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劇名家歐凱明:我一輩子都離不開粵劇

來源:金羊網 作者:黃宙輝 發表時間:2019-01-14 22:52

“名家大講堂·粵劇新傳承”繼續開講

金羊網訊 記者黃宙輝,通訊員陳祥蕉、何丹報道:“情難舍,身在梨園中”;“我曾經有很多機會可以去轉行、移民,但我不舍的是這個粵劇舞臺”;“我一輩子都離不開粵劇”……1月13日,在紅線女藝術中心,由廣東省藝術研究所主辦的“名家大講堂·粵劇新傳承”係列活動繼續開講,粵劇藝術名家歐凱明與眾多熱情的粵劇粉絲暢談四十載粵劇人生,還現場演唱了《一把存忠劍》《刑場上的婚禮》等經典唱段,令粉絲們拍爛手掌。

粵劇名家歐凱明現場演唱 攝影:鄭迅

一封電報,留粵劇好苗子

13歲那年,歐凱明唱著《學習雷鋒好榜樣》考上合浦師范文藝班,開始了戲劇生涯。陳凱歌導演的經典電影《霸王別姬》中,有表現戲曲演員訓練的場景。歐凱明回憶起自己剛入行時的艱辛,認為比起電影裏描述的“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年在廣西排練粵劇《武松大鬧獅子樓》時,歐凱明在戲中有大量危險的武打戲,特別是“高臺翻”這一動作,要從兩丈多高的高臺上翻身跳下。為了練好基本功,歐凱明在訓練時沒少挨師父打。現在回想起來,歐凱明非常感恩師父的嚴格教導,“練就戲曲的童子功,需要忍受常人難以承受的痛和苦。”

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電視劇《上海灘》進來,粵劇開始受到衝擊,曾經風光無限的粵劇一度消沉,觀眾群也大量流失。當年為了生計,歐凱明也去唱歌、去拍電視劇,但他一直割舍不了粵劇。在拍外景的時候,他也堅持天天練功。

就在他想過離開粵劇行當、轉行拍電影時,收到了紅線女的電報。為了爭取歐凱明,紅線女還親自飛到廣西,找了有關領導,並向他們鞠躬,這個場面讓歐凱明非常感動。最後,歐凱明正式調到廣州紅豆粵劇團,也為粵劇留住了這株“好苗子”。

粵劇名家歐凱明現場暢談四十載粵劇人生 攝影:鄭迅

感恩老師,堅守粵劇舞臺

來到紅豆粵劇團後,歐凱明把繼承馬紅流派唱腔當做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他謹遵恩師紅線女的教誨:“你的嗓子比馬老師通透、高亮,不要刻意追求嗓音上的像,而要學習馬師曾藝術的精髓,學習那股瀟灑勁。”

在名家大講堂現場,歐凱明還親自示范了馬派的獨特唱腔,節奏抑揚頓挫,舞臺張力極強;同時還演唱了《一把存忠劍》的片段,聲音嘹亮高昂,現場觀眾大呼過癮,連聲叫好。

除了繼承前輩的唱腔,歐凱明在文化的積淀和內心的修養方面也深受前輩影響,“馬前輩的文學修養、文化底蘊非常深厚。”在現代戲《家》開排的時候,紅線女曾告誡他,先耐下性子讀通巴金的《家》《春》《秋》小説,了解這特定的時代,弄清楚人物間的不平常的關係。

歐凱明是粵劇行當中為數不多在表演上頗有造詣還不忘進修的演員。他是中國戲曲學院研究生、中國戲劇學院客座教授。他也要求自己的徒弟們要多讀書:“讀書除了能明智明理之外,還能讓你們在粵劇的道路上走得更遠、更寬廣。”

歐凱明曾經有很多機會可以去轉行、移民。“我一直不走,一直待在紅老師創辦的紅豆團,也是一種感恩。”歐凱明説,“紅老師在生的時候,我不敢走,不好意思走。她去世之後,我就更加不能走,我必須要守住粵劇這個舞臺,守住她創辦的紅豆團。為粵劇的傳承,盡我的職責。”

粵劇名家歐凱明與徒弟們 攝影:鄭迅

傳承粵劇,讓它生生不息

當天下午,幾位歐凱明的弟子也來到現場,講述他們與粵劇的結緣過程,並在恩師面前演唱了部分粵劇唱段,展示年輕一代的粵劇力量。其中一位來自澳門的“圈外徒弟”咪咪説,她以前羞于向朋友説出自己喜愛粵劇,怕別人覺得“老土”。但遇到廣州粵劇院、接觸到歐凱明的粵劇藝術後,她才明白粵劇有著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蘊,一樣可以很時尚、很高雅。

在本次大講堂將要結束時,歐凱明説:“我要感恩廣州這座城市,感恩我們粵劇的前輩,創造了粵劇,讓我在這個舞臺上去尋夢、追夢、圓夢。有人説我一直那麼認真為什麼,難道粵劇離不開我嗎。我説不是,是我離不開粵劇。我覺得我只要站在這個舞臺上,我的人生價值才得到最大的彰顯。將來,我會把我所學的,也教給我們的徒弟和學生,讓我們粵劇的文化一代代傳下去,讓粵劇生生不息。”

編輯:白茶
數字報
粵劇名家歐凱明:我一輩子都離不開粵劇
金羊網  作者:黃宙輝  2019-01-14

“名家大講堂·粵劇新傳承”繼續開講

金羊網訊 記者黃宙輝,通訊員陳祥蕉、何丹報道:“情難舍,身在梨園中”;“我曾經有很多機會可以去轉行、移民,但我不舍的是這個粵劇舞臺”;“我一輩子都離不開粵劇”……1月13日,在紅線女藝術中心,由廣東省藝術研究所主辦的“名家大講堂·粵劇新傳承”係列活動繼續開講,粵劇藝術名家歐凱明與眾多熱情的粵劇粉絲暢談四十載粵劇人生,還現場演唱了《一把存忠劍》《刑場上的婚禮》等經典唱段,令粉絲們拍爛手掌。

粵劇名家歐凱明現場演唱 攝影:鄭迅

一封電報,留粵劇好苗子

13歲那年,歐凱明唱著《學習雷鋒好榜樣》考上合浦師范文藝班,開始了戲劇生涯。陳凱歌導演的經典電影《霸王別姬》中,有表現戲曲演員訓練的場景。歐凱明回憶起自己剛入行時的艱辛,認為比起電影裏描述的“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年在廣西排練粵劇《武松大鬧獅子樓》時,歐凱明在戲中有大量危險的武打戲,特別是“高臺翻”這一動作,要從兩丈多高的高臺上翻身跳下。為了練好基本功,歐凱明在訓練時沒少挨師父打。現在回想起來,歐凱明非常感恩師父的嚴格教導,“練就戲曲的童子功,需要忍受常人難以承受的痛和苦。”

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電視劇《上海灘》進來,粵劇開始受到衝擊,曾經風光無限的粵劇一度消沉,觀眾群也大量流失。當年為了生計,歐凱明也去唱歌、去拍電視劇,但他一直割舍不了粵劇。在拍外景的時候,他也堅持天天練功。

就在他想過離開粵劇行當、轉行拍電影時,收到了紅線女的電報。為了爭取歐凱明,紅線女還親自飛到廣西,找了有關領導,並向他們鞠躬,這個場面讓歐凱明非常感動。最後,歐凱明正式調到廣州紅豆粵劇團,也為粵劇留住了這株“好苗子”。

粵劇名家歐凱明現場暢談四十載粵劇人生 攝影:鄭迅

感恩老師,堅守粵劇舞臺

來到紅豆粵劇團後,歐凱明把繼承馬紅流派唱腔當做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他謹遵恩師紅線女的教誨:“你的嗓子比馬老師通透、高亮,不要刻意追求嗓音上的像,而要學習馬師曾藝術的精髓,學習那股瀟灑勁。”

在名家大講堂現場,歐凱明還親自示范了馬派的獨特唱腔,節奏抑揚頓挫,舞臺張力極強;同時還演唱了《一把存忠劍》的片段,聲音嘹亮高昂,現場觀眾大呼過癮,連聲叫好。

除了繼承前輩的唱腔,歐凱明在文化的積淀和內心的修養方面也深受前輩影響,“馬前輩的文學修養、文化底蘊非常深厚。”在現代戲《家》開排的時候,紅線女曾告誡他,先耐下性子讀通巴金的《家》《春》《秋》小説,了解這特定的時代,弄清楚人物間的不平常的關係。

歐凱明是粵劇行當中為數不多在表演上頗有造詣還不忘進修的演員。他是中國戲曲學院研究生、中國戲劇學院客座教授。他也要求自己的徒弟們要多讀書:“讀書除了能明智明理之外,還能讓你們在粵劇的道路上走得更遠、更寬廣。”

歐凱明曾經有很多機會可以去轉行、移民。“我一直不走,一直待在紅老師創辦的紅豆團,也是一種感恩。”歐凱明説,“紅老師在生的時候,我不敢走,不好意思走。她去世之後,我就更加不能走,我必須要守住粵劇這個舞臺,守住她創辦的紅豆團。為粵劇的傳承,盡我的職責。”

粵劇名家歐凱明與徒弟們 攝影:鄭迅

傳承粵劇,讓它生生不息

當天下午,幾位歐凱明的弟子也來到現場,講述他們與粵劇的結緣過程,並在恩師面前演唱了部分粵劇唱段,展示年輕一代的粵劇力量。其中一位來自澳門的“圈外徒弟”咪咪説,她以前羞于向朋友説出自己喜愛粵劇,怕別人覺得“老土”。但遇到廣州粵劇院、接觸到歐凱明的粵劇藝術後,她才明白粵劇有著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蘊,一樣可以很時尚、很高雅。

在本次大講堂將要結束時,歐凱明説:“我要感恩廣州這座城市,感恩我們粵劇的前輩,創造了粵劇,讓我在這個舞臺上去尋夢、追夢、圓夢。有人説我一直那麼認真為什麼,難道粵劇離不開我嗎。我説不是,是我離不開粵劇。我覺得我只要站在這個舞臺上,我的人生價值才得到最大的彰顯。將來,我會把我所學的,也教給我們的徒弟和學生,讓我們粵劇的文化一代代傳下去,讓粵劇生生不息。”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