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少女出版長篇小説《火》 曹文軒:少年寫作是一片獨特的風景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高凱 發表時間:2019-01-10 14:05

中新網北京1月9日電 (記者高凱)一部由00後少女、年僅14歲的鐘睿瑩創作的長篇小説《火》近日出版,著名作家曹文軒為此薦語稱,“少年寫作是文學寫作裏一片獨特的風景”,“14歲的鐘睿瑩在寫作中所表現出來的成熟與沉著,亦是另一種寶貴的素樸與天真”。

據悉,長篇小説《火》是一部心理小説,日前由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共12萬字。小説以未成年孩子的視角,去看待成年人世界和探索成年人心理。裏面寫到了家暴的危害,以及災難來臨時人們表現出的心理暗傷,也從一個成年人的心理救贖中,賦予了人間一絲溫暖。

14歲少女出版長篇小説《火》 曹文軒:少年寫作是一片獨特的風景

14歲少女出版長篇小説《火》 小度 攝

曹文軒為這部作品作薦語稱,“少年寫作是文學寫作裏一片獨特的風景。一個人少年時的創作往往來自內心不可遏制的與世界對話的衝動。與成年寫作者相比,寫作者當時對世界知之甚少,卻能夠用猜想與揣測、渴望與期許來構建起屬於他們的獨樹一幟的文學空間。這樣的寫作,有時比現實更接近現實。14歲的鐘睿瑩在寫作中所表現出來的成熟與沉著,亦是另一種寶貴的素樸與天真。”

作家邱華棟認為這部作品擅長刻畫心理,“少年作者鐘睿瑩也具不凡的心理剖析能力,看著她筆下眾多人物的表演,栩栩如生,讓人忘記作者只是一個14歲的孩子。”

提及寫作能力在少年時期的培養,上海大學教授、創意寫作博士生導師譚旭東認為,當前的學校裏的素質教育、語文教育都存在著對孩子想像力的桎梏,許多熱愛寫作、創作,頗有天賦的孩子們,無法真正發揮自己的創造力和想像力,埋沒了許多文學天才,從鐘睿瑩的作品中來看,她有著自己對世界敏銳的洞察力,對心理知識的把握能力,以及對文字世界的想像力,這部作品遠遠超出了同齡人的寫作水準和水準,著實難能可貴。

鐘睿瑩曾在12歲那年就集結出版了作品集《一路前行》,《火》是她出版的第二部作品,也是第一次創作長篇小説。

鐘睿瑩表示,她從小到大,都是在文字中浸潤和成長的,通過眾多的文學作品,她了解到了許多沒有到達過的多維世界,自己的文學創作也一點一滴積累起來,這部作品中許多情節是從身邊的同學、朋友成長過程中家庭現狀的放大化。她想通過這部小説,表達出“永遠向希望而生”的信念。

對於自己的作品得到名家的認可,鐘睿瑩顯得謙虛內斂,她並不認為自己是文學天才,甚至直言這樣的光環對她來説十分沉重,這位少年寫作者説:“前輩們的認可,給了我更大的信心,在繁重的學習中,寫作能令我快樂,也能促使我思考。”

編輯:Giabun
數字報
14歲少女出版長篇小説《火》 曹文軒:少年寫作是一片獨特的風景
中國新聞網  作者:高凱  2019-01-10

中新網北京1月9日電 (記者高凱)一部由00後少女、年僅14歲的鐘睿瑩創作的長篇小説《火》近日出版,著名作家曹文軒為此薦語稱,“少年寫作是文學寫作裏一片獨特的風景”,“14歲的鐘睿瑩在寫作中所表現出來的成熟與沉著,亦是另一種寶貴的素樸與天真”。

據悉,長篇小説《火》是一部心理小説,日前由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共12萬字。小説以未成年孩子的視角,去看待成年人世界和探索成年人心理。裏面寫到了家暴的危害,以及災難來臨時人們表現出的心理暗傷,也從一個成年人的心理救贖中,賦予了人間一絲溫暖。

14歲少女出版長篇小説《火》 曹文軒:少年寫作是一片獨特的風景

14歲少女出版長篇小説《火》 小度 攝

曹文軒為這部作品作薦語稱,“少年寫作是文學寫作裏一片獨特的風景。一個人少年時的創作往往來自內心不可遏制的與世界對話的衝動。與成年寫作者相比,寫作者當時對世界知之甚少,卻能夠用猜想與揣測、渴望與期許來構建起屬於他們的獨樹一幟的文學空間。這樣的寫作,有時比現實更接近現實。14歲的鐘睿瑩在寫作中所表現出來的成熟與沉著,亦是另一種寶貴的素樸與天真。”

作家邱華棟認為這部作品擅長刻畫心理,“少年作者鐘睿瑩也具不凡的心理剖析能力,看著她筆下眾多人物的表演,栩栩如生,讓人忘記作者只是一個14歲的孩子。”

提及寫作能力在少年時期的培養,上海大學教授、創意寫作博士生導師譚旭東認為,當前的學校裏的素質教育、語文教育都存在著對孩子想像力的桎梏,許多熱愛寫作、創作,頗有天賦的孩子們,無法真正發揮自己的創造力和想像力,埋沒了許多文學天才,從鐘睿瑩的作品中來看,她有著自己對世界敏銳的洞察力,對心理知識的把握能力,以及對文字世界的想像力,這部作品遠遠超出了同齡人的寫作水準和水準,著實難能可貴。

鐘睿瑩曾在12歲那年就集結出版了作品集《一路前行》,《火》是她出版的第二部作品,也是第一次創作長篇小説。

鐘睿瑩表示,她從小到大,都是在文字中浸潤和成長的,通過眾多的文學作品,她了解到了許多沒有到達過的多維世界,自己的文學創作也一點一滴積累起來,這部作品中許多情節是從身邊的同學、朋友成長過程中家庭現狀的放大化。她想通過這部小説,表達出“永遠向希望而生”的信念。

對於自己的作品得到名家的認可,鐘睿瑩顯得謙虛內斂,她並不認為自己是文學天才,甚至直言這樣的光環對她來説十分沉重,這位少年寫作者説:“前輩們的認可,給了我更大的信心,在繁重的學習中,寫作能令我快樂,也能促使我思考。”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