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則臣:“感謝一條河”

來源:金羊網 作者:徐則臣 發表時間:2019-04-15 09:01

□徐則臣

廣州的朋友們,大家好,可能我站在這個地方大家會有一點意外,作為“新銳”,站在這個地方本來應該是一個小鮮肉,而我的確不是小鮮肉了。

當然,我知道咱們花地文學榜的評委肯定不是按年齡來選取的。“新銳”應該建立在文學理解上,一個年輕作家如果他一上來就暮氣沉沉,寫的都是按規矩來,都是陳規陋習,我覺得肯定也不會獲得“新銳文學獎”;同樣,一個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作家,如果他寫得既新且銳,有想法、有光芒我覺得是可以。比如在座的張檸老師,花地文學榜的終評委,這兩年突然開始寫小説,我就把他稱為“新銳作家”。所以,非常高興能夠在“新銳文學”獲獎。第一,説明我還算年輕。第二,説明我的文學還有那麼一點新東西。

我想跟大家説,我首先要感謝一條河——就是京杭大運河。咱們廣州的朋友可能對珠江更熟悉,但是對北京的朋友,從北京到天津到河北到山東到江蘇到浙江,這四個省兩個直轄市的朋友,可能對京杭大運河更熟悉。古代社會一直到晚清,到1901年那一年,光緒帝下令廢除漕運,這麼多年來運河一直是中國的高速公路。這麼一條運河就像人的大動脈一樣,把全身連接起來,所以中國成了一個整體,成了一個有機體,這也是中國這麼長時期維持統一的重要原因。

不僅如此,運河對中國人的思維,對中國的內陸文化,都有很大的影響。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覺得運河很重要。當然,更重要是因為我很多年一直生活在運河邊上。我其實已經零星地寫運河寫了二十多年,這一次用了一本書,30萬字,把這一條河從古代一直寫到今天,尤其是1900年到2004年這一段歷史。如果説文學和現實、文學和時代之間有什麼關係,我想可能就是一個作家用文學的方式建立他跟這個時代之間的關係。他需要用什麼材料?可能像潘向黎老師一樣,用她對古詩的理解,也有可能像曉明老師,用他對當代文學的理解,建立他們跟這個時代之間的關係,而我用的是這樣一條河。我以我對這條河的理解,對歷史和現實的理解,對生活在河邊那一群人的理解,來寫出我跟這個時代的關係。

再次謝謝主辦方,謝謝評委老師,謝謝所有願意跟隨這本書一起“北上”的讀者朋友。

(整理/金羊網記者 謝暢)

編輯:彭佶群
數字報
徐則臣:“感謝一條河”
金羊網  作者:徐則臣  2019-04-15

□徐則臣

廣州的朋友們,大家好,可能我站在這個地方大家會有一點意外,作為“新銳”,站在這個地方本來應該是一個小鮮肉,而我的確不是小鮮肉了。

當然,我知道咱們花地文學榜的評委肯定不是按年齡來選取的。“新銳”應該建立在文學理解上,一個年輕作家如果他一上來就暮氣沉沉,寫的都是按規矩來,都是陳規陋習,我覺得肯定也不會獲得“新銳文學獎”;同樣,一個年紀稍微大一點的作家,如果他寫得既新且銳,有想法、有光芒我覺得是可以。比如在座的張檸老師,花地文學榜的終評委,這兩年突然開始寫小説,我就把他稱為“新銳作家”。所以,非常高興能夠在“新銳文學”獲獎。第一,説明我還算年輕。第二,説明我的文學還有那麼一點新東西。

我想跟大家説,我首先要感謝一條河——就是京杭大運河。咱們廣州的朋友可能對珠江更熟悉,但是對北京的朋友,從北京到天津到河北到山東到江蘇到浙江,這四個省兩個直轄市的朋友,可能對京杭大運河更熟悉。古代社會一直到晚清,到1901年那一年,光緒帝下令廢除漕運,這麼多年來運河一直是中國的高速公路。這麼一條運河就像人的大動脈一樣,把全身連接起來,所以中國成了一個整體,成了一個有機體,這也是中國這麼長時期維持統一的重要原因。

不僅如此,運河對中國人的思維,對中國的內陸文化,都有很大的影響。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覺得運河很重要。當然,更重要是因為我很多年一直生活在運河邊上。我其實已經零星地寫運河寫了二十多年,這一次用了一本書,30萬字,把這一條河從古代一直寫到今天,尤其是1900年到2004年這一段歷史。如果説文學和現實、文學和時代之間有什麼關係,我想可能就是一個作家用文學的方式建立他跟這個時代之間的關係。他需要用什麼材料?可能像潘向黎老師一樣,用她對古詩的理解,也有可能像曉明老師,用他對當代文學的理解,建立他們跟這個時代之間的關係,而我用的是這樣一條河。我以我對這條河的理解,對歷史和現實的理解,對生活在河邊那一群人的理解,來寫出我跟這個時代的關係。

再次謝謝主辦方,謝謝評委老師,謝謝所有願意跟隨這本書一起“北上”的讀者朋友。

(整理/金羊網記者 謝暢)

編輯:彭佶群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