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文作者“現實身份牌”:好故事背後沒有“小人物”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沈傑群 發表時間:2019-03-05 10:32

翻一翻網文作者“現實身份牌”,好故事背後沒有“小人物”

最愛讀《紅樓夢》,想用筆留住忘不掉的人和事,寫了一部30萬字的愛情網絡小説……哦,我們談論的不是都市純情女文青,而是一位年過六旬、曾在北京做街道保潔員的大叔。

如果有機會依次翻開網文作者的“現實身份牌”,讀者從中獲得的驚喜,恐怕不亞于讀一篇構思精巧的小説。畢竟,那都是真實飽滿的人生啊。

最近,起點中文網“現實頻道”的“愛情婚姻”類作品中,筆名“祝一二”的小説《來世再相愛》頁面忽然闖進大批訪客,且一個個都激動喊著“圍觀大佬”“佩服大叔”。因為媒體的曝光,一個寫網文的神秘“掃地僧”名聲大噪。

60多歲的河北邢臺人祝朝仕,2016年來到北京香山街道擔任保潔員,每天負責清掃香山街道臥佛寺西路一段長600米的小馬路。這條路北邊的一座廢棄小院,就是祝朝仕每天結束工作後專門用來寫作的“書房”。

“寫小説很辛苦,但樂在其中。”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聯係上祝朝仕時,他剛換了一份植物園的新工作。

以自己和妻子的愛情故事為原型,祝朝仕的第一部長篇小説《來世再相愛》寫作啟動于1996年,前後經歷20年時間,于2016年才正式寫完。因不會打字,該小説手稿由女兒整理後幫助發到網上。祝朝仕略微羞澀地對記者説,覺得自己小説寫得“還不錯”。

“我批閱二十載,增減無數次,總算寫成一部小説。” 祝朝仕在寫網文作品簡介時,也不忘提最愛的《紅樓夢》。“《紅樓夢》是大才子的偉大巨著,我這本小説是沒有太厚文學功底的生活感悟的堆砌。我寫這本小説時斷時續,好多次曾想放棄。但一些人、一些事我無法忘記,如果我不能把他(她)們寫出來,我想我將在忐忑不安中度過每一天。所以我硬著頭皮寫了下來……這些年裏為了生計奔波,常年外出打工,有時間或擠時間動動筆”。

“滿篇勉強話,一腔悲憤淚。作者不能忘,心裏真是愧。”這是祝朝仕對自己小説的感悟。

起點中文網的編輯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像祝師傅那樣,平時生活中看似平凡的“小人物”,去網絡文學平臺實現寫作“大夢想”的故事數不勝數。

根據日前閱文集團發布的《2018網絡文學發展報告》,截至2018年6月,網絡文學用戶規模超4億,佔網民總量50%以上。“隨著互聯網的普及,越來越多的普通人能夠通過網絡文學平臺進行創作、作品發布。不管年齡,不論身份,在網絡文學的世界裏,每個人都是平等的表達者,每個人都是生活的體驗官,都可以成為‘追風箏的人’”。

有的“網文大神”,是在外人看來“乏善可陳”的土地中,反而汲取到優質的養分。

擅長現代言情題材的青年網文作家“鳳元糖果”,代表作訂閱量高達1.6億次,位居雲起全平臺銷售總榜單前十位。編輯提起她,往往講得格外勵志——這個農家女孩靠寫作給家人在大城市買房了!

來自山東煙臺農村的“鳳元糖果”,父母務農。在大學畢業之後、全職寫作之前,她的職業身份一直是電商會計,在城中和同學合租一間臥室,工資不多,每個月還想著要攢點錢給父母。

“返鄉傷痕文學”,近幾年春節在社交媒體上頗為流行,許多去都市闖蕩的青年再難以適應鄉村老家的一切。然而對于農村,“鳳元糖果”的態度和其他青年截然不同。鄉村裏的家,自始至終是寫作的能量站。

“有一次是快過年時的一天,下班後同事都回家了。我在街道上走,聽到城裏的鞭炮聲,很觸動,想到過年家人一起團聚,和媽媽包的餃子。”“鳳元糖果”的鄉愁,轉化為她寫小説的核心動力和基本風格。“很多人會像我,畢業後也一個人在城市工作,有壓力,想家。如果我寫的故事能帶給他們一些溫暖,也許能讓他們不孤單,釋放壓力”。

當網文創作取得不俗的成績和收入後,“鳳元糖果”依然視鄉村為最大的“充電寶”。“田園風光讓我很放松。我會去爺爺家一邊喝茶一邊聽他説故事,聽以前的年代是怎樣的。我對他們的思維方式很好奇!”

而有的寫作者,則在茫然摸索“現實身份牌”的劇情裏,慢慢遇見屬于自己的文學生命。

生于1993年的網文作家高鼎文,來自河南焦作,筆名叫“我會修空調”——請注意,這是一個很“寫實”的名字,因為這個90後真的修過空調,並且還會笑瞇瞇告訴你,他不僅會修空調,還會修理小家電和冰箱。

從河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後,高鼎文進入珠海一家生産空調內部銅管的公司上班。每天工作8小時,周日休息一天。“那個環境很難受,珠海本身就熱,夏天生産線上的溫度基本上在40攝氏度以上。不過公司有高溫補助”。

高鼎文形容在生産線上的自己,“認真踏實,不發表意見,默默幹活兒”。而每天下午5點半以後的高鼎文,則屬于另一個世界。

因癡迷《搜神記》,高鼎文高中起便想寫小説。上大學時嘗試寫了一些中短篇小説,給雜志社、微博、微信公眾號投稿,結果都石沉大海。“一直被拒絕,但我也沒灰心,就覺得可能方法沒找對,然後就開始寫網文。”

每天下班後,高鼎文迅速吃飯、洗澡,晚上8點鐘打開筆記本電腦寫小説,寫到12點多睡覺,第二天早上7點鐘起床去車間開早會、上班。

“即使最平凡的人,也得要為他那個世界的存在而戰鬥。這個意義上説,在這些平凡的世界裏,也沒有一天是平靜的。”這是高鼎文讀《平凡的世界》時最欣賞的一段話,他悄悄寫到了車間椅子的下面,不好意思讓別人看到。

“我每天寫4000字,那本書持續寫了80多萬字——讀者非常少,更多感覺是自己一個人在書寫,就想盡各種方法堅持下去。”後來由于擔心深夜碼字影響同事休息,高鼎文搬出去租房住,更安心專注于寫作。

2017年,高鼎文漸漸對當前工作産生了“無力感”。尤其在看完電影《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後,他特別難受,認真反思當下的生活境況。“這樣下去真的不好,所以我辭職了,去追夢了。”

裸辭,寫作,聽來頗有背水一戰之感的舉措,並沒有立即兌換到幸運獎勵。

這個賣力寫小説,而缺乏很多書粉追隨的90後寫作者,無奈意識到“全勤寫作”的收入仍然養不活自己,不得不尋求謀生出路,比如去老家親戚的小家電修理門店做學徒,去電腦城做事等,一度還考慮重回珠海的“前東家”上班。

高鼎文“自黑”地笑稱,那會兒他擁有一個QQ讀者群,不到10個人。“我記得很清楚,我在讀者群上面的‘公告’裏寫過:‘總有一天這個群的人數會超過100個!’對,當時很淒慘的”。

2018年8月,高鼎文的幽默懸疑題材小説《我有一座恐怖屋》上架。上架當天,他就打破了當年全網新人新書作者的紀錄。得知這個逆風翻盤的好成績後,高鼎文獎勵了自己一頓燒烤。該小説上線半年後,僅在起點中文網就收獲超過9000萬的點擊、數十萬條評論、100多萬名粉絲, 一舉打破起點中文網13年來新人月票記錄。

那麼再翻開往昔那些“身份牌”,對當下生活的影響是什麼呢?

高鼎文覺得,無論是生産線還是家電修理店,這些工作經歷讓他得到磨練,不畏懼失敗,“其實也沒什麼”。

高鼎文如今坐擁七八個規模上千的大讀者群——包括當年那個“淒慘”的群。

還有,高鼎文保證,他筆下所有修空調的師傅,一定都會擁有完美的結局。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沈傑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Giabun
數字報
網文作者“現實身份牌”:好故事背後沒有“小人物”
中國青年報  作者:沈傑群  2019-03-05

翻一翻網文作者“現實身份牌”,好故事背後沒有“小人物”

最愛讀《紅樓夢》,想用筆留住忘不掉的人和事,寫了一部30萬字的愛情網絡小説……哦,我們談論的不是都市純情女文青,而是一位年過六旬、曾在北京做街道保潔員的大叔。

如果有機會依次翻開網文作者的“現實身份牌”,讀者從中獲得的驚喜,恐怕不亞于讀一篇構思精巧的小説。畢竟,那都是真實飽滿的人生啊。

最近,起點中文網“現實頻道”的“愛情婚姻”類作品中,筆名“祝一二”的小説《來世再相愛》頁面忽然闖進大批訪客,且一個個都激動喊著“圍觀大佬”“佩服大叔”。因為媒體的曝光,一個寫網文的神秘“掃地僧”名聲大噪。

60多歲的河北邢臺人祝朝仕,2016年來到北京香山街道擔任保潔員,每天負責清掃香山街道臥佛寺西路一段長600米的小馬路。這條路北邊的一座廢棄小院,就是祝朝仕每天結束工作後專門用來寫作的“書房”。

“寫小説很辛苦,但樂在其中。”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聯係上祝朝仕時,他剛換了一份植物園的新工作。

以自己和妻子的愛情故事為原型,祝朝仕的第一部長篇小説《來世再相愛》寫作啟動于1996年,前後經歷20年時間,于2016年才正式寫完。因不會打字,該小説手稿由女兒整理後幫助發到網上。祝朝仕略微羞澀地對記者説,覺得自己小説寫得“還不錯”。

“我批閱二十載,增減無數次,總算寫成一部小説。” 祝朝仕在寫網文作品簡介時,也不忘提最愛的《紅樓夢》。“《紅樓夢》是大才子的偉大巨著,我這本小説是沒有太厚文學功底的生活感悟的堆砌。我寫這本小説時斷時續,好多次曾想放棄。但一些人、一些事我無法忘記,如果我不能把他(她)們寫出來,我想我將在忐忑不安中度過每一天。所以我硬著頭皮寫了下來……這些年裏為了生計奔波,常年外出打工,有時間或擠時間動動筆”。

“滿篇勉強話,一腔悲憤淚。作者不能忘,心裏真是愧。”這是祝朝仕對自己小説的感悟。

起點中文網的編輯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像祝師傅那樣,平時生活中看似平凡的“小人物”,去網絡文學平臺實現寫作“大夢想”的故事數不勝數。

根據日前閱文集團發布的《2018網絡文學發展報告》,截至2018年6月,網絡文學用戶規模超4億,佔網民總量50%以上。“隨著互聯網的普及,越來越多的普通人能夠通過網絡文學平臺進行創作、作品發布。不管年齡,不論身份,在網絡文學的世界裏,每個人都是平等的表達者,每個人都是生活的體驗官,都可以成為‘追風箏的人’”。

有的“網文大神”,是在外人看來“乏善可陳”的土地中,反而汲取到優質的養分。

擅長現代言情題材的青年網文作家“鳳元糖果”,代表作訂閱量高達1.6億次,位居雲起全平臺銷售總榜單前十位。編輯提起她,往往講得格外勵志——這個農家女孩靠寫作給家人在大城市買房了!

來自山東煙臺農村的“鳳元糖果”,父母務農。在大學畢業之後、全職寫作之前,她的職業身份一直是電商會計,在城中和同學合租一間臥室,工資不多,每個月還想著要攢點錢給父母。

“返鄉傷痕文學”,近幾年春節在社交媒體上頗為流行,許多去都市闖蕩的青年再難以適應鄉村老家的一切。然而對于農村,“鳳元糖果”的態度和其他青年截然不同。鄉村裏的家,自始至終是寫作的能量站。

“有一次是快過年時的一天,下班後同事都回家了。我在街道上走,聽到城裏的鞭炮聲,很觸動,想到過年家人一起團聚,和媽媽包的餃子。”“鳳元糖果”的鄉愁,轉化為她寫小説的核心動力和基本風格。“很多人會像我,畢業後也一個人在城市工作,有壓力,想家。如果我寫的故事能帶給他們一些溫暖,也許能讓他們不孤單,釋放壓力”。

當網文創作取得不俗的成績和收入後,“鳳元糖果”依然視鄉村為最大的“充電寶”。“田園風光讓我很放松。我會去爺爺家一邊喝茶一邊聽他説故事,聽以前的年代是怎樣的。我對他們的思維方式很好奇!”

而有的寫作者,則在茫然摸索“現實身份牌”的劇情裏,慢慢遇見屬于自己的文學生命。

生于1993年的網文作家高鼎文,來自河南焦作,筆名叫“我會修空調”——請注意,這是一個很“寫實”的名字,因為這個90後真的修過空調,並且還會笑瞇瞇告訴你,他不僅會修空調,還會修理小家電和冰箱。

從河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畢業後,高鼎文進入珠海一家生産空調內部銅管的公司上班。每天工作8小時,周日休息一天。“那個環境很難受,珠海本身就熱,夏天生産線上的溫度基本上在40攝氏度以上。不過公司有高溫補助”。

高鼎文形容在生産線上的自己,“認真踏實,不發表意見,默默幹活兒”。而每天下午5點半以後的高鼎文,則屬于另一個世界。

因癡迷《搜神記》,高鼎文高中起便想寫小説。上大學時嘗試寫了一些中短篇小説,給雜志社、微博、微信公眾號投稿,結果都石沉大海。“一直被拒絕,但我也沒灰心,就覺得可能方法沒找對,然後就開始寫網文。”

每天下班後,高鼎文迅速吃飯、洗澡,晚上8點鐘打開筆記本電腦寫小説,寫到12點多睡覺,第二天早上7點鐘起床去車間開早會、上班。

“即使最平凡的人,也得要為他那個世界的存在而戰鬥。這個意義上説,在這些平凡的世界裏,也沒有一天是平靜的。”這是高鼎文讀《平凡的世界》時最欣賞的一段話,他悄悄寫到了車間椅子的下面,不好意思讓別人看到。

“我每天寫4000字,那本書持續寫了80多萬字——讀者非常少,更多感覺是自己一個人在書寫,就想盡各種方法堅持下去。”後來由于擔心深夜碼字影響同事休息,高鼎文搬出去租房住,更安心專注于寫作。

2017年,高鼎文漸漸對當前工作産生了“無力感”。尤其在看完電影《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後,他特別難受,認真反思當下的生活境況。“這樣下去真的不好,所以我辭職了,去追夢了。”

裸辭,寫作,聽來頗有背水一戰之感的舉措,並沒有立即兌換到幸運獎勵。

這個賣力寫小説,而缺乏很多書粉追隨的90後寫作者,無奈意識到“全勤寫作”的收入仍然養不活自己,不得不尋求謀生出路,比如去老家親戚的小家電修理門店做學徒,去電腦城做事等,一度還考慮重回珠海的“前東家”上班。

高鼎文“自黑”地笑稱,那會兒他擁有一個QQ讀者群,不到10個人。“我記得很清楚,我在讀者群上面的‘公告’裏寫過:‘總有一天這個群的人數會超過100個!’對,當時很淒慘的”。

2018年8月,高鼎文的幽默懸疑題材小説《我有一座恐怖屋》上架。上架當天,他就打破了當年全網新人新書作者的紀錄。得知這個逆風翻盤的好成績後,高鼎文獎勵了自己一頓燒烤。該小説上線半年後,僅在起點中文網就收獲超過9000萬的點擊、數十萬條評論、100多萬名粉絲, 一舉打破起點中文網13年來新人月票記錄。

那麼再翻開往昔那些“身份牌”,對當下生活的影響是什麼呢?

高鼎文覺得,無論是生産線還是家電修理店,這些工作經歷讓他得到磨練,不畏懼失敗,“其實也沒什麼”。

高鼎文如今坐擁七八個規模上千的大讀者群——包括當年那個“淒慘”的群。

還有,高鼎文保證,他筆下所有修空調的師傅,一定都會擁有完美的結局。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沈傑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