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一帶一路上的文化民企:海外搭建平臺光影傳播文化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2-22 17:59

  中外嘉賓在第三屆金樹國際紀錄片節現場研討作品

  文化走出去不能愣推、強推,要動腦筋,正視文化差異,進行長期布局,最好是“潤物細無聲”。紀錄片用影像的方式傳遞話語,是跨文化傳播中一種高效載體,全世界都能接受。

  在中國,愛拍紀錄片的人不少,愛看紀錄片的也不在少數,但直接把紀錄片節辦到國外去,王立濱算得上是“吃螃蟹”的人。

  一個中國民營企業,怎麼會在德國舉辦世界性的紀錄片節?“一開始,大家都覺得不可能,邀請評委時對方還以為我們是騙子。”3年後,質疑者成了“自來水”,金樹國際紀錄片節也承載著對話、互鑒的初衷,逐漸成長。

  紀錄片産業有著巨大的發展潛力

  “想建一個國際化平臺,換一種方式對外傳播。”北京華韻尚德國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立濱辦紀錄片節的出發點,聽起來有些簡單粗暴。在做決定之前,她和團隊花了5年的時間調研,一來是為了摸底,了解全球紀錄片的市場、産業情況,相關的節展有多少,二來也想與專家學者探討,看辦節的可行性和可能性。

  厚厚的調研報告在手,團隊心裏也有了數。“紀錄片産業有著巨大的市場和發展潛力。另外,紀錄片用影像的方式傳遞話語,是跨文化傳播中一種高效載體,全世界都能接受。”

  2016年10月,首屆金樹國際紀錄片節呱呱墜地。由中國民營企業主辦,落地德國法蘭克福,吸引了37個國家的387部紀錄片報名參加,邀請國際大腕和專業評審把關……紀錄片節的國際化面孔,讓許多西方人眼前一亮。3年來,這些數字不斷上升,到2018年的第三屆,已經有來自美國、印度、英國、意大利等125個國家和地區的4034部紀錄片參加,其中,中國紀錄片有175部。

  “中國有很多迷人的故事可以講給大家聽,甚至在城市的每一個街角,人們都能找到故事,這些紀錄片可以為人們接觸之前不曾涉及的領域打開門窗。”德國電影導演、制片人及紀錄片協會執行主席托馬斯·弗裏克爾感嘆。

  這樣的好奇和期待,王立濱不是第一次感受到。大約10年前,有位德國的電視臺臺長輾轉找到她,希望能做一檔向德國民眾介紹中國的電視節目,“他們當時對中國的了解很少,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令他們感到吃驚。”于是有了1年後的日播節目《來看吧》,“主要介紹中國的社會民生,老百姓當下的生活,這也是他們最關注和好奇的。”節目在當地3個電視臺和網絡上播出,覆蓋了德語區,今年還將落地匈牙利,“收視和網絡留言互動都挺活躍。”這是她和德國的淵源,這樣的積累也為紀錄片節的成長打下了好基礎。

  還有一個有意思的故事。一群德國紀錄片導演受邀來到南京,逛公園時看到中國的老人在晨練、寫毛筆字,覺得特別新奇和興奮,立馬決定拍一部紀錄片,讓德國的老人看到中國老人的生活。“太多人想接觸中國,一些我們習以為常的東西,他們都覺得很新鮮。”王立濱説,許多西方人都很想跟中國人打交道,但又不知道怎麼辦,“這些年中國不斷發展,國外了解中國的意願越來越強烈。”這些都堅定了她走下去的決心。

  文化走出去是長期的過程

  在國外辦紀錄片節,困難自然很多。紀錄片的專業性很強,需要“高手”把關才有含金量;中外一些不可避免的文化差異,有時還可能讓自己吃力不討好。對于這些,王立濱挺坦然:“就像我們做的《來看吧》,4年後才開始盈利,文化走出去本來就是長期的過程,不能一下子看到收益。”

  從借別人的節展走出去,到自己在海外搭建中國“主場”,本身就是一種升級。每屆紀錄片節都會嘗試做些創新和改變,除了展映、論壇,去年的紀錄片節還突破傳統的展位設置,新設了“聯合會客廳”,不同膚色的投資方、版權方、採購方、導演等圍坐一圈,探討紀錄片內容,分享拍攝心得和新計劃,一拍即合的還會在現場合作簽約。“我們從第二屆開始有版權交易,除了可以在現場展示、簽約,參加紀錄片節的作品還會發布在線上的版權交易平臺中,最近,有部中國紀錄片剛剛剪完,就被英國和美國買家買走了。”王立濱説。

  作為紀錄片節評審團的成員,托馬斯·弗裏克爾也能明顯感受到,報名參加的紀錄片質量一年比一年好,“全球紀錄片行業充滿生機,來參加紀錄片節的國際影片也越來越多,業內人士可以面對面交流,不僅分享各自國家的文化,也能知道有哪些合作的機會,如何展示自己的作品。以前,想直接在別國市場上推廣本國的紀錄片費時又費力,金樹節正好提供了溝通的機會,利于文化産品的進一步傳播和發展。”

  托馬斯·弗裏克爾自己同樣著迷于中國的發展。前段時間,闊別30多年後的中國之旅,讓他感受到了巨大變化。“我們對中國非常感興趣,在那裏,紀錄片有很大的發展可能,其動力來源于中國社會的飛速發展,互聯網、‘一帶一路’等等,都為紀錄片發展提供了無窮的主題,這些正是紀錄片拍攝者一直在追尋的。”

  找到適合的方式“走進去”

  像托馬斯·弗裏克爾一樣,被圈粉的西方人還不少,“通過他們的口碑來傳播、介紹,效果很好。”王立濱説,2017年,德語地區收視率最高的公共電視臺直接把黃金時段王牌文化節目的訪談搬到了紀錄片節現場。

  德國《世界綜匯報》評價:“由中國人在西方國家舉辦的國際紀錄片節,向全世界展示了今日中國的文化自信”;德國黑森州文化部部長代表烏爾裏克·埃麗諾拉感慨:“金樹節的意義和價值不斷體現在其中外文化交流的互學互鑒上”;法國CINAPS電視臺臺長羅曼評委説:“金樹節有效地起到紐帶和橋梁的作用,幫助世界文明在這裏交相融合,各美其美”……這些反饋,讓王立濱很欣慰,“這能幫助我們打開國際市場,讓更多人了解真實的中國,消除誤解,因此,這種需求是雙向的。”

  這些年,王立濱見證了對外傳播的渠道和樣式越來越多元,也在摸索的過程中積累了一些心得。“有些所謂的文化走出去不過是自娛自樂。”她覺得,文化走出去不能愣推、強推,要動腦筋,正視文化差異,進行長期布局,最好是“潤物細無聲”,因此,她更希望紀錄片節是一個不設門檻的國際化平臺,既能吸引其他國家的參與,也能將國內的好作品帶出去,潛移默化地傳播中國文化。

  “金樹節就像一株剛種下的植物,需要精心培育。過去幾年,它長勢喜人,發展前景讓人期待。”托馬斯·弗裏克爾説。如今,第四屆金樹節的報名已經啟動,王立濱依舊閒不下來,除了呵護金樹節這根小苗,她還打算和中德團隊一起,繼續在德國拓展渠道,立體地傳播、推介中國。“現在國家越來越強大,外國人也這麼想了解中國,文化走出去的機會來了。”王立濱覺得,在這個過程中,民營文化企業應該承擔起責任,可以並且應該發揮更大作用,“這件事需要有人做,也值得做。”

編輯:智羊
數字報
解碼一帶一路上的文化民企:海外搭建平臺光影傳播文化
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  2019-02-22

  中外嘉賓在第三屆金樹國際紀錄片節現場研討作品

  文化走出去不能愣推、強推,要動腦筋,正視文化差異,進行長期布局,最好是“潤物細無聲”。紀錄片用影像的方式傳遞話語,是跨文化傳播中一種高效載體,全世界都能接受。

  在中國,愛拍紀錄片的人不少,愛看紀錄片的也不在少數,但直接把紀錄片節辦到國外去,王立濱算得上是“吃螃蟹”的人。

  一個中國民營企業,怎麼會在德國舉辦世界性的紀錄片節?“一開始,大家都覺得不可能,邀請評委時對方還以為我們是騙子。”3年後,質疑者成了“自來水”,金樹國際紀錄片節也承載著對話、互鑒的初衷,逐漸成長。

  紀錄片産業有著巨大的發展潛力

  “想建一個國際化平臺,換一種方式對外傳播。”北京華韻尚德國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王立濱辦紀錄片節的出發點,聽起來有些簡單粗暴。在做決定之前,她和團隊花了5年的時間調研,一來是為了摸底,了解全球紀錄片的市場、産業情況,相關的節展有多少,二來也想與專家學者探討,看辦節的可行性和可能性。

  厚厚的調研報告在手,團隊心裏也有了數。“紀錄片産業有著巨大的市場和發展潛力。另外,紀錄片用影像的方式傳遞話語,是跨文化傳播中一種高效載體,全世界都能接受。”

  2016年10月,首屆金樹國際紀錄片節呱呱墜地。由中國民營企業主辦,落地德國法蘭克福,吸引了37個國家的387部紀錄片報名參加,邀請國際大腕和專業評審把關……紀錄片節的國際化面孔,讓許多西方人眼前一亮。3年來,這些數字不斷上升,到2018年的第三屆,已經有來自美國、印度、英國、意大利等125個國家和地區的4034部紀錄片參加,其中,中國紀錄片有175部。

  “中國有很多迷人的故事可以講給大家聽,甚至在城市的每一個街角,人們都能找到故事,這些紀錄片可以為人們接觸之前不曾涉及的領域打開門窗。”德國電影導演、制片人及紀錄片協會執行主席托馬斯·弗裏克爾感嘆。

  這樣的好奇和期待,王立濱不是第一次感受到。大約10年前,有位德國的電視臺臺長輾轉找到她,希望能做一檔向德國民眾介紹中國的電視節目,“他們當時對中國的了解很少,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令他們感到吃驚。”于是有了1年後的日播節目《來看吧》,“主要介紹中國的社會民生,老百姓當下的生活,這也是他們最關注和好奇的。”節目在當地3個電視臺和網絡上播出,覆蓋了德語區,今年還將落地匈牙利,“收視和網絡留言互動都挺活躍。”這是她和德國的淵源,這樣的積累也為紀錄片節的成長打下了好基礎。

  還有一個有意思的故事。一群德國紀錄片導演受邀來到南京,逛公園時看到中國的老人在晨練、寫毛筆字,覺得特別新奇和興奮,立馬決定拍一部紀錄片,讓德國的老人看到中國老人的生活。“太多人想接觸中國,一些我們習以為常的東西,他們都覺得很新鮮。”王立濱説,許多西方人都很想跟中國人打交道,但又不知道怎麼辦,“這些年中國不斷發展,國外了解中國的意願越來越強烈。”這些都堅定了她走下去的決心。

  文化走出去是長期的過程

  在國外辦紀錄片節,困難自然很多。紀錄片的專業性很強,需要“高手”把關才有含金量;中外一些不可避免的文化差異,有時還可能讓自己吃力不討好。對于這些,王立濱挺坦然:“就像我們做的《來看吧》,4年後才開始盈利,文化走出去本來就是長期的過程,不能一下子看到收益。”

  從借別人的節展走出去,到自己在海外搭建中國“主場”,本身就是一種升級。每屆紀錄片節都會嘗試做些創新和改變,除了展映、論壇,去年的紀錄片節還突破傳統的展位設置,新設了“聯合會客廳”,不同膚色的投資方、版權方、採購方、導演等圍坐一圈,探討紀錄片內容,分享拍攝心得和新計劃,一拍即合的還會在現場合作簽約。“我們從第二屆開始有版權交易,除了可以在現場展示、簽約,參加紀錄片節的作品還會發布在線上的版權交易平臺中,最近,有部中國紀錄片剛剛剪完,就被英國和美國買家買走了。”王立濱説。

  作為紀錄片節評審團的成員,托馬斯·弗裏克爾也能明顯感受到,報名參加的紀錄片質量一年比一年好,“全球紀錄片行業充滿生機,來參加紀錄片節的國際影片也越來越多,業內人士可以面對面交流,不僅分享各自國家的文化,也能知道有哪些合作的機會,如何展示自己的作品。以前,想直接在別國市場上推廣本國的紀錄片費時又費力,金樹節正好提供了溝通的機會,利于文化産品的進一步傳播和發展。”

  托馬斯·弗裏克爾自己同樣著迷于中國的發展。前段時間,闊別30多年後的中國之旅,讓他感受到了巨大變化。“我們對中國非常感興趣,在那裏,紀錄片有很大的發展可能,其動力來源于中國社會的飛速發展,互聯網、‘一帶一路’等等,都為紀錄片發展提供了無窮的主題,這些正是紀錄片拍攝者一直在追尋的。”

  找到適合的方式“走進去”

  像托馬斯·弗裏克爾一樣,被圈粉的西方人還不少,“通過他們的口碑來傳播、介紹,效果很好。”王立濱説,2017年,德語地區收視率最高的公共電視臺直接把黃金時段王牌文化節目的訪談搬到了紀錄片節現場。

  德國《世界綜匯報》評價:“由中國人在西方國家舉辦的國際紀錄片節,向全世界展示了今日中國的文化自信”;德國黑森州文化部部長代表烏爾裏克·埃麗諾拉感慨:“金樹節的意義和價值不斷體現在其中外文化交流的互學互鑒上”;法國CINAPS電視臺臺長羅曼評委説:“金樹節有效地起到紐帶和橋梁的作用,幫助世界文明在這裏交相融合,各美其美”……這些反饋,讓王立濱很欣慰,“這能幫助我們打開國際市場,讓更多人了解真實的中國,消除誤解,因此,這種需求是雙向的。”

  這些年,王立濱見證了對外傳播的渠道和樣式越來越多元,也在摸索的過程中積累了一些心得。“有些所謂的文化走出去不過是自娛自樂。”她覺得,文化走出去不能愣推、強推,要動腦筋,正視文化差異,進行長期布局,最好是“潤物細無聲”,因此,她更希望紀錄片節是一個不設門檻的國際化平臺,既能吸引其他國家的參與,也能將國內的好作品帶出去,潛移默化地傳播中國文化。

  “金樹節就像一株剛種下的植物,需要精心培育。過去幾年,它長勢喜人,發展前景讓人期待。”托馬斯·弗裏克爾説。如今,第四屆金樹節的報名已經啟動,王立濱依舊閒不下來,除了呵護金樹節這根小苗,她還打算和中德團隊一起,繼續在德國拓展渠道,立體地傳播、推介中國。“現在國家越來越強大,外國人也這麼想了解中國,文化走出去的機會來了。”王立濱覺得,在這個過程中,民營文化企業應該承擔起責任,可以並且應該發揮更大作用,“這件事需要有人做,也值得做。”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