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助力傳統文化傳承創新 重新點燃傳統詩歌的文化魅力

來源:人民網 作者:陳燦 發表時間:2019-01-14 15:30

人民網北京1月14日電(記者陳燦) 瞬息萬變的數字時代,快節奏成為生活的主題詞,連閱讀也開始變得快餐化。節奏緩慢的詩歌漸行漸遠,以致于它倣佛淡出了我們的生活。1月13日下午,主題為“生命的向度:中國人的詩性與詩趣”的騰雲文化論壇第二期在京召開,專家學者就如何“喚醒數字時代的生命詩意”進行了充滿趣味和哲理的討論。

董梅、薛天緯、謝思煒:探尋詩歌對現代生活的意義

詩歌是我們祖先的生活與智慧,也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核心部分。從詩經、唐詩到新詩運動,詩歌發展的歷史就是中國文化發展的歷史。

中國古典文學與文化學者、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副教授董梅老師以鄭風為例,帶觀眾進行了對詩經中《風》的一次“考察”。在《詩經》的有生時代,每到暮春,就有採詩官手秉木鐸,下到鄉野間收集民歌,被稱為“採風”。而鄭風正是採詩官在古代鄭國所搜集整理的詩歌合集,是詩經十五國風中最有代表性的一部,著名詩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就出自其中。

董梅指出,因為鄭國是一個移民之國,沒有過去的枷鎖,暢快地表達著個人的情感,呈現出了真實的生命感與鮮活的魅力,所以直到千年之後都能引起我們的共鳴。

新疆師范大學教授、原中國李白研究會會長薛天緯老師為我們分享了李白的心路歷程與他的人生之夢,還把李白的心路與現代人對照,給予在場觀眾很大的啟發。薛老師認為,李白所面臨的建功立業與精神自由之間的人性矛盾,是每個人都會面臨的。但這兩者在李白身上都得到了最大化的體現。由于這種矛盾的無法調和,李白最終選擇了極致的自由。薛教授指出,只有在人的全面發展實現之後,李白的人生之夢才能實現。與李白相比,現代人是幸運的,因為社會進步的程度越高,人性就越能夠得到實現。

詩聖杜甫在中國詩歌史上同樣是舉足輕重的存在。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謝思煒,在現場為大家詳細地分析了杜甫何以成為“詩聖”。謝老師認為,唐代各種詩體趨于成熟,杜甫有歷代詩人的成就作為基礎。而他生活的時期又十分動蕩,這樣的背景為他的詩歌創作提供了深厚的積淀和創作的題材。杜甫家學淵源深厚,其祖父是初唐時期有名的詩人,從很早開始,詩歌與他的生命就密不可分了。杜甫癡迷于詩歌藝術,詩歌是其陶冶靈性的手段和畢生的追求。他為了創作詩歌不斷拓展視野,將個人的喜怒哀樂,擴展為全方位的社會觀察和思考,“書一代之事”。此外,他筆耕不綴,在其59年的生命中,詩歌創作持續了40年,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年,都留下了不少傳世佳作。

西川、周雲鵬:以創作激活傳統詩歌的魅力

對于文化的發展而言,數字時代是最好的時代。技術的飛速發展拓寬人類移動的空間和思維的疆域,但與此同時,我們陷入了對信息的追逐,尋找詩與遠方好像成為遙不可及的理想。但是,日常生活中的詩意,其實也能夠借由不同的方式來表現。

當代著名詩人西川從當代寫作的角度來為我們閱讀詩歌提供了新的思路。西川認為,我們對古代文化的理解,其實看到當時的作品經過時間流轉之後形成的,而且有自己的主觀想象,並非它的原貌。西川認為,從當下出發,只要能夠進入前人的生死場,就會發現前人的政治生活、歷史生活、道德麻煩、文化難題、創造的可能性,與今人的狀況其實差不了多少;古人也是生活在他們的當代社會、歷史邏輯之中。而從古人那裏再返回當下,今人在討論當下問題時便會有豁然開朗的感覺。

著名的民謠歌手、作家周雲蓬也談到了他對于古詩的看法。他認為,重要的是透過古詩的微言大義,尋出古詩的人間煙火氣。他認為,可以通過將古詩詞唱出來,讓李白和杜甫等大家從教科書中走出來。如果誠實地以音樂的方式與古代詩人進行溝通,其實現代人可以平視那些光輝的詩句,收獲“天涯若比鄰”的感受。為了讓觀眾們有更深刻的體會,他在現場彈唱了《魯智深》。周雲蓬認為,詩歌中是存在著音樂性的,只是需要被發掘。最後,他還彈唱了《杜甫三章》。在時而悠揚時而激昂的音樂聲中,他帶領大家進入了杜甫的世界,體會到他作為一個平常人的喜樂悲歡。

編輯:智羊
數字報
技術助力傳統文化傳承創新 重新點燃傳統詩歌的文化魅力
人民網  作者:陳燦  2019-01-14

人民網北京1月14日電(記者陳燦) 瞬息萬變的數字時代,快節奏成為生活的主題詞,連閱讀也開始變得快餐化。節奏緩慢的詩歌漸行漸遠,以致于它倣佛淡出了我們的生活。1月13日下午,主題為“生命的向度:中國人的詩性與詩趣”的騰雲文化論壇第二期在京召開,專家學者就如何“喚醒數字時代的生命詩意”進行了充滿趣味和哲理的討論。

董梅、薛天緯、謝思煒:探尋詩歌對現代生活的意義

詩歌是我們祖先的生活與智慧,也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核心部分。從詩經、唐詩到新詩運動,詩歌發展的歷史就是中國文化發展的歷史。

中國古典文學與文化學者、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副教授董梅老師以鄭風為例,帶觀眾進行了對詩經中《風》的一次“考察”。在《詩經》的有生時代,每到暮春,就有採詩官手秉木鐸,下到鄉野間收集民歌,被稱為“採風”。而鄭風正是採詩官在古代鄭國所搜集整理的詩歌合集,是詩經十五國風中最有代表性的一部,著名詩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就出自其中。

董梅指出,因為鄭國是一個移民之國,沒有過去的枷鎖,暢快地表達著個人的情感,呈現出了真實的生命感與鮮活的魅力,所以直到千年之後都能引起我們的共鳴。

新疆師范大學教授、原中國李白研究會會長薛天緯老師為我們分享了李白的心路歷程與他的人生之夢,還把李白的心路與現代人對照,給予在場觀眾很大的啟發。薛老師認為,李白所面臨的建功立業與精神自由之間的人性矛盾,是每個人都會面臨的。但這兩者在李白身上都得到了最大化的體現。由于這種矛盾的無法調和,李白最終選擇了極致的自由。薛教授指出,只有在人的全面發展實現之後,李白的人生之夢才能實現。與李白相比,現代人是幸運的,因為社會進步的程度越高,人性就越能夠得到實現。

詩聖杜甫在中國詩歌史上同樣是舉足輕重的存在。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謝思煒,在現場為大家詳細地分析了杜甫何以成為“詩聖”。謝老師認為,唐代各種詩體趨于成熟,杜甫有歷代詩人的成就作為基礎。而他生活的時期又十分動蕩,這樣的背景為他的詩歌創作提供了深厚的積淀和創作的題材。杜甫家學淵源深厚,其祖父是初唐時期有名的詩人,從很早開始,詩歌與他的生命就密不可分了。杜甫癡迷于詩歌藝術,詩歌是其陶冶靈性的手段和畢生的追求。他為了創作詩歌不斷拓展視野,將個人的喜怒哀樂,擴展為全方位的社會觀察和思考,“書一代之事”。此外,他筆耕不綴,在其59年的生命中,詩歌創作持續了40年,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年,都留下了不少傳世佳作。

西川、周雲鵬:以創作激活傳統詩歌的魅力

對于文化的發展而言,數字時代是最好的時代。技術的飛速發展拓寬人類移動的空間和思維的疆域,但與此同時,我們陷入了對信息的追逐,尋找詩與遠方好像成為遙不可及的理想。但是,日常生活中的詩意,其實也能夠借由不同的方式來表現。

當代著名詩人西川從當代寫作的角度來為我們閱讀詩歌提供了新的思路。西川認為,我們對古代文化的理解,其實看到當時的作品經過時間流轉之後形成的,而且有自己的主觀想象,並非它的原貌。西川認為,從當下出發,只要能夠進入前人的生死場,就會發現前人的政治生活、歷史生活、道德麻煩、文化難題、創造的可能性,與今人的狀況其實差不了多少;古人也是生活在他們的當代社會、歷史邏輯之中。而從古人那裏再返回當下,今人在討論當下問題時便會有豁然開朗的感覺。

著名的民謠歌手、作家周雲蓬也談到了他對于古詩的看法。他認為,重要的是透過古詩的微言大義,尋出古詩的人間煙火氣。他認為,可以通過將古詩詞唱出來,讓李白和杜甫等大家從教科書中走出來。如果誠實地以音樂的方式與古代詩人進行溝通,其實現代人可以平視那些光輝的詩句,收獲“天涯若比鄰”的感受。為了讓觀眾們有更深刻的體會,他在現場彈唱了《魯智深》。周雲蓬認為,詩歌中是存在著音樂性的,只是需要被發掘。最後,他還彈唱了《杜甫三章》。在時而悠揚時而激昂的音樂聲中,他帶領大家進入了杜甫的世界,體會到他作為一個平常人的喜樂悲歡。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