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八次代表大會即將舉行

來源:新民晚報 作者:朱光 發表時間:2019-01-15 14:43

梁祝化蝶 海派聚仙  

上海文藝界的頭等大事——上海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八次代表大會,後天將在上海展覽中心友誼會堂舉行。屆時,將有800余名來自各個專業領域的上海文藝工作者匯聚在“文代會”,“回家”敘舊,共商如何打響上海文化品牌的大計。第一次上海文代會距今已有69年,上海文化的內涵也已聚焦于紅色文化、海派文化與江南文化。

上海文代會係列

海派文化篇

69年前,海派京劇代表人物周信芳被推選為第一次上海文代會發起人之一。這位上海海派文化奠基者之一,大概不會想到基于戲曲旋律的《梁祝》被轉化為小提琴協奏曲之後,不僅于9年後在1959年首屆“上海之春”音樂節上一炮打響,還于2015年起成為首屆上海艾薩克·斯特恩國際小提琴比賽的必拉曲目,乃至走出國門,演出片段還登上了美國紐約時報廣場的大屏幕……

花開數朵

清末民初興起的戲曲改良運動與1906年由李叔同、歐陽予倩等創辦的春柳社,在戲曲與話劇的兩條線上,同時推進了中國舞臺藝術的革新——而革新的主舞臺,就是在上海。中國話劇誕生的標志,是1906年春柳社在日本、1907年春陽社在上海,先後上演《黑奴吁天錄》。上世紀20年代,打破行當限制、注重貼近生活的海派京劇漸漸成型,代表人物是周信芳、蓋叫天等名家。他們意識到傳統文化藝術形式也要融入當下生活,因而,海派京劇應運而生。

與此同時,上海以寬廣的胸懷,陸續接納了兩三萬名猶太人,其中不乏藝術家。聞名于世的英國芭蕾舞表演藝術家瑪戈·芳婷,曾于上世紀30年代在上海跟著一位白俄老師學舞蹈。時至今日,蘭心大戲院的大廳裏還懸挂著芳婷年輕時的舞者畫像。還有一些猶太音樂家進入上海音樂學院任教,為中國樂壇半壁江山打下基礎……大世界,則成為當時全國各地演員爭奇鬥艷的大舞臺,不到上海“跑碼頭”就等于沒唱出名堂。上海還成為越劇發祥地,滬劇和滑稽戲誕生地……國內戲曲和海內外藝術,在上海舞臺上花開數朵,各表一枝,還都有觀眾。

中菜西做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上海音樂學院一大批學西方音樂的學生並不得志。回憶當年,俞麗拿説:“我們送演出給人民大眾,他們根本不認得小提琴,還表示希望聽二胡……”所以,創作《梁祝》的初心,是“為人民服務”。作曲何佔豪、陳剛與小提琴手俞麗拿,是從越劇《梁祝》裏捕捉了小提琴協奏曲《梁祝》的“主旋律”,再把這些旋律納入西方作曲和交響樂制式之中,于1959年首演時一夜成名。時至今日,網絡上有關“梁祝”的詞條有27個,排名第一的釋義,就是小提琴協奏曲,就連其“源頭”民間故事也退居第四位。

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對于中國音樂界影響巨大。此前,鮮少有人相信中國民族旋律能納入西方交響樂且贏得民心,在“上海之春”音樂節秉承至今的“推新人新作”的驅動下,音樂家們以海派文化兼容並蓄的精神,最終合力推進了這部感人至深、引人共鳴的作品的誕生。這也是海派文化對江南文化內容的提煉與升華。

洛陽紙貴

上海,是歷來開風氣之先,一個多世紀以來一直是中國面向全球的橋頭堡。因而,海派文化的具體內涵雖然會隨著時代發展而不斷更新,但總體特徵依然是海納百川。當上海交響樂團領銜,舉辦2015年上海首屆艾薩克·斯特恩國際小提琴大賽時,創造性地把《梁祝》納入比賽曲目,使得海外音樂人才和評委,有機會認真了解中國音樂、上海文化。連續兩屆擔任評委的小提琴家丹尼爾·海菲茨,創辦了海菲茨國際音樂學院。他認為《梁祝》動人至極,雖然業界對該曲有所耳聞,但是大賽由俞麗拿為他們講解了創作緣起,使得海外友人對這出越劇表現的情感悲劇有了深刻而感性的認知。首屆比賽第四名獲得者斯坦凡·塔哈哈還在即興發揮的華彩段落裏融入了《梁祝》的主旋律。于是,海菲茨特地把這首曲目,納入了自己創辦的音樂學院課堂中。還有幾位日韓等亞洲選手,趁著比賽間隙,通過手機自學中文,甚至還想去看“懂”越劇《梁祝》唱了點什麼……一時間,《梁祝》曲譜也“洛陽紙貴”無覓處。演出盛況,還制成視頻錄像登上了美國紐約的時報廣場大屏幕……

東方與西方、傳統與時尚,都在上海這個國際大都市裏融會貫通,相得益彰。

本報記者 朱光

馬上評

大氣 大義

□ 朱光

“海派”這個詞曾經因為上世紀30年代沈從文提及南北兩地文學時,取之與“京派”對立,而頗有一些爭議。按狹義的理解,在上海的作家寫的鴛鴦蝴蝶派小説,更注重抒情、言情而顯得沒有北方現實主義創作來得大氣、大義。但是,隨著上海各門類藝術家哪怕各自競爭卻依然彼此尊重,逐漸擰成一股繩面對困境的熱點事件廣為人知——例如1947年“越劇十姐妹”聯合義演籌建劇場和戲校,于是,“海派”這個詞就成了褒義詞。

如今,讚人大氣、大義,用的就是“海派”,且不僅限于此,還包括做事靠譜,有契約精神、成熟、理性、謙和等各類優秀品質。仔細想想,這對應的正是上海城市精神16個字: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

延|伸|閱|讀

總理親撰廣告

1954年,周恩來總理參加日內瓦會議,準備在電影招待會上放映我國第一部彩色電影《梁山伯與祝英臺》。時任新聞聯絡官的熊向暉連夜寫了一份長達15頁紙的影評,報給周總理。周總理看了一眼這厚厚的影評,皺了皺眉頭,之後凝神沉思了一會兒對熊向暉説:“你只需在請柬上寫‘請欣賞中國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梁山伯與祝英臺》’就行了。”按照周總理的建議,電影如期放映,觀看電影的各國與會代表看得如癡如醉,不時爆發出陣陣掌聲。

文聯前世今生

上海市文聯是由夏衍、巴金、于伶、賀綠汀、馮雪峰、梅蘭芳、周信芳等老一輩文藝工作者發起創立。1950年7月24日至29日,上海市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會在解放劇場舉行,陳毅市長在大會上做了報告。會議宣告上海市文聯成立,標志著上海文藝工作者在黨的領導下,以主人翁的姿態邁入了社會主義新時代。第一次大會推舉夏衍任主席。迄今為止,文聯包含了上海音樂家協會、戲劇家協會、美術家協會、電影家協會、書法家協會、曲藝家協會、攝影家協會、民間文藝家協會、舞蹈家協會、文藝評論家協會等15個協會。

編輯:Giabun
數字報
上海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八次代表大會即將舉行
新民晚報  作者:朱光  2019-01-15

梁祝化蝶 海派聚仙  

上海文藝界的頭等大事——上海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八次代表大會,後天將在上海展覽中心友誼會堂舉行。屆時,將有800余名來自各個專業領域的上海文藝工作者匯聚在“文代會”,“回家”敘舊,共商如何打響上海文化品牌的大計。第一次上海文代會距今已有69年,上海文化的內涵也已聚焦于紅色文化、海派文化與江南文化。

上海文代會係列

海派文化篇

69年前,海派京劇代表人物周信芳被推選為第一次上海文代會發起人之一。這位上海海派文化奠基者之一,大概不會想到基于戲曲旋律的《梁祝》被轉化為小提琴協奏曲之後,不僅于9年後在1959年首屆“上海之春”音樂節上一炮打響,還于2015年起成為首屆上海艾薩克·斯特恩國際小提琴比賽的必拉曲目,乃至走出國門,演出片段還登上了美國紐約時報廣場的大屏幕……

花開數朵

清末民初興起的戲曲改良運動與1906年由李叔同、歐陽予倩等創辦的春柳社,在戲曲與話劇的兩條線上,同時推進了中國舞臺藝術的革新——而革新的主舞臺,就是在上海。中國話劇誕生的標志,是1906年春柳社在日本、1907年春陽社在上海,先後上演《黑奴吁天錄》。上世紀20年代,打破行當限制、注重貼近生活的海派京劇漸漸成型,代表人物是周信芳、蓋叫天等名家。他們意識到傳統文化藝術形式也要融入當下生活,因而,海派京劇應運而生。

與此同時,上海以寬廣的胸懷,陸續接納了兩三萬名猶太人,其中不乏藝術家。聞名于世的英國芭蕾舞表演藝術家瑪戈·芳婷,曾于上世紀30年代在上海跟著一位白俄老師學舞蹈。時至今日,蘭心大戲院的大廳裏還懸挂著芳婷年輕時的舞者畫像。還有一些猶太音樂家進入上海音樂學院任教,為中國樂壇半壁江山打下基礎……大世界,則成為當時全國各地演員爭奇鬥艷的大舞臺,不到上海“跑碼頭”就等于沒唱出名堂。上海還成為越劇發祥地,滬劇和滑稽戲誕生地……國內戲曲和海內外藝術,在上海舞臺上花開數朵,各表一枝,還都有觀眾。

中菜西做

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上海音樂學院一大批學西方音樂的學生並不得志。回憶當年,俞麗拿説:“我們送演出給人民大眾,他們根本不認得小提琴,還表示希望聽二胡……”所以,創作《梁祝》的初心,是“為人民服務”。作曲何佔豪、陳剛與小提琴手俞麗拿,是從越劇《梁祝》裏捕捉了小提琴協奏曲《梁祝》的“主旋律”,再把這些旋律納入西方作曲和交響樂制式之中,于1959年首演時一夜成名。時至今日,網絡上有關“梁祝”的詞條有27個,排名第一的釋義,就是小提琴協奏曲,就連其“源頭”民間故事也退居第四位。

小提琴協奏曲《梁祝》對于中國音樂界影響巨大。此前,鮮少有人相信中國民族旋律能納入西方交響樂且贏得民心,在“上海之春”音樂節秉承至今的“推新人新作”的驅動下,音樂家們以海派文化兼容並蓄的精神,最終合力推進了這部感人至深、引人共鳴的作品的誕生。這也是海派文化對江南文化內容的提煉與升華。

洛陽紙貴

上海,是歷來開風氣之先,一個多世紀以來一直是中國面向全球的橋頭堡。因而,海派文化的具體內涵雖然會隨著時代發展而不斷更新,但總體特徵依然是海納百川。當上海交響樂團領銜,舉辦2015年上海首屆艾薩克·斯特恩國際小提琴大賽時,創造性地把《梁祝》納入比賽曲目,使得海外音樂人才和評委,有機會認真了解中國音樂、上海文化。連續兩屆擔任評委的小提琴家丹尼爾·海菲茨,創辦了海菲茨國際音樂學院。他認為《梁祝》動人至極,雖然業界對該曲有所耳聞,但是大賽由俞麗拿為他們講解了創作緣起,使得海外友人對這出越劇表現的情感悲劇有了深刻而感性的認知。首屆比賽第四名獲得者斯坦凡·塔哈哈還在即興發揮的華彩段落裏融入了《梁祝》的主旋律。于是,海菲茨特地把這首曲目,納入了自己創辦的音樂學院課堂中。還有幾位日韓等亞洲選手,趁著比賽間隙,通過手機自學中文,甚至還想去看“懂”越劇《梁祝》唱了點什麼……一時間,《梁祝》曲譜也“洛陽紙貴”無覓處。演出盛況,還制成視頻錄像登上了美國紐約的時報廣場大屏幕……

東方與西方、傳統與時尚,都在上海這個國際大都市裏融會貫通,相得益彰。

本報記者 朱光

馬上評

大氣 大義

□ 朱光

“海派”這個詞曾經因為上世紀30年代沈從文提及南北兩地文學時,取之與“京派”對立,而頗有一些爭議。按狹義的理解,在上海的作家寫的鴛鴦蝴蝶派小説,更注重抒情、言情而顯得沒有北方現實主義創作來得大氣、大義。但是,隨著上海各門類藝術家哪怕各自競爭卻依然彼此尊重,逐漸擰成一股繩面對困境的熱點事件廣為人知——例如1947年“越劇十姐妹”聯合義演籌建劇場和戲校,于是,“海派”這個詞就成了褒義詞。

如今,讚人大氣、大義,用的就是“海派”,且不僅限于此,還包括做事靠譜,有契約精神、成熟、理性、謙和等各類優秀品質。仔細想想,這對應的正是上海城市精神16個字: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

延|伸|閱|讀

總理親撰廣告

1954年,周恩來總理參加日內瓦會議,準備在電影招待會上放映我國第一部彩色電影《梁山伯與祝英臺》。時任新聞聯絡官的熊向暉連夜寫了一份長達15頁紙的影評,報給周總理。周總理看了一眼這厚厚的影評,皺了皺眉頭,之後凝神沉思了一會兒對熊向暉説:“你只需在請柬上寫‘請欣賞中國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梁山伯與祝英臺》’就行了。”按照周總理的建議,電影如期放映,觀看電影的各國與會代表看得如癡如醉,不時爆發出陣陣掌聲。

文聯前世今生

上海市文聯是由夏衍、巴金、于伶、賀綠汀、馮雪峰、梅蘭芳、周信芳等老一輩文藝工作者發起創立。1950年7月24日至29日,上海市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會在解放劇場舉行,陳毅市長在大會上做了報告。會議宣告上海市文聯成立,標志著上海文藝工作者在黨的領導下,以主人翁的姿態邁入了社會主義新時代。第一次大會推舉夏衍任主席。迄今為止,文聯包含了上海音樂家協會、戲劇家協會、美術家協會、電影家協會、書法家協會、曲藝家協會、攝影家協會、民間文藝家協會、舞蹈家協會、文藝評論家協會等15個協會。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