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體書店轉型當注重“顏值”和“體驗”

來源:新京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4-24 16:12
圖/全景網

一家之言

任何事物都應與時俱進,書店也不例外。從實體書店的集體倒閉潮中不難看到,守舊沒有出路,出奇才會有一線生機。

昨天是世界讀書日,據媒體報道,如今,那些富有新意和特色的裝潢、別出心裁的圖書陳列、相伴而生的咖啡水吧的“網紅書店”,以其高顏值吸引了越來越多粉絲。只不過,早先人們去書店目的一般很明確:買書或者看書。而在大批走進“網紅書店”的人眼中,書不是重點,拍照才是:找角度,擺POSE,摁快門,大功告成。

在很多愛書人士看來,這樣的網紅書店雖然顏值頗高,味道卻不大對——不僅有咖啡、西點,還吸引了很多專門前來打卡、拍照的年輕人,這哪裏是為愛書人士服務的地方,簡直是對文化與知識的背叛了。

任何事物都應與時俱進,書店也不例外。只是,對于書店如何轉型,爭議似乎一直存在。其實,最有發言權的應當是經營者,因為他們投入真金白銀,對市場的感受最直接。無論是哪條路,首先是“活下來”。從實體書店的集體倒閉潮中不難看到,守舊沒有出路,出奇才會有一線生機。

書店早就無法單純以賣書為生了。不信你問問那些對“網紅書店”充滿抵觸的老書蟲,他們一年在實體書店買幾本書?買的書可能不少,但幾乎全是通過網絡渠道,因為實體書店天然的價格劣勢是無法回避的。

所以,連最有購買力的群體都拒絕在實體書店買書,那些單純以賣書為生的書店又怎麼能夠生存下去呢?指望別人做公益,那很不道德。

事實上,很多60後、70後之所以對傳統書店飽含感情,離不開年輕時的記憶,但同時也不可否認的是,那也是一個集體知識饑渴的時代,逛書店的美好記憶其實伴隨著的是買不起、買不到的尷尬。

時代不同了,人們接收信息有了更加多元和便捷的渠道,碎片化的閱讀和語音、短視頻等信息難以阻擋地擠佔了人們的時間,安下心去閱讀紙質書的難度似乎更高了。因而,雖然好書比過去更多,價格跟收入比也比過去更低,但購書行為似乎並沒有爆發式增長,如果再加上電子書的流行,實體書店日子難過就很好理解了。

因此,實體書店必須轉型求變,進行供給側改革。其中的關鍵,就在于給人們逛書店提供一個理由,一個買書以外的理由。最好的方向,當然是體驗經濟——靠場景吸引用戶,從而帶動文化消費。

書店除了銷售圖書,還是一個大眾化的文化空間,通過舉行各種文化活動,提供文化休閒類的消費品,它的內在價值才能夠充分發揮出來。譬如,通過舉辦親子閱讀活動、作家簽售會、讀書會等,人們在這裏可以找到社群感、認同感,也可以在快節奏的都市中獲得逃逸感和輕松感,有了客流,賺錢自然不難,雖然賺的不是書錢,而是銷售咖啡、簡餐和文創産品的錢。

故而,高顏值對于書店必不可少,是消費體驗的重要組成部分,也許有些人還不適應,但求新求變恰是它們永遠的基調。

□宋鵬偉(媒體人)

編輯:白茶
數字報
實體書店轉型當注重“顏值”和“體驗”
新京報  作者:  2019-04-24
圖/全景網

一家之言

任何事物都應與時俱進,書店也不例外。從實體書店的集體倒閉潮中不難看到,守舊沒有出路,出奇才會有一線生機。

昨天是世界讀書日,據媒體報道,如今,那些富有新意和特色的裝潢、別出心裁的圖書陳列、相伴而生的咖啡水吧的“網紅書店”,以其高顏值吸引了越來越多粉絲。只不過,早先人們去書店目的一般很明確:買書或者看書。而在大批走進“網紅書店”的人眼中,書不是重點,拍照才是:找角度,擺POSE,摁快門,大功告成。

在很多愛書人士看來,這樣的網紅書店雖然顏值頗高,味道卻不大對——不僅有咖啡、西點,還吸引了很多專門前來打卡、拍照的年輕人,這哪裏是為愛書人士服務的地方,簡直是對文化與知識的背叛了。

任何事物都應與時俱進,書店也不例外。只是,對于書店如何轉型,爭議似乎一直存在。其實,最有發言權的應當是經營者,因為他們投入真金白銀,對市場的感受最直接。無論是哪條路,首先是“活下來”。從實體書店的集體倒閉潮中不難看到,守舊沒有出路,出奇才會有一線生機。

書店早就無法單純以賣書為生了。不信你問問那些對“網紅書店”充滿抵觸的老書蟲,他們一年在實體書店買幾本書?買的書可能不少,但幾乎全是通過網絡渠道,因為實體書店天然的價格劣勢是無法回避的。

所以,連最有購買力的群體都拒絕在實體書店買書,那些單純以賣書為生的書店又怎麼能夠生存下去呢?指望別人做公益,那很不道德。

事實上,很多60後、70後之所以對傳統書店飽含感情,離不開年輕時的記憶,但同時也不可否認的是,那也是一個集體知識饑渴的時代,逛書店的美好記憶其實伴隨著的是買不起、買不到的尷尬。

時代不同了,人們接收信息有了更加多元和便捷的渠道,碎片化的閱讀和語音、短視頻等信息難以阻擋地擠佔了人們的時間,安下心去閱讀紙質書的難度似乎更高了。因而,雖然好書比過去更多,價格跟收入比也比過去更低,但購書行為似乎並沒有爆發式增長,如果再加上電子書的流行,實體書店日子難過就很好理解了。

因此,實體書店必須轉型求變,進行供給側改革。其中的關鍵,就在于給人們逛書店提供一個理由,一個買書以外的理由。最好的方向,當然是體驗經濟——靠場景吸引用戶,從而帶動文化消費。

書店除了銷售圖書,還是一個大眾化的文化空間,通過舉行各種文化活動,提供文化休閒類的消費品,它的內在價值才能夠充分發揮出來。譬如,通過舉辦親子閱讀活動、作家簽售會、讀書會等,人們在這裏可以找到社群感、認同感,也可以在快節奏的都市中獲得逃逸感和輕松感,有了客流,賺錢自然不難,雖然賺的不是書錢,而是銷售咖啡、簡餐和文創産品的錢。

故而,高顏值對于書店必不可少,是消費體驗的重要組成部分,也許有些人還不適應,但求新求變恰是它們永遠的基調。

□宋鵬偉(媒體人)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