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壇老將邵增虎 以刀做筆描春秋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李淩 發表時間:2019-01-07 15:05

中新網廣州1月7日電 題:畫壇老將邵增虎 以刀做筆描春秋

中新網記者 李淩

沿著粵北清遠英德市橫石塘鎮的公路一直往仙湖溫泉方向前行,穿過一條白色野菊花恣意生長的小路,當見到一池荷塘邊與周圍農舍大相徑庭的簡易畫室,便知道此行目的地到了——八旬高齡的著名畫家邵增虎,近年移居于此,靜心創作。

這位享譽中國畫壇的軍旅畫家,近日在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時表示,雖然年紀大了但心態還很年輕,創作的欲望還沒有熄滅,“希望作品能像秋天熱烈奔放的色調一樣,能再次輝煌。”

邵增虎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年紀大了但創作的欲望還沒有熄滅。 李淩 攝

邵增虎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年紀大了但創作的欲望還沒有熄滅。 李淩 攝

愛打架的放牛娃考進美專

邵增虎1937年12月出生于安徽績溪。“父母都是農民,雖説在村小學讀書,但早晚都得放牛,就是一個山裏的放牛娃,從小調皮搗蛋還特別愛打架。”邵增虎笑著定義自己的草根身份。

初中畢業時,邵增虎參加統考,分配到師范學校讀書。在那個年代,能考上中專今後出來有工作,這對于農家孩子來説就是天大的喜事,可就因為不喜歡當老師,在師范讀了三個月後,邵增虎居然背著行李逃跑了。

出逃後,邵增虎跑到武漢投靠大哥,在大街上閒逛時看到中南美專附中的招生廣告,決定去試一下。“當時我從未參加過正式的繪畫學習,考試畫素描,用的是普通鉛筆,所以怎麼都涂不出層次,幸虧後來老師發現,才從他自己口袋裏拿了一支鉛筆給我,當時武漢發大水,我就畫了一張抗洪的畫,然後就稀裏糊涂就考上了。”盡管幾十年過去了,邵增虎依然清楚記得考試時的情景。

入了校門邵增虎才發現,別的同學畫得真好,自己成了學習成績最差勁的幾個人之一,一學期下來,一名同學因成績太差被勸退了。這事對邵增虎的刺激特別大,“那個學生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就走了,我害怕了,下一個是不是輪到我。”自此,他變得特別努力,除了上課,其他時間都在寫生畫畫,幾乎沒有休息日。

功夫不負有心人,四年附中結束邵增虎有了很大的進步,順利直升廣州美院油畫係。對于自己的努力,他總是很謙虛的幾句帶過,將成功歸結于“才氣不好,但運氣好”。

年過八旬的邵增虎依舊每天堅持創作。 李淩 攝

年過八旬的邵增虎依舊每天堅持創作。 李淩 攝

悟性強的文藝兵終成大師

“下面又説到我運氣好了”,邵增虎又一次用“運氣好”來回顧自己的軍旅生涯。1962年美院畢業分配工作,正值部隊來挑人,原本挑中了別的同學,但那位同學由于種種原因不願意去,邵增虎就主動提出替補。

邵增虎從大學畢業入伍到1998年退休,在部隊度過了36個春秋,軍旅生涯對他的藝術之旅影響極大。在軍隊時,他的作品全部是軍旅題材的人物畫,1971年創作的《螺號響了》是他的成名作,這副作品在1972年入選了全國美展;1979年創作的《農機專家之死》在當時引起了全國范圍的關注,奠定了他在全國全軍美術上的地位,成為他作品第一、第二階段藝術創作的分界點;而1987年創作的《任弼時》則是邵增虎油畫形成個人風格的一個轉折點,其作畫技法上開始有了個人的獨特風格。

作為軍旅畫家,邵增虎因在美術創作上取得突出成績,共七次榮立三等軍功、一次榮立二等軍功;作為國家一級美術師,歷任廣東美協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文化部美術作品評選委員會委員等職務,享譽中國美術界。

邵增虎1971年創作的《螺號響了》成為他的成名作。 受訪者提供 攝

邵增虎1971年創作的《螺號響了》成為他的成名作。 受訪者提供 攝

以刀做筆描春秋再創輝煌

邵增虎雖已八旬高齡,但看上去精神矍鑠,腰板挺直、聲音洪亮。他畫畫用的不是畫筆,而是畫刀。畫室內,四幅正在創作中的大型作品《春、夏、秋、冬》一字排開,他拿著畫刀,一點一點用力將色彩抹上,一層蓋一層,畫面看起來重重疊疊、反反復復,互相遮掩,呈現一種大氣蓬勃、輝煌璀璨之感。

邵增虎早期主要創作是軍事題材,從部隊退休後,開始以畫風景畫為主。邵增虎説,這與年齡和心態有關。年齡大了,視力沒有以前好,畫人物畫需要精準地畫出人物的氣質、性格和神韻,沒有好的眼睛去觀察不行;退休後,人覺得輕松了,心態更加平和了,更喜歡大自然。

他的風景畫很多取材于安徽績溪縣農村的老家。少小離家求學工作,很少回家,退休後他回老家住了一段時間,家鄉的山山水水令他無比親切,令他情不自禁地畫入畫中。

“我喜歡畫暖調子,不喜歡寒冷的東西,可能是偏愛,也可能跟熱血軍旅生活有關。”邵增虎希望自己的作品有個性有力度有看頭,哪怕是畫平常的東西,也希望能夠化腐朽為神奇,有一種藝術的想象力和文化的深度,能夠讓看畫的人能得到審美的享受。

在他看來,藝術家不能整天想著要發財,對于藝術要有虔誠心,專心致志才能畫好,“功夫要花在藝術上,不要花在市場上,對名利要能克制,有吃有住出們有個車,就已經很好了。”

邵成虎説,到了這個年紀,人生已經走到秋天,而秋天的顏色就是金黃色,“我還沒有擱筆,內心還有一團火,打算繼續努力,讓自己在有生之年再上一個新臺階。”

編輯:Giabun
數字報
畫壇老將邵增虎 以刀做筆描春秋
中國新聞網  作者:李淩  2019-01-07

中新網廣州1月7日電 題:畫壇老將邵增虎 以刀做筆描春秋

中新網記者 李淩

沿著粵北清遠英德市橫石塘鎮的公路一直往仙湖溫泉方向前行,穿過一條白色野菊花恣意生長的小路,當見到一池荷塘邊與周圍農舍大相徑庭的簡易畫室,便知道此行目的地到了——八旬高齡的著名畫家邵增虎,近年移居于此,靜心創作。

這位享譽中國畫壇的軍旅畫家,近日在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時表示,雖然年紀大了但心態還很年輕,創作的欲望還沒有熄滅,“希望作品能像秋天熱烈奔放的色調一樣,能再次輝煌。”

邵增虎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年紀大了但創作的欲望還沒有熄滅。 李淩 攝

邵增虎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年紀大了但創作的欲望還沒有熄滅。 李淩 攝

愛打架的放牛娃考進美專

邵增虎1937年12月出生于安徽績溪。“父母都是農民,雖説在村小學讀書,但早晚都得放牛,就是一個山裏的放牛娃,從小調皮搗蛋還特別愛打架。”邵增虎笑著定義自己的草根身份。

初中畢業時,邵增虎參加統考,分配到師范學校讀書。在那個年代,能考上中專今後出來有工作,這對于農家孩子來説就是天大的喜事,可就因為不喜歡當老師,在師范讀了三個月後,邵增虎居然背著行李逃跑了。

出逃後,邵增虎跑到武漢投靠大哥,在大街上閒逛時看到中南美專附中的招生廣告,決定去試一下。“當時我從未參加過正式的繪畫學習,考試畫素描,用的是普通鉛筆,所以怎麼都涂不出層次,幸虧後來老師發現,才從他自己口袋裏拿了一支鉛筆給我,當時武漢發大水,我就畫了一張抗洪的畫,然後就稀裏糊涂就考上了。”盡管幾十年過去了,邵增虎依然清楚記得考試時的情景。

入了校門邵增虎才發現,別的同學畫得真好,自己成了學習成績最差勁的幾個人之一,一學期下來,一名同學因成績太差被勸退了。這事對邵增虎的刺激特別大,“那個學生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就走了,我害怕了,下一個是不是輪到我。”自此,他變得特別努力,除了上課,其他時間都在寫生畫畫,幾乎沒有休息日。

功夫不負有心人,四年附中結束邵增虎有了很大的進步,順利直升廣州美院油畫係。對于自己的努力,他總是很謙虛的幾句帶過,將成功歸結于“才氣不好,但運氣好”。

年過八旬的邵增虎依舊每天堅持創作。 李淩 攝

年過八旬的邵增虎依舊每天堅持創作。 李淩 攝

悟性強的文藝兵終成大師

“下面又説到我運氣好了”,邵增虎又一次用“運氣好”來回顧自己的軍旅生涯。1962年美院畢業分配工作,正值部隊來挑人,原本挑中了別的同學,但那位同學由于種種原因不願意去,邵增虎就主動提出替補。

邵增虎從大學畢業入伍到1998年退休,在部隊度過了36個春秋,軍旅生涯對他的藝術之旅影響極大。在軍隊時,他的作品全部是軍旅題材的人物畫,1971年創作的《螺號響了》是他的成名作,這副作品在1972年入選了全國美展;1979年創作的《農機專家之死》在當時引起了全國范圍的關注,奠定了他在全國全軍美術上的地位,成為他作品第一、第二階段藝術創作的分界點;而1987年創作的《任弼時》則是邵增虎油畫形成個人風格的一個轉折點,其作畫技法上開始有了個人的獨特風格。

作為軍旅畫家,邵增虎因在美術創作上取得突出成績,共七次榮立三等軍功、一次榮立二等軍功;作為國家一級美術師,歷任廣東美協副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文化部美術作品評選委員會委員等職務,享譽中國美術界。

邵增虎1971年創作的《螺號響了》成為他的成名作。 受訪者提供 攝

邵增虎1971年創作的《螺號響了》成為他的成名作。 受訪者提供 攝

以刀做筆描春秋再創輝煌

邵增虎雖已八旬高齡,但看上去精神矍鑠,腰板挺直、聲音洪亮。他畫畫用的不是畫筆,而是畫刀。畫室內,四幅正在創作中的大型作品《春、夏、秋、冬》一字排開,他拿著畫刀,一點一點用力將色彩抹上,一層蓋一層,畫面看起來重重疊疊、反反復復,互相遮掩,呈現一種大氣蓬勃、輝煌璀璨之感。

邵增虎早期主要創作是軍事題材,從部隊退休後,開始以畫風景畫為主。邵增虎説,這與年齡和心態有關。年齡大了,視力沒有以前好,畫人物畫需要精準地畫出人物的氣質、性格和神韻,沒有好的眼睛去觀察不行;退休後,人覺得輕松了,心態更加平和了,更喜歡大自然。

他的風景畫很多取材于安徽績溪縣農村的老家。少小離家求學工作,很少回家,退休後他回老家住了一段時間,家鄉的山山水水令他無比親切,令他情不自禁地畫入畫中。

“我喜歡畫暖調子,不喜歡寒冷的東西,可能是偏愛,也可能跟熱血軍旅生活有關。”邵增虎希望自己的作品有個性有力度有看頭,哪怕是畫平常的東西,也希望能夠化腐朽為神奇,有一種藝術的想象力和文化的深度,能夠讓看畫的人能得到審美的享受。

在他看來,藝術家不能整天想著要發財,對于藝術要有虔誠心,專心致志才能畫好,“功夫要花在藝術上,不要花在市場上,對名利要能克制,有吃有住出們有個車,就已經很好了。”

邵成虎説,到了這個年紀,人生已經走到秋天,而秋天的顏色就是金黃色,“我還沒有擱筆,內心還有一團火,打算繼續努力,讓自己在有生之年再上一個新臺階。”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