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界首魚拓藝術展:古老拓藝煥發新活力

來源:中新網 作者:劉浩 發表時間:2019-03-18 10:33

界首魚拓藝術晉省展,展出的金龍魚魚拓作品。 劉浩 攝

中新網合肥3月16日電 (劉浩)16日,安徽界首魚拓藝術晉省展在合肥開幕,當日展出近百幅魚拓畫作品,涉及魚類30余種。同時還有魚拓畫技藝達人現場演示制作,並為觀眾介紹這項傳統技藝的歷史起源與制作方法。

“在市場購買那些品相完整的鮮魚,待其自然死亡後,擦去魚身粘液。”界首市魚拓協會主席胡繼江一邊制作魚拓畫,一邊向圍攏的觀眾介紹。只見他用橡皮泥將一條長約15厘米的鱖魚固定,根據魚身的色澤調配顏料。“顏料的調配,關乎到魚拓畫的成型是否逼真。”胡繼江説,最大限度地貼近魚的原色,是魚拓畫寫實的基本要求。他將顏色調出牙白、米黃等幾種色彩,然後用細軟的毛刷在鱖魚身上暈色,最後用噴濕的生宣紙覆蓋魚身進行拓印,並輕按魚身與宣紙完全接觸,然後緩緩揭開,一條完整的鱖魚便躍然印在紙上。

界首魚拓藝術晉省展,展出的魚拓作品。 劉浩 攝

界首魚拓藝術晉省展展出的魚拓作品,該魚原型約有1米。 劉浩 攝

魚拓最早起源于中國的碑拓技藝和歷史文物記錄的“蟬衣拓”技藝,是一種以魚為主要表現題材的綜合藝術形式。此次展覽的策展人、界首博物館館長趙冰説,最初的魚拓是以墨汁作為顏料涂滿魚體,然後將紙覆蓋在魚體上,魚的真實大小和鱗片紋理等特徵以手按的方法拓印下來。由于這種方法能夠真實記錄各種魚的大小和身體特徵,因此捕魚人常用作自己捕魚大小的記錄和紀念。

“而真正意義上的魚拓藝術作品最早出現在我國宋代。”趙冰説,當時一些文人墨客休閒垂釣之余,為了記錄自己的漁獲就用墨拓的方法,把魚的形狀拓在紙上或者絹上,並題以詩詞歌賦,抒展情懷,用以留念和賞玩。“這種將漁獲的記錄與文人的雅思相融合,體現了藝術的再創作,是魚拓藝術的發端。”

界首魚拓協會主席胡繼江現場制作魚拓畫。 劉浩 攝

3月16日,界首魚拓藝術晉省展在合肥開展,吸引了許多市民觀賞。 劉浩 攝

在趙冰看來,魚拓作為魚文化體係的藝術,它有著廣闊的發展前景。“魚是中國傳統民俗文化中的吉祥物,它寓意吉慶美好,深受老百姓喜歡。”他説,常見的年畫“連年有余”“童子抱鯉魚”都是取材于魚,所以魚拓畫,作為以魚為題材的藝術,同樣會受到老百姓青睞。其次,魚拓相比之魚畫更具有科研價值,魚拓不僅僅是一種藝術形式,通過1:1的拓印,魚的紋理結構全都印在紙上,是一種對魚真實的記錄。在展館現場,一幅長約二十米的魚拓長卷,共拓錄了沙潁河流域二十多種、近百條淡水魚,並附有長篇的題款,記錄著沙潁河淡水魚的種類、習性、魚形等知識,可謂該河流域魚知識的“科普全書”。

“傳統魚拓作品由于技術的限制和藝術構思的不足,往往失之于呆板。”當日觀展的安徽省美術協會副主席徐曉虹評價説。而此次展出的魚拓作品利用現代技術研制的新顏料和新紙張,加之魚拓藝術家不斷摸索精湛的拓印工藝與書畫藝術的完美融合,拓出的魚活靈活現,生動傳神,實現了從真實性向傳神性的轉化,體現了新時代藝術創作的新風貌,也反映了界首魚拓藝術家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博採眾家之長,銳意創新的時代精神。

編輯:Giabun
數字報
安徽界首魚拓藝術展:古老拓藝煥發新活力
中新網  作者:劉浩  2019-03-18

界首魚拓藝術晉省展,展出的金龍魚魚拓作品。 劉浩 攝

中新網合肥3月16日電 (劉浩)16日,安徽界首魚拓藝術晉省展在合肥開幕,當日展出近百幅魚拓畫作品,涉及魚類30余種。同時還有魚拓畫技藝達人現場演示制作,並為觀眾介紹這項傳統技藝的歷史起源與制作方法。

“在市場購買那些品相完整的鮮魚,待其自然死亡後,擦去魚身粘液。”界首市魚拓協會主席胡繼江一邊制作魚拓畫,一邊向圍攏的觀眾介紹。只見他用橡皮泥將一條長約15厘米的鱖魚固定,根據魚身的色澤調配顏料。“顏料的調配,關乎到魚拓畫的成型是否逼真。”胡繼江説,最大限度地貼近魚的原色,是魚拓畫寫實的基本要求。他將顏色調出牙白、米黃等幾種色彩,然後用細軟的毛刷在鱖魚身上暈色,最後用噴濕的生宣紙覆蓋魚身進行拓印,並輕按魚身與宣紙完全接觸,然後緩緩揭開,一條完整的鱖魚便躍然印在紙上。

界首魚拓藝術晉省展,展出的魚拓作品。 劉浩 攝

界首魚拓藝術晉省展展出的魚拓作品,該魚原型約有1米。 劉浩 攝

魚拓最早起源于中國的碑拓技藝和歷史文物記錄的“蟬衣拓”技藝,是一種以魚為主要表現題材的綜合藝術形式。此次展覽的策展人、界首博物館館長趙冰説,最初的魚拓是以墨汁作為顏料涂滿魚體,然後將紙覆蓋在魚體上,魚的真實大小和鱗片紋理等特徵以手按的方法拓印下來。由于這種方法能夠真實記錄各種魚的大小和身體特徵,因此捕魚人常用作自己捕魚大小的記錄和紀念。

“而真正意義上的魚拓藝術作品最早出現在我國宋代。”趙冰説,當時一些文人墨客休閒垂釣之余,為了記錄自己的漁獲就用墨拓的方法,把魚的形狀拓在紙上或者絹上,並題以詩詞歌賦,抒展情懷,用以留念和賞玩。“這種將漁獲的記錄與文人的雅思相融合,體現了藝術的再創作,是魚拓藝術的發端。”

界首魚拓協會主席胡繼江現場制作魚拓畫。 劉浩 攝

3月16日,界首魚拓藝術晉省展在合肥開展,吸引了許多市民觀賞。 劉浩 攝

在趙冰看來,魚拓作為魚文化體係的藝術,它有著廣闊的發展前景。“魚是中國傳統民俗文化中的吉祥物,它寓意吉慶美好,深受老百姓喜歡。”他説,常見的年畫“連年有余”“童子抱鯉魚”都是取材于魚,所以魚拓畫,作為以魚為題材的藝術,同樣會受到老百姓青睞。其次,魚拓相比之魚畫更具有科研價值,魚拓不僅僅是一種藝術形式,通過1:1的拓印,魚的紋理結構全都印在紙上,是一種對魚真實的記錄。在展館現場,一幅長約二十米的魚拓長卷,共拓錄了沙潁河流域二十多種、近百條淡水魚,並附有長篇的題款,記錄著沙潁河淡水魚的種類、習性、魚形等知識,可謂該河流域魚知識的“科普全書”。

“傳統魚拓作品由于技術的限制和藝術構思的不足,往往失之于呆板。”當日觀展的安徽省美術協會副主席徐曉虹評價説。而此次展出的魚拓作品利用現代技術研制的新顏料和新紙張,加之魚拓藝術家不斷摸索精湛的拓印工藝與書畫藝術的完美融合,拓出的魚活靈活現,生動傳神,實現了從真實性向傳神性的轉化,體現了新時代藝術創作的新風貌,也反映了界首魚拓藝術家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博採眾家之長,銳意創新的時代精神。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