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學者蒙曼:品讀盛唐歡歌中的春節

來源:環球網 作者:代玉 發表時間:2019-01-29 16:43

原標題:己亥春節特別專訪蒙曼:踏雪尋梅詩意年

“鶯啼燕語報新年”,即將迎來春節闔家團圓的時刻,唐詩一句“鄉心新歲切”把我們的似箭歸心刻畫得入木三分,亦令我們與古人的過年思鄉之情心意相通。而在沒有網絡直播、沒有春晚的唐朝,當時的人們會是如何過春節?

歷史文化學者蒙曼教授做客環球網文化頻道,帶領大家一同穿越歷史,走進唐詩探一探當時的春節風貌和花樣年俗。

除夕“守歲”把酒言歡

盛世大唐,春節活動的娛樂性和歡樂性遠勝于前朝。在“李白鬥酒詩百篇”的年代,不僅是文人豪邁不羈愛飲酒,有詩雲“人歌小歲酒,花舞大唐春”,守歲、喝酒更是不可或缺的過年傳統。

“守歲阿戎家,椒盤已頌花”就是詩聖杜甫記載自己到堂弟杜位家團聚過年的故事。杜位是唐朝大宰相李林甫的女婿、官場得意,而杜甫在當時卻頗為失意。然而在除夕這天,無論是騰達的族人還是落魄的親朋,都會相聚在一起守歲過年,必喝上一杯“椒柏酒”,以藥酒祛病、互敬健康。

白居易則寫過多首關于春節的詩,他描寫過年要喝“三杯藍尾酒”,也就是屠蘇酒。這種酒是先從年輕人開始喝,最後才是年長者。寫詩時的白居易已年過七旬,笑談“除卻崔常侍,無人共我爭”,妥妥地最後一個來喝這杯寓意返老還童的美酒,蒙曼詮釋“這就是一個樂呵呵的老人的心態。”

“舊曲梅花唱,新正柏酒傳”,在孟浩然的詩句中也記載了他與親朋的守歲宴席上,聽歌女唱曲、行酒令的遊樂活動。再配著咬春的“五辛盤”(春盤),和“一碟膠牙餳”(麥芽糖),可謂是把酒言歡、人生幾何。

“元日”朝會火城舞儺

唐朝時使用農歷立法,大年初一稱為“元日”,在古人的時間序列中具有著濃厚的象徵意味。有趣的是,皇帝也會給臣子們放“春節七天假”,也就是按元日前後各三天放假。在蒙曼眼中“元日前有一個準備時間,元日當天迎來一個歡慶的高潮、之後是歡樂的延續,當時的放假安排還挺人性化的。”

所謂“大國禮樂備,萬邦朝元正”,元日這天文武百官、番邦使節都要趕著入宮向皇帝朝賀,全城火燭通明,就形成了獨特的“火城”景觀。皇帝在接受臣民朝拜和貢奉之後,還會賜“柏葉”給百官回去泡酒,以其綠葉長青之特色,寓延年益壽的祝福之意。

“驅儺”是唐朝過年的民俗,太常卿會帶著一千多人組成的驅儺隊伍,進宮給皇帝跳儺舞。當時的貴族公子哥們還經常喬裝打扮、身穿彩衣混進舞儺的隊伍。有意思的是,達官貴人在看舞儺,人家這些舞儺的人也在看他們。這在蒙曼看來,正如同“你站在橋上看風景,可是,人家把你也當成風景來看了”。

唐太宗李世民愛好文學,就曾作詩咏《元日》為自己治理的貞觀大唐點讚“穆矣熏風茂,康哉帝道昌”,並抒發他“巨川思欲濟,終以寄舟航”的新年暢想。

倒有一個民間習俗與今天略有不同,那時嫁出去的女兒們會在元日、即初一這天回娘家,“蠻榼出門兒婦去,烏龍迎路女郎來”,她們通常還會捎上一種南方所造的“蠻榼酒”作為拜見娘家人的禮品。

“胡風”融合大戲拜年

歷史上的唐朝是一個民族大融合時期,有“胡風為美”的傳統。“潑寒胡戲”就是從波斯傳來的節日慶典,蒙曼形容這就是在初唐盛行一時的“唐朝潑水節”。從臘月就開始舉行,人們唱歌跳舞、潑水乞寒,希望寒冷更快一些降臨大地,以祈求驅邪除病,保佑來年身體康健。這項活動備受唐朝老百姓喜愛,可因為活動中的人們要坦身露體、有礙觀瞻之嫌,並且耗費較大資源物力,之後就被逐漸廢除了。

而在當時,有還入唐求法的日本圓仁和尚所著的《入唐求法巡禮行記》中有記載,他在節慶之時來到一個新羅人聚集的廟宇裏,發現新羅人互賀拜年的吉祥話,已入鄉隨俗和當地的唐朝人一樣了。不過當時拜年的內容與今天略有不同,除了“求富貴”,還會對長者“拜長壽”,對小孩“鞭聰明”,也頗有趣。

踏雪尋梅詩意過年

懷古感今,蒙曼教授也分享了她童年時期過春節的經歷,親手做小冰燈、鏤刻貼花、跟著父親寫春聯,都是她心頭最念念不忘的年味。而如今人們常説年味漸淡了,還有什麼方式可以讓我們的春節能過得別具意義呢?

“踏雪尋梅,可能是最優雅的過年方式。”蒙曼向我們娓娓道來:“我覺得踏雪尋梅,有時尋的不僅僅是梅花,是一種趣味;是那種人能戰風雪,抗嚴寒,而且保持心情樂觀、心靈純凈的一種作派。如果冬天你有幸踏雪也好,冒雨也好,乘著風也好,去看任何一個平時可能沒有時間去看的東西,那本身都有踏雪尋梅的意境。”

最後,蒙曼以一首唐代孟郊的《登科後》作為新春寄語送給廣大網友:“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代玉)

編輯:白茶
數字報
文化學者蒙曼:品讀盛唐歡歌中的春節
環球網  作者:代玉  2019-01-29

原標題:己亥春節特別專訪蒙曼:踏雪尋梅詩意年

“鶯啼燕語報新年”,即將迎來春節闔家團圓的時刻,唐詩一句“鄉心新歲切”把我們的似箭歸心刻畫得入木三分,亦令我們與古人的過年思鄉之情心意相通。而在沒有網絡直播、沒有春晚的唐朝,當時的人們會是如何過春節?

歷史文化學者蒙曼教授做客環球網文化頻道,帶領大家一同穿越歷史,走進唐詩探一探當時的春節風貌和花樣年俗。

除夕“守歲”把酒言歡

盛世大唐,春節活動的娛樂性和歡樂性遠勝于前朝。在“李白鬥酒詩百篇”的年代,不僅是文人豪邁不羈愛飲酒,有詩雲“人歌小歲酒,花舞大唐春”,守歲、喝酒更是不可或缺的過年傳統。

“守歲阿戎家,椒盤已頌花”就是詩聖杜甫記載自己到堂弟杜位家團聚過年的故事。杜位是唐朝大宰相李林甫的女婿、官場得意,而杜甫在當時卻頗為失意。然而在除夕這天,無論是騰達的族人還是落魄的親朋,都會相聚在一起守歲過年,必喝上一杯“椒柏酒”,以藥酒祛病、互敬健康。

白居易則寫過多首關于春節的詩,他描寫過年要喝“三杯藍尾酒”,也就是屠蘇酒。這種酒是先從年輕人開始喝,最後才是年長者。寫詩時的白居易已年過七旬,笑談“除卻崔常侍,無人共我爭”,妥妥地最後一個來喝這杯寓意返老還童的美酒,蒙曼詮釋“這就是一個樂呵呵的老人的心態。”

“舊曲梅花唱,新正柏酒傳”,在孟浩然的詩句中也記載了他與親朋的守歲宴席上,聽歌女唱曲、行酒令的遊樂活動。再配著咬春的“五辛盤”(春盤),和“一碟膠牙餳”(麥芽糖),可謂是把酒言歡、人生幾何。

“元日”朝會火城舞儺

唐朝時使用農歷立法,大年初一稱為“元日”,在古人的時間序列中具有著濃厚的象徵意味。有趣的是,皇帝也會給臣子們放“春節七天假”,也就是按元日前後各三天放假。在蒙曼眼中“元日前有一個準備時間,元日當天迎來一個歡慶的高潮、之後是歡樂的延續,當時的放假安排還挺人性化的。”

所謂“大國禮樂備,萬邦朝元正”,元日這天文武百官、番邦使節都要趕著入宮向皇帝朝賀,全城火燭通明,就形成了獨特的“火城”景觀。皇帝在接受臣民朝拜和貢奉之後,還會賜“柏葉”給百官回去泡酒,以其綠葉長青之特色,寓延年益壽的祝福之意。

“驅儺”是唐朝過年的民俗,太常卿會帶著一千多人組成的驅儺隊伍,進宮給皇帝跳儺舞。當時的貴族公子哥們還經常喬裝打扮、身穿彩衣混進舞儺的隊伍。有意思的是,達官貴人在看舞儺,人家這些舞儺的人也在看他們。這在蒙曼看來,正如同“你站在橋上看風景,可是,人家把你也當成風景來看了”。

唐太宗李世民愛好文學,就曾作詩咏《元日》為自己治理的貞觀大唐點讚“穆矣熏風茂,康哉帝道昌”,並抒發他“巨川思欲濟,終以寄舟航”的新年暢想。

倒有一個民間習俗與今天略有不同,那時嫁出去的女兒們會在元日、即初一這天回娘家,“蠻榼出門兒婦去,烏龍迎路女郎來”,她們通常還會捎上一種南方所造的“蠻榼酒”作為拜見娘家人的禮品。

“胡風”融合大戲拜年

歷史上的唐朝是一個民族大融合時期,有“胡風為美”的傳統。“潑寒胡戲”就是從波斯傳來的節日慶典,蒙曼形容這就是在初唐盛行一時的“唐朝潑水節”。從臘月就開始舉行,人們唱歌跳舞、潑水乞寒,希望寒冷更快一些降臨大地,以祈求驅邪除病,保佑來年身體康健。這項活動備受唐朝老百姓喜愛,可因為活動中的人們要坦身露體、有礙觀瞻之嫌,並且耗費較大資源物力,之後就被逐漸廢除了。

而在當時,有還入唐求法的日本圓仁和尚所著的《入唐求法巡禮行記》中有記載,他在節慶之時來到一個新羅人聚集的廟宇裏,發現新羅人互賀拜年的吉祥話,已入鄉隨俗和當地的唐朝人一樣了。不過當時拜年的內容與今天略有不同,除了“求富貴”,還會對長者“拜長壽”,對小孩“鞭聰明”,也頗有趣。

踏雪尋梅詩意過年

懷古感今,蒙曼教授也分享了她童年時期過春節的經歷,親手做小冰燈、鏤刻貼花、跟著父親寫春聯,都是她心頭最念念不忘的年味。而如今人們常説年味漸淡了,還有什麼方式可以讓我們的春節能過得別具意義呢?

“踏雪尋梅,可能是最優雅的過年方式。”蒙曼向我們娓娓道來:“我覺得踏雪尋梅,有時尋的不僅僅是梅花,是一種趣味;是那種人能戰風雪,抗嚴寒,而且保持心情樂觀、心靈純凈的一種作派。如果冬天你有幸踏雪也好,冒雨也好,乘著風也好,去看任何一個平時可能沒有時間去看的東西,那本身都有踏雪尋梅的意境。”

最後,蒙曼以一首唐代孟郊的《登科後》作為新春寄語送給廣大網友:“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代玉)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