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地嘉賓點評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煥坤、甘韻儀、甘韻儀、李煥坤、孫磊、孫磊、謝暢 發表時間:2019-04-15 09:01

黃天驥(中國古代戲曲學會會長、中山大學中文係教授):

我一直有關注羊城晚報的文章,“花地”一直是個很出名的品牌,我自己也在上面發表過文章,可以説淵源很深。雖然現在處于網絡時代,紙媒式微,但“花地”一直堅持,很不容易,也讓我感動。

“花地”不僅是廣州的品牌,也栽種嶺南的文化鮮花,這是因為廣州作為嶺南首府,其文化佔據重要席位。“花地”文章接地氣,高頭講章少,反映市民生活的多,這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是這個品牌年年月月積累下來的。

(整理/金羊網記者 李煥坤)

劉斯奮(作家、評論家,茅盾文學獎獲得者):

花地文學榜為羊城晚報堅持多年的盛典,在現在網絡文學大行其道的情況下,民眾的閱讀習慣都在變化,能夠堅持高雅嚴肅文學,堅持樹立標桿,表現了羊城晚報的情懷。

大部分網絡文學,不可避免地通俗化,甚至低俗化、庸俗化,泛濫傳播。在這樣的情況下,對大眾文化來説,只有下裏巴人是不夠的,一定要有陽春白雪,要有思想高度、藝術高度,以及文化風范與情懷。這確實不容易做到,要付出很多心力,但這是很重要且很有必要的。

(整理/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徐敬亞(詩人、評論家,海南大學詩學中心教授):

這一屆花地文學榜,在詩歌格外紛雜的枝葉中舉薦出了一朵凝重之花。朵漁的《危險的中年》,是他四卷本詩集中一部,橫跨了20年的詩歌寫作。朵漁是一位沉重的詩人。他的詩,像一粒苦澀的結石,充滿了憂鬱、疼痛和孤獨。這種深深的沉鬱,不僅來自外部時空,更源于詩人內心一種原發性的、永不安寧的靈魂拷問。他內心的苦澀與不安,正是這個迅猛年代深藏的顫抖與驚悸。

花地榜選擇了朵漁,令人敬重。這些年,中國的詩歌過于輕佻、柔軟與匍匐。這或許不是詩的慣性,一種平面化、碎片化、空心化的生活正在全球彌漫。生活不可阻擋,但是每個人可以在心中對它進行自我矯正。朵漁用詩告訴我們,幸運的是,不管世界怎樣灰暗與迷離,在語言的天空中永遠可以有繁星閃爍。

(整理/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蔣述卓(廣東省作家協會主席、暨南大學中文係教授):

2019花地文學榜獲獎作品都極具代表性。比如莫言作為年度作家,《等待摩西》是他2018年度最受關注的短篇小説,他還有很多作品在各方面具有影響力;陳曉明獲文學評論獎也實至名歸,他一直活躍在文學評論前端;年度散文作家潘向黎讀古詩能讀出這個水平,説明她有一定的文化功力、審美能力。其他如年度長篇小説作家馮驥才、年度詩歌作家朵漁、年度新銳文學作家徐則臣也在自己的方向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整理/金羊網記者 李煥坤)

林崗(廣東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中山大學中文係教授):

希望有更多廣東本土走出去的人和廣東本地人出現在領獎臺上,看著花地文學榜舉辦了這麼多年,最大的感受就是氣氛越來越熱烈,今年現場小朋友也多了,有一種後繼有人的感覺。文學最重要的是要有孩子延續。現代社會,經濟、科技成為主流,文學實際上慢慢變成一個小角色,雖然發光了,但是光芒比較微弱,今天看見這麼多孩子,我很開心,希望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在生活中有精神困擾時會想到文學。

(整理/金羊網記者 孫磊)

張檸(作家、評論家,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花地文學榜是近年來不可多得的堅守文學陣地的好地方,在平面媒體發展遇到瓶頸的時代,還能堅持做文學,了不起!同時花地文學榜基本上把當代中國文學創作的基本狀況、名家名作和新人新作都反映出來了。在新人新作裏面,徐則臣是實力派,基本已經成熟,班宇是後起之秀,剛出道就取得這樣的成就,很看好他,對他有很大的期待。

(整理/金羊網記者 孫磊)

張欣(中國作家協會全委、廣州巿作協主席):

現代社會,是一個商業利益被看重的時代,文學漸漸被邊緣化。而羊城晚報依然在辦這樣的活動,一直在堅持著,甚至越辦越好,讓文學留在其應有的位置上,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也給了文學的未來發展更多的希望。這樣有號召力的盛典,應該利用其自身的宣傳能力,更關心年輕作者,多給年輕人以及新型的創作者、缺乏宣傳的蒙塵明珠更多的機會。

(整理/金羊網記者 謝暢)

編輯:彭佶群
數字報
花地嘉賓點評
金羊網  作者:李煥坤、甘韻儀、甘韻儀、李煥坤、孫磊、孫磊、謝暢  2019-04-15

黃天驥(中國古代戲曲學會會長、中山大學中文係教授):

我一直有關注羊城晚報的文章,“花地”一直是個很出名的品牌,我自己也在上面發表過文章,可以説淵源很深。雖然現在處于網絡時代,紙媒式微,但“花地”一直堅持,很不容易,也讓我感動。

“花地”不僅是廣州的品牌,也栽種嶺南的文化鮮花,這是因為廣州作為嶺南首府,其文化佔據重要席位。“花地”文章接地氣,高頭講章少,反映市民生活的多,這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是這個品牌年年月月積累下來的。

(整理/金羊網記者 李煥坤)

劉斯奮(作家、評論家,茅盾文學獎獲得者):

花地文學榜為羊城晚報堅持多年的盛典,在現在網絡文學大行其道的情況下,民眾的閱讀習慣都在變化,能夠堅持高雅嚴肅文學,堅持樹立標桿,表現了羊城晚報的情懷。

大部分網絡文學,不可避免地通俗化,甚至低俗化、庸俗化,泛濫傳播。在這樣的情況下,對大眾文化來説,只有下裏巴人是不夠的,一定要有陽春白雪,要有思想高度、藝術高度,以及文化風范與情懷。這確實不容易做到,要付出很多心力,但這是很重要且很有必要的。

(整理/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徐敬亞(詩人、評論家,海南大學詩學中心教授):

這一屆花地文學榜,在詩歌格外紛雜的枝葉中舉薦出了一朵凝重之花。朵漁的《危險的中年》,是他四卷本詩集中一部,橫跨了20年的詩歌寫作。朵漁是一位沉重的詩人。他的詩,像一粒苦澀的結石,充滿了憂鬱、疼痛和孤獨。這種深深的沉鬱,不僅來自外部時空,更源于詩人內心一種原發性的、永不安寧的靈魂拷問。他內心的苦澀與不安,正是這個迅猛年代深藏的顫抖與驚悸。

花地榜選擇了朵漁,令人敬重。這些年,中國的詩歌過于輕佻、柔軟與匍匐。這或許不是詩的慣性,一種平面化、碎片化、空心化的生活正在全球彌漫。生活不可阻擋,但是每個人可以在心中對它進行自我矯正。朵漁用詩告訴我們,幸運的是,不管世界怎樣灰暗與迷離,在語言的天空中永遠可以有繁星閃爍。

(整理/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蔣述卓(廣東省作家協會主席、暨南大學中文係教授):

2019花地文學榜獲獎作品都極具代表性。比如莫言作為年度作家,《等待摩西》是他2018年度最受關注的短篇小説,他還有很多作品在各方面具有影響力;陳曉明獲文學評論獎也實至名歸,他一直活躍在文學評論前端;年度散文作家潘向黎讀古詩能讀出這個水平,説明她有一定的文化功力、審美能力。其他如年度長篇小説作家馮驥才、年度詩歌作家朵漁、年度新銳文學作家徐則臣也在自己的方向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整理/金羊網記者 李煥坤)

林崗(廣東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中山大學中文係教授):

希望有更多廣東本土走出去的人和廣東本地人出現在領獎臺上,看著花地文學榜舉辦了這麼多年,最大的感受就是氣氛越來越熱烈,今年現場小朋友也多了,有一種後繼有人的感覺。文學最重要的是要有孩子延續。現代社會,經濟、科技成為主流,文學實際上慢慢變成一個小角色,雖然發光了,但是光芒比較微弱,今天看見這麼多孩子,我很開心,希望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在生活中有精神困擾時會想到文學。

(整理/金羊網記者 孫磊)

張檸(作家、評論家,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花地文學榜是近年來不可多得的堅守文學陣地的好地方,在平面媒體發展遇到瓶頸的時代,還能堅持做文學,了不起!同時花地文學榜基本上把當代中國文學創作的基本狀況、名家名作和新人新作都反映出來了。在新人新作裏面,徐則臣是實力派,基本已經成熟,班宇是後起之秀,剛出道就取得這樣的成就,很看好他,對他有很大的期待。

(整理/金羊網記者 孫磊)

張欣(中國作家協會全委、廣州巿作協主席):

現代社會,是一個商業利益被看重的時代,文學漸漸被邊緣化。而羊城晚報依然在辦這樣的活動,一直在堅持著,甚至越辦越好,讓文學留在其應有的位置上,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也給了文學的未來發展更多的希望。這樣有號召力的盛典,應該利用其自身的宣傳能力,更關心年輕作者,多給年輕人以及新型的創作者、缺乏宣傳的蒙塵明珠更多的機會。

(整理/金羊網記者 謝暢)

編輯:彭佶群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