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教育豈是“今天栽樹,明天就能結果”?

來源:工人日報 作者:陳俊宇 發表時間:2019-03-02 12:43

最近一周,全國中小學陸續迎來了開學日。開學日“遇見”什麼?不少學校將傳統文化教育作為開學第一課,通過開展豐富多彩的活動,將傳統文化融入孩子的日常學習生活之中。

近年來,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的傳統文化教育已成為教育領域關注的熱點話題,除了學校、家庭重視之外,主打傳統文化教育的培訓機構更是遍地開花,私塾、書院、學宮之類收費不菲。然而,從學習傳統文化就能既孝且順到“凡古必真,凡漢皆好”的誤讀,再到臭名昭著的“女德”班、歌手孫楠送兒女就讀“華夏學宮”引來公眾的質疑乃至批評,打著“國學”旗號亂象橫行,是傳統文化推廣教育面臨尷尬境況的寫照。

“傳統文化教育,歸根結底還是教育活動,這就涉及為什麼要教、教什麼以及怎麼教三方面。”長期從事中國傳統教育、中國傳統文化教育研究的北京師范大學國學經典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徐梓教授告訴《工人日報》記者,目前的狀況並不理想。

那麼,傳統文化教育的整體情況如何,有哪些現實問題待解,又應該從哪些方面廓清教育的迷霧?

播下種子,延續文化血脈

眼下,由徐梓教授負責的《中小學傳統文化教育指導標準》研制工作,進入定稿階段。這項工作由教育部直屬單位中國教育學會牽頭組織,距離2017年2月課題組在北京師范大學召開標準研制工作第一次工作會議,已經過去整整兩年。

“傳統文化教育的功效是長期的而不是即時的,是隱性的而不是顯性的,它看不見、摸不著,不能帶來直接的、現實的功利。”徐梓教授認為,説到底,傳統文化教育是要在我們和自己傳統之間搭建一座橋梁,讓我們和悠久歷史之間係起一條紐帶。如果缺乏傳統文化教育,我們就無法找到回歸自己精神家園的路,只能是一個文化上無家可歸的流浪兒。我們只有給這一代孩子的DNA鑄上傳統文化的烙印,他們才能從一個自然的、生物學意義的人,變成一個自覺的、文化意義上的中國人。

優秀傳統文化進校園,是一項固本工程、鑄魂工程、打底色的工程。近年來,大力推動傳統文化教育,從頂層設計到學校實踐都表現尤甚。

去年,新修訂的高中課程方案與課程標準出爐。加強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是這次課標修訂的重點之一。教育部教材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各個學科將會結合自身特點,增加傳統文化內容。

黨的十九大報告更是提出,要堅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不斷鑄就中華文化新輝煌。2017年初,《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下發,強調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貫穿國民教育始終”,因此傳統文化不僅要進校園,更要始終在校園。

早在2014年,教育部也印發了《完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指導綱要》,優秀傳統文化進校園與進課堂工作得到高度重視。

在孩子們的心靈深處播下傳統文化的種子,對于文化血脈的延續、精神家園的建立至關重要。教育界人士均認為,黨中央、國務院頒布的有關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方針政策,提供了政策保障。

不能成為第二品德課

“孩子學了傳統文化,就會更聽話懂事,會給父母端茶倒水洗腳等等,這都是功利化的表現,總想著的是今天栽樹,明天就能結果。”徐梓教授所説這一問題相當普遍,也是傳統文化教育的誤區之一。

在備受爭議的孫楠女兒學國學事件中,其出發點表現出的功利性頗有普遍性。

據媒體報道,為了教育“不聽話”“愛玩遊戲”的女兒,孫楠舉家搬遷,還把女兒送進“一學年10萬元學費”的華夏學宮。孫楠的妻子説,因為孩子比較不好管,讓孩子學習國學,目的是“讓孩子們知道感恩、孝道和惜福。”

同時,值得警惕的是,傳統文化教育不能成為第二品德課。在徐梓教授看來,傳統文化教育有道德教化的功能,但又要比道德教育有著更豐富更深刻的內涵,不能將其狹隘理解。

對傳統文化的認知偏差,在具體的實踐教學中較為普遍。浙江師范大學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楊和平撰文指出,當前,對傳統文化教育出現了一種誤解:經史子集、唐詩宋詞等國學經典成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代名詞,戲曲曲藝、手工技藝、書法繪畫、歌舞器樂等遭到冷落,在大中小學及社區教育體係中,比重輕、內容少。

當對傳統文化內涵的理解不到位,自然也有影響到了相應教材的編纂與課程設置。徐梓教授認為,傳統文化至少應該包括國學經典、常識、技藝三大方面。為此,他帶領團隊按照這三大模塊歷時四年編纂了24冊《中國傳統文化》,“國學經典包括傳統蒙書、唐詩宋詞、諸子百家、四書五經等,常識會涉及各種制度、天文歷法、生肖屬相、節氣等內容,技藝包括琴棋書畫、戲曲曲藝等多方面。”

傳統文化教育“要有耐心,學會等待”

近年來,關于傳統文化教育的爭論,已經從早期的“要不要開展傳統文化教育”,逐漸轉變到“如何開展傳統文化教育”,“哪些傳統文化的內容適合中小學哪些年級”這些更加具體的問題上。國內中小學校對于開展傳統文化教育普遍具有較大的熱情,但是對于“教什麼”“怎麼教”的問題也普遍感到困惑。《中小學傳統文化教育指導標準》的研制,正是為了解決這一普遍存在的困惑。

教育部門推行的教學政策是,將傳統文化的內容滲透到不同的學科與活動之中。然而,當缺乏統一標準時,就會造成眾多課程各自為戰、課內課外無法銜接、課程門類孤立化、教育內容碎片化等情況存在,導致傳統文化教育處于松散狀態。

“當前的傳統文化教育,存在庸俗化、功利化、碎片化等問題,但最普遍、最嚴重也最值得關注的,莫過于‘非教育化’問題。”徐梓教授切中問題本質。他認為,傳統文化教育歸根到底是一個教育問題。既然是一個教育問題,就要按照教育的規律辦事,遵循教育的邏輯,遵從教育的原則。

在關鍵操作層面,“現在傳統文化教育中的許多問題,都源于沒有將傳統文化納入中小學的必修課。”徐梓教授一直為此呼吁,有了專門的課程,才會有專職的教師,有必要建立一支專業化教師隊伍,“既懂傳統文化,又懂教育”。

傳統文化是一門新學科,很少有可供借鑒的經驗。他提出,有必要大力開展傳統文化教育的師資培訓工作,包括在全國高等師范院校倣效已經納入國家課程的科目,設置傳統文化係或專業;將培訓傳統文化師資工作納入國培計劃,開展專項、集中培訓;實施培養計劃設置直屬教育部的傳統文化教育研究基地,開展傳統文化教育的研究工作。徐梓教授透露,“北師大今年將迎來首批10名傳統文化教育專業碩士”。

因此,無論是將傳統文化設置為專門的課程,還是制定具有普適性的教育指導標準,以及培養專業的師資隊伍,都是將傳統文化教育放置在教育的軌道上運行。

“教育的一個重要情懷,就是要有耐心,學會等待,要循序漸進。”徐梓教授如是説道。久久為功之事,需要一步一步地前行。(陳俊宇)

編輯:白茶
數字報
傳統文化教育豈是“今天栽樹,明天就能結果”?
工人日報  作者:陳俊宇  2019-03-02

最近一周,全國中小學陸續迎來了開學日。開學日“遇見”什麼?不少學校將傳統文化教育作為開學第一課,通過開展豐富多彩的活動,將傳統文化融入孩子的日常學習生活之中。

近年來,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的傳統文化教育已成為教育領域關注的熱點話題,除了學校、家庭重視之外,主打傳統文化教育的培訓機構更是遍地開花,私塾、書院、學宮之類收費不菲。然而,從學習傳統文化就能既孝且順到“凡古必真,凡漢皆好”的誤讀,再到臭名昭著的“女德”班、歌手孫楠送兒女就讀“華夏學宮”引來公眾的質疑乃至批評,打著“國學”旗號亂象橫行,是傳統文化推廣教育面臨尷尬境況的寫照。

“傳統文化教育,歸根結底還是教育活動,這就涉及為什麼要教、教什麼以及怎麼教三方面。”長期從事中國傳統教育、中國傳統文化教育研究的北京師范大學國學經典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徐梓教授告訴《工人日報》記者,目前的狀況並不理想。

那麼,傳統文化教育的整體情況如何,有哪些現實問題待解,又應該從哪些方面廓清教育的迷霧?

播下種子,延續文化血脈

眼下,由徐梓教授負責的《中小學傳統文化教育指導標準》研制工作,進入定稿階段。這項工作由教育部直屬單位中國教育學會牽頭組織,距離2017年2月課題組在北京師范大學召開標準研制工作第一次工作會議,已經過去整整兩年。

“傳統文化教育的功效是長期的而不是即時的,是隱性的而不是顯性的,它看不見、摸不著,不能帶來直接的、現實的功利。”徐梓教授認為,説到底,傳統文化教育是要在我們和自己傳統之間搭建一座橋梁,讓我們和悠久歷史之間係起一條紐帶。如果缺乏傳統文化教育,我們就無法找到回歸自己精神家園的路,只能是一個文化上無家可歸的流浪兒。我們只有給這一代孩子的DNA鑄上傳統文化的烙印,他們才能從一個自然的、生物學意義的人,變成一個自覺的、文化意義上的中國人。

優秀傳統文化進校園,是一項固本工程、鑄魂工程、打底色的工程。近年來,大力推動傳統文化教育,從頂層設計到學校實踐都表現尤甚。

去年,新修訂的高中課程方案與課程標準出爐。加強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是這次課標修訂的重點之一。教育部教材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各個學科將會結合自身特點,增加傳統文化內容。

黨的十九大報告更是提出,要堅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不斷鑄就中華文化新輝煌。2017年初,《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下發,強調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貫穿國民教育始終”,因此傳統文化不僅要進校園,更要始終在校園。

早在2014年,教育部也印發了《完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指導綱要》,優秀傳統文化進校園與進課堂工作得到高度重視。

在孩子們的心靈深處播下傳統文化的種子,對于文化血脈的延續、精神家園的建立至關重要。教育界人士均認為,黨中央、國務院頒布的有關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方針政策,提供了政策保障。

不能成為第二品德課

“孩子學了傳統文化,就會更聽話懂事,會給父母端茶倒水洗腳等等,這都是功利化的表現,總想著的是今天栽樹,明天就能結果。”徐梓教授所説這一問題相當普遍,也是傳統文化教育的誤區之一。

在備受爭議的孫楠女兒學國學事件中,其出發點表現出的功利性頗有普遍性。

據媒體報道,為了教育“不聽話”“愛玩遊戲”的女兒,孫楠舉家搬遷,還把女兒送進“一學年10萬元學費”的華夏學宮。孫楠的妻子説,因為孩子比較不好管,讓孩子學習國學,目的是“讓孩子們知道感恩、孝道和惜福。”

同時,值得警惕的是,傳統文化教育不能成為第二品德課。在徐梓教授看來,傳統文化教育有道德教化的功能,但又要比道德教育有著更豐富更深刻的內涵,不能將其狹隘理解。

對傳統文化的認知偏差,在具體的實踐教學中較為普遍。浙江師范大學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楊和平撰文指出,當前,對傳統文化教育出現了一種誤解:經史子集、唐詩宋詞等國學經典成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代名詞,戲曲曲藝、手工技藝、書法繪畫、歌舞器樂等遭到冷落,在大中小學及社區教育體係中,比重輕、內容少。

當對傳統文化內涵的理解不到位,自然也有影響到了相應教材的編纂與課程設置。徐梓教授認為,傳統文化至少應該包括國學經典、常識、技藝三大方面。為此,他帶領團隊按照這三大模塊歷時四年編纂了24冊《中國傳統文化》,“國學經典包括傳統蒙書、唐詩宋詞、諸子百家、四書五經等,常識會涉及各種制度、天文歷法、生肖屬相、節氣等內容,技藝包括琴棋書畫、戲曲曲藝等多方面。”

傳統文化教育“要有耐心,學會等待”

近年來,關于傳統文化教育的爭論,已經從早期的“要不要開展傳統文化教育”,逐漸轉變到“如何開展傳統文化教育”,“哪些傳統文化的內容適合中小學哪些年級”這些更加具體的問題上。國內中小學校對于開展傳統文化教育普遍具有較大的熱情,但是對于“教什麼”“怎麼教”的問題也普遍感到困惑。《中小學傳統文化教育指導標準》的研制,正是為了解決這一普遍存在的困惑。

教育部門推行的教學政策是,將傳統文化的內容滲透到不同的學科與活動之中。然而,當缺乏統一標準時,就會造成眾多課程各自為戰、課內課外無法銜接、課程門類孤立化、教育內容碎片化等情況存在,導致傳統文化教育處于松散狀態。

“當前的傳統文化教育,存在庸俗化、功利化、碎片化等問題,但最普遍、最嚴重也最值得關注的,莫過于‘非教育化’問題。”徐梓教授切中問題本質。他認為,傳統文化教育歸根到底是一個教育問題。既然是一個教育問題,就要按照教育的規律辦事,遵循教育的邏輯,遵從教育的原則。

在關鍵操作層面,“現在傳統文化教育中的許多問題,都源于沒有將傳統文化納入中小學的必修課。”徐梓教授一直為此呼吁,有了專門的課程,才會有專職的教師,有必要建立一支專業化教師隊伍,“既懂傳統文化,又懂教育”。

傳統文化是一門新學科,很少有可供借鑒的經驗。他提出,有必要大力開展傳統文化教育的師資培訓工作,包括在全國高等師范院校倣效已經納入國家課程的科目,設置傳統文化係或專業;將培訓傳統文化師資工作納入國培計劃,開展專項、集中培訓;實施培養計劃設置直屬教育部的傳統文化教育研究基地,開展傳統文化教育的研究工作。徐梓教授透露,“北師大今年將迎來首批10名傳統文化教育專業碩士”。

因此,無論是將傳統文化設置為專門的課程,還是制定具有普適性的教育指導標準,以及培養專業的師資隊伍,都是將傳統文化教育放置在教育的軌道上運行。

“教育的一個重要情懷,就是要有耐心,學會等待,要循序漸進。”徐梓教授如是説道。久久為功之事,需要一步一步地前行。(陳俊宇)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