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文創這樣造品牌

來源:人民網 作者:王萌 發表時間:2019-03-02 23:33

故宮的雪、故宮的貓、故宮文創、故宮展覽,如今,故宮已不再僅僅是一座博物館,更是利用文化創意産品走進百姓生活的一個樣板。

作為一個擁有近600年歷史的文化符號,故宮擁有眾多皇宮建築群、文物古跡,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典型象徵。近年來,在文創産業帶動下,故宮化身成為“網紅”。據介紹,到2018年12月,故宮文化創意産品研發超1.1萬件,文創産品收入在2017年達15億元。

人們願意買喜歡買

每年接待1700萬人次觀眾,每天面對著數萬觀眾,故宮這座世界著名的綜合博物館和世界文化遺産,如何讓收藏在禁宮的文物、陳列的遺産、書寫在古籍裏的文字活起來?

轉變源自2013年。當時,臺北故宮推出一種創意紙膠帶,在網絡爆紅。這讓故宮博物院看到文創産品的龐大市場。

其實,這並非故宮首次關注文創市場。過去故宮也做文化産品,但都是將書畫、瓷器等進行簡單復制,很少有人買。2008年,故宮淘寶就已上線,因價格高昂、質量一般,消費者並不買賬。如何有針對性地研發出不同結構、不同層次、不同表達的文化創意産品?受到臺北故宮啟發,故宮博物院開始了新嘗試。

讓文物藏品更好地融入人們日常生活中,發揮其文化價值,這是故宮追求的目標。由此,故宮開始舉辦故宮文化創意産品比賽,以此拓寬研發思路。2013年8月,故宮第一次面向公眾徵集文化産品創意,舉辦以“把故宮文化帶回家”為主題的文創設計大賽。此後,“奉旨旅行”行李牌、“朕就是這樣漢子”折扇等各路萌係路線産品問世,使故宮變得年輕起來。

除了實體的文創産品,故宮在網絡上也打開“宮門”,故宮文化創意産品從“館舍天地”走向“大千世界”。

目前,故宮博物院擁有4家文創網絡經營主體:去年底正式運營的“故宮博物院文化創意館”,售賣創意生活用品的故宮博物院文創旗艦店,主打年輕化的故宮淘寶店,以及更趨于大眾化的故宮商城。4家經營主體面向社會不同人群,産品風格各有特色,實現差異化經營,共同塑造故宮文創的整體形象。

其中,故宮博物院文創旗艦店配合故宮博物院展覽,做主題性的文化挖掘,研發了千裏江山係列、清明上河圖係列等産品,已積累193萬多粉絲;故宮淘寶産品萌趣而不失雅致,致力于以輕松時尚方式展現故宮文物、推廣故宮文化,推出故宮娃娃、折扇團扇、文具用品等産品,目前擁有400萬粉絲。

“故宮的藏品是一個取之不盡的寶藏,在這方面我們優勢非常明顯,能夠不斷挖掘,不斷進行創意,不斷創造一些人們喜歡的文化創意産品,這是我們的絕對優勢。”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説。

年輕人愛上故宮文化

如何讓沉睡在博物院裏的優秀傳統文化受到青年一代的喜歡和接納,這是單霽翔常常思考的問題之一。

隨著故宮文創産品熱銷,故宮文化也受到越來越多年輕人喜愛。最直觀的反映體現在參觀故宮的年輕人變多了:據故宮發布的統計數據,2018年故宮接待量突破1700萬人次,其中30歲以下觀眾佔40%,年輕觀眾尤其是“80後”和“90後”,已成為參觀故宮博物院的“主力”。

要拉近故宮與年輕人的距離,就要研究年輕人樂于接受的傳播方式。如何讓歷史“平易近人”“生動有趣”,成為故宮“網紅”進階史上的重要話題。

2014年,故宮淘寶微信公眾號刊登了《雍正:感覺自己萌萌噠》一文。此文迅速成為故宮淘寶公眾號第一篇“10萬+”爆文,雍正皇帝也借此成為當時的熱門“網紅”。同一年,故宮文創相繼推出“朝珠耳機”“奉旨旅行”腰牌卡、“朕就是這樣的漢子”折扇等一係列産品。“朝珠耳機”還獲得“2014年中國最具人氣的十大文創産品”第一名。

創意滿滿的文化産品,與年輕人的“腦洞”碰撞到一起,便能持續挖掘故宮“礦藏”,傳播效果更加強大。北京故宮的文創之路雖然時間不長,卻迅速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子,故宮也成為融歷史與現代、文化與科技、傳統與創新為一體的知識産權。

2015年,曾經作為清代皇城正門的端門,被改造成端門數字博物館,通過“數字宮廷原狀”提供的沉浸式立體虛擬環境,遊客既能“參觀”許多以前不能踏入的宮殿,也能利用虛擬現實技術試穿帝後服裝,欣賞寶物。截至2018年,故宮先後上線了9款App,涉及故宮資訊、遊戲和導覽等眾多內容,將專家研究成果與觀眾感興趣的題材密切結合起來,並且把專家研究成果“翻譯”成觀眾,特別是年輕觀眾樂于接受的形式,更加口語化,形象更親和,不斷拉近故宮博物院與廣大觀眾的距離。

夠專業的內容、接地氣的策劃、高水準的制作,成為故宮産品的一貫風格,故宮也因此獲得“故宮出品,必屬精品”的觀眾評價。“不一味迎合大眾,而是以嚴謹而風趣的方式接近消費者,最終實現文化的傳播與再生。”單霽翔説,這是故宮應該達到的最好狀態。

運用多種方式傳播優秀傳統文化

一座博物館的價值,不僅在于擁有悠久歷史、豐富藏品,更在于應用這些文化資源為人們做些實實在在的貢獻,在于將這些文化資源融入人們的現實生活。

通過文化創意為觀眾架起一座溝通文化的橋梁、奉上一場文化盛宴,正是很好的表現形式。讓人們通過故宮文化創意直接觸摸到文化,是故宮發展文化創意事業的出發點,也是落腳點。

如何讓人們更便捷地觸摸到故宮文化?單霽翔認為,文物要活在人們當下的生活中,因此文化産品必須要有創意。

近年來,故宮定位于“根植于傳統文化,緊扣人民群眾大眾生活”原則,做出許多社會大眾能夠樂于享用、將傳統文化與現代生活相結合的産品。例如故宮娃娃係列,因具有趣味性而受到少年觀眾喜愛。手機殼、電腦包、鼠標墊、U盤等,因具有實用性而持續熱銷。

“很多觀眾參觀故宮時就對我們宮門的印象很深,所以我們就把宮門做成了宮門旅行包,讓人們把對宮門的印象帶回家。雍正的十二美人很有名,我們就做了美人傘,春夏秋冬都可以打。故宮日歷,去年發行了68萬冊,今年做了英文版,銷量可能要突破100萬冊。”單霽翔認為,文創産品必須要深入挖掘自己的文化資源、文化信息,把它跟人們生活需求對接。

為了更好塑造品牌形象,故宮博物院在確保每件文化産品都擁有故宮創意元素的同時,也不斷加強對産品設計、生産、營銷各個環節的把控,力爭使每件産品均具備高質量。

據介紹,故宮文創産品樣品打樣常規在4次至5次以上,以精準把握細節、調整産品工藝、完善制造工序。從文化創意産品本身到包裝盒、包裝袋都需要有統一的呈現,延續整體風格。2018年底火爆一時的故宮口紅,在研發過程中,僅口紅外觀設計稿就修改了1240次。

“故宮博物院要改變傳統的傳播方式,要學會運用多種方式來傳播優秀傳統文化,我們要讓故宮文化遺産資源活起來。”單霽翔説。

編輯:quinn
數字報
故宮文創這樣造品牌
人民網  作者:王萌  2019-03-02

故宮的雪、故宮的貓、故宮文創、故宮展覽,如今,故宮已不再僅僅是一座博物館,更是利用文化創意産品走進百姓生活的一個樣板。

作為一個擁有近600年歷史的文化符號,故宮擁有眾多皇宮建築群、文物古跡,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典型象徵。近年來,在文創産業帶動下,故宮化身成為“網紅”。據介紹,到2018年12月,故宮文化創意産品研發超1.1萬件,文創産品收入在2017年達15億元。

人們願意買喜歡買

每年接待1700萬人次觀眾,每天面對著數萬觀眾,故宮這座世界著名的綜合博物館和世界文化遺産,如何讓收藏在禁宮的文物、陳列的遺産、書寫在古籍裏的文字活起來?

轉變源自2013年。當時,臺北故宮推出一種創意紙膠帶,在網絡爆紅。這讓故宮博物院看到文創産品的龐大市場。

其實,這並非故宮首次關注文創市場。過去故宮也做文化産品,但都是將書畫、瓷器等進行簡單復制,很少有人買。2008年,故宮淘寶就已上線,因價格高昂、質量一般,消費者並不買賬。如何有針對性地研發出不同結構、不同層次、不同表達的文化創意産品?受到臺北故宮啟發,故宮博物院開始了新嘗試。

讓文物藏品更好地融入人們日常生活中,發揮其文化價值,這是故宮追求的目標。由此,故宮開始舉辦故宮文化創意産品比賽,以此拓寬研發思路。2013年8月,故宮第一次面向公眾徵集文化産品創意,舉辦以“把故宮文化帶回家”為主題的文創設計大賽。此後,“奉旨旅行”行李牌、“朕就是這樣漢子”折扇等各路萌係路線産品問世,使故宮變得年輕起來。

除了實體的文創産品,故宮在網絡上也打開“宮門”,故宮文化創意産品從“館舍天地”走向“大千世界”。

目前,故宮博物院擁有4家文創網絡經營主體:去年底正式運營的“故宮博物院文化創意館”,售賣創意生活用品的故宮博物院文創旗艦店,主打年輕化的故宮淘寶店,以及更趨于大眾化的故宮商城。4家經營主體面向社會不同人群,産品風格各有特色,實現差異化經營,共同塑造故宮文創的整體形象。

其中,故宮博物院文創旗艦店配合故宮博物院展覽,做主題性的文化挖掘,研發了千裏江山係列、清明上河圖係列等産品,已積累193萬多粉絲;故宮淘寶産品萌趣而不失雅致,致力于以輕松時尚方式展現故宮文物、推廣故宮文化,推出故宮娃娃、折扇團扇、文具用品等産品,目前擁有400萬粉絲。

“故宮的藏品是一個取之不盡的寶藏,在這方面我們優勢非常明顯,能夠不斷挖掘,不斷進行創意,不斷創造一些人們喜歡的文化創意産品,這是我們的絕對優勢。”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説。

年輕人愛上故宮文化

如何讓沉睡在博物院裏的優秀傳統文化受到青年一代的喜歡和接納,這是單霽翔常常思考的問題之一。

隨著故宮文創産品熱銷,故宮文化也受到越來越多年輕人喜愛。最直觀的反映體現在參觀故宮的年輕人變多了:據故宮發布的統計數據,2018年故宮接待量突破1700萬人次,其中30歲以下觀眾佔40%,年輕觀眾尤其是“80後”和“90後”,已成為參觀故宮博物院的“主力”。

要拉近故宮與年輕人的距離,就要研究年輕人樂于接受的傳播方式。如何讓歷史“平易近人”“生動有趣”,成為故宮“網紅”進階史上的重要話題。

2014年,故宮淘寶微信公眾號刊登了《雍正:感覺自己萌萌噠》一文。此文迅速成為故宮淘寶公眾號第一篇“10萬+”爆文,雍正皇帝也借此成為當時的熱門“網紅”。同一年,故宮文創相繼推出“朝珠耳機”“奉旨旅行”腰牌卡、“朕就是這樣的漢子”折扇等一係列産品。“朝珠耳機”還獲得“2014年中國最具人氣的十大文創産品”第一名。

創意滿滿的文化産品,與年輕人的“腦洞”碰撞到一起,便能持續挖掘故宮“礦藏”,傳播效果更加強大。北京故宮的文創之路雖然時間不長,卻迅速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子,故宮也成為融歷史與現代、文化與科技、傳統與創新為一體的知識産權。

2015年,曾經作為清代皇城正門的端門,被改造成端門數字博物館,通過“數字宮廷原狀”提供的沉浸式立體虛擬環境,遊客既能“參觀”許多以前不能踏入的宮殿,也能利用虛擬現實技術試穿帝後服裝,欣賞寶物。截至2018年,故宮先後上線了9款App,涉及故宮資訊、遊戲和導覽等眾多內容,將專家研究成果與觀眾感興趣的題材密切結合起來,並且把專家研究成果“翻譯”成觀眾,特別是年輕觀眾樂于接受的形式,更加口語化,形象更親和,不斷拉近故宮博物院與廣大觀眾的距離。

夠專業的內容、接地氣的策劃、高水準的制作,成為故宮産品的一貫風格,故宮也因此獲得“故宮出品,必屬精品”的觀眾評價。“不一味迎合大眾,而是以嚴謹而風趣的方式接近消費者,最終實現文化的傳播與再生。”單霽翔説,這是故宮應該達到的最好狀態。

運用多種方式傳播優秀傳統文化

一座博物館的價值,不僅在于擁有悠久歷史、豐富藏品,更在于應用這些文化資源為人們做些實實在在的貢獻,在于將這些文化資源融入人們的現實生活。

通過文化創意為觀眾架起一座溝通文化的橋梁、奉上一場文化盛宴,正是很好的表現形式。讓人們通過故宮文化創意直接觸摸到文化,是故宮發展文化創意事業的出發點,也是落腳點。

如何讓人們更便捷地觸摸到故宮文化?單霽翔認為,文物要活在人們當下的生活中,因此文化産品必須要有創意。

近年來,故宮定位于“根植于傳統文化,緊扣人民群眾大眾生活”原則,做出許多社會大眾能夠樂于享用、將傳統文化與現代生活相結合的産品。例如故宮娃娃係列,因具有趣味性而受到少年觀眾喜愛。手機殼、電腦包、鼠標墊、U盤等,因具有實用性而持續熱銷。

“很多觀眾參觀故宮時就對我們宮門的印象很深,所以我們就把宮門做成了宮門旅行包,讓人們把對宮門的印象帶回家。雍正的十二美人很有名,我們就做了美人傘,春夏秋冬都可以打。故宮日歷,去年發行了68萬冊,今年做了英文版,銷量可能要突破100萬冊。”單霽翔認為,文創産品必須要深入挖掘自己的文化資源、文化信息,把它跟人們生活需求對接。

為了更好塑造品牌形象,故宮博物院在確保每件文化産品都擁有故宮創意元素的同時,也不斷加強對産品設計、生産、營銷各個環節的把控,力爭使每件産品均具備高質量。

據介紹,故宮文創産品樣品打樣常規在4次至5次以上,以精準把握細節、調整産品工藝、完善制造工序。從文化創意産品本身到包裝盒、包裝袋都需要有統一的呈現,延續整體風格。2018年底火爆一時的故宮口紅,在研發過程中,僅口紅外觀設計稿就修改了1240次。

“故宮博物院要改變傳統的傳播方式,要學會運用多種方式來傳播優秀傳統文化,我們要讓故宮文化遺産資源活起來。”單霽翔説。

編輯:quin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