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家具館現存6200多件藏品 講述鮮為人知的宮廷故事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孫樂琪 發表時間:2019-04-12 16:56

紫檀緙絲寶座

清金漆三足憑幾

黃花梨百寶嵌番人進寶圖頂豎櫃

不久前,位于故宮南大庫的故宮家具館正式面向公眾開放,曾經藏在深宮大庫中的家具文物終于走到了人們面前。故宮博物院現存明清家具6200多件,數量為世界之冠,其中又以清宮曾經使用家具為主。日前,記者採訪了故宮博物院宮廷部專家宋永吉,他從展廳裏的展品説起,將宮藏家具背後的故事娓娓道來。

為什麼

明代家具好用黃花梨

清代家具多為紫檀木

宋永吉介紹,故宮家具類藏品大部分都是硬木家具。“硬木家具其材質主要包括紫檀、黃花梨、鐵梨木、雞翅木等。當然,也包括以紅酸枝為主的紅木家具。”除了硬木家具外,故宮還藏有一部分漆木家具,漆木家具是指在木胎的外表上施加各種髹飾工藝制成的家具,這種類型的家具在中國的流傳時間十分久遠,“在馬王堆漢墓中就有出土。”

宋永吉告訴記者,硬木在中國家具中的使用要追溯到明朝中葉之後。鄭和下西洋打開了海上的貿易通道,海外的木材陸陸續續來到了中原。“最開始,硬木是作為香料使用。比如,紫檀木可制成檀香,黃花梨又叫降香黃檀等。經過百年,這些木材逐漸風幹,當時的匠人發現它們不僅木質細膩,還有奇異的木香,特別適合打造家具。于是,這些硬木就開始被用于大批量的家具制造。”

在硬木家具中,故宮的藏品又以紫檀木家具最多,所藏紫檀類家具多達2800多件。這與當時皇帝的偏好有關嗎?宋永吉説,明代帝王喜歡黃花梨家具,而清代宮廷則主要使用紫檀木家具,這是很多因素造成的。首先,在明代的時候,建築物的窗戶還沒有玻璃材質,使用的都是窗戶紙,所以室內光線較為昏暗,“家具使用顏色稍淺的黃花梨材質,容易讓屋子裏顯得更加亮堂一些。”而清代到了康熙年之後,宮廷建築開始使用平板玻璃作為營建材料,玻璃替代了過去的窗戶紙,房屋室內光線更充足了,因而顏色深沉、頗具天子氣勢的紫檀家具成了皇宮家具的首選。

其次,古代皇帝講究五行之説,“現在,在社稷壇我們還能看到當時代表東南西北中五方的五色土。其中,黃色土居中,代表著最高統治者居于核心地位。”因此,明代的皇帝喜歡選用具有象徵意義的黃色材質來制作家具。而清王朝起源于北方的白山黑水之間,玄色代表北方的黑土地,為表不忘本心,清皇室更喜歡用顏色較為暗沉的紫檀木制作家具。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客觀原因造成了清中期以後紫檀材質成了皇宮家具的主流。“清康熙到乾隆年間,是大興土木的一段時期。紫禁城以外的圓明園、承德的熱河行宮、紫禁城以內的外東路建築都是這個時期興建的。”宮廷建築的興建,造成與之配套的宮廷家具需求量激增,而明皇室崇尚的黃花梨材料在明晚期已近枯竭,這也是紫檀木材質在清宮家具中佔據大半江山的一個主因。

為什麼

富察皇後陪嫁百寶櫃

沒有放在婚房重華宮

在位于南大庫的故宮家具館中,有一件頗具傳奇色彩的展品——黃花梨百寶嵌番人進寶圖頂豎櫃。“這件家具有什麼特別呢?主要是因為與其他宮藏家具相比,它的宮廷味兒沒那麼濃。在圖案、紋飾上,沒有宮廷家具常用的雲龍紋,反而充滿了民間藝術的風韻。”

為什麼説這件大櫃風格上充滿了民間意味呢?可以看到,櫃面用各色葉蠟石、螺鈿鑲嵌出各種人物、異獸、山石、花木,上層是《三國演義》、《隋唐演義》、《封神演義》等題材的歷史故事畫;下層則是牽著異獸從東南沿海前來進貢的藩屬國使節,稱“番人進寶圖”;櫃肚則是“嬰戲圖”。

這件因題材龐雜、風格民間而顯得與眾不同的家具,還有一段頗為傳奇的“身世之謎”。“根據文獻記載,在乾隆皇帝還在當皇子時,與富察皇後大婚,富察皇後的陪嫁裏就有這麼一件大櫃。”按歷史記載的説法,這件陪嫁大櫃當時應該擺放在乾隆皇帝大婚後居住的重華宮,“富察皇後病逝後,乾隆悲痛欲絕,為懷故人,曾下令要求重華宮的擺設原封不動、保持原樣。”然而,目前重華宮應該擺設這件家具的位置,卻陳設著一件明顯不夠級別的楸木大櫃,“這是十分不合常理的。”

比對故宮藏品檔案,這件大櫃確實是清宮舊藏的“故字號”。因此,不少故宮專家推斷,這應該是當年富察皇後大婚時的那件嫁粧。至于為什麼沒有擺設在當年的“婚房”——重華宮內,“有可能在乾隆登基後,富察皇後移居長春宮時,這件大櫃就已經隨之換了地方。之後幾經輾轉,塵封在了故宮的文物庫房。”

為什麼

清代皇帝復原復用

早已消失家具樣式

“從古至今,許多家具類型都在歷史中消失了。不過,清朝雖然是少數民族統治,但帝王以真龍天子自居。為表身份‘正統’,清代的皇帝在許多方面都對漢文化表現出高度追崇,這種尚古的情結也體現在了當時的家具上。”家具館的展廳裏,一件小巧的清金漆三足憑幾就頗有故事。這件憑幾呈弧形,背面和正面都有金漆浮雕的龍紋,分成三格,刻畫有象牙的蒼龍教子圖。宋永吉告訴記者,憑幾這種造型十分獨特的家具,是在趺坐時放在膝前,供皇帝憑靠用的。

宋永吉介紹,這種憑幾大約出現在西周時期,只不過在周天子使用的時候,還是直梁的。最早的出土文物見于戰國時期。“那時憑幾只是用來給周天子支撐胳膊用的,後來樣式發生了變化,變得帶有弧度。隨之發生改良的還有功能,不再只起到支撐作用,還可以斜倚、憑靠。”此後,憑幾盛行于魏晉南北朝時期,“在南京就曾出土過六朝時期的陶制憑幾。”不過,一直改良、應用到了宋朝後期,憑幾就消失在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到了清朝,清代的皇帝為了“發懷古之幽情”,也為了借周天子的“光”表自己的“正統身份”,于是又復原並復用了這種復古的家具樣式——憑幾。“比如,在民國年間一部反映清代帝後起居、典章制度、清宮機構及宮殿園囿的書籍——《清宮述聞》中曾記載,乾隆皇帝每年春季和秋季都要兩次到文華殿給大臣講經,講經的過程中就會使用這種憑幾。此外,在清康熙帝和乾隆帝的畫像中,我們都能看到這種家具。”宋永吉告訴記者,憑幾在故宮的家具類藏品中有兩件,在南大庫家具館展陳的這一件是康熙年間制作的傳世精品。

為什麼

雍乾兩帝親自參與

宮廷家具設計制作

在不久前公布的故宮今年的部分展陳計劃中,南薰殿的開放也赫然在列。故宮家具館的一期工程目前已面向公眾開放,主要展陳的是康雍乾三朝的精品家具;二期工程則主要為倉儲式展陳。而作為家具館三期工程的南薰殿始建于明代,過去是陳列歷代帝後禦容畫像的場所,今後將作為“明式家具館”與南大庫的“清代宮廷家具展覽”一同構成明清宮廷家具展示的完整係列。

“這裏要給大家解釋一點,明式家具等同于明代家具嗎?”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宋永吉介紹,明代家具強調的是年代,而明式家具則是一種風格。事實上,從明代開始,一直到康熙年間,宮廷家具一直都是明式風格。“這是由于康熙帝及其前代的清帝疲于應對王朝前期的戰火,並沒有過多的精力放在宮廷家具的樣式改造上。之後的雍正帝和乾隆帝,對于宮廷家具則十分上心。作為經國大事器用,家具的設計、制作此時都要經皇帝本人親自指導和監督。”尤其是雍正帝對家具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可謂清式家具的開創者。雍正帝認為,明代的家具類型不分宮廷和民間,這一點跟皇家的“天子身份”不匹配。于是,他決定自己打造一種能夠體現皇權的風格——“內廷恭造之式”。這是一種什麼樣霸氣的風格呢?從歷史的記載中可見一斑:雍正四年九月,郎中海望在做漆桌時,雍正帝叮囑“腿子下截放壯些”;雍正六年二月傳旨做數張漆桌時,要求“其底板做重些”;雍正十年七月照做二張“黑洋漆畫洋金花八足香幾”時,要太監傳旨:“其足要做粗些”。

“除了要派親信之臣掌管家具制作外,有不少家具的款式甚至是皇帝親自參與設計的。”比如,故宮的文物庫房裏就有一座看上去“矮人一截”的紫檀緙絲小寶座,非常與眾不同。“據內務府檔案載,雍正四年五月十二日,太監王安傳旨,‘著做船上用的矮寶座一張,欽此。’就是雍正帝親自命人‘往矮裏做’的。寶座的造型、裝飾與檔案記載完全一致,應為內務府造辦處所制。用途是,安置在出巡所用的船只上,由于外形較矮,所以重心比較低,遇到顛簸,晃動的幅度就會相對小許多。”(孫樂琪)

編輯:智羊
數字報
故宮家具館現存6200多件藏品 講述鮮為人知的宮廷故事
北京晚報  作者:孫樂琪  2019-04-12

紫檀緙絲寶座

清金漆三足憑幾

黃花梨百寶嵌番人進寶圖頂豎櫃

不久前,位于故宮南大庫的故宮家具館正式面向公眾開放,曾經藏在深宮大庫中的家具文物終于走到了人們面前。故宮博物院現存明清家具6200多件,數量為世界之冠,其中又以清宮曾經使用家具為主。日前,記者採訪了故宮博物院宮廷部專家宋永吉,他從展廳裏的展品説起,將宮藏家具背後的故事娓娓道來。

為什麼

明代家具好用黃花梨

清代家具多為紫檀木

宋永吉介紹,故宮家具類藏品大部分都是硬木家具。“硬木家具其材質主要包括紫檀、黃花梨、鐵梨木、雞翅木等。當然,也包括以紅酸枝為主的紅木家具。”除了硬木家具外,故宮還藏有一部分漆木家具,漆木家具是指在木胎的外表上施加各種髹飾工藝制成的家具,這種類型的家具在中國的流傳時間十分久遠,“在馬王堆漢墓中就有出土。”

宋永吉告訴記者,硬木在中國家具中的使用要追溯到明朝中葉之後。鄭和下西洋打開了海上的貿易通道,海外的木材陸陸續續來到了中原。“最開始,硬木是作為香料使用。比如,紫檀木可制成檀香,黃花梨又叫降香黃檀等。經過百年,這些木材逐漸風幹,當時的匠人發現它們不僅木質細膩,還有奇異的木香,特別適合打造家具。于是,這些硬木就開始被用于大批量的家具制造。”

在硬木家具中,故宮的藏品又以紫檀木家具最多,所藏紫檀類家具多達2800多件。這與當時皇帝的偏好有關嗎?宋永吉説,明代帝王喜歡黃花梨家具,而清代宮廷則主要使用紫檀木家具,這是很多因素造成的。首先,在明代的時候,建築物的窗戶還沒有玻璃材質,使用的都是窗戶紙,所以室內光線較為昏暗,“家具使用顏色稍淺的黃花梨材質,容易讓屋子裏顯得更加亮堂一些。”而清代到了康熙年之後,宮廷建築開始使用平板玻璃作為營建材料,玻璃替代了過去的窗戶紙,房屋室內光線更充足了,因而顏色深沉、頗具天子氣勢的紫檀家具成了皇宮家具的首選。

其次,古代皇帝講究五行之説,“現在,在社稷壇我們還能看到當時代表東南西北中五方的五色土。其中,黃色土居中,代表著最高統治者居于核心地位。”因此,明代的皇帝喜歡選用具有象徵意義的黃色材質來制作家具。而清王朝起源于北方的白山黑水之間,玄色代表北方的黑土地,為表不忘本心,清皇室更喜歡用顏色較為暗沉的紫檀木制作家具。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客觀原因造成了清中期以後紫檀材質成了皇宮家具的主流。“清康熙到乾隆年間,是大興土木的一段時期。紫禁城以外的圓明園、承德的熱河行宮、紫禁城以內的外東路建築都是這個時期興建的。”宮廷建築的興建,造成與之配套的宮廷家具需求量激增,而明皇室崇尚的黃花梨材料在明晚期已近枯竭,這也是紫檀木材質在清宮家具中佔據大半江山的一個主因。

為什麼

富察皇後陪嫁百寶櫃

沒有放在婚房重華宮

在位于南大庫的故宮家具館中,有一件頗具傳奇色彩的展品——黃花梨百寶嵌番人進寶圖頂豎櫃。“這件家具有什麼特別呢?主要是因為與其他宮藏家具相比,它的宮廷味兒沒那麼濃。在圖案、紋飾上,沒有宮廷家具常用的雲龍紋,反而充滿了民間藝術的風韻。”

為什麼説這件大櫃風格上充滿了民間意味呢?可以看到,櫃面用各色葉蠟石、螺鈿鑲嵌出各種人物、異獸、山石、花木,上層是《三國演義》、《隋唐演義》、《封神演義》等題材的歷史故事畫;下層則是牽著異獸從東南沿海前來進貢的藩屬國使節,稱“番人進寶圖”;櫃肚則是“嬰戲圖”。

這件因題材龐雜、風格民間而顯得與眾不同的家具,還有一段頗為傳奇的“身世之謎”。“根據文獻記載,在乾隆皇帝還在當皇子時,與富察皇後大婚,富察皇後的陪嫁裏就有這麼一件大櫃。”按歷史記載的説法,這件陪嫁大櫃當時應該擺放在乾隆皇帝大婚後居住的重華宮,“富察皇後病逝後,乾隆悲痛欲絕,為懷故人,曾下令要求重華宮的擺設原封不動、保持原樣。”然而,目前重華宮應該擺設這件家具的位置,卻陳設著一件明顯不夠級別的楸木大櫃,“這是十分不合常理的。”

比對故宮藏品檔案,這件大櫃確實是清宮舊藏的“故字號”。因此,不少故宮專家推斷,這應該是當年富察皇後大婚時的那件嫁粧。至于為什麼沒有擺設在當年的“婚房”——重華宮內,“有可能在乾隆登基後,富察皇後移居長春宮時,這件大櫃就已經隨之換了地方。之後幾經輾轉,塵封在了故宮的文物庫房。”

為什麼

清代皇帝復原復用

早已消失家具樣式

“從古至今,許多家具類型都在歷史中消失了。不過,清朝雖然是少數民族統治,但帝王以真龍天子自居。為表身份‘正統’,清代的皇帝在許多方面都對漢文化表現出高度追崇,這種尚古的情結也體現在了當時的家具上。”家具館的展廳裏,一件小巧的清金漆三足憑幾就頗有故事。這件憑幾呈弧形,背面和正面都有金漆浮雕的龍紋,分成三格,刻畫有象牙的蒼龍教子圖。宋永吉告訴記者,憑幾這種造型十分獨特的家具,是在趺坐時放在膝前,供皇帝憑靠用的。

宋永吉介紹,這種憑幾大約出現在西周時期,只不過在周天子使用的時候,還是直梁的。最早的出土文物見于戰國時期。“那時憑幾只是用來給周天子支撐胳膊用的,後來樣式發生了變化,變得帶有弧度。隨之發生改良的還有功能,不再只起到支撐作用,還可以斜倚、憑靠。”此後,憑幾盛行于魏晉南北朝時期,“在南京就曾出土過六朝時期的陶制憑幾。”不過,一直改良、應用到了宋朝後期,憑幾就消失在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到了清朝,清代的皇帝為了“發懷古之幽情”,也為了借周天子的“光”表自己的“正統身份”,于是又復原並復用了這種復古的家具樣式——憑幾。“比如,在民國年間一部反映清代帝後起居、典章制度、清宮機構及宮殿園囿的書籍——《清宮述聞》中曾記載,乾隆皇帝每年春季和秋季都要兩次到文華殿給大臣講經,講經的過程中就會使用這種憑幾。此外,在清康熙帝和乾隆帝的畫像中,我們都能看到這種家具。”宋永吉告訴記者,憑幾在故宮的家具類藏品中有兩件,在南大庫家具館展陳的這一件是康熙年間制作的傳世精品。

為什麼

雍乾兩帝親自參與

宮廷家具設計制作

在不久前公布的故宮今年的部分展陳計劃中,南薰殿的開放也赫然在列。故宮家具館的一期工程目前已面向公眾開放,主要展陳的是康雍乾三朝的精品家具;二期工程則主要為倉儲式展陳。而作為家具館三期工程的南薰殿始建于明代,過去是陳列歷代帝後禦容畫像的場所,今後將作為“明式家具館”與南大庫的“清代宮廷家具展覽”一同構成明清宮廷家具展示的完整係列。

“這裏要給大家解釋一點,明式家具等同于明代家具嗎?”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宋永吉介紹,明代家具強調的是年代,而明式家具則是一種風格。事實上,從明代開始,一直到康熙年間,宮廷家具一直都是明式風格。“這是由于康熙帝及其前代的清帝疲于應對王朝前期的戰火,並沒有過多的精力放在宮廷家具的樣式改造上。之後的雍正帝和乾隆帝,對于宮廷家具則十分上心。作為經國大事器用,家具的設計、制作此時都要經皇帝本人親自指導和監督。”尤其是雍正帝對家具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可謂清式家具的開創者。雍正帝認為,明代的家具類型不分宮廷和民間,這一點跟皇家的“天子身份”不匹配。于是,他決定自己打造一種能夠體現皇權的風格——“內廷恭造之式”。這是一種什麼樣霸氣的風格呢?從歷史的記載中可見一斑:雍正四年九月,郎中海望在做漆桌時,雍正帝叮囑“腿子下截放壯些”;雍正六年二月傳旨做數張漆桌時,要求“其底板做重些”;雍正十年七月照做二張“黑洋漆畫洋金花八足香幾”時,要太監傳旨:“其足要做粗些”。

“除了要派親信之臣掌管家具制作外,有不少家具的款式甚至是皇帝親自參與設計的。”比如,故宮的文物庫房裏就有一座看上去“矮人一截”的紫檀緙絲小寶座,非常與眾不同。“據內務府檔案載,雍正四年五月十二日,太監王安傳旨,‘著做船上用的矮寶座一張,欽此。’就是雍正帝親自命人‘往矮裏做’的。寶座的造型、裝飾與檔案記載完全一致,應為內務府造辦處所制。用途是,安置在出巡所用的船只上,由于外形較矮,所以重心比較低,遇到顛簸,晃動的幅度就會相對小許多。”(孫樂琪)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