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2019開年寫12個故事 偶遇山寨“莫言書法”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宋宇晟 發表時間:2019-01-04 18:17

2019年開年的第二天,《上海文學》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莫言新作《一鬥閣筆記》。

《上海文學》微信公眾號截圖。

《一鬥閣筆記》由12篇長短不一的筆記組成,長則四百余字,短的只有二百多字。公眾號文章顯示,該新作原載于《上海文學》2019年第1期。

12篇筆記分別是《真牛》《詩家》《蔥管》《錦衣》《仙桃》《茂腔》《褂子》《踩魚》《虎疤》《槐米》《深巷》和《愛馬》。

這些小故事各自獨立成文,彼此似乎沒有聯係。故事涵蓋的內容包括了鄉土神話、革命記憶、現代經驗……

資料圖:莫言在發布會演講。李雙南攝

《上海文學》也在微信公眾號中對這些故事進行點評。

文章評論,《真牛》將不願屈服的人格賦予耕牛——“牛翻白眼,不見青光,疑似阮步兵轉世”,《仙桃》則讓人聯想起近幾年霸屏的抗日神劇,《錦衣》將男女之間私相授受寫得如此脫俗富于神話氣質,《茂腔》則更有一種近乎“叫魂”的既視感。

值得一提的是,12篇中的《深巷》寫了莫言自己的故事。大概內容是,好友邀請作者喝咖啡,莫言發現其店內書法並非自己所寫,卻赫然署名“莫言”,欲問好友何故,答曰“替你揚名呢”。

點評稱,這個故事“頗有些滑稽的色彩”。事實上,自莫言獲諾獎後,市場上不時出現“假冒莫言的字”。莫言此前曾多次表示,“現在坊間和網上流傳著一些所謂的‘莫言書法’其實非我所寫。”

他還曾調侃:“有幾位朋友摹我的字已經摹得很像,但一不小心,就把他們的書法功底露出來了。那些寫得完全不像我的字而又署上了我的名的,寫得也都比我好。真是委屈了這些朋友。”

資料圖:在某論壇上發言的莫言。張茵攝

此外,評論文章還指出,《一鬥閣筆記》是一組令人愉悅的文本,“這些短小、細碎的文字都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中構成故事”,“單獨拿出便可擴散鋪展成為頗具規模的故事,將它們碼放在一起則展現了莫言爐火純青的敘事功底”。(宋宇晟)

編輯:智羊
數字報
莫言2019開年寫12個故事 偶遇山寨“莫言書法”
中國新聞網  作者:宋宇晟  2019-01-04

2019年開年的第二天,《上海文學》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莫言新作《一鬥閣筆記》。

《上海文學》微信公眾號截圖。

《一鬥閣筆記》由12篇長短不一的筆記組成,長則四百余字,短的只有二百多字。公眾號文章顯示,該新作原載于《上海文學》2019年第1期。

12篇筆記分別是《真牛》《詩家》《蔥管》《錦衣》《仙桃》《茂腔》《褂子》《踩魚》《虎疤》《槐米》《深巷》和《愛馬》。

這些小故事各自獨立成文,彼此似乎沒有聯係。故事涵蓋的內容包括了鄉土神話、革命記憶、現代經驗……

資料圖:莫言在發布會演講。李雙南攝

《上海文學》也在微信公眾號中對這些故事進行點評。

文章評論,《真牛》將不願屈服的人格賦予耕牛——“牛翻白眼,不見青光,疑似阮步兵轉世”,《仙桃》則讓人聯想起近幾年霸屏的抗日神劇,《錦衣》將男女之間私相授受寫得如此脫俗富于神話氣質,《茂腔》則更有一種近乎“叫魂”的既視感。

值得一提的是,12篇中的《深巷》寫了莫言自己的故事。大概內容是,好友邀請作者喝咖啡,莫言發現其店內書法並非自己所寫,卻赫然署名“莫言”,欲問好友何故,答曰“替你揚名呢”。

點評稱,這個故事“頗有些滑稽的色彩”。事實上,自莫言獲諾獎後,市場上不時出現“假冒莫言的字”。莫言此前曾多次表示,“現在坊間和網上流傳著一些所謂的‘莫言書法’其實非我所寫。”

他還曾調侃:“有幾位朋友摹我的字已經摹得很像,但一不小心,就把他們的書法功底露出來了。那些寫得完全不像我的字而又署上了我的名的,寫得也都比我好。真是委屈了這些朋友。”

資料圖:在某論壇上發言的莫言。張茵攝

此外,評論文章還指出,《一鬥閣筆記》是一組令人愉悅的文本,“這些短小、細碎的文字都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中構成故事”,“單獨拿出便可擴散鋪展成為頗具規模的故事,將它們碼放在一起則展現了莫言爐火純青的敘事功底”。(宋宇晟)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