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賣》,三月裏上了熱搜的話題與小説

來源:金羊網 作者:賓語 發表時間:2019-03-25 10:04

有一種稱謂叫寶貝。在爸爸媽媽眼裏,每一個孩子都是自己的寶貝。

有一種溫暖叫回家。因為家裏有爸爸媽媽。

有一種希翼叫等著你。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自從家裏少了你,人間便無好時節。為緣尋找,為愛堅守,我會一直等著你。

有一種罪惡叫拐賣。這是慘絕人寰、超越謀殺的罪惡。

今年兩會期間,“寶貝回家”尋子網站創始人、全國人大代表張寶艷的建議上了熱搜,熱搜的題目是“建議拐賣婦女兒童罪最高調至死刑”。她認為,“拐賣犯罪的量刑必須重于綁架罪”。

張寶艷不止一次講起過那個故事:1992年的一天,她的孩子在商場走丟了。“當時覺得天都塌了,在大街上一邊哭一邊喊兒子的名字。”張寶艷的孩子當時只有4歲,她當時腦子裏第一個想法就是,孩子被拐了。

三個小時後,兒子自己走回了家。“我整個人癱坐在了地上。要是真拐走了,我就不活了。”

張寶艷説,“誰都是誰家的寶貝。沒有了寶貝,就沒有了溫暖、陽光和快樂。”這件事過後,她開始關注孩子丟失的家庭,與丈夫自費創辦“寶貝回家尋子網”,專門幫助被拐賣、被遺棄、走失的、流浪乞討兒童回家。11年來,共幫助了4300多個家庭找回孩子。

因為差點丟失孩子,張寶艷自費創辦了尋子網站。因為戰友家丟失了孩子,軍旅作家梅國雲創作了長篇小説《拐賣》。

《拐賣》出版發行之時,正值全國兩會召開,《拐賣》成了三月裏上了熱搜的話題與小説。

《拐賣》是作者梅國雲先生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為素材,創作的一部長篇小説,講述的是智障男孩“若水”被人販子拐賣,母親小草千裏尋兒,又慘遭人販子拐賣的跌宕起伏、催人淚下的故事,是作者心靈在痛苦的掙扎中流淌出來的文字。小説以細膩的筆觸書寫了主人公若水身上所承載的“至善”及永不停止追求善良、真誠的精神。

1987年6月,梅國雲從解放軍運輸工程學院畢業分配到駐陜某部政治處改行做了幹事。部隊駐地在鹹陽、西安、渭南三市交界的瓦頭坡。通往三座城市的公路在此交集。公路兩邊是綿延數公裏的專門接待過往司機的鄉村飯館。梅國雲所在部隊的營區被老虎溝一分為二,東邊的辦公區和生活區屬于富平縣地界,西邊的作業區屬于三原縣地界。

因為地處三個地區的邊緣,屬于行政管理的真空地帶,也就成了一些人販賣黃金毒品,拐賣婦女兒童的天堂。《拐賣》裏面的很多情節正是以這個地方為背景的。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一個周末,政治處陳主任請梅國雲和幾個江蘇老鄉吃飯,大家發現嫂子——陳主任的愛人神情悲傷,後來才知道,自衛反擊戰開始那年,陳主任在蘭州軍區汽車某團十連當指導員。忽然有一天上級命令部隊進入戰備,而令人心酸的一幕就是幹部家屬必須立即離隊返回老家。

那個時候,他們的孩子才一歲零九個月。因為要打仗,夫妻心裏自然明白,這一分開搞不好就是生離死別。那一夜兩個人都沒有合眼。第二天嫂子就抱著孩子依依不舍地離開了丈夫,踏上了返回安徽宿州老家的路程。

走失時的小華松

當時不像現在,坐個臥鋪乘個飛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陳主任是求爺爺告奶奶才弄到了一張綠皮火車的硬座。坐在一起的另外還有兩個人,陳主任托付那兩個人,自己是軍人,因為戰備,妻兒要回老家,拜托路上照應一下。夜裏,嫂子實在扛不住就睡著了,等醒過來發現孩子不見了。身邊的那個被托付的年長一點的旅客説,你的孩子被那人(被托付的另一個年輕一點的旅客)抱下火車了。

丈夫舍命去打仗,自己卻搞丟了兒子,嫂子一下子就崩潰了。因為精神受了很大刺激,從此,只要有人在她跟前説到丟孩子的事和年輕生命消逝的事,就會傷心欲絕。

一歲零九個月大個孩子,是為了那場戰爭被歹人抱走的。梅國雲依稀聽説,孩子叫陳華松。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們夫婦倆就一直沒有放棄尋找骨肉,一聽説哪裏有消息,就立即奔赴,40年來,跑過河南、陜西、山東等地,後來幫助好幾個其他家庭尋找到了孩子,自己的孩子依然沒有音訊。

2008年以來,《安徽市場報》、《江淮晨報》等多家媒體曾以《我的孩子你在哪?》、《太湖老兵30年後再尋親》為題進行過報道。

陳策明老家在安徽省太湖縣,從部隊轉業後被安排在省立醫院分院工作,還當過幾年副院長,如今夫妻倆已經退休十多年了,二兒子從法國留學回國,小女兒也已經參加工作,一家人一直生活在合肥。

陳主任家發生的這個事,是梅國雲那個時候最為深刻的記憶。軍人,有太多的不易。軍人這個職業,就是奉獻犧牲的代名詞。

梅國雲的孩子若冰是1991年出生的。因為他和愛人都是軍人,想到陳主任的孩子,每當逗著小家夥咯咯笑的時候,梅國雲的心裏就會悲哀,萬一再來一場戰爭,他和愛人都要上前線,這孩子可怎麼辦?

揪心的事還在後面。當孩子長到三歲多的時候,梅國雲才發現小家夥有些不正常,到西安兒童醫院檢查,智商只有25。那個時候當兵,無論是政治關還是遺傳關都要查好幾代。兩個分別出生在相隔千裏的健康家族的人,怎麼會生出智商只有25的孩子呢?專家分析,可能與他愛人妊娠期間在部隊醫院從事試劑檢驗有關。部隊對這樣的孩子,無法實施補助和就業上的安排,即便是有國家的關愛,孩子所受到的傷害也是一輩子的,父母必須操心一生!

梅國雲相信,孩子來到父母身邊,是命運的安排。在撫育孩子的這20多年來,是孩子升華了父母的愛,讓他們走進他們這個群體,走進他們的內心世界。生命各有各的精彩。人亦或人之外的其它眾生,彼此應該釋放愛。人中的有能力的強者,對這個社會的責任更大。

梅國雲説,對做父母的來説,最大的責任就是必須讓無辜的孩子一輩子生活在愛的環境裏,否則孩子就可能會遭受各種欺淩。小説裏的主人公若水的原型正是作者梅國雲的孩子若冰,他在學校裏所受的令人發指的一次次欺淩全是真實記錄。

梅國雲説,在創作過程中,每寫到這樣的細節,他都是心如刀絞,淚流滿面。他實在不忍把孩子在學校所受的全部苦難寫出來。他覺得,自己這個做父親的,一輩子都虧欠兒子。

孩子未來的路還很長,如何才能讓他一輩子生活在愛的環境裏。隨著自己年紀的增長,這樣的擔憂與日俱增。從孩子被查出智商有問題的那個時刻起,梅國雲就常常在夜裏睡不著覺。一個智商只有正常人四分之一的孩子,萬一被人販子弄走了,誰家會接受這樣的孩子呢?每當走在瓦頭坡塵土飛揚的街道上,想著這裏骯臟的拐賣交易,梅國雲差一點思慮成疾。《拐賣》正是在這樣的思慮中構思出來的。作者説,他寫作《拐賣》,就是把他個人的痛苦表達出來,以慰藉那些有共同遭遇的人。

每個人都會老去,都會最終離開這個世界。對于小説裏的主人公若水的命運,作者實在感到無能為力,只能借助于中國傳統文化對他的浸潤滋養,賦予他以超能量。這樣即使他的媽媽小草老了,永遠地離開兒子了,若水也不會被欺淩,不僅如此,他還能用他強大的本領救贖無數處于社會底層的弱勢群體。

作者渴望我們的社會充滿友愛,渴望生活在底層的人,特別是殘障人士,都能得到國家充分的安全和物質上的保障,使他們無憂無慮平安快樂地生活一輩子。

《拐賣》原名《若水》,2008年4月出版後,當年就進行了再版。根據《若水》改編的長篇廣播小説在海南人民廣播電臺連續播出了兩次。2009年5月29日開始,長篇廣播小説《若水》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國之聲黎明劇場連播兩個月。被聽眾譽為一部母親千裏尋兒,感人至深的血淚文書;一部智障兒成為“超人”,天佑神慧的特教教材;一部大愛無疆,文字驚悚的現實版《蜘蛛俠》。

大家之所以關注《若水》,主要是作品揭露了拐賣婦女兒童這一社會陰暗面的人間悲劇,還有對特殊孩子這一弱勢群體的悲憫。

轉業到地方後,因為醉心于筆外意象(梅體漫字),《若水》隨著時間的流逝變成了舊作。通過一次次開展校園筆外意象公益活動,作為海南省作家協會專職副主席、海南省文學院院長的梅國雲有了把《若水》修訂成《拐賣》的想法。

修訂後的《拐賣》與原著《若水》相比,文字上做了一些調整。當年《若水》在網上連載時,每天都有約三萬多的閱讀量。因為大家嫌前面的文字節奏太慢太壓抑,最後的三分之一文字,基本上是在讀者的推進下完成的,節奏甚至情節完全滿足了讀者的要求。

此次修訂,後三分之一文字仍然保持了原貌。主要原因是為了保留當年網上連載時的互動和創作時的情緒的痕跡。雖然若水的大學生活有些失真,但大家當時在網上閱讀卻叫好聲一片。他們跟隨著苦命的若水成長,終于看到若水將拐賣他的壞人抓獲,並且還成了頂天立地的巨人,最終與母親團圓。在現實中無奈的人,把良善的祝福寄托在了文學中。

十年前,《若水》在4月份出版,廣播小説連播到5月12日時,汶川發生了百年不遇的大地震,除死傷外,還有很多人失蹤。當時全國都在搞賑災活動,梅國雲作詞的廣播小説《若水》的主題曲《可憐的孩子你在哪兒》,成了賑災義演的重要歌曲。

現實中的地震和小説中的虛構巧合了,引起讀者來信詢問。梅國雲説,無論是拐賣還是地震,生命的消失,生死離別的痛苦是相同的。個人的痛苦寫出來,能夠安慰互相支持共同遭遇的生命,這就是這部小説的最大收獲。

今年3月,《拐賣》出版發行時,正值全國兩會召開,眾多的寶爸寶媽感同身受,談了自己的看法。寶媽陳晶説,這是一本很走心的作品。歸家的路,對于很多人來説或許只是一小段旅程,但對于被拐賣的自閉症兒童若水來説,熟悉的家園和親人的音容卻是遙不可及。這一對母子坎坷多舛的命運讓人揪心,結局的團聚又喚醒我們對生活的信心,善良才是人性的最終的歸屬。

呂燕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寶媽説,母親與孩子之間的紐帶,在子宮裏時是有形的臍帶,交換給孩子最重要的生命成長營養,任期10月,當孩子降生到這個世界時,有形的通道就退出舞臺,而那根無形的紐帶,就要開始它的終身在崗。無比結實,無比強大,但又在某個點上脆弱不堪。

寶媽王應芬邊看邊流淚,用三天時間看完《拐賣》,當看到最後小草在機場與兒子若水意外相逢時,不禁放聲大哭。王應芬説,智障孩子若水被拐賣那恐懼的眼神,傷心欲絕的小草千裏尋兒被人販子拐賣受盡的淩辱,蘭姐、胡三杯、稀牙女人、石非人、張雀得的歹毒……看完小説,她一直沉浸在書中的情節裏不能自拔。

寶媽王應芬

寶媽趙彩燕認為,小説主人公若水由于智商偏低,不懂得反抗,在學校多次遭受淩辱。在現實生活中校園欺淩案也時有發生。如果説拐賣是一種大惡,那麼校園的欺淩則是小惡。小惡不嚴懲不制止,則會發展成大惡。如果每一個母親言傳身教孩子“莫以惡小而為之,莫以善小而不為”,將善的理念從我做起從教育自家孩子做起,那善念就會像水的波紋一樣一圈圈輻射開來,那被拐賣的弱小就會越來越少,那尋子母親的淚水也再不會匯集成江河。希望人世間不再有拐賣,這是我作為一個母親的祈願,也是世界上為人父母者的願望。

寶媽許燕影認為,《拐賣》所透出的社會現實警醒著我們,社會的罪惡從來不是一個人造成的,是實施者,袖手旁觀者和試圖掩蓋者共同的罪惡。而做為社會一員的我們應該怎麼做,這是每個尚存良知的人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

作家樸素認為,《拐賣》是關于人性與道德的自我完善的啟示,是一部感召世人的現代道德啟示錄。在特立獨行的表達之下,隱藏著寫作者的“自我的脆弱”。這種脆弱不是文字的壓力,而是面對神秘的世界的一種敬畏。《拐賣》為我們提供了生活的另一面,它的意義在于反抗既定的經驗世界,把不被人深知的隱秘與想象中的世界向我們展露出來,寫下帶有個人體溫和印記的敘事,不斷打擊經驗世界與想象世界的界限,最終完成了對一個時代的真實書寫。

詩人佘正斌認為,《拐賣》的社會意義,在于它客觀地反映了我國現行教育存在的一些問題,對特殊孩子的教育提出了自己獨特的思考。首先,小説反映對特殊孩子的培養教育,不能因應試教育起不了作用而放棄,而是要通過特殊的渠道,採取特殊的手段。尺短寸長,每個孩子都有他與眾不同的地方,特殊孩子更是這樣。作為家庭、學校、社會,如果能尊重、關注、開發孩子與眾不同的地方,那麼,就一定能把孩子培養成為有利于社會的人。其次,小説告訴人們,培養下一代,不僅是家庭的責任,學校的責任,更是社會的責任。特殊的孩子作為社會中的一員,要給他們更多的機會、更多的幫助,讓他們在時時處處享受到愛並且安全。特殊孩子的教育一旦成功了,將會給家庭帶來無限的希望,社會也會因為他們的成功而更加豐富多彩。否則,將是家庭的不幸,社會的負擔!

呼喚人們對拐賣人口這一嚴重社會問題的關注,呼喚社會力量群力打擊這一犯罪現象,呼喚社會保護婦女兒童,尤其是殘疾兒童這樣的弱勢群體,喚醒犯罪者的良知,呼喚家庭、學校、社會關注特殊孩子的教育和成長,正是《拐賣》這部長篇小説的文學意義。(作者:賓語 圖片由受訪者梅國雲和陳策明 提供)

編輯:空明
數字報
《拐賣》,三月裏上了熱搜的話題與小説
金羊網  作者:賓語  2019-03-25

有一種稱謂叫寶貝。在爸爸媽媽眼裏,每一個孩子都是自己的寶貝。

有一種溫暖叫回家。因為家裏有爸爸媽媽。

有一種希翼叫等著你。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自從家裏少了你,人間便無好時節。為緣尋找,為愛堅守,我會一直等著你。

有一種罪惡叫拐賣。這是慘絕人寰、超越謀殺的罪惡。

今年兩會期間,“寶貝回家”尋子網站創始人、全國人大代表張寶艷的建議上了熱搜,熱搜的題目是“建議拐賣婦女兒童罪最高調至死刑”。她認為,“拐賣犯罪的量刑必須重于綁架罪”。

張寶艷不止一次講起過那個故事:1992年的一天,她的孩子在商場走丟了。“當時覺得天都塌了,在大街上一邊哭一邊喊兒子的名字。”張寶艷的孩子當時只有4歲,她當時腦子裏第一個想法就是,孩子被拐了。

三個小時後,兒子自己走回了家。“我整個人癱坐在了地上。要是真拐走了,我就不活了。”

張寶艷説,“誰都是誰家的寶貝。沒有了寶貝,就沒有了溫暖、陽光和快樂。”這件事過後,她開始關注孩子丟失的家庭,與丈夫自費創辦“寶貝回家尋子網”,專門幫助被拐賣、被遺棄、走失的、流浪乞討兒童回家。11年來,共幫助了4300多個家庭找回孩子。

因為差點丟失孩子,張寶艷自費創辦了尋子網站。因為戰友家丟失了孩子,軍旅作家梅國雲創作了長篇小説《拐賣》。

《拐賣》出版發行之時,正值全國兩會召開,《拐賣》成了三月裏上了熱搜的話題與小説。

《拐賣》是作者梅國雲先生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為素材,創作的一部長篇小説,講述的是智障男孩“若水”被人販子拐賣,母親小草千裏尋兒,又慘遭人販子拐賣的跌宕起伏、催人淚下的故事,是作者心靈在痛苦的掙扎中流淌出來的文字。小説以細膩的筆觸書寫了主人公若水身上所承載的“至善”及永不停止追求善良、真誠的精神。

1987年6月,梅國雲從解放軍運輸工程學院畢業分配到駐陜某部政治處改行做了幹事。部隊駐地在鹹陽、西安、渭南三市交界的瓦頭坡。通往三座城市的公路在此交集。公路兩邊是綿延數公裏的專門接待過往司機的鄉村飯館。梅國雲所在部隊的營區被老虎溝一分為二,東邊的辦公區和生活區屬于富平縣地界,西邊的作業區屬于三原縣地界。

因為地處三個地區的邊緣,屬于行政管理的真空地帶,也就成了一些人販賣黃金毒品,拐賣婦女兒童的天堂。《拐賣》裏面的很多情節正是以這個地方為背景的。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一個周末,政治處陳主任請梅國雲和幾個江蘇老鄉吃飯,大家發現嫂子——陳主任的愛人神情悲傷,後來才知道,自衛反擊戰開始那年,陳主任在蘭州軍區汽車某團十連當指導員。忽然有一天上級命令部隊進入戰備,而令人心酸的一幕就是幹部家屬必須立即離隊返回老家。

那個時候,他們的孩子才一歲零九個月。因為要打仗,夫妻心裏自然明白,這一分開搞不好就是生離死別。那一夜兩個人都沒有合眼。第二天嫂子就抱著孩子依依不舍地離開了丈夫,踏上了返回安徽宿州老家的路程。

走失時的小華松

當時不像現在,坐個臥鋪乘個飛機是稀松平常的事情,陳主任是求爺爺告奶奶才弄到了一張綠皮火車的硬座。坐在一起的另外還有兩個人,陳主任托付那兩個人,自己是軍人,因為戰備,妻兒要回老家,拜托路上照應一下。夜裏,嫂子實在扛不住就睡著了,等醒過來發現孩子不見了。身邊的那個被托付的年長一點的旅客説,你的孩子被那人(被托付的另一個年輕一點的旅客)抱下火車了。

丈夫舍命去打仗,自己卻搞丟了兒子,嫂子一下子就崩潰了。因為精神受了很大刺激,從此,只要有人在她跟前説到丟孩子的事和年輕生命消逝的事,就會傷心欲絕。

一歲零九個月大個孩子,是為了那場戰爭被歹人抱走的。梅國雲依稀聽説,孩子叫陳華松。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們夫婦倆就一直沒有放棄尋找骨肉,一聽説哪裏有消息,就立即奔赴,40年來,跑過河南、陜西、山東等地,後來幫助好幾個其他家庭尋找到了孩子,自己的孩子依然沒有音訊。

2008年以來,《安徽市場報》、《江淮晨報》等多家媒體曾以《我的孩子你在哪?》、《太湖老兵30年後再尋親》為題進行過報道。

陳策明老家在安徽省太湖縣,從部隊轉業後被安排在省立醫院分院工作,還當過幾年副院長,如今夫妻倆已經退休十多年了,二兒子從法國留學回國,小女兒也已經參加工作,一家人一直生活在合肥。

陳主任家發生的這個事,是梅國雲那個時候最為深刻的記憶。軍人,有太多的不易。軍人這個職業,就是奉獻犧牲的代名詞。

梅國雲的孩子若冰是1991年出生的。因為他和愛人都是軍人,想到陳主任的孩子,每當逗著小家夥咯咯笑的時候,梅國雲的心裏就會悲哀,萬一再來一場戰爭,他和愛人都要上前線,這孩子可怎麼辦?

揪心的事還在後面。當孩子長到三歲多的時候,梅國雲才發現小家夥有些不正常,到西安兒童醫院檢查,智商只有25。那個時候當兵,無論是政治關還是遺傳關都要查好幾代。兩個分別出生在相隔千裏的健康家族的人,怎麼會生出智商只有25的孩子呢?專家分析,可能與他愛人妊娠期間在部隊醫院從事試劑檢驗有關。部隊對這樣的孩子,無法實施補助和就業上的安排,即便是有國家的關愛,孩子所受到的傷害也是一輩子的,父母必須操心一生!

梅國雲相信,孩子來到父母身邊,是命運的安排。在撫育孩子的這20多年來,是孩子升華了父母的愛,讓他們走進他們這個群體,走進他們的內心世界。生命各有各的精彩。人亦或人之外的其它眾生,彼此應該釋放愛。人中的有能力的強者,對這個社會的責任更大。

梅國雲説,對做父母的來説,最大的責任就是必須讓無辜的孩子一輩子生活在愛的環境裏,否則孩子就可能會遭受各種欺淩。小説裏的主人公若水的原型正是作者梅國雲的孩子若冰,他在學校裏所受的令人發指的一次次欺淩全是真實記錄。

梅國雲説,在創作過程中,每寫到這樣的細節,他都是心如刀絞,淚流滿面。他實在不忍把孩子在學校所受的全部苦難寫出來。他覺得,自己這個做父親的,一輩子都虧欠兒子。

孩子未來的路還很長,如何才能讓他一輩子生活在愛的環境裏。隨著自己年紀的增長,這樣的擔憂與日俱增。從孩子被查出智商有問題的那個時刻起,梅國雲就常常在夜裏睡不著覺。一個智商只有正常人四分之一的孩子,萬一被人販子弄走了,誰家會接受這樣的孩子呢?每當走在瓦頭坡塵土飛揚的街道上,想著這裏骯臟的拐賣交易,梅國雲差一點思慮成疾。《拐賣》正是在這樣的思慮中構思出來的。作者説,他寫作《拐賣》,就是把他個人的痛苦表達出來,以慰藉那些有共同遭遇的人。

每個人都會老去,都會最終離開這個世界。對于小説裏的主人公若水的命運,作者實在感到無能為力,只能借助于中國傳統文化對他的浸潤滋養,賦予他以超能量。這樣即使他的媽媽小草老了,永遠地離開兒子了,若水也不會被欺淩,不僅如此,他還能用他強大的本領救贖無數處于社會底層的弱勢群體。

作者渴望我們的社會充滿友愛,渴望生活在底層的人,特別是殘障人士,都能得到國家充分的安全和物質上的保障,使他們無憂無慮平安快樂地生活一輩子。

《拐賣》原名《若水》,2008年4月出版後,當年就進行了再版。根據《若水》改編的長篇廣播小説在海南人民廣播電臺連續播出了兩次。2009年5月29日開始,長篇廣播小説《若水》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國之聲黎明劇場連播兩個月。被聽眾譽為一部母親千裏尋兒,感人至深的血淚文書;一部智障兒成為“超人”,天佑神慧的特教教材;一部大愛無疆,文字驚悚的現實版《蜘蛛俠》。

大家之所以關注《若水》,主要是作品揭露了拐賣婦女兒童這一社會陰暗面的人間悲劇,還有對特殊孩子這一弱勢群體的悲憫。

轉業到地方後,因為醉心于筆外意象(梅體漫字),《若水》隨著時間的流逝變成了舊作。通過一次次開展校園筆外意象公益活動,作為海南省作家協會專職副主席、海南省文學院院長的梅國雲有了把《若水》修訂成《拐賣》的想法。

修訂後的《拐賣》與原著《若水》相比,文字上做了一些調整。當年《若水》在網上連載時,每天都有約三萬多的閱讀量。因為大家嫌前面的文字節奏太慢太壓抑,最後的三分之一文字,基本上是在讀者的推進下完成的,節奏甚至情節完全滿足了讀者的要求。

此次修訂,後三分之一文字仍然保持了原貌。主要原因是為了保留當年網上連載時的互動和創作時的情緒的痕跡。雖然若水的大學生活有些失真,但大家當時在網上閱讀卻叫好聲一片。他們跟隨著苦命的若水成長,終于看到若水將拐賣他的壞人抓獲,並且還成了頂天立地的巨人,最終與母親團圓。在現實中無奈的人,把良善的祝福寄托在了文學中。

十年前,《若水》在4月份出版,廣播小説連播到5月12日時,汶川發生了百年不遇的大地震,除死傷外,還有很多人失蹤。當時全國都在搞賑災活動,梅國雲作詞的廣播小説《若水》的主題曲《可憐的孩子你在哪兒》,成了賑災義演的重要歌曲。

現實中的地震和小説中的虛構巧合了,引起讀者來信詢問。梅國雲説,無論是拐賣還是地震,生命的消失,生死離別的痛苦是相同的。個人的痛苦寫出來,能夠安慰互相支持共同遭遇的生命,這就是這部小説的最大收獲。

今年3月,《拐賣》出版發行時,正值全國兩會召開,眾多的寶爸寶媽感同身受,談了自己的看法。寶媽陳晶説,這是一本很走心的作品。歸家的路,對于很多人來説或許只是一小段旅程,但對于被拐賣的自閉症兒童若水來説,熟悉的家園和親人的音容卻是遙不可及。這一對母子坎坷多舛的命運讓人揪心,結局的團聚又喚醒我們對生活的信心,善良才是人性的最終的歸屬。

呂燕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寶媽説,母親與孩子之間的紐帶,在子宮裏時是有形的臍帶,交換給孩子最重要的生命成長營養,任期10月,當孩子降生到這個世界時,有形的通道就退出舞臺,而那根無形的紐帶,就要開始它的終身在崗。無比結實,無比強大,但又在某個點上脆弱不堪。

寶媽王應芬邊看邊流淚,用三天時間看完《拐賣》,當看到最後小草在機場與兒子若水意外相逢時,不禁放聲大哭。王應芬説,智障孩子若水被拐賣那恐懼的眼神,傷心欲絕的小草千裏尋兒被人販子拐賣受盡的淩辱,蘭姐、胡三杯、稀牙女人、石非人、張雀得的歹毒……看完小説,她一直沉浸在書中的情節裏不能自拔。

寶媽王應芬

寶媽趙彩燕認為,小説主人公若水由于智商偏低,不懂得反抗,在學校多次遭受淩辱。在現實生活中校園欺淩案也時有發生。如果説拐賣是一種大惡,那麼校園的欺淩則是小惡。小惡不嚴懲不制止,則會發展成大惡。如果每一個母親言傳身教孩子“莫以惡小而為之,莫以善小而不為”,將善的理念從我做起從教育自家孩子做起,那善念就會像水的波紋一樣一圈圈輻射開來,那被拐賣的弱小就會越來越少,那尋子母親的淚水也再不會匯集成江河。希望人世間不再有拐賣,這是我作為一個母親的祈願,也是世界上為人父母者的願望。

寶媽許燕影認為,《拐賣》所透出的社會現實警醒著我們,社會的罪惡從來不是一個人造成的,是實施者,袖手旁觀者和試圖掩蓋者共同的罪惡。而做為社會一員的我們應該怎麼做,這是每個尚存良知的人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

作家樸素認為,《拐賣》是關于人性與道德的自我完善的啟示,是一部感召世人的現代道德啟示錄。在特立獨行的表達之下,隱藏著寫作者的“自我的脆弱”。這種脆弱不是文字的壓力,而是面對神秘的世界的一種敬畏。《拐賣》為我們提供了生活的另一面,它的意義在于反抗既定的經驗世界,把不被人深知的隱秘與想象中的世界向我們展露出來,寫下帶有個人體溫和印記的敘事,不斷打擊經驗世界與想象世界的界限,最終完成了對一個時代的真實書寫。

詩人佘正斌認為,《拐賣》的社會意義,在于它客觀地反映了我國現行教育存在的一些問題,對特殊孩子的教育提出了自己獨特的思考。首先,小説反映對特殊孩子的培養教育,不能因應試教育起不了作用而放棄,而是要通過特殊的渠道,採取特殊的手段。尺短寸長,每個孩子都有他與眾不同的地方,特殊孩子更是這樣。作為家庭、學校、社會,如果能尊重、關注、開發孩子與眾不同的地方,那麼,就一定能把孩子培養成為有利于社會的人。其次,小説告訴人們,培養下一代,不僅是家庭的責任,學校的責任,更是社會的責任。特殊的孩子作為社會中的一員,要給他們更多的機會、更多的幫助,讓他們在時時處處享受到愛並且安全。特殊孩子的教育一旦成功了,將會給家庭帶來無限的希望,社會也會因為他們的成功而更加豐富多彩。否則,將是家庭的不幸,社會的負擔!

呼喚人們對拐賣人口這一嚴重社會問題的關注,呼喚社會力量群力打擊這一犯罪現象,呼喚社會保護婦女兒童,尤其是殘疾兒童這樣的弱勢群體,喚醒犯罪者的良知,呼喚家庭、學校、社會關注特殊孩子的教育和成長,正是《拐賣》這部長篇小説的文學意義。(作者:賓語 圖片由受訪者梅國雲和陳策明 提供)

編輯:空明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