覺得是在質疑權威。其實,有問題並不可怕,不能正視問題的存在才真的可怕。令人高興的是,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人藝人並不回避問題。正如馮遠徵在採訪中所説,當年《茶館》一開幕,于是之上來還沒説話觀眾就喊好,“那個輝煌就預示著北京人藝的危機了。”的確,有過那麼好的演員,那麼高光的時刻,後來者很難超越,自然就為危機的到來埋下了伏筆。要不是有過曾經的高峰,也就不會有所謂的低谷,今天我們也不用談什麼危機和問題。

《茶館》是北京人藝的一面大旗,是一面不能倒的大旗。但就是這樣的大旗,也實實在在地遇到了“接班”的問題。梁冠華、濮存昕、楊立新、馮遠徵,這一代演員年輕的五十多歲,年紀大的都已經六十多歲了,但劇院裏年輕的北京籍演員少了,甚至不夠組成一個主演陣容。也就是説,年輕演員要想接過這個戲,還得先學好北京話。不只是語言的問題,梁冠華、馮遠徵他們心目中的“大旗”在今天年輕演員的心中到底佔據什麼樣的位置呢?梁冠華説,當初在《茶館》跑龍套心裏都哆嗦,能上這個舞臺就是對演員最大的肯定,但今天的演員還會這麼想嗎?

心態變了,戲的味道當然會變。

這種變化是時代變化的副産品,幾十年前的演員沒有那麼多的壓力和誘惑,自然會在舞臺上更投入。如今的年輕人,被時代大潮裹挾,難免身不由己,要想沉在舞臺上需要更大的定力。如何讓今天的演員真正從內心認可《茶館》這面大旗,像前輩演員那麼熱愛人藝,也是今天的人藝應該思考的問題。

馮遠徵説,幾年內會有年輕人接班《茶館》。想必,年輕版的《茶館》會遭遇很多質疑。而這樣的質疑,在二十多年前馮遠徵他們接過《茶館》的時候也曾經遇到過,希望前輩和觀眾能給年輕人更多的寬容,讓他們更自信地成長,有《茶館》這樣的好戲滋養著,相信一定會有新一輩的馮遠徵、濮存昕、梁冠華成長起來。

今天的年輕人,登上《茶館》的舞臺不哆嗦,也未必不是好事,沒準會讓長壽的《茶館》呈現出新的面貌。長久以來,北京人藝的《茶館》一直是一枝獨秀,近兩年才有了多個版本的《茶館》。有解構的《茶館》,變了口音的《茶館》,當代視角的《茶館》,這不是在跟經典《茶館》唱對臺戲,而是對經典的致敬,對經典的再發現,如果這樣的工作由人藝人去做,沒準會有新的收獲。(牛春梅)

編輯:白茶
數字報
當一家著名劇院老了怎麼辦?
北京日報  作者:牛春梅  2019-04-26

還有三年,北京人藝就將整整七十歲了。這樣的數字看著沉甸甸的,是值得驕傲的,但數字背後也隱藏著危機。北京人藝演員隊隊長馮遠徵日前在接受採訪時,也提到了人藝在創作、演出、人才等方面面臨著或大或小的問題。

作為一家殿堂級的劇院,提出危機和問題總會讓人覺得是在質疑權威。其實,有問題並不可怕,不能正視問題的存在才真的可怕。令人高興的是,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人藝人並不回避問題。正如馮遠徵在採訪中所説,當年《茶館》一開幕,于是之上來還沒説話觀眾就喊好,“那個輝煌就預示著北京人藝的危機了。”的確,有過那麼好的演員,那麼高光的時刻,後來者很難超越,自然就為危機的到來埋下了伏筆。要不是有過曾經的高峰,也就不會有所謂的低谷,今天我們也不用談什麼危機和問題。

《茶館》是北京人藝的一面大旗,是一面不能倒的大旗。但就是這樣的大旗,也實實在在地遇到了“接班”的問題。梁冠華、濮存昕、楊立新、馮遠徵,這一代演員年輕的五十多歲,年紀大的都已經六十多歲了,但劇院裏年輕的北京籍演員少了,甚至不夠組成一個主演陣容。也就是説,年輕演員要想接過這個戲,還得先學好北京話。不只是語言的問題,梁冠華、馮遠徵他們心目中的“大旗”在今天年輕演員的心中到底佔據什麼樣的位置呢?梁冠華説,當初在《茶館》跑龍套心裏都哆嗦,能上這個舞臺就是對演員最大的肯定,但今天的演員還會這麼想嗎?

心態變了,戲的味道當然會變。

這種變化是時代變化的副産品,幾十年前的演員沒有那麼多的壓力和誘惑,自然會在舞臺上更投入。如今的年輕人,被時代大潮裹挾,難免身不由己,要想沉在舞臺上需要更大的定力。如何讓今天的演員真正從內心認可《茶館》這面大旗,像前輩演員那麼熱愛人藝,也是今天的人藝應該思考的問題。

馮遠徵説,幾年內會有年輕人接班《茶館》。想必,年輕版的《茶館》會遭遇很多質疑。而這樣的質疑,在二十多年前馮遠徵他們接過《茶館》的時候也曾經遇到過,希望前輩和觀眾能給年輕人更多的寬容,讓他們更自信地成長,有《茶館》這樣的好戲滋養著,相信一定會有新一輩的馮遠徵、濮存昕、梁冠華成長起來。

今天的年輕人,登上《茶館》的舞臺不哆嗦,也未必不是好事,沒準會讓長壽的《茶館》呈現出新的面貌。長久以來,北京人藝的《茶館》一直是一枝獨秀,近兩年才有了多個版本的《茶館》。有解構的《茶館》,變了口音的《茶館》,當代視角的《茶館》,這不是在跟經典《茶館》唱對臺戲,而是對經典的致敬,對經典的再發現,如果這樣的工作由人藝人去做,沒準會有新的收獲。(牛春梅)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