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明:網絡時代閱讀習慣轉變 讓文學的概念更開放

來源:金羊網 作者:朱紹傑、孫磊 發表時間:2019-04-15 09:01

□金羊網記者 朱紹傑 孫磊

年度文學評論

致敬詞

陳曉明 《無法終結的現代性: 中國文學的當代境遇》

陳曉明是當代文學評論界的一員驍將,他的評論文字同時呈現出弘闊的理論視野與親切的現實關懷。《無法終結的現代性》試圖揭示出當代中國文學尋求自身獨特道路的精神狀態,集中了他近年來關注的主題,即中國文學與世界文學的共通性和差異性、中國文學傳統與現代主義的關係、激進探索對漢語小説邊界的拓展;他也著重探討那些指向開創、拓展和越界的文學經驗,通過文學實踐前沿,揭示中國文學的當代境遇。

陳曉明以文學守護者的姿態,`以理性與感性交織的字眼,為追新逐異的“後現代”把脈,指出“現代性”了猶未了的症結所在。他以內心的直覺、敏銳的觀察,完成了對文化再生産過程中的功利化及其相關問題的全方位審視,是對中國當代文藝美學原理的一次校正。

從理論轉向 當代文學

記者:《無法終結的現代性》選錄您近年的論文,似乎大致體現著您的學術興趣。在確定何為研究目標或方向時,您是怎麼考慮的?

陳曉明:《無法終結的現代性》收錄的是我最近五六年來寫的係列論文,實際上探討的是為什麼中國20世紀直到21世紀初期的文學中貫穿著美學現代性的態度以及現代性的想象。80年代我們曾經探討過後現代主義,我率先關注到了中國先鋒文學的後現代性問題。在先鋒小説當中可以看到後現代的敘述方法,包括語言的感覺、歷史感以及語言對世界的感知方式。但是90年代以後的中國文學出現了傳統的回歸和現實主義的復興,它從後現代主義直接後撤到了現實主義。在這個意義上,我更傾向于把現實主義看成是一種現代性的文學觀念和方法,所以我從先鋒文學轉向了鄉土文學、鄉土敘事的探討,關注現代性的問題如何貫穿在鄉土敘事的歷史觀、美學方法以及語言表達的方式之中。這是我在21世紀初期以後的一些年裏一直關注的主題。因為他們作為論文單篇發表過,所以似乎看上去是一個文集,但其實是我多年來致力于寫作的一個著作。

我在50歲的時候有兩本代表作,是《德裏達的底線》和《中國當代文學主潮》,匯集了我之前十多年的研究成果。《無法終結的現代性》是我60歲時候的代表作,盡管説50歲到60歲,也陸續出了多本書,但是這本書應該説是我自己最重視、也是凝聚了我最多學術心血的作品。我在確定研究目標和方向的時候,一直立足于對當代文學發展變化的把握和理解,根據文學本身和作家們的發展軌跡與變化方向來提煉我所應該關注的問題,確切來説是目標或方向。

記者:從上世紀80年代末到今天,您的學術研究有怎樣的追求和變化?

陳曉明:這個問題跟前面那個問題有相當的關聯。上世紀80年代末,我最早發表作品應該是在我讀碩士的時候,那個時候主要屬于初學階段,盡管也在《文學評論》《當代文藝思潮》《當代文藝探索》等刊物發表,但是我自己覺得還只是學術的一個起步。80年代末期,我在理論上投入的關注多一些,從理論入手關注結構主義和先鋒派。90年代以後,我關注的面更廣一些,包括鄉土敘事,比如莫言、陳忠實、閻連科、張煒等等,還關注過相當部分的女作家,側重點更多地從理論轉向了當代文學本身。所以我的文學評論、文學研究等文章的風格趨向于明晰和直接。但是我一度為這種明晰和直接感到困惑,感覺這種文學語言不太過癮,我欣賞的文學語言是德裏達、羅蘭巴特、蘇珊桑塔格、克裏斯蒂娃一類的。後來我的語言更多的是貼著作家作品走,顯得淺顯明晰一些。當然很多的青年學者也曾經跟我提過意見,覺得我的文學評論在表述方面還是比較費解,特別是很多學生覺得讀我的文章還是會比較吃力,可能是思維方式的問題。

理論藏在

文本的經驗裏

記者:早在上世紀90年代,您就關注先鋒文學。這種“在場”對您的研究、寫作提供了怎樣的便利?

陳曉明:你説的在場性是指我和作家們同時在場,我們有同樣的關注,甚至有非常密切的聯係,這種聯係,不是説天天要在一起交往,或者天天要在一起喝酒打牌,而是説一種精神上的聯係。80年代後期,我讀先鋒派的作品,幾乎是一拍即合,我感到和他們非常的默契,感到和他們有一種強烈的共鳴。

這種在場性對一個評論家來説非常重要,具有一種精神上的共鳴和認同,他的言説會帶著一個時期的激情。更重要的是,我們共同面對著傳統的現實主義比較僵化、陳舊的體係,我們感到一種深深的束縛,希望能夠突破,為漢語言文學帶來一種新的景象,新的路徑,能夠創作出全新的作品。在這一點上我們的精神是共通,這是同時代人精神上的共同在場。

在先鋒派作家中,孫甘露是跟我同齡的,余華、蘇童、格非、北村幾位都比我們小兩三歲。但是那種感覺是非常共同的。這種寫作的便利倒不是説掌握他們多少材料,其實我寫的《無邊的挑戰》裏面,沒有過多地敘述他們的生平,就是談作品。所以這種便利主要是一個精神上的,是同時代人精神上的共同在場。我們對過去那種陳舊的文學體制有一種疏離感,感覺自己跑到了一個遙遠的曠野,在那裏有一種自由,有一種想象,有一種放飛的感覺,所以那個時候我寫文章都很快,發表文章也比較多。在一兩年內我寫了幾十篇關于先鋒文學的評論。在場性是一種精神上的動力。

記者:中國學者在面對與闡釋中國本土經驗時,應該如何把握西方理論與中國傳統方法的關係?

陳曉明:我覺得作為某種普遍經驗的規范是不存在的,有些人説我們學西方文論應該如何和中國的本土經驗相結合,其實所有這些都是因人而異的,都在于個人對西方文論掌握的深度和對中國文學本土經驗領悟的深度,這兩方面是相關的。只有真正體會到西方文論,把握住它的要領,對整個西方文論的來龍去脈,從柏拉圖以下的那樣一個歷史,你有非常到位的一種把握,你在運用西方文論的時候,才不是夾生飯,你才不是生搬硬套。對中國文學的把握應該是真正回到文本的。我的評論是非常注重文本的,對于我來説,理論就是在文本中激發出來的。不是説從理論要到文本,在我看起來那些理論就藏在文本本身的經驗裏。所以我們在討論文本的時候,理論是自然而然地從字裏行間涌現出來的,而不是説我們一定要使用一個理論去把握它,去理解它。理論應該化為你的思維方式和理論語言。其實現在有很多學者,做理論的也好,做文學評論也好,恕我直言,他沒有掌握理論的語言。所以你看到他在用一些概念,但它不是一種理論的表述。某種意義上來説,文學評論本質上是一種理論的表述,用的是理論的思維。

我曾經多次給學生們上一門叫“中外文學批評方法”的課,主要是講西方的批評方法。我會選擇十五六位西方評論家、批評家的作品,用作品來帶出他們的整個批評體係,包括德裏達、德·曼、希利斯·米勒等人,我選的永遠都是哲學家。學生很納悶,説,老師你上批評方法,為什麼選的都是哲學家的文章?我説,你先認真讀一下這些文章。這些哲學家都是非常出色的批評家。現當代的西方哲學家,只有當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批評家的時候,他才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哲學家,他們對文學都有非常深非常精到的感悟。所以我認為理論和文學作品之間是沒有距離的,它們是同格的。

相比于西方的理論方法,中國的傳統方法主要還是品鑒性的,不具有一種整體性、大邏輯的方法,但是他們那些非常有創見的概念、術語,是非常有直接經驗的,非常富有一種文學意義和文學想象。我也會經常把一些傳統的術語概念融入西方的理論,我覺得可能是這樣,因為我們現代學術、現代文學批評的大邏輯,也是受到了西方的影響,比如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我們還是在那種大邏輯的結構體制當中來展開一種論述。那麼中國傳統的很多説法、説辭、術語、經驗等等,它是可以融入其中的,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文學面臨

極大的挑戰和調整

記者:您在書中強調,莫言、賈平凹等鄉土敘事影響了中國當代文學的轉向。您如何看待今天的小説家集中關注農村題材的現象?

陳曉明:80年代我們在狂熱地追求現代主義、現代派。到了90年代,中國社會普遍有一個向“傳統”的回歸,或者説“傳統”的復興。那麼像這種傳統的回歸也好,傳統的復興也好,確實很深地影響了中國的鄉村敘事。鄉村敘事牽涉到很多有關“傳統”的問題,包括傳統文化、傳統經驗以及傳統的價值觀,只有在90年代的這種氛圍中,“傳統”才可以得到張揚。比如90年代初陳忠實的《白鹿原》、賈平凹的《廢都》,他們對傳統價值、傳統美學是有肯定的。《白鹿原》能那麼放開筆來寫傳統,寫傳統的價值觀,寫傳統的風俗習慣,甚至寫到了風水,而且張揚了白嘉軒身上那種儒家的精神品性,等等,都可以看到傳統的作用。這一代作家,如莫言、賈平凹、閻連科、張煒、劉震雲等,都有非常充分的鄉村生活經驗,或他們從小就在鄉村生長,所以他們熟悉所有農業生産的過程,熟悉鄉鎮所有的生活的各個方面。

記者: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新生代小説家越來越多寫作城市題材。有人認為,鄉土小説最終將被都市小説所取代,您認同這個説法嗎?

陳曉明:這樣一種作家和鄉村生活的原生關係,今後就不一定會有了。所以今後的作家,如70後到90後,他們的鄉村生活背景越來越淡薄,有些人雖然來自鄉村,但鄉村本身也都發生了變化,所以他們更多地會去寫鄉村向城市轉移的這種故事。今後鄉村文學會為城市小説取代,這點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你可以看到現在大量科幻文學的興起,大概和現在新興科技的強盛、科技的日新月異的變化有關係。再一個,網絡文學的興起,網絡文學雖然有歷史穿越,等等,但它跟現實的場景、跟現代都市的關係也非常密切。隨著城市化進程加快,新一代小説家越來越多,寫作城市題材這點已經毋庸置疑了。

記者:在網絡時代,閱讀媒介、閱讀習慣的轉變,似乎讓“文學”的概念更為開放?

陳曉明:在網絡時代閱讀媒介閱讀習慣的轉變,似乎讓文學的概念更為開放。確實這是一個非常新的現象,也是我們要面對的現象。在網絡時代,可閱讀的文體變得非常多。今天的文本有虛構和非虛構兩個類型,虛構文學又分成傳統的文學——我們姑且稱之為純文學吧——和網絡文學。網絡文學我們很難定義,我倒是很願意使用一個“大文學”的概念。網絡上的文學是不是可以稱之為超文學?我們如果用傳統的文學視角來看網絡文學,會覺得很難接受它的文學價值,它們會重復,會有套路,然後會有固定的閱讀對象。在傳統文學的訓導中,要求作品寫出刻骨的真實,要寫出生命中的閃光,就像菲茨傑拉德説的,如果不是讓你撕心裂肺的東西,你寫來幹什麼?但是網絡文學就是娛樂消費,就是要寫“爽文”。今天我們進入了一個“大文學”的概念。所有的網上閱讀,包括“爆料”,都有文學的奇觀性、傳奇性、敘事性,並使用了各種文學手法,現在是網絡文體極大地擴張的時代。移動終端的使用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非常深刻的變化,包括閱讀的變化。所以今天的閱讀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文字的閱讀。今天我們進入了一個視聽文明的時代,它揭示了今天閱讀的一種特點。過去我們的閱讀是一個字一個字、一行一行地讀,現在是瀏覽,瀏覽的速度非常快,跟看圖像一樣,迅速地把我們看到的文字轉換成一種想象,而且書寫本身也在建構一種龐大的想象,建構當代想象的網絡時代。所以今天我們一直在不管是用圖像也好,聲音也好,還是文字也好,在建構這個想象的社會、想象的時代,建構這個當代想象的網絡時代。

在閱讀傳統文學時,我們總是追求真實,我們覺得真相非常重要,“真實”和“真相”本身就是歷史主義和傳統文學的兩個非常重要的出發點,也是感知這個世界的支點。但今天的文學有更大的自由,這種自由是指文體的自由,文體本身已經被解放了。我們追求的已經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我們的下一代已經可以接受一個虛擬的世界了,已經開始生活在虛擬的世界中。我們這種50年代60年代的人可能還會追求真實性,但是我們這個世界一直在制造一個虛擬的世界,各個方面都在制造虛擬的世界,包括網絡上傳播和閱讀的那些文字,大家都在虛擬的世界中生活。至于今後這種人工智能所建構起來的世界那可能完全是一個虛擬的世界了。虛擬的背後是沒有真實的,沒有本體,沒有本質,沒有真相。所以今天的文學可能面臨著極大的挑戰和劇烈的調整。

記者:您個人的閱讀趣味和文學批評之間有什麼關係?

陳曉明:每天睡前我都會讀書,各種閱讀都有,大體上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文學作品,另一類就是文學理論。之前也有同事問過我每天晚上還讀理論書不會覺得枯燥嗎?但是我個人覺得讀理論書非常快樂,非常有樂趣。有的理論書讀得非常感動,會驚嘆有的理論書籍怎麼寫得這麼好。但是我也必須承認,可能是上歲數了,現在讀文學理論書沒有讀文學作品那麼輕松。

陳曉明

1959年出生,現任北京大學中文係主任,教授。2011年受聘教育部“長江獎勵計劃”特聘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國當代文學和後現代理論批評。出版有《無邊的挑戰》《德裏達的底線》《中國當代文學主潮》《眾妙之門》《無法終結的現代性》等20多部著作。擔任中國文藝理論學會副會長,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等職。

編輯:彭佶群
數字報
陳曉明:網絡時代閱讀習慣轉變 讓文學的概念更開放
金羊網  作者:朱紹傑、孫磊  2019-04-15

□金羊網記者 朱紹傑 孫磊

年度文學評論

致敬詞

陳曉明 《無法終結的現代性: 中國文學的當代境遇》

陳曉明是當代文學評論界的一員驍將,他的評論文字同時呈現出弘闊的理論視野與親切的現實關懷。《無法終結的現代性》試圖揭示出當代中國文學尋求自身獨特道路的精神狀態,集中了他近年來關注的主題,即中國文學與世界文學的共通性和差異性、中國文學傳統與現代主義的關係、激進探索對漢語小説邊界的拓展;他也著重探討那些指向開創、拓展和越界的文學經驗,通過文學實踐前沿,揭示中國文學的當代境遇。

陳曉明以文學守護者的姿態,`以理性與感性交織的字眼,為追新逐異的“後現代”把脈,指出“現代性”了猶未了的症結所在。他以內心的直覺、敏銳的觀察,完成了對文化再生産過程中的功利化及其相關問題的全方位審視,是對中國當代文藝美學原理的一次校正。

從理論轉向 當代文學

記者:《無法終結的現代性》選錄您近年的論文,似乎大致體現著您的學術興趣。在確定何為研究目標或方向時,您是怎麼考慮的?

陳曉明:《無法終結的現代性》收錄的是我最近五六年來寫的係列論文,實際上探討的是為什麼中國20世紀直到21世紀初期的文學中貫穿著美學現代性的態度以及現代性的想象。80年代我們曾經探討過後現代主義,我率先關注到了中國先鋒文學的後現代性問題。在先鋒小説當中可以看到後現代的敘述方法,包括語言的感覺、歷史感以及語言對世界的感知方式。但是90年代以後的中國文學出現了傳統的回歸和現實主義的復興,它從後現代主義直接後撤到了現實主義。在這個意義上,我更傾向于把現實主義看成是一種現代性的文學觀念和方法,所以我從先鋒文學轉向了鄉土文學、鄉土敘事的探討,關注現代性的問題如何貫穿在鄉土敘事的歷史觀、美學方法以及語言表達的方式之中。這是我在21世紀初期以後的一些年裏一直關注的主題。因為他們作為論文單篇發表過,所以似乎看上去是一個文集,但其實是我多年來致力于寫作的一個著作。

我在50歲的時候有兩本代表作,是《德裏達的底線》和《中國當代文學主潮》,匯集了我之前十多年的研究成果。《無法終結的現代性》是我60歲時候的代表作,盡管説50歲到60歲,也陸續出了多本書,但是這本書應該説是我自己最重視、也是凝聚了我最多學術心血的作品。我在確定研究目標和方向的時候,一直立足于對當代文學發展變化的把握和理解,根據文學本身和作家們的發展軌跡與變化方向來提煉我所應該關注的問題,確切來説是目標或方向。

記者:從上世紀80年代末到今天,您的學術研究有怎樣的追求和變化?

陳曉明:這個問題跟前面那個問題有相當的關聯。上世紀80年代末,我最早發表作品應該是在我讀碩士的時候,那個時候主要屬于初學階段,盡管也在《文學評論》《當代文藝思潮》《當代文藝探索》等刊物發表,但是我自己覺得還只是學術的一個起步。80年代末期,我在理論上投入的關注多一些,從理論入手關注結構主義和先鋒派。90年代以後,我關注的面更廣一些,包括鄉土敘事,比如莫言、陳忠實、閻連科、張煒等等,還關注過相當部分的女作家,側重點更多地從理論轉向了當代文學本身。所以我的文學評論、文學研究等文章的風格趨向于明晰和直接。但是我一度為這種明晰和直接感到困惑,感覺這種文學語言不太過癮,我欣賞的文學語言是德裏達、羅蘭巴特、蘇珊桑塔格、克裏斯蒂娃一類的。後來我的語言更多的是貼著作家作品走,顯得淺顯明晰一些。當然很多的青年學者也曾經跟我提過意見,覺得我的文學評論在表述方面還是比較費解,特別是很多學生覺得讀我的文章還是會比較吃力,可能是思維方式的問題。

理論藏在

文本的經驗裏

記者:早在上世紀90年代,您就關注先鋒文學。這種“在場”對您的研究、寫作提供了怎樣的便利?

陳曉明:你説的在場性是指我和作家們同時在場,我們有同樣的關注,甚至有非常密切的聯係,這種聯係,不是説天天要在一起交往,或者天天要在一起喝酒打牌,而是説一種精神上的聯係。80年代後期,我讀先鋒派的作品,幾乎是一拍即合,我感到和他們非常的默契,感到和他們有一種強烈的共鳴。

這種在場性對一個評論家來説非常重要,具有一種精神上的共鳴和認同,他的言説會帶著一個時期的激情。更重要的是,我們共同面對著傳統的現實主義比較僵化、陳舊的體係,我們感到一種深深的束縛,希望能夠突破,為漢語言文學帶來一種新的景象,新的路徑,能夠創作出全新的作品。在這一點上我們的精神是共通,這是同時代人精神上的共同在場。

在先鋒派作家中,孫甘露是跟我同齡的,余華、蘇童、格非、北村幾位都比我們小兩三歲。但是那種感覺是非常共同的。這種寫作的便利倒不是説掌握他們多少材料,其實我寫的《無邊的挑戰》裏面,沒有過多地敘述他們的生平,就是談作品。所以這種便利主要是一個精神上的,是同時代人精神上的共同在場。我們對過去那種陳舊的文學體制有一種疏離感,感覺自己跑到了一個遙遠的曠野,在那裏有一種自由,有一種想象,有一種放飛的感覺,所以那個時候我寫文章都很快,發表文章也比較多。在一兩年內我寫了幾十篇關于先鋒文學的評論。在場性是一種精神上的動力。

記者:中國學者在面對與闡釋中國本土經驗時,應該如何把握西方理論與中國傳統方法的關係?

陳曉明:我覺得作為某種普遍經驗的規范是不存在的,有些人説我們學西方文論應該如何和中國的本土經驗相結合,其實所有這些都是因人而異的,都在于個人對西方文論掌握的深度和對中國文學本土經驗領悟的深度,這兩方面是相關的。只有真正體會到西方文論,把握住它的要領,對整個西方文論的來龍去脈,從柏拉圖以下的那樣一個歷史,你有非常到位的一種把握,你在運用西方文論的時候,才不是夾生飯,你才不是生搬硬套。對中國文學的把握應該是真正回到文本的。我的評論是非常注重文本的,對于我來説,理論就是在文本中激發出來的。不是説從理論要到文本,在我看起來那些理論就藏在文本本身的經驗裏。所以我們在討論文本的時候,理論是自然而然地從字裏行間涌現出來的,而不是説我們一定要使用一個理論去把握它,去理解它。理論應該化為你的思維方式和理論語言。其實現在有很多學者,做理論的也好,做文學評論也好,恕我直言,他沒有掌握理論的語言。所以你看到他在用一些概念,但它不是一種理論的表述。某種意義上來説,文學評論本質上是一種理論的表述,用的是理論的思維。

我曾經多次給學生們上一門叫“中外文學批評方法”的課,主要是講西方的批評方法。我會選擇十五六位西方評論家、批評家的作品,用作品來帶出他們的整個批評體係,包括德裏達、德·曼、希利斯·米勒等人,我選的永遠都是哲學家。學生很納悶,説,老師你上批評方法,為什麼選的都是哲學家的文章?我説,你先認真讀一下這些文章。這些哲學家都是非常出色的批評家。現當代的西方哲學家,只有當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批評家的時候,他才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哲學家,他們對文學都有非常深非常精到的感悟。所以我認為理論和文學作品之間是沒有距離的,它們是同格的。

相比于西方的理論方法,中國的傳統方法主要還是品鑒性的,不具有一種整體性、大邏輯的方法,但是他們那些非常有創見的概念、術語,是非常有直接經驗的,非常富有一種文學意義和文學想象。我也會經常把一些傳統的術語概念融入西方的理論,我覺得可能是這樣,因為我們現代學術、現代文學批評的大邏輯,也是受到了西方的影響,比如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我們還是在那種大邏輯的結構體制當中來展開一種論述。那麼中國傳統的很多説法、説辭、術語、經驗等等,它是可以融入其中的,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文學面臨

極大的挑戰和調整

記者:您在書中強調,莫言、賈平凹等鄉土敘事影響了中國當代文學的轉向。您如何看待今天的小説家集中關注農村題材的現象?

陳曉明:80年代我們在狂熱地追求現代主義、現代派。到了90年代,中國社會普遍有一個向“傳統”的回歸,或者説“傳統”的復興。那麼像這種傳統的回歸也好,傳統的復興也好,確實很深地影響了中國的鄉村敘事。鄉村敘事牽涉到很多有關“傳統”的問題,包括傳統文化、傳統經驗以及傳統的價值觀,只有在90年代的這種氛圍中,“傳統”才可以得到張揚。比如90年代初陳忠實的《白鹿原》、賈平凹的《廢都》,他們對傳統價值、傳統美學是有肯定的。《白鹿原》能那麼放開筆來寫傳統,寫傳統的價值觀,寫傳統的風俗習慣,甚至寫到了風水,而且張揚了白嘉軒身上那種儒家的精神品性,等等,都可以看到傳統的作用。這一代作家,如莫言、賈平凹、閻連科、張煒、劉震雲等,都有非常充分的鄉村生活經驗,或他們從小就在鄉村生長,所以他們熟悉所有農業生産的過程,熟悉鄉鎮所有的生活的各個方面。

記者: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新生代小説家越來越多寫作城市題材。有人認為,鄉土小説最終將被都市小説所取代,您認同這個説法嗎?

陳曉明:這樣一種作家和鄉村生活的原生關係,今後就不一定會有了。所以今後的作家,如70後到90後,他們的鄉村生活背景越來越淡薄,有些人雖然來自鄉村,但鄉村本身也都發生了變化,所以他們更多地會去寫鄉村向城市轉移的這種故事。今後鄉村文學會為城市小説取代,這點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你可以看到現在大量科幻文學的興起,大概和現在新興科技的強盛、科技的日新月異的變化有關係。再一個,網絡文學的興起,網絡文學雖然有歷史穿越,等等,但它跟現實的場景、跟現代都市的關係也非常密切。隨著城市化進程加快,新一代小説家越來越多,寫作城市題材這點已經毋庸置疑了。

記者:在網絡時代,閱讀媒介、閱讀習慣的轉變,似乎讓“文學”的概念更為開放?

陳曉明:在網絡時代閱讀媒介閱讀習慣的轉變,似乎讓文學的概念更為開放。確實這是一個非常新的現象,也是我們要面對的現象。在網絡時代,可閱讀的文體變得非常多。今天的文本有虛構和非虛構兩個類型,虛構文學又分成傳統的文學——我們姑且稱之為純文學吧——和網絡文學。網絡文學我們很難定義,我倒是很願意使用一個“大文學”的概念。網絡上的文學是不是可以稱之為超文學?我們如果用傳統的文學視角來看網絡文學,會覺得很難接受它的文學價值,它們會重復,會有套路,然後會有固定的閱讀對象。在傳統文學的訓導中,要求作品寫出刻骨的真實,要寫出生命中的閃光,就像菲茨傑拉德説的,如果不是讓你撕心裂肺的東西,你寫來幹什麼?但是網絡文學就是娛樂消費,就是要寫“爽文”。今天我們進入了一個“大文學”的概念。所有的網上閱讀,包括“爆料”,都有文學的奇觀性、傳奇性、敘事性,並使用了各種文學手法,現在是網絡文體極大地擴張的時代。移動終端的使用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非常深刻的變化,包括閱讀的變化。所以今天的閱讀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文字的閱讀。今天我們進入了一個視聽文明的時代,它揭示了今天閱讀的一種特點。過去我們的閱讀是一個字一個字、一行一行地讀,現在是瀏覽,瀏覽的速度非常快,跟看圖像一樣,迅速地把我們看到的文字轉換成一種想象,而且書寫本身也在建構一種龐大的想象,建構當代想象的網絡時代。所以今天我們一直在不管是用圖像也好,聲音也好,還是文字也好,在建構這個想象的社會、想象的時代,建構這個當代想象的網絡時代。

在閱讀傳統文學時,我們總是追求真實,我們覺得真相非常重要,“真實”和“真相”本身就是歷史主義和傳統文學的兩個非常重要的出發點,也是感知這個世界的支點。但今天的文學有更大的自由,這種自由是指文體的自由,文體本身已經被解放了。我們追求的已經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我們的下一代已經可以接受一個虛擬的世界了,已經開始生活在虛擬的世界中。我們這種50年代60年代的人可能還會追求真實性,但是我們這個世界一直在制造一個虛擬的世界,各個方面都在制造虛擬的世界,包括網絡上傳播和閱讀的那些文字,大家都在虛擬的世界中生活。至于今後這種人工智能所建構起來的世界那可能完全是一個虛擬的世界了。虛擬的背後是沒有真實的,沒有本體,沒有本質,沒有真相。所以今天的文學可能面臨著極大的挑戰和劇烈的調整。

記者:您個人的閱讀趣味和文學批評之間有什麼關係?

陳曉明:每天睡前我都會讀書,各種閱讀都有,大體上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文學作品,另一類就是文學理論。之前也有同事問過我每天晚上還讀理論書不會覺得枯燥嗎?但是我個人覺得讀理論書非常快樂,非常有樂趣。有的理論書讀得非常感動,會驚嘆有的理論書籍怎麼寫得這麼好。但是我也必須承認,可能是上歲數了,現在讀文學理論書沒有讀文學作品那麼輕松。

陳曉明

1959年出生,現任北京大學中文係主任,教授。2011年受聘教育部“長江獎勵計劃”特聘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國當代文學和後現代理論批評。出版有《無邊的挑戰》《德裏達的底線》《中國當代文學主潮》《眾妙之門》《無法終結的現代性》等20多部著作。擔任中國文藝理論學會副會長,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等職。

編輯:彭佶群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