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助實體書店止跌回暖 中國再掀書香熱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周燕玲 蒲文思 發表時間:2019-04-23 15:14

中新網貴陽4月23日電題:“書店+”助實體書店止跌回暖 中國再掀書香熱

作者 周燕玲 蒲文思

在中國西南部山區城市貴陽,35歲的李青坐在一家商業綜合體的書店內,右手握著咖啡杯左手捧著喜愛的書在閱讀。據李青幾公裏外的另一家書店,則把喀斯特地貌融入書店構造之中,每天吸引上千人進店看書及拍照“打卡”。

讀者在西西弗書店看書。 周燕玲 攝

在李青看來,許多實體書店已變成“復合型”的文化空間,呈現出“書店+”的模式,不僅能“聞到書香”,更能找到網絡平臺上所缺乏的文化氛圍。

2018年,中國圖書發行利潤下降6%,但實體書店卻以驚人的速度在增加。以西安市為例,僅2018年就新增實體書店840家,相當于每天超過2家實體書店開業。

千翻與作書店文創生活區。 周燕玲 攝

引人關注的是,雨後春筍般復出的實體書店呈現出經營“新業態”,“書店+咖啡”、“書店+文創”、“書店+餐飲”等模式屢見不鮮,其中也衍生了一些頗受消費者青睞的“網紅書店”。

作為貴陽市本土書店千翻與作的第一家店面,書店的面積佔據了大約300平方米,咖啡館的面積100平方米,文創生活館及其他公共空間約為600平方米。

貴陽鐘書閣書店。 周燕玲 攝

“店內圖書和文創産品交差陳列,第二家門店還有餐廳及科技體驗中心。”貴州千翻與作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黃珺婷説,希望書店是一個文化生活的集合平臺,所有與文化生活相關的東西都能讓民眾感受到。

記者了解到,隨著“書店+”模式經營新業態的崛起,不少書店以“高顏值”、多元化服務吸引消費者前來觀光“打卡”,但似乎真正到店為書籍買單的消費者並不多,業內也出現諸如“店紅書不紅,書店價值並無體現”的質疑。

被網友譽為“最美書店”的鐘書閣自2018年10月在貴陽開業以來,也遭遇了“僅靠顏值吸客流”等諸多質疑。但在鐘書閣貴州品牌管理負責人黃小軍看來,即使不少民眾是為了拍照“打卡”而來到書店,也表示他們離讀書的氛圍會更近一步。

黃小軍認為,在“體驗經濟”時代,“書店+”模式一方面是實體書店安身所需,同時也是商業發展的趨勢所向,“圖書銷售並不掙錢,正在通過咖啡水飲以及文創産品來彌補經營壓力。”

“實體書店還有很大的潛力可挖。”西西弗集團總經辦楊玲説,從2008年跨省開第一家書店到現在已有200余家,2019年計劃新開100家門店。

楊玲告訴記者,西西弗書店早年也經歷過實體書店的“寒冬期”,而後在探索中調整經營戰略,近年來營業額一直在持續增長,經營范圍涉及圖書零售、咖啡飲品、文化創意産品等多個文化領域,並以閱讀體驗式書店為主要經營形態。

記者採訪的多位書店讀者都對“書店+”模式持支持態度,認為新一代實體書店打造了一個文化生活新空間,有“顏值”不失“價值”。

讀者在書店休息區看書。 周燕玲 攝

“中午休息時間會去書店看一會兒書,周末則會待上3小時以上。”上班族的周俊説,書店不管是以“高顏值”還是其他方式吸引人進店都無可厚非,消費者進書店後可實現各自的目的。

據《2018-2019中國實體書店産業報告》顯示,有3家連鎖書店計劃2019年開店100個以上。相關人士認為,實體書店的回暖不僅得益于閱讀氛圍的活躍,也得益于政府部門的政策扶持。

2016年以來,中國出臺了一係列措施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目前已有28個省區市出臺了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實施意見和具體措施。西安市財政每年為實體書店建設提供1000萬元(人民幣,下同)扶持資金,北京市2018年起每年投5000萬元扶持實體書店。

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圖書銷售網點同比增長4.3%,中國人均閱讀4.67本紙質書,綜合閱讀率提升,閱讀人群持續增加。多家書店經營者一致認為,上述數據不僅印證了實體書店“止跌回暖”的跡象,也表明越來越多的人逐漸回歸到實體書店的“懷抱”中。(完)

編輯:Giabun
數字報
“書店+”助實體書店止跌回暖 中國再掀書香熱
中國新聞網  作者:周燕玲 蒲文思  2019-04-23

中新網貴陽4月23日電題:“書店+”助實體書店止跌回暖 中國再掀書香熱

作者 周燕玲 蒲文思

在中國西南部山區城市貴陽,35歲的李青坐在一家商業綜合體的書店內,右手握著咖啡杯左手捧著喜愛的書在閱讀。據李青幾公裏外的另一家書店,則把喀斯特地貌融入書店構造之中,每天吸引上千人進店看書及拍照“打卡”。

讀者在西西弗書店看書。 周燕玲 攝

在李青看來,許多實體書店已變成“復合型”的文化空間,呈現出“書店+”的模式,不僅能“聞到書香”,更能找到網絡平臺上所缺乏的文化氛圍。

2018年,中國圖書發行利潤下降6%,但實體書店卻以驚人的速度在增加。以西安市為例,僅2018年就新增實體書店840家,相當于每天超過2家實體書店開業。

千翻與作書店文創生活區。 周燕玲 攝

引人關注的是,雨後春筍般復出的實體書店呈現出經營“新業態”,“書店+咖啡”、“書店+文創”、“書店+餐飲”等模式屢見不鮮,其中也衍生了一些頗受消費者青睞的“網紅書店”。

作為貴陽市本土書店千翻與作的第一家店面,書店的面積佔據了大約300平方米,咖啡館的面積100平方米,文創生活館及其他公共空間約為600平方米。

貴陽鐘書閣書店。 周燕玲 攝

“店內圖書和文創産品交差陳列,第二家門店還有餐廳及科技體驗中心。”貴州千翻與作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黃珺婷説,希望書店是一個文化生活的集合平臺,所有與文化生活相關的東西都能讓民眾感受到。

記者了解到,隨著“書店+”模式經營新業態的崛起,不少書店以“高顏值”、多元化服務吸引消費者前來觀光“打卡”,但似乎真正到店為書籍買單的消費者並不多,業內也出現諸如“店紅書不紅,書店價值並無體現”的質疑。

被網友譽為“最美書店”的鐘書閣自2018年10月在貴陽開業以來,也遭遇了“僅靠顏值吸客流”等諸多質疑。但在鐘書閣貴州品牌管理負責人黃小軍看來,即使不少民眾是為了拍照“打卡”而來到書店,也表示他們離讀書的氛圍會更近一步。

黃小軍認為,在“體驗經濟”時代,“書店+”模式一方面是實體書店安身所需,同時也是商業發展的趨勢所向,“圖書銷售並不掙錢,正在通過咖啡水飲以及文創産品來彌補經營壓力。”

“實體書店還有很大的潛力可挖。”西西弗集團總經辦楊玲説,從2008年跨省開第一家書店到現在已有200余家,2019年計劃新開100家門店。

楊玲告訴記者,西西弗書店早年也經歷過實體書店的“寒冬期”,而後在探索中調整經營戰略,近年來營業額一直在持續增長,經營范圍涉及圖書零售、咖啡飲品、文化創意産品等多個文化領域,並以閱讀體驗式書店為主要經營形態。

記者採訪的多位書店讀者都對“書店+”模式持支持態度,認為新一代實體書店打造了一個文化生活新空間,有“顏值”不失“價值”。

讀者在書店休息區看書。 周燕玲 攝

“中午休息時間會去書店看一會兒書,周末則會待上3小時以上。”上班族的周俊説,書店不管是以“高顏值”還是其他方式吸引人進店都無可厚非,消費者進書店後可實現各自的目的。

據《2018-2019中國實體書店産業報告》顯示,有3家連鎖書店計劃2019年開店100個以上。相關人士認為,實體書店的回暖不僅得益于閱讀氛圍的活躍,也得益于政府部門的政策扶持。

2016年以來,中國出臺了一係列措施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目前已有28個省區市出臺了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實施意見和具體措施。西安市財政每年為實體書店建設提供1000萬元(人民幣,下同)扶持資金,北京市2018年起每年投5000萬元扶持實體書店。

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圖書銷售網點同比增長4.3%,中國人均閱讀4.67本紙質書,綜合閱讀率提升,閱讀人群持續增加。多家書店經營者一致認為,上述數據不僅印證了實體書店“止跌回暖”的跡象,也表明越來越多的人逐漸回歸到實體書店的“懷抱”中。(完)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