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旅遊”新玩法 從以物為本到以人為本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3-20 17:04

  國家典籍博物館開設的研學項目通過引導小觀眾制作花草紙團扇進而了解古代造紙技藝。(國家典籍博物館供圖)

  學生們在廣東省博物館組織的“行走古驛道”活動中(廣東省博物館供圖)

  隨著大眾對文化教育的越發重視和免費開放政策的普遍實施,博物館已成為各地旅遊路線中不可缺少的去處。在文旅融合的新時代,博物館作為文化資源高度集中的機構,如何更好地起到傳承文明、傳播文化的作用?記者採訪了多家博物館、旅行社和教育機構,發現它們已經圍繞博物館資源做起了文章,通過研學遊、項目學習、團體定制、高端雅集等形式,探索推出了不少文化和旅遊相融合的項目。

  從以物為本到以人為本

  “10年前,博物館以物為本,保管好藏品是第一位,至于什麼樣的觀眾看展覽、是否喜歡看,基本不在考慮范圍之內。”蘇州博物館宣教處主任李喆説,如今博物館的理念發生了轉變,教育成為博物館首要功能,觀眾被放在第一位。據蘇州博物館所做的觀眾來源調查,該館70%的觀眾來自外地,“這促使我們思考並探索——怎樣調動文化資源為遊客更好地服務”。

  對旅遊行業而言,則有另一層期待。河南旅遊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陶珺認為,旅遊業自誕生之始就與文化有交集,如今文旅融合的提出,更促進了二者的深度互動和交融。從事旅遊業十幾年的她經常帶團參觀博物館。“博物館不能僅僅展示藏品,更重要的是培養觀眾的審美觀、價值觀。”她説,“博物館可拓展的領域很大,從優化參觀環境到借助展品展現背後隱藏的藝術、文化、歷史、政治、社會、軍事等內容。”

  國家典籍博物館展覽部劉雅因長期在展廳與觀眾交流,對此感受格外深切:“博物館可在旅遊活動中發揮積極作用。如果用一個金字塔表示,底層為旅遊者獲得的展品信息、數據、感受等,頂層則為價值觀。文化旅遊活動應以頂層為最高目標。”據介紹,2016年7月,在北京市海淀區旅遊發展委員會的支持下,國家典籍博物館策劃組織了海淀研學遊之“悅讀之旅”活動,整合國家圖書館南北區資源,結合展覽舉辦多個主題活動,內容豐富、形式多樣,3年來頗受觀眾好評。

  “博物館活動對觀眾不僅要具備吸引力,而且要讓他們的體驗感好、獲得感強。”廣東省博物館館長助理、教育推廣部主任王芳説。為此,廣東省博物館把展覽延伸到更廣闊的空間,比如從“南北通融——嶺南古驛道”的展廳到歷經千年風霜洗禮的古驛道,讓觀眾實地感受和體驗嶺南文化以及朝代更迭中的社會變遷。“當我們驅車三個半小時到達南江羅定古驛道,旅行社的朋友被衰敗的古道驚呆了,説‘從來沒有遊客到過這裏’。”王芳説,廣東是旅遊大省,但很多廣東人習慣出省遊,覺得廣東沒什麼好看的。2018年暑假開始,廣東省博物館開發“驛路同遊——南江古道尋跡”項目,很受歡迎,如今已接待30批遊客、近1000人。

  內容、內容,還是內容

  幾乎在每個展覽裏,蘇州博物館都會針對兒童、青少年、老年人以及專業人士等不同人群提供不同的服務。“蘇博不能光靠貝聿銘大師的建築藝術吸引遊客,靠內容才能更長久。”李喆笑説,比如蘇州清代收藏家係列展,會根據不同受眾的理解力和需求提供不同的導覽和教育活動,展廳裏有語音導覽和講解員進行展品講解,也有專業人士進行更為精深的講解,教育活動既有針對低齡觀眾設計的藝術課程,也有面向專業人士的高端雅集。

  “對博物館項目來説,文化內涵很重要,用一句流行語就是‘內容為王’。要做好內容,離不開細致的基礎性工作,比如工作人員要多次踩點,通過前期探訪和策劃把歷史文化闡釋清楚,把想法落到實處。”王芳告訴記者,在“行走古驛道”項目中,廣東省博物館初步把受眾圈定為中小學生,以綜合實踐課的方式開展活動,之後聯合學校各科老師一起策劃項目內容,以期在遊覽過程中進行多學科、深入的研究學習。

  在鬱南磨刀山遺址,學生採集原始人的生活證據,分析原始人的定居原因,並使用“舊石器”打海産品,體驗古人類的生存狀態。在曾見證唐代詩人劉禹錫等官員被貶之途的梅關古道,學生自編自演了小話劇《劉禹錫的苦樂人生》。“博物館不僅是展覽文物的地方,更是一個綜合展示歷史文化的平臺。”王芳説。

  “國內的大型博物館不愁參觀量,但有些普通博物館少人問津。”“知心姐姐”曼雲長期組織青少年參觀世界各大博物館,她建議,普通博物館要挖掘自身價值,突出核心特色,找到與觀眾的連接點。

  博物館除了自己開發項目之外,還可以與教育機構合作。中華航天博物館與北京明德未來營地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合作,以博物館為基地開發高端稀缺資源項目,如參訪京津博物館、航天大院以及設備組裝車間,甚至還組織學生深入西昌衛星發射中心進行專項課題研究。“將來還會帶學生到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俄羅斯的國際航天基地進行考察學習。”明德未來聯合創始人蔡美玉説。

  品質、經營、安全的全方位考驗

  博物館開展專業化講解以及深度遊也會涉及經營收費,據了解,目前博物館的主推項目仍以社會效益為主,如廣東省博物館的“行走古驛道”項目,行程4天至5天,收費為2000元。“這包含吃住行以及材料費,我們不以盈利為目的,只是希望保證活動質量。”王芳説。

  “市場上有不少收費昂貴但效果不盡如人意的研學項目,有的甚至突破底線,可以説是給行業抹黑。”尤裏卡教育首席執行官張曉揚認為,博物館研學更需注重準確性、特色化和安全係數。

  而對李喆來説,困難在于找到合適的旅行社合作。蘇州博物館除了接待外地遊客,也會組織本地居民到其他文化資源豐富的博物館進行探訪交流。“在實際操作中的突出感受是,缺少資質好、業務熟的旅遊合作單位。旅遊機構往往覺得博物館活動不賺錢,不太願意接,我們則希望提供高質量的車輛、餐飲和住宿配套,因此對旅行社要求較高。”李喆説。

  將博物館資源與旅遊資源深度整合,的確考驗文化和旅遊領域從業人員的智慧。從展陳思路到旅遊線路、從有限展廳到廣闊天地、從潛心研究到市場經營,都需要行業各方人士凝聚共識、通力合作,才能真正深化文旅融合,為觀眾提供更精良的文化旅遊産品。

編輯:智羊
數字報
“博物館+旅遊”新玩法 從以物為本到以人為本
中國文化報  作者:  2019-03-20

  國家典籍博物館開設的研學項目通過引導小觀眾制作花草紙團扇進而了解古代造紙技藝。(國家典籍博物館供圖)

  學生們在廣東省博物館組織的“行走古驛道”活動中(廣東省博物館供圖)

  隨著大眾對文化教育的越發重視和免費開放政策的普遍實施,博物館已成為各地旅遊路線中不可缺少的去處。在文旅融合的新時代,博物館作為文化資源高度集中的機構,如何更好地起到傳承文明、傳播文化的作用?記者採訪了多家博物館、旅行社和教育機構,發現它們已經圍繞博物館資源做起了文章,通過研學遊、項目學習、團體定制、高端雅集等形式,探索推出了不少文化和旅遊相融合的項目。

  從以物為本到以人為本

  “10年前,博物館以物為本,保管好藏品是第一位,至于什麼樣的觀眾看展覽、是否喜歡看,基本不在考慮范圍之內。”蘇州博物館宣教處主任李喆説,如今博物館的理念發生了轉變,教育成為博物館首要功能,觀眾被放在第一位。據蘇州博物館所做的觀眾來源調查,該館70%的觀眾來自外地,“這促使我們思考並探索——怎樣調動文化資源為遊客更好地服務”。

  對旅遊行業而言,則有另一層期待。河南旅遊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陶珺認為,旅遊業自誕生之始就與文化有交集,如今文旅融合的提出,更促進了二者的深度互動和交融。從事旅遊業十幾年的她經常帶團參觀博物館。“博物館不能僅僅展示藏品,更重要的是培養觀眾的審美觀、價值觀。”她説,“博物館可拓展的領域很大,從優化參觀環境到借助展品展現背後隱藏的藝術、文化、歷史、政治、社會、軍事等內容。”

  國家典籍博物館展覽部劉雅因長期在展廳與觀眾交流,對此感受格外深切:“博物館可在旅遊活動中發揮積極作用。如果用一個金字塔表示,底層為旅遊者獲得的展品信息、數據、感受等,頂層則為價值觀。文化旅遊活動應以頂層為最高目標。”據介紹,2016年7月,在北京市海淀區旅遊發展委員會的支持下,國家典籍博物館策劃組織了海淀研學遊之“悅讀之旅”活動,整合國家圖書館南北區資源,結合展覽舉辦多個主題活動,內容豐富、形式多樣,3年來頗受觀眾好評。

  “博物館活動對觀眾不僅要具備吸引力,而且要讓他們的體驗感好、獲得感強。”廣東省博物館館長助理、教育推廣部主任王芳説。為此,廣東省博物館把展覽延伸到更廣闊的空間,比如從“南北通融——嶺南古驛道”的展廳到歷經千年風霜洗禮的古驛道,讓觀眾實地感受和體驗嶺南文化以及朝代更迭中的社會變遷。“當我們驅車三個半小時到達南江羅定古驛道,旅行社的朋友被衰敗的古道驚呆了,説‘從來沒有遊客到過這裏’。”王芳説,廣東是旅遊大省,但很多廣東人習慣出省遊,覺得廣東沒什麼好看的。2018年暑假開始,廣東省博物館開發“驛路同遊——南江古道尋跡”項目,很受歡迎,如今已接待30批遊客、近1000人。

  內容、內容,還是內容

  幾乎在每個展覽裏,蘇州博物館都會針對兒童、青少年、老年人以及專業人士等不同人群提供不同的服務。“蘇博不能光靠貝聿銘大師的建築藝術吸引遊客,靠內容才能更長久。”李喆笑説,比如蘇州清代收藏家係列展,會根據不同受眾的理解力和需求提供不同的導覽和教育活動,展廳裏有語音導覽和講解員進行展品講解,也有專業人士進行更為精深的講解,教育活動既有針對低齡觀眾設計的藝術課程,也有面向專業人士的高端雅集。

  “對博物館項目來説,文化內涵很重要,用一句流行語就是‘內容為王’。要做好內容,離不開細致的基礎性工作,比如工作人員要多次踩點,通過前期探訪和策劃把歷史文化闡釋清楚,把想法落到實處。”王芳告訴記者,在“行走古驛道”項目中,廣東省博物館初步把受眾圈定為中小學生,以綜合實踐課的方式開展活動,之後聯合學校各科老師一起策劃項目內容,以期在遊覽過程中進行多學科、深入的研究學習。

  在鬱南磨刀山遺址,學生採集原始人的生活證據,分析原始人的定居原因,並使用“舊石器”打海産品,體驗古人類的生存狀態。在曾見證唐代詩人劉禹錫等官員被貶之途的梅關古道,學生自編自演了小話劇《劉禹錫的苦樂人生》。“博物館不僅是展覽文物的地方,更是一個綜合展示歷史文化的平臺。”王芳説。

  “國內的大型博物館不愁參觀量,但有些普通博物館少人問津。”“知心姐姐”曼雲長期組織青少年參觀世界各大博物館,她建議,普通博物館要挖掘自身價值,突出核心特色,找到與觀眾的連接點。

  博物館除了自己開發項目之外,還可以與教育機構合作。中華航天博物館與北京明德未來營地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合作,以博物館為基地開發高端稀缺資源項目,如參訪京津博物館、航天大院以及設備組裝車間,甚至還組織學生深入西昌衛星發射中心進行專項課題研究。“將來還會帶學生到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俄羅斯的國際航天基地進行考察學習。”明德未來聯合創始人蔡美玉説。

  品質、經營、安全的全方位考驗

  博物館開展專業化講解以及深度遊也會涉及經營收費,據了解,目前博物館的主推項目仍以社會效益為主,如廣東省博物館的“行走古驛道”項目,行程4天至5天,收費為2000元。“這包含吃住行以及材料費,我們不以盈利為目的,只是希望保證活動質量。”王芳説。

  “市場上有不少收費昂貴但效果不盡如人意的研學項目,有的甚至突破底線,可以説是給行業抹黑。”尤裏卡教育首席執行官張曉揚認為,博物館研學更需注重準確性、特色化和安全係數。

  而對李喆來説,困難在于找到合適的旅行社合作。蘇州博物館除了接待外地遊客,也會組織本地居民到其他文化資源豐富的博物館進行探訪交流。“在實際操作中的突出感受是,缺少資質好、業務熟的旅遊合作單位。旅遊機構往往覺得博物館活動不賺錢,不太願意接,我們則希望提供高質量的車輛、餐飲和住宿配套,因此對旅行社要求較高。”李喆説。

  將博物館資源與旅遊資源深度整合,的確考驗文化和旅遊領域從業人員的智慧。從展陳思路到旅遊線路、從有限展廳到廣闊天地、從潛心研究到市場經營,都需要行業各方人士凝聚共識、通力合作,才能真正深化文旅融合,為觀眾提供更精良的文化旅遊産品。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