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歷史,書寫時代, 才能産生偉大作品

來源:金羊網 作者:陳曉明 發表時間:2019-04-15 09:01

□陳曉明

首先我要再次感謝羊城晚報的全體朋友們,非常感謝你們設了花地文學榜,這個榜堅持了六七年了,在全國都有影響,獲得“年度文學評論”對我來説是分量很重的,“金榜題名時”,非常值得慶賀。

我知道這是評委們對我的一個鼓勵。我今年整整60歲了,這是花甲之年非常美好的時刻。衷心感謝!我可以厚顏地説,《無法終結的現代性》是我60歲的代表作,我非常看重,是我最近五六年的努力,所以我非常激動,對我今後重新出發也是一種激勵。

回到主題“文學與時代”。我的這本書主題是:無法終結的現代性,副題是:中國文學的當代境遇,其中專門有一章談到當代性。究竟什麼是當代性?當代性跟我們説的時代性是有關係的,我們中國的文學和時代的關係非常密切,從古至今,從劉勰的“文變染乎世情”到白居易的“文章合為時而著,詩歌合為事而作”,都非常強調文學與時代的關係。我們常説“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這也是強調文學與時代的關係。文學存在的意義也是它與時代、歷史和現實之間的關係,韓愈説“文以載道”,這個“道”就是説文學要站在時代的關節點上、能夠説出時代的道理。

隨後進入現代,我們稱之為五四新文化運動,帶來20世紀中國文學的一次變革。從文學革命到革命文學,20年代的文學幾乎就是為時代而歌的文學,與時代緊密相關的文學。像田間17歲寫下:“如果你不去戰鬥,敵人就會用刺刀指向你,你就會被槍殺。”17歲的孩子寫的詩充滿了時代的號召力。20世紀成就了那麼多作家,從魯迅到五六十年代的“三紅一創”,這都與時代有著密切的關係。

文學和時代的密切關係這是中國從古至今都關注的問題,尤其在五六十年代、八十年代又被進一步強化。像趙樹理這樣的“問題作家”,用作品反映時代的問題;茅盾寫的《子夜》也可以説回到當時中國向何處去的問題;柳青的《創業史》也是要回答當時中國農村社會要向何處去的問題。但是,我也會看到,作家和時代的關係到了九十年代就呈現為另一種面貌,從《白鹿原》開始對歷史、時代的反思。

西方也有一些理論家探討文學與時代的關係,他們認為有絕對精神在裏面,跟時代保持一定的距離,才能更深地把握時代。尼採就説自己跟時代保持了一定的邊緣性。文學對時代的關注不是簡單關注問題,而是包含對歷史的洞悉,去書寫歷史,書寫時代,才能産生出更加偉大的作品。

(金羊網記者 孫磊 整理)

編輯:彭佶群
數字報
書寫歷史,書寫時代, 才能産生偉大作品
金羊網  作者:陳曉明  2019-04-15

□陳曉明

首先我要再次感謝羊城晚報的全體朋友們,非常感謝你們設了花地文學榜,這個榜堅持了六七年了,在全國都有影響,獲得“年度文學評論”對我來説是分量很重的,“金榜題名時”,非常值得慶賀。

我知道這是評委們對我的一個鼓勵。我今年整整60歲了,這是花甲之年非常美好的時刻。衷心感謝!我可以厚顏地説,《無法終結的現代性》是我60歲的代表作,我非常看重,是我最近五六年的努力,所以我非常激動,對我今後重新出發也是一種激勵。

回到主題“文學與時代”。我的這本書主題是:無法終結的現代性,副題是:中國文學的當代境遇,其中專門有一章談到當代性。究竟什麼是當代性?當代性跟我們説的時代性是有關係的,我們中國的文學和時代的關係非常密切,從古至今,從劉勰的“文變染乎世情”到白居易的“文章合為時而著,詩歌合為事而作”,都非常強調文學與時代的關係。我們常説“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這也是強調文學與時代的關係。文學存在的意義也是它與時代、歷史和現實之間的關係,韓愈説“文以載道”,這個“道”就是説文學要站在時代的關節點上、能夠説出時代的道理。

隨後進入現代,我們稱之為五四新文化運動,帶來20世紀中國文學的一次變革。從文學革命到革命文學,20年代的文學幾乎就是為時代而歌的文學,與時代緊密相關的文學。像田間17歲寫下:“如果你不去戰鬥,敵人就會用刺刀指向你,你就會被槍殺。”17歲的孩子寫的詩充滿了時代的號召力。20世紀成就了那麼多作家,從魯迅到五六十年代的“三紅一創”,這都與時代有著密切的關係。

文學和時代的密切關係這是中國從古至今都關注的問題,尤其在五六十年代、八十年代又被進一步強化。像趙樹理這樣的“問題作家”,用作品反映時代的問題;茅盾寫的《子夜》也可以説回到當時中國向何處去的問題;柳青的《創業史》也是要回答當時中國農村社會要向何處去的問題。但是,我也會看到,作家和時代的關係到了九十年代就呈現為另一種面貌,從《白鹿原》開始對歷史、時代的反思。

西方也有一些理論家探討文學與時代的關係,他們認為有絕對精神在裏面,跟時代保持一定的距離,才能更深地把握時代。尼採就説自己跟時代保持了一定的邊緣性。文學對時代的關注不是簡單關注問題,而是包含對歷史的洞悉,去書寫歷史,書寫時代,才能産生出更加偉大的作品。

(金羊網記者 孫磊 整理)

編輯:彭佶群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