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聖殿春秋》:也許我們也可以建造天堂

來源:工人日報 作者:郭建豪 發表時間:2019-01-14 15:51

也許我們也可以建造天堂

——讀《聖殿春秋》

《聖殿春秋》以每年百萬的銷量持續暢銷了26年。講述的是12世紀英國一個叫湯姆的建築匠,最大的願望是造一座大教堂。幾經波折,他終于抓住了一個機會。于是,在叫做王橋的英國小鎮上,圍繞著一座已經被燒毀的教堂,企圖修建修道院的副院長,破落的貴族後裔、承建大教堂的工匠、謀奪收益的伯爵各方勢力角逐,開始一段延續了數十年恩怨的故事。

小説以英國第一座哥特式大教堂的建設為中心,全景展現中世紀日常百態。建築街巷、餐飲習慣、市井生活,全部有據可查。50年的大教堂建造歷史,以及圍繞它的各階層的生活和鬥爭,都交融在這部史詩小説中。

但這部小説真正受世人青睞之處,是他帶給人們的力量和希望。這力量,就是責任。整部小説,充斥著死亡、背叛、暴行和陰謀詭計。但小説的主題,説傳奇也許輕佻,説悲壯也許煽情,説虔誠又顯得迂腐,這1000多頁的小説,最後沉積下來的,還是兩個字——責任。是的,這是一個關于責任的故事。

中世紀的歐洲,教會與國家是難以相容的兩個勢力,而作者依著這條主線,用無數人的情感故事表達了人面對艱難生活的抗爭與不屈。彬彬有禮的修道院副院長菲利普為了自我與信徒的信仰修建大教堂的同時,還要與自私自利的主教抗衡;為了生存不斷找尋工作的湯姆,還要面對惡棍的敲詐和不近人情的工頭;被當成女巫的艾倫獨自撫養傑克,住在森林裏,但仍不忘追求幸福憧憬美好;哪怕是埃格尼絲死的臨終遺言,也是要囑咐她畢生所愛,給我建造一座美麗的大教堂吧。每個人都在追求,在尋找可供依托和祈禱的庇護所,卻不知要遇上怎樣的困厄。上帝用愛和憐憫,給世界帶來希望,但世界的美好依然需要自己創造。

小説所歌頌的正面人物,在全力以赴履行自己責任,甚至為事業深深著迷。為兌現對死者、對上帝的承諾殫精竭慮,並願為之獻出生命、貞操乃至所有。此處的“責任”,倒不是真正職業上或身份帶來的義務,而是某種在內心深處感召人們的力量,這種力量不僅僅支持著主人公們去行動,去挑戰,更帶給讀者強烈的靈魂共鳴,使我們內心也充滿了力量。我們無法深窺生活的所有秘密。曾經你所失去後怨艾的夢想,也許在今後的人生中會以另一種饋贈回報你。這些都使你明白活著到底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當然,在這部巨著中,可供感慨的事物實在太多了。中世紀本身對于我們現在的讀者來説太過厚重了,喜歡肯·福萊特的小説並非意味著愛上那個時代。我始終覺得,小説屬于每個個體私有的,一千個讀者眼中一千個哈姆雷特,在情節裏徜徉之後得到的答案才是靈魂滌蕩後最真實的。這如同一句隱喻,湯姆死後,其繼子傑克萬分悔恨地跪在屍體旁,小説裏寫道:“湯姆所給予他的,絕不是吃住這類平常的東西。湯姆給了他一些獨一無二的東西,是任何別人沒法給的,甚至他自己的父親也給不了;那是一種激情,一種技藝,一種藝術,一種生活方式。”

“你給了我這座大教堂!”

此刻,“大教堂”已不再是一個具體的事物,而是人內心深處的最虔誠最偉大的象徵。我想,肯·福萊特不僅神奇復寫了一個時代,也在萬千讀者心中建起了一座大教堂——

“它給了我一座大教堂!”

郭建豪

編輯:Giabun
數字報
讀《聖殿春秋》:也許我們也可以建造天堂
工人日報  作者:郭建豪  2019-01-14

也許我們也可以建造天堂

——讀《聖殿春秋》

《聖殿春秋》以每年百萬的銷量持續暢銷了26年。講述的是12世紀英國一個叫湯姆的建築匠,最大的願望是造一座大教堂。幾經波折,他終于抓住了一個機會。于是,在叫做王橋的英國小鎮上,圍繞著一座已經被燒毀的教堂,企圖修建修道院的副院長,破落的貴族後裔、承建大教堂的工匠、謀奪收益的伯爵各方勢力角逐,開始一段延續了數十年恩怨的故事。

小説以英國第一座哥特式大教堂的建設為中心,全景展現中世紀日常百態。建築街巷、餐飲習慣、市井生活,全部有據可查。50年的大教堂建造歷史,以及圍繞它的各階層的生活和鬥爭,都交融在這部史詩小説中。

但這部小説真正受世人青睞之處,是他帶給人們的力量和希望。這力量,就是責任。整部小説,充斥著死亡、背叛、暴行和陰謀詭計。但小説的主題,説傳奇也許輕佻,説悲壯也許煽情,説虔誠又顯得迂腐,這1000多頁的小説,最後沉積下來的,還是兩個字——責任。是的,這是一個關于責任的故事。

中世紀的歐洲,教會與國家是難以相容的兩個勢力,而作者依著這條主線,用無數人的情感故事表達了人面對艱難生活的抗爭與不屈。彬彬有禮的修道院副院長菲利普為了自我與信徒的信仰修建大教堂的同時,還要與自私自利的主教抗衡;為了生存不斷找尋工作的湯姆,還要面對惡棍的敲詐和不近人情的工頭;被當成女巫的艾倫獨自撫養傑克,住在森林裏,但仍不忘追求幸福憧憬美好;哪怕是埃格尼絲死的臨終遺言,也是要囑咐她畢生所愛,給我建造一座美麗的大教堂吧。每個人都在追求,在尋找可供依托和祈禱的庇護所,卻不知要遇上怎樣的困厄。上帝用愛和憐憫,給世界帶來希望,但世界的美好依然需要自己創造。

小説所歌頌的正面人物,在全力以赴履行自己責任,甚至為事業深深著迷。為兌現對死者、對上帝的承諾殫精竭慮,並願為之獻出生命、貞操乃至所有。此處的“責任”,倒不是真正職業上或身份帶來的義務,而是某種在內心深處感召人們的力量,這種力量不僅僅支持著主人公們去行動,去挑戰,更帶給讀者強烈的靈魂共鳴,使我們內心也充滿了力量。我們無法深窺生活的所有秘密。曾經你所失去後怨艾的夢想,也許在今後的人生中會以另一種饋贈回報你。這些都使你明白活著到底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當然,在這部巨著中,可供感慨的事物實在太多了。中世紀本身對于我們現在的讀者來説太過厚重了,喜歡肯·福萊特的小説並非意味著愛上那個時代。我始終覺得,小説屬于每個個體私有的,一千個讀者眼中一千個哈姆雷特,在情節裏徜徉之後得到的答案才是靈魂滌蕩後最真實的。這如同一句隱喻,湯姆死後,其繼子傑克萬分悔恨地跪在屍體旁,小説裏寫道:“湯姆所給予他的,絕不是吃住這類平常的東西。湯姆給了他一些獨一無二的東西,是任何別人沒法給的,甚至他自己的父親也給不了;那是一種激情,一種技藝,一種藝術,一種生活方式。”

“你給了我這座大教堂!”

此刻,“大教堂”已不再是一個具體的事物,而是人內心深處的最虔誠最偉大的象徵。我想,肯·福萊特不僅神奇復寫了一個時代,也在萬千讀者心中建起了一座大教堂——

“它給了我一座大教堂!”

郭建豪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