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秀華出版首部小説集,“我不會成為小説家”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蔣肖斌 發表時間:2019-01-15 14:43

余秀華出版首部小説集,“我不會成為小説家”

在小説的第八十八頁,女主人公周玉拿出自己的日記本,寫下《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這是余秀華2014年寫的一首詩,2015年成為網絡爆款後,她也由此成為當下最紅的女詩人,沒有之一。這首成名作被收錄進她的詩集《搖搖晃晃的人間》——後來還有了同名紀錄片。此詩的最新一次出現是在她的第一部小説集裏,近日,《且在人間》由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收錄《且在人間》《刀挑玫瑰》兩部小説。

不用看很多頁,就能發現余秀華寫的就是自己,殘疾女人、不幸婚姻,還有標志性的詩歌。當然,出版社也著急地在腰封上廣而告之:以余秀華為生活原型。

近日,在2019年北京圖書訂貨會上,出版社為幾部原創新書一起辦了一場發布會,輪到余秀華上臺發言時,媒體最為騷動。她穿著紅色連衣裙、膚色打底褲、米色雪地靴,精心地梳起了一半頭發,依然是那個注意形象的她。

詩人的第一部小説集,這是《且在人間》最高光的宣傳語。但一貫直白的余秀華説:“我對自己寫小説的才華並不滿意,我還是寫詩歌更得心應手,有一種慣性在裏面。”然後話鋒一轉,“寫小説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但是比寫詩歌和隨筆來得更過癮,我希望以後還會有小説。”

在余秀華看來,作者不應該被限定在某一個身份中,比如你是詩人、他是小説家,體裁應該為題材服務,“當我覺得詩歌的形式不足以表達,我想寫隨筆,隨筆也不行,有時候只能借助于小説”。

説到這裏,她再次轉折:“但我不會成為一個小説家。詩人的生活簡單、直接、粗放表達的,詩人是天真的;小説家的思維縝密、綿長,成功的小説家是老姦巨滑的。”

余秀華有一個神奇的邏輯:詩歌寫得好的人,小説也可能寫得很好,但是小説寫得好的人,詩歌一定寫不好——因為老姦巨猾的小説家再也不可能用純真的心靈投入到詩歌中去了——聽上去好有道理。

寫完第一部小説,余秀華一字未改,但她覺得自己寫小説的才華還不夠,于是最近在家看了很多書,有中國小説也有外國小説。讀完後,她總結,中國小説和外國小説有很大區別:中國人一定要給故事一個結局,要麼是生、要麼是死,她自己也是如此;但是外國小説就可以抓住一個點,不問結局,而不問結局的結果,反而是有更多可能性,可以向生,也可以向死。

“這是小説的魅力,我會欣賞但是我寫不出來,所以一個人的才華是有限的。”余秀華説,“寫小説,我是被逼的。”但她同時表示,“這個小説可以延伸的東西非常多,至少還能延伸出3個小小説。”而寫小説的樂趣就是“可以把一個故事的起點分成無數個岔道口,然後有無數的結局”。

對一個詩人和作家,最後照例要問問未來的創作方向。“我是一個對寫作沒做好準備的人。在家時,如果心情穩定,就願意寫詩歌。以前也寫寫小説和隨筆,只是小説寫得不像小説,隨筆也寫得不像隨筆,至于寫什麼東西我並不知道,反正不是一寫就可以成為精品的程度。”余秀華説。這是我見過最誠實的作家,也沒有之一。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Giabun
數字報
余秀華出版首部小説集,“我不會成為小説家”
中國青年報  作者:蔣肖斌  2019-01-15

余秀華出版首部小説集,“我不會成為小説家”

在小説的第八十八頁,女主人公周玉拿出自己的日記本,寫下《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這是余秀華2014年寫的一首詩,2015年成為網絡爆款後,她也由此成為當下最紅的女詩人,沒有之一。這首成名作被收錄進她的詩集《搖搖晃晃的人間》——後來還有了同名紀錄片。此詩的最新一次出現是在她的第一部小説集裏,近日,《且在人間》由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收錄《且在人間》《刀挑玫瑰》兩部小説。

不用看很多頁,就能發現余秀華寫的就是自己,殘疾女人、不幸婚姻,還有標志性的詩歌。當然,出版社也著急地在腰封上廣而告之:以余秀華為生活原型。

近日,在2019年北京圖書訂貨會上,出版社為幾部原創新書一起辦了一場發布會,輪到余秀華上臺發言時,媒體最為騷動。她穿著紅色連衣裙、膚色打底褲、米色雪地靴,精心地梳起了一半頭發,依然是那個注意形象的她。

詩人的第一部小説集,這是《且在人間》最高光的宣傳語。但一貫直白的余秀華説:“我對自己寫小説的才華並不滿意,我還是寫詩歌更得心應手,有一種慣性在裏面。”然後話鋒一轉,“寫小説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但是比寫詩歌和隨筆來得更過癮,我希望以後還會有小説。”

在余秀華看來,作者不應該被限定在某一個身份中,比如你是詩人、他是小説家,體裁應該為題材服務,“當我覺得詩歌的形式不足以表達,我想寫隨筆,隨筆也不行,有時候只能借助于小説”。

説到這裏,她再次轉折:“但我不會成為一個小説家。詩人的生活簡單、直接、粗放表達的,詩人是天真的;小説家的思維縝密、綿長,成功的小説家是老姦巨滑的。”

余秀華有一個神奇的邏輯:詩歌寫得好的人,小説也可能寫得很好,但是小説寫得好的人,詩歌一定寫不好——因為老姦巨猾的小説家再也不可能用純真的心靈投入到詩歌中去了——聽上去好有道理。

寫完第一部小説,余秀華一字未改,但她覺得自己寫小説的才華還不夠,于是最近在家看了很多書,有中國小説也有外國小説。讀完後,她總結,中國小説和外國小説有很大區別:中國人一定要給故事一個結局,要麼是生、要麼是死,她自己也是如此;但是外國小説就可以抓住一個點,不問結局,而不問結局的結果,反而是有更多可能性,可以向生,也可以向死。

“這是小説的魅力,我會欣賞但是我寫不出來,所以一個人的才華是有限的。”余秀華説,“寫小説,我是被逼的。”但她同時表示,“這個小説可以延伸的東西非常多,至少還能延伸出3個小小説。”而寫小説的樂趣就是“可以把一個故事的起點分成無數個岔道口,然後有無數的結局”。

對一個詩人和作家,最後照例要問問未來的創作方向。“我是一個對寫作沒做好準備的人。在家時,如果心情穩定,就願意寫詩歌。以前也寫寫小説和隨筆,只是小説寫得不像小説,隨筆也寫得不像隨筆,至于寫什麼東西我並不知道,反正不是一寫就可以成為精品的程度。”余秀華説。這是我見過最誠實的作家,也沒有之一。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