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數字出版風潮來臨:實體書店的“變與不變”

來源:光明網 作者:上官雲 發表時間:2019-01-10 14:06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月9日電(記者上官雲)9日,“閱讀X”論壇在北京拉開帷幕。記者通過採訪了解到,不少業內人士都看好數字出版的發展前景,實體書出版亦面臨轉型。

其實,在新技術、新概念的衝擊下,圖書出版業早已出現一係列變化:數字出版、IP經濟、跨界融合……出版的渠道和方式日新月異,也影響到書店的經營方式。未來,它們會如何發展,又會存在哪些“變”與“不變”?

數字出版的真正要義是什麼?

一段時期以來,數字出版産業發展一直不錯。此前發布的《2017—2018中國數字出版産業年度報告》顯示,2017年,國內數字出版産業整體收入規模突破7000 億元,其中互聯網期刊、電子圖書、數字報紙的總收入為 82.7億元,與2016年相比增長 5.35%。

“出版的本質就是傳遞知識,傳播思想,傳承文化。數字出版的本質就是內容多元化的表達和文化多傳媒的傳播。”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賴雪梅説道。

因此,在她看來,二者沒有太大不同,不變的是內容,變的是內容的生産方式、表現形式以及傳播渠道等。

“走數字化的發展之路,也許我們的産品形態、傳播方式、盈利方式會改變。但是歸結一點,還是在我們的選擇、傳承、傳播中,在新的市場環境中在新的技術環境中,讓內容價值最大化。”

出版實體書競爭力還有多大?

在數字出版的影響之下,實體書出版及銷售是否會受到影響?如果從開卷剛剛公布的《全球背景下的中國圖書零售市場》報告來看,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該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圖書零售市場碼洋規模達894億,規模較去年進一步上升。今年整個圖書零售市場同比上升11.3%,繼續保持兩位數的增長。

其實,在出版界,有一句話常常被提起,那就是“內容為王”,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無論是知識服務還是數字出版,現在“內容依然是核心”,發生改變的只是內容在不同背景下的延伸。

北京磨鐵圖書有限公司創始人沈浩波依然長期看好實體出版。他認為,出版業應立足實體出版,選題升級、産品升級、運營升級是通往實體出版的未來之路,“我們依然會有做實體出版的耐性、韌性進入新的産業,希望給新的産業帶來變化”。

除了賣書,書店未來還能如何發展?

某種程度上,紙質書總是容易被和實體書店發展聯係起來,實體書出版興盛與否,也與讀書店有著或多或少的影響。但隨著社會環境、閱讀習慣的改變,越來越多的經營者在思考售書之外,書店未來的發展之路該如何走。

近幾年,很多書店開始銷售各類衍生品,在跨界合作、轉型升級等方面動作頻頻,為自身帶來更多的客流量。在當天的論壇上,如何實現客流量向消費者的轉化,也成為與會者的議題之一。

鳳凰傳媒蘇州鳳凰投資公司執行董事曾鋒認為,實體書店是流量消耗體,通過擁有好地段、借勢好物業、自身成為好載體等來獲得客流量。之後這種客流量的變現,要從消費者維度、書店自身、書店社會角色等層面考慮。

北京開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蔣晞亮曾提出了“未來書店”的説法,其核心概念大致如下:圖書或閱讀是核心産品,且顏值第一。未來書店更是線上線下的融合、會緊密連接人們的生活。

“這一年,書店的新零售將繼續受關注。此外,書店將受經濟和資本市場的壓力。”至于實體書店的盈利問題,蔣晞亮表示,這取決于內容運營、用戶運營、活動運營,“運營要建立在數據的基礎上,採用數據化的理性的運營方式進行”。

“書店不等于‘書空間’,書空間是復合業態的書店。”機遇書店總經理劉貴提到“4.0時代的書空間”,即圖書+消費業態+空間場景服務+IP賦能的空間生態模式。他認為,這個“新物種”不變的是圖書業態,但會持續迭代進化,為傳統書店賦能,創造更多業態和收入。

編輯:Giabun
數字報
當數字出版風潮來臨:實體書店的“變與不變”
光明網  作者:上官雲  2019-01-10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月9日電(記者上官雲)9日,“閱讀X”論壇在北京拉開帷幕。記者通過採訪了解到,不少業內人士都看好數字出版的發展前景,實體書出版亦面臨轉型。

其實,在新技術、新概念的衝擊下,圖書出版業早已出現一係列變化:數字出版、IP經濟、跨界融合……出版的渠道和方式日新月異,也影響到書店的經營方式。未來,它們會如何發展,又會存在哪些“變”與“不變”?

數字出版的真正要義是什麼?

一段時期以來,數字出版産業發展一直不錯。此前發布的《2017—2018中國數字出版産業年度報告》顯示,2017年,國內數字出版産業整體收入規模突破7000 億元,其中互聯網期刊、電子圖書、數字報紙的總收入為 82.7億元,與2016年相比增長 5.35%。

“出版的本質就是傳遞知識,傳播思想,傳承文化。數字出版的本質就是內容多元化的表達和文化多傳媒的傳播。”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賴雪梅説道。

因此,在她看來,二者沒有太大不同,不變的是內容,變的是內容的生産方式、表現形式以及傳播渠道等。

“走數字化的發展之路,也許我們的産品形態、傳播方式、盈利方式會改變。但是歸結一點,還是在我們的選擇、傳承、傳播中,在新的市場環境中在新的技術環境中,讓內容價值最大化。”

出版實體書競爭力還有多大?

在數字出版的影響之下,實體書出版及銷售是否會受到影響?如果從開卷剛剛公布的《全球背景下的中國圖書零售市場》報告來看,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該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圖書零售市場碼洋規模達894億,規模較去年進一步上升。今年整個圖書零售市場同比上升11.3%,繼續保持兩位數的增長。

其實,在出版界,有一句話常常被提起,那就是“內容為王”,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無論是知識服務還是數字出版,現在“內容依然是核心”,發生改變的只是內容在不同背景下的延伸。

北京磨鐵圖書有限公司創始人沈浩波依然長期看好實體出版。他認為,出版業應立足實體出版,選題升級、産品升級、運營升級是通往實體出版的未來之路,“我們依然會有做實體出版的耐性、韌性進入新的産業,希望給新的産業帶來變化”。

除了賣書,書店未來還能如何發展?

某種程度上,紙質書總是容易被和實體書店發展聯係起來,實體書出版興盛與否,也與讀書店有著或多或少的影響。但隨著社會環境、閱讀習慣的改變,越來越多的經營者在思考售書之外,書店未來的發展之路該如何走。

近幾年,很多書店開始銷售各類衍生品,在跨界合作、轉型升級等方面動作頻頻,為自身帶來更多的客流量。在當天的論壇上,如何實現客流量向消費者的轉化,也成為與會者的議題之一。

鳳凰傳媒蘇州鳳凰投資公司執行董事曾鋒認為,實體書店是流量消耗體,通過擁有好地段、借勢好物業、自身成為好載體等來獲得客流量。之後這種客流量的變現,要從消費者維度、書店自身、書店社會角色等層面考慮。

北京開卷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蔣晞亮曾提出了“未來書店”的説法,其核心概念大致如下:圖書或閱讀是核心産品,且顏值第一。未來書店更是線上線下的融合、會緊密連接人們的生活。

“這一年,書店的新零售將繼續受關注。此外,書店將受經濟和資本市場的壓力。”至于實體書店的盈利問題,蔣晞亮表示,這取決于內容運營、用戶運營、活動運營,“運營要建立在數據的基礎上,採用數據化的理性的運營方式進行”。

“書店不等于‘書空間’,書空間是復合業態的書店。”機遇書店總經理劉貴提到“4.0時代的書空間”,即圖書+消費業態+空間場景服務+IP賦能的空間生態模式。他認為,這個“新物種”不變的是圖書業態,但會持續迭代進化,為傳統書店賦能,創造更多業態和收入。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