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石峁遺址發現30余件精美石雕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張哲浩 楊永林 發表時間:2019-01-04 16:13

石峁遺址本次發現的石雕作品絕大多數為雕刻于石塊一側的單面雕刻。資料圖片

石峁遺址發現的石雕作品雕刻內容分為符號、人面、神面、動物、神獸等,有的以正臉的神面為中心,兩側對稱雕出動物和側臉人面,體現出成熟的藝術構思和精湛的雕刻技藝。資料圖片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日前公布了石峁遺址2018年考古工作重大發現,在該遺址核心區域皇城臺的“大臺基”南護墻區域,發現了30余件精美石雕。

據了解,這些石雕作品絕大多數為雕刻于石塊一側的單面雕刻,以減地浮雕為主,雕刻內容可分為符號、人面、神面、動物、神獸等,有一些畫面長度近3米,以正臉的神面為中心,兩側對稱雕出動物和側臉人面,體現出成熟的藝術構思和精湛的雕刻技藝。

“這次發現會衝擊我們關于中國早期文明的認識,這又是一次石破天驚式的發現,所有的人都很吃驚。”陜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長孫周勇動情地説。

據介紹,本年度考古發現的這30余件石雕作品,集中出土于“大臺基”南護墻墻體的倒塌石塊內,有一些還鑲嵌在南護墻墻面上。從層位關係來看,“大臺基”南護墻年代不晚于公元前2000年左右;從使用背景觀察,這些石雕可能來自其他更早的高等級建築,係“舊物新用”,在修砌“大臺基”時嵌入南護墻。目前看來,這些石雕與4000多年前石峁先民砌築石墻時放置玉器、起修建築時以人頭奠基的精神內涵相同,代表了石峁先民對皇城臺“大臺基”的精神寄托,賦予皇城臺“大臺基”精神力量。

孫周勇表示,石峁遺址本來等級就很高,它是古國或王國的一個都邑性的城址。而2018年新發現的這些石雕是在城址最核心區域的大型宮殿類建築的一部分上發現的裝飾。以前發現的是單體石雕人頭像,這次發現的是墻體上的裝飾,成組地出現在宮殿建築的外墻屬首次發現。這些新發現的石雕圖案布局和構圖都非常講究,有中國傳統的對稱性,布局很嚴謹,題材也很豐富。有動物,有神面,有人像、人臉,有動物的紋飾,還有一些相當于圖案性質的石刻。從雕刻技法來説,也很成熟。“這是一個大型的建築遺址,我們叫它‘王的居所’,而這些石雕則是王的城的最核心宮殿的裝飾品。我們可以據此想象,當年的建築是何等豪華和壯觀。由于這些建築大部分已經損毀,現在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孫周勇説。

據孫周勇介紹,從這次發現的石雕概括來説,有幾個意義:整個石峁城址建設可以説是固若金湯,建築技術非常考究,再次説明它是一個高度發達的文明;這些圖案也對中國後來商周時期流行于青銅器上的紋飾風格形成了深遠的影響。

此外,也有考古工作人員認為,這些石雕或許與東北地區早在興隆洼文化時期、紅山文化時期出現的石雕人像,共同構架起中國北方地區的石雕“傳統”,在中國史前文明中形成獨具特色的文化因素,影響到“後石家河”玉器、二裏頭綠松石“龍”,甚至商周青銅禮器的藝術構思和紋飾風格。同時,這些石雕與中國西北甚至中亞地區“草原石像”之間存在的某種“關聯”,或為4000多年前歐亞草原文明東西交融互動的重要體現。

相關內容

石峁遺址位于陜西省神木市高家堡鎮,地處黃土高原北部的黃河西岸,毛烏素沙漠南緣,坐落在黃河一級支流禿尾河北岸的梁峁上。碳十四係列測年及考古學係列證據表明,石峁城址初建時代不晚于公元前2300年,廢棄于公元前1800年前後,面積達400萬平方米以上,是中國已知規模最大的龍山時代晚期至二裏頭早期階段城址,被譽為“石破天驚”的最為重要的考古發現之一。它的發現引起了學術界關于中國文明起源與形成過程多元性的再反思,對探索中華文明起源及早期國家形成具有重要啟示意義。

石峁遺址分內外城,拱衛核心區域——皇城臺。2012年迄今,陜西省考古工作者先後發掘了外城東門址、內城韓家圪旦高等級墓葬區、城外樊莊子“哨所”等地點。外城東門址體量巨大、結構復雜、築造技術先進,由內、外兩重甕城、門道、包石夯土墩臺、門塾、馬面等設施組成,周邊地層及遺跡中出土了玉鏟、玉鉞、玉璜、牙璋、陶器、壁畫和石雕頭像等重要遺物,尤以“頭骨祭坑”及“藏玉于石”現象尤為引人注目。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外城東門址所見的內、外甕城及馬面等遺跡係國內確認的最早同類城防設施。

皇城臺考古工作啟動于2016年,迄今持續工作3年,主要集中在東護墻北段上部、皇城臺門址和頂部大臺基區域,收獲重大。

皇城臺為一處四圍包砌石砌護墻的高阜臺地,位于內城中部偏西,整體呈頂小底大的“平頂金字塔”狀,是石峁城址內城和外城重重拱衛之核心區域,三面臨崖,僅東南部以“皇城大道”與內城相接。

2018年,考古人員的工作重點是對皇城臺臺頂格局和輪廓的認識。截至目前,考古人員了解到皇城臺臺頂的一些大型建築坐落在一處“石包土”的大型臺基上,大致呈南北向長方形,暫稱“大臺基”。目前已知大臺基東西寬約80米、殘高約4米,南北長度可能在120米以上。

編輯:智羊
數字報
陜西石峁遺址發現30余件精美石雕
光明日報  作者:張哲浩 楊永林  2019-01-04

石峁遺址本次發現的石雕作品絕大多數為雕刻于石塊一側的單面雕刻。資料圖片

石峁遺址發現的石雕作品雕刻內容分為符號、人面、神面、動物、神獸等,有的以正臉的神面為中心,兩側對稱雕出動物和側臉人面,體現出成熟的藝術構思和精湛的雕刻技藝。資料圖片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日前公布了石峁遺址2018年考古工作重大發現,在該遺址核心區域皇城臺的“大臺基”南護墻區域,發現了30余件精美石雕。

據了解,這些石雕作品絕大多數為雕刻于石塊一側的單面雕刻,以減地浮雕為主,雕刻內容可分為符號、人面、神面、動物、神獸等,有一些畫面長度近3米,以正臉的神面為中心,兩側對稱雕出動物和側臉人面,體現出成熟的藝術構思和精湛的雕刻技藝。

“這次發現會衝擊我們關于中國早期文明的認識,這又是一次石破天驚式的發現,所有的人都很吃驚。”陜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長孫周勇動情地説。

據介紹,本年度考古發現的這30余件石雕作品,集中出土于“大臺基”南護墻墻體的倒塌石塊內,有一些還鑲嵌在南護墻墻面上。從層位關係來看,“大臺基”南護墻年代不晚于公元前2000年左右;從使用背景觀察,這些石雕可能來自其他更早的高等級建築,係“舊物新用”,在修砌“大臺基”時嵌入南護墻。目前看來,這些石雕與4000多年前石峁先民砌築石墻時放置玉器、起修建築時以人頭奠基的精神內涵相同,代表了石峁先民對皇城臺“大臺基”的精神寄托,賦予皇城臺“大臺基”精神力量。

孫周勇表示,石峁遺址本來等級就很高,它是古國或王國的一個都邑性的城址。而2018年新發現的這些石雕是在城址最核心區域的大型宮殿類建築的一部分上發現的裝飾。以前發現的是單體石雕人頭像,這次發現的是墻體上的裝飾,成組地出現在宮殿建築的外墻屬首次發現。這些新發現的石雕圖案布局和構圖都非常講究,有中國傳統的對稱性,布局很嚴謹,題材也很豐富。有動物,有神面,有人像、人臉,有動物的紋飾,還有一些相當于圖案性質的石刻。從雕刻技法來説,也很成熟。“這是一個大型的建築遺址,我們叫它‘王的居所’,而這些石雕則是王的城的最核心宮殿的裝飾品。我們可以據此想象,當年的建築是何等豪華和壯觀。由于這些建築大部分已經損毀,現在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孫周勇説。

據孫周勇介紹,從這次發現的石雕概括來説,有幾個意義:整個石峁城址建設可以説是固若金湯,建築技術非常考究,再次説明它是一個高度發達的文明;這些圖案也對中國後來商周時期流行于青銅器上的紋飾風格形成了深遠的影響。

此外,也有考古工作人員認為,這些石雕或許與東北地區早在興隆洼文化時期、紅山文化時期出現的石雕人像,共同構架起中國北方地區的石雕“傳統”,在中國史前文明中形成獨具特色的文化因素,影響到“後石家河”玉器、二裏頭綠松石“龍”,甚至商周青銅禮器的藝術構思和紋飾風格。同時,這些石雕與中國西北甚至中亞地區“草原石像”之間存在的某種“關聯”,或為4000多年前歐亞草原文明東西交融互動的重要體現。

相關內容

石峁遺址位于陜西省神木市高家堡鎮,地處黃土高原北部的黃河西岸,毛烏素沙漠南緣,坐落在黃河一級支流禿尾河北岸的梁峁上。碳十四係列測年及考古學係列證據表明,石峁城址初建時代不晚于公元前2300年,廢棄于公元前1800年前後,面積達400萬平方米以上,是中國已知規模最大的龍山時代晚期至二裏頭早期階段城址,被譽為“石破天驚”的最為重要的考古發現之一。它的發現引起了學術界關于中國文明起源與形成過程多元性的再反思,對探索中華文明起源及早期國家形成具有重要啟示意義。

石峁遺址分內外城,拱衛核心區域——皇城臺。2012年迄今,陜西省考古工作者先後發掘了外城東門址、內城韓家圪旦高等級墓葬區、城外樊莊子“哨所”等地點。外城東門址體量巨大、結構復雜、築造技術先進,由內、外兩重甕城、門道、包石夯土墩臺、門塾、馬面等設施組成,周邊地層及遺跡中出土了玉鏟、玉鉞、玉璜、牙璋、陶器、壁畫和石雕頭像等重要遺物,尤以“頭骨祭坑”及“藏玉于石”現象尤為引人注目。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外城東門址所見的內、外甕城及馬面等遺跡係國內確認的最早同類城防設施。

皇城臺考古工作啟動于2016年,迄今持續工作3年,主要集中在東護墻北段上部、皇城臺門址和頂部大臺基區域,收獲重大。

皇城臺為一處四圍包砌石砌護墻的高阜臺地,位于內城中部偏西,整體呈頂小底大的“平頂金字塔”狀,是石峁城址內城和外城重重拱衛之核心區域,三面臨崖,僅東南部以“皇城大道”與內城相接。

2018年,考古人員的工作重點是對皇城臺臺頂格局和輪廓的認識。截至目前,考古人員了解到皇城臺臺頂的一些大型建築坐落在一處“石包土”的大型臺基上,大致呈南北向長方形,暫稱“大臺基”。目前已知大臺基東西寬約80米、殘高約4米,南北長度可能在120米以上。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