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拍片的“翻身”之路:文本改寫與文化融合

來源:文匯報 作者:劉起 發表時間:2019-01-23 09:50

最近先後上映的國産片《來電狂響》與《“大”人物》,票房成績都頗令人矚目,影片質量也有一定的水準,這多少説明了這幾年國産商業片領域的翻拍熱潮,走到了一個新的拐點。

翻拍作為商業電影項目的一種快捷、安全、便利的開發策略,近幾年數量呈現不斷上升的趨勢。以前人們傾向于從本土原創力匱乏的角度來看待這一現象,然而從另一個層面上看,其實也説明國産商業類型片的生産規模在不斷擴大,對于好的類型故事的需求量也增加了。

為什麼翻拍?

這是最快捷、最方便的類型本土化創作方式

考察世界電影史就會發現,翻拍是最快捷、方便的類型本土化創作方式,也是類型電影發展初期經常採用的一種簡單直接的模倣方式。因為,一個高度戲劇性、結構嚴謹的類型化故事,保證了電影有一個精彩的故事。並且,原版故事經過觀眾檢驗,對于一個項目來説,在經濟上具有較低的風險性。

之所以有類型本土化這個概念,是因為類型是大眾文化中最具生産力的一種創作模式,類型電影已經成為世界范圍內傳播最廣的一種電影生産策略。但類型電影原是經典好萊塢時期大制片廠的産物,所以,其他國家的類型電影創作(無論原創或翻拍),就面臨一個類型本土化的問題。

類型本土化即類型移植,需要滿足以下幾個條件:一是文化層面的因素——不同文化語境下的觀眾是否能夠接受並喜愛某種類型;二是經濟層面的因素——一個國家電影生産的資金與技術條件是否能夠達到制作某一類型的需要。這也是為什麼某些類型經常被翻拍,某些卻鮮少被問津。

這幾年中國的翻拍電影,無不是選擇大熱的商業電影。比如《來電狂響》的原版是2016年意大利的現象級電影《完美陌生人》,這部時間空間高度統一、戲劇衝突足夠強烈、情節設置異常巧妙、人物關係復雜的電影,已經被近十個國家買下改編權,至今已經有西班牙版、墨西哥版、韓國版等。《“大”人物》的原版《老手》,不僅是2015年韓國電影票房冠軍,還獲得多項大獎提名。

翻拍什麼?

文化上的親緣性與相似性並不是最重要的條件

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電影經常翻拍韓國電影,是因為同屬于東亞文化圈,文化上有相通之處。其實,文化上的親緣性與相似性,在翻拍這一商業電影生産策略中,絕不是最重要的條件。選擇哪個國家、哪種類型的電影進行翻拍,基本上還是一種類型策略——選擇類型生産模式最成熟的。所以,國産翻拍電影最早經常以好萊塢電影為母本,近幾年開始翻拍韓國熱門電影,也與韓國類型電影工業的發展有關。

相比美國、日本,韓國電影工業的發展晚了幾十年,其早期並沒有建立起類似美國西部片、日本武士片那樣屬于本國的類型片種。但是,韓國電影工業近二三十年飛速發展,用最快的速度建立起成熟的類型電影生産模式,從借鑒好萊塢及其他國家和地區的類型電影經驗開始,逐漸形成了一些成熟的韓國本土類型,如犯罪電影、愛情電影、戰爭電影、恐怖電影等。

韓國電影工業發展的內在驅動力,就是從借鑒到獨創的這一類型電影移植模式。這一模式下的作品往往更工整、更規范、更嚴謹,其經驗也更容易被復制模倣。再加上韓國電影在類型本土化過程中,又根據東亞文化的獨特性,對好萊塢傳統類型進行了改良。因此,選擇韓國類型電影翻拍,往往是更保險更安全的選擇。

近幾年被翻拍的韓國電影,無一不是嚴格按照類型敘事規則創作的劇本,其戲劇衝突、人物關係、敘事結構、情節模式,都異常工整嚴謹,每一處都精心設計,確保情感效果能夠達成。比如被翻拍成《“大”人物》的《老手》,就有著強烈的戲劇衝突、貫穿始終的懸念,以及充滿張力的人物關係。

而《來電狂響》的原版《完美陌生人》,雖然不能被歸為某種傳統類型,但比較接近密室電影,在高度統一的時間、封閉單一的地點,建構一觸即發的戲劇衝突,完全通過人物關係與人物對話來推動故事。與之相似的還有《十二公民》,翻拍自好萊塢經典法庭電影《十二怒漢》,但似乎更適合放在密室電影的脈絡中看。

國産翻拍電影通常選擇犯罪、愛情、驚悚、喜劇這幾種類型的作品,從電影産業發達的幾個國家(美國、法國、日本、韓國等)的類型生産狀況來看,恰恰也是這幾種類型被生産得較多,説明這幾種類型受眾更廣、更適合跨文化傳播、也更容易被移植到其他國家的電影産業環境與文化傳播語境中。

另一些類型由于文化差異、觀影習慣、經濟技術的現狀等,很難被移植,比如科幻類型,出于技術上的原因,除了好萊塢,在其他國家比較少。當然,這種情況也並非一成不變,隨著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有一些類型可能逐漸被接受並且傳播。總體而言,戲劇衝突強烈的強情節電影,更容易被翻拍。

如何翻拍?

在細節上下功夫,消除文化與社會差異帶來的陌生感與異質性

然而,一種特定的類型被移植(翻拍)到其他國家,需要在保留原作故事的基礎上,根據這一國家的經濟發展狀況、社會現實、文化語境、觀眾欣賞習慣等,對其進行某種本土化的改寫,特別是要在很多細節上下功夫,才能讓觀眾認同一個外來的故事,使其更容易獲得廣泛的傳播。

比如根據文化差異與價值觀差異,重新設置人物形象與人物性格,構思人物關係。《來電狂響》在保留了原作戲劇衝突的同時,呈現了中國式親密關係的幾種典型,以此表現中國人的婚姻觀與兩性觀,與原作的夫妻關係完全不一樣。比如貌合神離、明明已經離婚卻在眾人面前偽裝和睦的夫妻。比如丈夫工作妻子當家庭主婦的典型中國式家庭,缺乏基本的溝通交流,也因為經濟狀況形成夫妻的不平等地位。第三對是軟飯男與白富美,則代表基于經濟考量而結合的一類群體。由馬麗飾演的女強人笑笑身上,則納入了大齡單身、職場性騷擾等社會話題。

由此,通過某個晚上的一次聚會,勾勒出了一幅當代社會的眾生相,比如外賣小哥、直播女郎、深夜加班的白領等,都是把最有代表性的當代生活融入了故事。除了爆發出來的戲劇衝突,還暗含了一些更深層的問題,比如婆媳關係、親子關係、女性的社會角色、夫妻關係中的暗面等,揭示出更廣闊的社會現實。

還有一些翻拍片,則對時空背景、地理環境、生活細節等,也進行了相應的改編。比如《奇怪的她》中女主變年輕之後是去韓國普遍的桑拿房,《重返二十歲》中則變成了打麻將場面與熱鬧的廣場舞,符合中國觀眾熟悉的當代社會環境。

由此可見,翻拍看似簡單,實則要在很多細節上下足功夫,才能解決文化差異與社會現實差異帶來的陌生感與異質性。雖然原版電影往往有一個異常精彩的故事主線,但當文本語境轉換為觀眾所熟悉的中國社會現實時,就必須讓這個外來的故事,變得像是從我們當下的社會現實中生長出來的故事,讓觀眾覺得可信、真實、親切。只有觀眾覺得這個故事在中國是可能發生的,才能獲得一個好的觀感,這也是前幾年很多翻拍片失敗的原因。翻拍是對類型敘事規則的一種學習、借鑒,是對講故事技巧的一種磨練,但翻拍中如何處理類型的本土化,如何解決文化差異,更是創作者們應該重視的,因為,當類型創作從翻拍借鑒轉化為原創後,依然要處理好社會現實與當代文化在類型故事中的呈現,這是類型移植與本土化改造無法繞開的一個難題。(劉起)

編輯:Giabun
數字報
翻拍片的“翻身”之路:文本改寫與文化融合
文匯報  作者:劉起  2019-01-23

最近先後上映的國産片《來電狂響》與《“大”人物》,票房成績都頗令人矚目,影片質量也有一定的水準,這多少説明了這幾年國産商業片領域的翻拍熱潮,走到了一個新的拐點。

翻拍作為商業電影項目的一種快捷、安全、便利的開發策略,近幾年數量呈現不斷上升的趨勢。以前人們傾向于從本土原創力匱乏的角度來看待這一現象,然而從另一個層面上看,其實也説明國産商業類型片的生産規模在不斷擴大,對于好的類型故事的需求量也增加了。

為什麼翻拍?

這是最快捷、最方便的類型本土化創作方式

考察世界電影史就會發現,翻拍是最快捷、方便的類型本土化創作方式,也是類型電影發展初期經常採用的一種簡單直接的模倣方式。因為,一個高度戲劇性、結構嚴謹的類型化故事,保證了電影有一個精彩的故事。並且,原版故事經過觀眾檢驗,對于一個項目來説,在經濟上具有較低的風險性。

之所以有類型本土化這個概念,是因為類型是大眾文化中最具生産力的一種創作模式,類型電影已經成為世界范圍內傳播最廣的一種電影生産策略。但類型電影原是經典好萊塢時期大制片廠的産物,所以,其他國家的類型電影創作(無論原創或翻拍),就面臨一個類型本土化的問題。

類型本土化即類型移植,需要滿足以下幾個條件:一是文化層面的因素——不同文化語境下的觀眾是否能夠接受並喜愛某種類型;二是經濟層面的因素——一個國家電影生産的資金與技術條件是否能夠達到制作某一類型的需要。這也是為什麼某些類型經常被翻拍,某些卻鮮少被問津。

這幾年中國的翻拍電影,無不是選擇大熱的商業電影。比如《來電狂響》的原版是2016年意大利的現象級電影《完美陌生人》,這部時間空間高度統一、戲劇衝突足夠強烈、情節設置異常巧妙、人物關係復雜的電影,已經被近十個國家買下改編權,至今已經有西班牙版、墨西哥版、韓國版等。《“大”人物》的原版《老手》,不僅是2015年韓國電影票房冠軍,還獲得多項大獎提名。

翻拍什麼?

文化上的親緣性與相似性並不是最重要的條件

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電影經常翻拍韓國電影,是因為同屬于東亞文化圈,文化上有相通之處。其實,文化上的親緣性與相似性,在翻拍這一商業電影生産策略中,絕不是最重要的條件。選擇哪個國家、哪種類型的電影進行翻拍,基本上還是一種類型策略——選擇類型生産模式最成熟的。所以,國産翻拍電影最早經常以好萊塢電影為母本,近幾年開始翻拍韓國熱門電影,也與韓國類型電影工業的發展有關。

相比美國、日本,韓國電影工業的發展晚了幾十年,其早期並沒有建立起類似美國西部片、日本武士片那樣屬于本國的類型片種。但是,韓國電影工業近二三十年飛速發展,用最快的速度建立起成熟的類型電影生産模式,從借鑒好萊塢及其他國家和地區的類型電影經驗開始,逐漸形成了一些成熟的韓國本土類型,如犯罪電影、愛情電影、戰爭電影、恐怖電影等。

韓國電影工業發展的內在驅動力,就是從借鑒到獨創的這一類型電影移植模式。這一模式下的作品往往更工整、更規范、更嚴謹,其經驗也更容易被復制模倣。再加上韓國電影在類型本土化過程中,又根據東亞文化的獨特性,對好萊塢傳統類型進行了改良。因此,選擇韓國類型電影翻拍,往往是更保險更安全的選擇。

近幾年被翻拍的韓國電影,無一不是嚴格按照類型敘事規則創作的劇本,其戲劇衝突、人物關係、敘事結構、情節模式,都異常工整嚴謹,每一處都精心設計,確保情感效果能夠達成。比如被翻拍成《“大”人物》的《老手》,就有著強烈的戲劇衝突、貫穿始終的懸念,以及充滿張力的人物關係。

而《來電狂響》的原版《完美陌生人》,雖然不能被歸為某種傳統類型,但比較接近密室電影,在高度統一的時間、封閉單一的地點,建構一觸即發的戲劇衝突,完全通過人物關係與人物對話來推動故事。與之相似的還有《十二公民》,翻拍自好萊塢經典法庭電影《十二怒漢》,但似乎更適合放在密室電影的脈絡中看。

國産翻拍電影通常選擇犯罪、愛情、驚悚、喜劇這幾種類型的作品,從電影産業發達的幾個國家(美國、法國、日本、韓國等)的類型生産狀況來看,恰恰也是這幾種類型被生産得較多,説明這幾種類型受眾更廣、更適合跨文化傳播、也更容易被移植到其他國家的電影産業環境與文化傳播語境中。

另一些類型由于文化差異、觀影習慣、經濟技術的現狀等,很難被移植,比如科幻類型,出于技術上的原因,除了好萊塢,在其他國家比較少。當然,這種情況也並非一成不變,隨著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有一些類型可能逐漸被接受並且傳播。總體而言,戲劇衝突強烈的強情節電影,更容易被翻拍。

如何翻拍?

在細節上下功夫,消除文化與社會差異帶來的陌生感與異質性

然而,一種特定的類型被移植(翻拍)到其他國家,需要在保留原作故事的基礎上,根據這一國家的經濟發展狀況、社會現實、文化語境、觀眾欣賞習慣等,對其進行某種本土化的改寫,特別是要在很多細節上下功夫,才能讓觀眾認同一個外來的故事,使其更容易獲得廣泛的傳播。

比如根據文化差異與價值觀差異,重新設置人物形象與人物性格,構思人物關係。《來電狂響》在保留了原作戲劇衝突的同時,呈現了中國式親密關係的幾種典型,以此表現中國人的婚姻觀與兩性觀,與原作的夫妻關係完全不一樣。比如貌合神離、明明已經離婚卻在眾人面前偽裝和睦的夫妻。比如丈夫工作妻子當家庭主婦的典型中國式家庭,缺乏基本的溝通交流,也因為經濟狀況形成夫妻的不平等地位。第三對是軟飯男與白富美,則代表基于經濟考量而結合的一類群體。由馬麗飾演的女強人笑笑身上,則納入了大齡單身、職場性騷擾等社會話題。

由此,通過某個晚上的一次聚會,勾勒出了一幅當代社會的眾生相,比如外賣小哥、直播女郎、深夜加班的白領等,都是把最有代表性的當代生活融入了故事。除了爆發出來的戲劇衝突,還暗含了一些更深層的問題,比如婆媳關係、親子關係、女性的社會角色、夫妻關係中的暗面等,揭示出更廣闊的社會現實。

還有一些翻拍片,則對時空背景、地理環境、生活細節等,也進行了相應的改編。比如《奇怪的她》中女主變年輕之後是去韓國普遍的桑拿房,《重返二十歲》中則變成了打麻將場面與熱鬧的廣場舞,符合中國觀眾熟悉的當代社會環境。

由此可見,翻拍看似簡單,實則要在很多細節上下足功夫,才能解決文化差異與社會現實差異帶來的陌生感與異質性。雖然原版電影往往有一個異常精彩的故事主線,但當文本語境轉換為觀眾所熟悉的中國社會現實時,就必須讓這個外來的故事,變得像是從我們當下的社會現實中生長出來的故事,讓觀眾覺得可信、真實、親切。只有觀眾覺得這個故事在中國是可能發生的,才能獲得一個好的觀感,這也是前幾年很多翻拍片失敗的原因。翻拍是對類型敘事規則的一種學習、借鑒,是對講故事技巧的一種磨練,但翻拍中如何處理類型的本土化,如何解決文化差異,更是創作者們應該重視的,因為,當類型創作從翻拍借鑒轉化為原創後,依然要處理好社會現實與當代文化在類型故事中的呈現,這是類型移植與本土化改造無法繞開的一個難題。(劉起)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