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能當十萬兵 這是來自80年前的《黃河大合唱》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4-13 16:46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4月13日電 “下面一首樂曲,我要獻給我的祖國,我堅信,她在遙遠的地方,一定能聽到。”上世紀40年代,流落異國的冼星海,在哈薩克斯坦重新指揮演奏了《黃河大合唱》。

“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黃河在咆哮……”

響起的是第七樂章《保衛黃河》。雖然身在哈薩克斯坦,但這時浮現在冼星海眼前的,卻是1939年在延安演出的場景。

這是電影《音樂家》的一個片段,而距離《黃河大合唱》第一次演出,已經過去80年了。13日,第9屆北京國際電影節開幕,這部電影也被選為了開幕影片。

視頻截圖:電影《音樂家》

哈薩克斯坦有條“冼星海大道”

冼星海最後並沒有如願回到家鄉,由于寒冷和長期勞累,他感染上了肺炎,倒在了指揮臺上。1945年,他在莫斯科病逝,年僅40歲。

《音樂家》講的就是冼星海在哈薩克斯坦,這段最後的故事。

1940年,冼星海化名黃訓,前往蘇聯為紀錄片《延安與八路軍》進行後期制作。但1年後,衛國戰爭爆發,影片制作中斷,他也無法回國。

後來,他輾轉來到了阿拉木圖。在這裏,他舉目無親,也不會説俄語。在貧病交加之際,哈薩克斯坦的音樂家拜卡達莫夫對他伸出了援手。

視頻截圖:電影《音樂家》

可能是音樂家的“惺惺相惜”,盡管拜卡達莫夫家也缺衣少食,但還是為冼星海提供了住所,讓他住在姐姐達娜什家。

這也讓冼星海和拜卡達莫夫一家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拜卡達莫夫的女兒回憶説,冼星海為人謙和,經常給她吹口琴,拉小提琴。達娜什的女兒也很喜歡冼星海,冼星海叫她“卡利婭”,卡利婭則叫他“闊克”,這是哈薩克斯坦人對最親近長輩的叫法。

1944年,在拜卡達莫夫的推薦下,冼星海前往科斯塔奈市音樂館做音樂指導。在這裏,他迎來了又一個創作高峰。他相繼完成了第一交響曲《民族解放》、第二交響曲《神聖之戰》及管弦樂組曲《滿江紅》。同時,他還創作了歌頌哈薩克民族英雄的交響詩《阿曼蓋爾德》。

出發前,冼星海的女兒妮娜還不滿一歲,在告別妻子和女兒時,他以為很快就能回來。然而,戰爭卻讓再會成了永別。在嚴寒和勞累之下,冼星海患上了肺炎。他曾拜托拜卡達莫夫一家幫他尋找家人,告訴女兒他最後的情況,但一直沒有得到回復。

直到1990年,冼星海逝世45周年之際,冼妮娜才見到了卡利婭,此後她們一直保持著聯絡。

1998年,為紀念兩位音樂家的友誼,阿拉木圖的一條街被命名為“冼星海大道”,另外一條則被命名為“拜卡達莫夫大道”。

資料圖:主演胡軍、袁泉,導演西爾扎提·牙合甫等在首鏡儀式現場。 田進攝

花了6天6夜完成《黃河大合唱》

冼星海不只是位音樂家,在出發去蘇聯時,他參加抗日救亡活動已有5年。

他出生在澳門一個貧苦船工家庭,是個遺腹子。7歲時,他隨母親到新加坡養正學校上學,開始接觸音樂。之後一直學習小提琴,並到巴黎勤工儉學,師從著名提琴家帕尼·奧別多菲爾和著名作曲家保羅·杜卡斯。

然而,冼星海並非兩耳不聞窗外事。1935年畢業,他就毅然回國,投入抗日活動,創作了大量群眾歌曲。

1938年,受魯迅藝術學院音樂係的邀請,他和妻子一起來到了延安。第二年,他就創作出了《黃河大合唱》。

《黃河大合唱》的誕生有些偶然。因為在前線受傷,青年詩人光未然到延安養病,並創作了朗誦詩《黃河吟》。冼星海去看望他,在病床上,他給冼星海朗誦了這部作品。

冼星海深受感染,創作靈感隨即而來。他請光未然講述黃河壺口瀑布,船夫是怎樣拼命劃船的,還請人反復唱船工號子給他聽。

就這樣,冼星海花了六天六夜完成此曲。

視頻截圖:《黃河大合唱》演出,嚴良堏指揮

冼星海愛甜食,為了激發他的創作激情,光未然托人弄了兩斤白糖。他寫一點,就抓一點糖放在嘴裏。沒有咖啡,冼星海的妻子就用黃豆粉制作“土咖啡”。

除了《保衛黃河》,《黃河大合唱》還包含7個樂章,分別是《黃河船夫曲》《黃河頌》《黃河之水天上來》《黃水謠》《河邊對口曲》《黃河怨》《怒吼吧,黃河》。

完成後不久,《黃河大合唱》就在陜北公學大禮堂進行演出,樂器不夠,冼星海就讓學生拿著勺子、搪瓷缸演奏。臺上鑼鼓齊鳴,臺下群情激昂。

在慶祝魯迅藝術學校成立一周年的晚會上,冼星海親自指揮合唱團演唱《黃河大合唱》。剛一唱完,毛主席就連聲叫“好”。

很快,這首樂曲就傳遍全國,鼓舞了無數人。有評論稱:“一曲大合唱,可頂十萬毛瑟槍。”

資料圖:哈薩克斯坦國家愛樂樂團,演繹冼星海的音樂作品。供圖

《黃河大合唱》80年,我們傳唱的是什麼?

在電影《音樂家》中,胡軍飾演冼星海。實際上,看慣了胡軍演硬漢,突然變成音樂家,讓人有點不太適應。

在電影後半段,隨著冼星海遭受的貧病交加,他的頭發變長,臉色蠟黃,眼神憂鬱,胡軍的表演也漸入佳境。

最讓人觸動的是文章開頭那一幕。一邊是激昂的《保衛黃河》,一邊是倒下的音樂家。哈薩克斯坦和中國都處于戰爭中,他們的音樂家可以用音樂鼓勵自己的同胞,而冼星海卻被隔在邊境線之外,他也時刻惦記著女兒妮娜。

視頻截圖:電影《音樂家》

音樂的力量是無窮的。冼星海創作的《黃河大合唱》激勵著中國人民的鬥志,而另一首《阿曼蓋爾德》,也激勵哈薩克人民為抗擊法西斯而戰。

80年過去,人們接觸的音樂數不勝數。《保衛黃河》成了眾多合唱比賽中的常見曲目,和其他曲目相比,它難度高、節奏快。

近年來,還經常有人惡搞《黃河大合唱》,在晚會、綜藝節目中出現。在有些年輕人看來,這只是一種解構傳統的方式。但在經歷過抗日戰爭的人看來,這是忘記歷史,因為《黃河大合唱》是在中華民族最危亡時刻發出的怒吼。

冼妮娜説,在父親看來,音樂就是投入到抗日戰場的武器,音符就是射向敵人的子彈。她不理解為什麼要惡搞,作為一個中國人,應當珍惜今天來之不易的和平與安定。

資料圖:冼星海的女兒冼妮娜觀看演出。供圖

但幸好,很多人還記得。指揮家嚴良堏曾師從冼星海學指揮,在他指揮的《黃河大合唱》視頻下方,有網友如此評論:

“不要只聽《保衛黃河》,前面的你聽了絕不吃虧。”

“無論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只要聽到它,就會熱血沸騰,熱淚盈眶。”

朋友,你聽過《黃河大合唱》嗎?它已經80年了。

編輯:智羊
數字報
一曲能當十萬兵 這是來自80年前的《黃河大合唱》
中國新聞網  作者:  2019-04-13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4月13日電 “下面一首樂曲,我要獻給我的祖國,我堅信,她在遙遠的地方,一定能聽到。”上世紀40年代,流落異國的冼星海,在哈薩克斯坦重新指揮演奏了《黃河大合唱》。

“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黃河在咆哮……”

響起的是第七樂章《保衛黃河》。雖然身在哈薩克斯坦,但這時浮現在冼星海眼前的,卻是1939年在延安演出的場景。

這是電影《音樂家》的一個片段,而距離《黃河大合唱》第一次演出,已經過去80年了。13日,第9屆北京國際電影節開幕,這部電影也被選為了開幕影片。

視頻截圖:電影《音樂家》

哈薩克斯坦有條“冼星海大道”

冼星海最後並沒有如願回到家鄉,由于寒冷和長期勞累,他感染上了肺炎,倒在了指揮臺上。1945年,他在莫斯科病逝,年僅40歲。

《音樂家》講的就是冼星海在哈薩克斯坦,這段最後的故事。

1940年,冼星海化名黃訓,前往蘇聯為紀錄片《延安與八路軍》進行後期制作。但1年後,衛國戰爭爆發,影片制作中斷,他也無法回國。

後來,他輾轉來到了阿拉木圖。在這裏,他舉目無親,也不會説俄語。在貧病交加之際,哈薩克斯坦的音樂家拜卡達莫夫對他伸出了援手。

視頻截圖:電影《音樂家》

可能是音樂家的“惺惺相惜”,盡管拜卡達莫夫家也缺衣少食,但還是為冼星海提供了住所,讓他住在姐姐達娜什家。

這也讓冼星海和拜卡達莫夫一家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拜卡達莫夫的女兒回憶説,冼星海為人謙和,經常給她吹口琴,拉小提琴。達娜什的女兒也很喜歡冼星海,冼星海叫她“卡利婭”,卡利婭則叫他“闊克”,這是哈薩克斯坦人對最親近長輩的叫法。

1944年,在拜卡達莫夫的推薦下,冼星海前往科斯塔奈市音樂館做音樂指導。在這裏,他迎來了又一個創作高峰。他相繼完成了第一交響曲《民族解放》、第二交響曲《神聖之戰》及管弦樂組曲《滿江紅》。同時,他還創作了歌頌哈薩克民族英雄的交響詩《阿曼蓋爾德》。

出發前,冼星海的女兒妮娜還不滿一歲,在告別妻子和女兒時,他以為很快就能回來。然而,戰爭卻讓再會成了永別。在嚴寒和勞累之下,冼星海患上了肺炎。他曾拜托拜卡達莫夫一家幫他尋找家人,告訴女兒他最後的情況,但一直沒有得到回復。

直到1990年,冼星海逝世45周年之際,冼妮娜才見到了卡利婭,此後她們一直保持著聯絡。

1998年,為紀念兩位音樂家的友誼,阿拉木圖的一條街被命名為“冼星海大道”,另外一條則被命名為“拜卡達莫夫大道”。

資料圖:主演胡軍、袁泉,導演西爾扎提·牙合甫等在首鏡儀式現場。 田進攝

花了6天6夜完成《黃河大合唱》

冼星海不只是位音樂家,在出發去蘇聯時,他參加抗日救亡活動已有5年。

他出生在澳門一個貧苦船工家庭,是個遺腹子。7歲時,他隨母親到新加坡養正學校上學,開始接觸音樂。之後一直學習小提琴,並到巴黎勤工儉學,師從著名提琴家帕尼·奧別多菲爾和著名作曲家保羅·杜卡斯。

然而,冼星海並非兩耳不聞窗外事。1935年畢業,他就毅然回國,投入抗日活動,創作了大量群眾歌曲。

1938年,受魯迅藝術學院音樂係的邀請,他和妻子一起來到了延安。第二年,他就創作出了《黃河大合唱》。

《黃河大合唱》的誕生有些偶然。因為在前線受傷,青年詩人光未然到延安養病,並創作了朗誦詩《黃河吟》。冼星海去看望他,在病床上,他給冼星海朗誦了這部作品。

冼星海深受感染,創作靈感隨即而來。他請光未然講述黃河壺口瀑布,船夫是怎樣拼命劃船的,還請人反復唱船工號子給他聽。

就這樣,冼星海花了六天六夜完成此曲。

視頻截圖:《黃河大合唱》演出,嚴良堏指揮

冼星海愛甜食,為了激發他的創作激情,光未然托人弄了兩斤白糖。他寫一點,就抓一點糖放在嘴裏。沒有咖啡,冼星海的妻子就用黃豆粉制作“土咖啡”。

除了《保衛黃河》,《黃河大合唱》還包含7個樂章,分別是《黃河船夫曲》《黃河頌》《黃河之水天上來》《黃水謠》《河邊對口曲》《黃河怨》《怒吼吧,黃河》。

完成後不久,《黃河大合唱》就在陜北公學大禮堂進行演出,樂器不夠,冼星海就讓學生拿著勺子、搪瓷缸演奏。臺上鑼鼓齊鳴,臺下群情激昂。

在慶祝魯迅藝術學校成立一周年的晚會上,冼星海親自指揮合唱團演唱《黃河大合唱》。剛一唱完,毛主席就連聲叫“好”。

很快,這首樂曲就傳遍全國,鼓舞了無數人。有評論稱:“一曲大合唱,可頂十萬毛瑟槍。”

資料圖:哈薩克斯坦國家愛樂樂團,演繹冼星海的音樂作品。供圖

《黃河大合唱》80年,我們傳唱的是什麼?

在電影《音樂家》中,胡軍飾演冼星海。實際上,看慣了胡軍演硬漢,突然變成音樂家,讓人有點不太適應。

在電影後半段,隨著冼星海遭受的貧病交加,他的頭發變長,臉色蠟黃,眼神憂鬱,胡軍的表演也漸入佳境。

最讓人觸動的是文章開頭那一幕。一邊是激昂的《保衛黃河》,一邊是倒下的音樂家。哈薩克斯坦和中國都處于戰爭中,他們的音樂家可以用音樂鼓勵自己的同胞,而冼星海卻被隔在邊境線之外,他也時刻惦記著女兒妮娜。

視頻截圖:電影《音樂家》

音樂的力量是無窮的。冼星海創作的《黃河大合唱》激勵著中國人民的鬥志,而另一首《阿曼蓋爾德》,也激勵哈薩克人民為抗擊法西斯而戰。

80年過去,人們接觸的音樂數不勝數。《保衛黃河》成了眾多合唱比賽中的常見曲目,和其他曲目相比,它難度高、節奏快。

近年來,還經常有人惡搞《黃河大合唱》,在晚會、綜藝節目中出現。在有些年輕人看來,這只是一種解構傳統的方式。但在經歷過抗日戰爭的人看來,這是忘記歷史,因為《黃河大合唱》是在中華民族最危亡時刻發出的怒吼。

冼妮娜説,在父親看來,音樂就是投入到抗日戰場的武器,音符就是射向敵人的子彈。她不理解為什麼要惡搞,作為一個中國人,應當珍惜今天來之不易的和平與安定。

資料圖:冼星海的女兒冼妮娜觀看演出。供圖

但幸好,很多人還記得。指揮家嚴良堏曾師從冼星海學指揮,在他指揮的《黃河大合唱》視頻下方,有網友如此評論:

“不要只聽《保衛黃河》,前面的你聽了絕不吃虧。”

“無論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只要聽到它,就會熱血沸騰,熱淚盈眶。”

朋友,你聽過《黃河大合唱》嗎?它已經80年了。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