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巢”國寶的故事:從盜墓者手中“搶下”海昏侯墓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宋宇晟 發表時間:2018-12-27 11:19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27日電 題:“歸巢”國寶背後的故事:從盜墓者手中“搶下”海昏侯墓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記者 宋宇晟

  近日,一篇記述“聞喜公安局與盜墓家族的20年戰爭”的文章引發網友關注,文章詳述了山西聞喜縣近20年來盜墓與反盜墓的故事。

  隨後的另一篇報道顯示,山西省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已對聞喜“盜墓黑幫”部分成員一審公開宣判。而此前,山西聞喜“盜墓黑幫”多名組織者、參與者以及聞喜縣公安局原副局長景益民等“保護傘”,已陸續獲刑。

  26日,在此案中追繳的諸多一級文物,作為“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的展品,亮相位于北京的中國國家博物館。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國寶“歸巢”並不易

  這些曾經“迷途”的“國寶”,終于“歸巢”了。

  資料顯示,2018年,山西省公安機關成功打掉盤踞在聞喜縣十多年、以侯氏兄弟為首的“盜墓涉黑”犯罪集團,破獲與該團夥相關的各類刑事案件351起,抓獲犯罪嫌疑人494名,追回涉案文物3073件,其中一級文物34件,二級文物66件,三級文物151件。

  這樣數量巨大的追繳文物令人吃驚,此前已有媒體如此評價這一案件——“山西掃黑掃出個博物館”。

青銅觥-商(約公元前16世紀—約公元前11世紀)-山西聞喜“6.03”係列盜掘古墓葬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供圖

  青銅觥-商(約公元前16世紀—約公元前11世紀)-山西聞喜“6.03”係列盜掘古墓葬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供圖

  本次亮相國家博物館的追繳文物包括商周時期的青銅鼎、青銅觚、青銅觥、青銅卣、青銅尊、青銅簠、青銅镈……

  其中一件青銅方鼎被斷定為只有當時的王、諸侯等最高等級貴族才可享用。

  這樣重要的文物,在此次展覽中不在少數。

  比如,包括兩件玉龍在內的多件紅山文化晚期的玉器,也亮相26日開幕的展覽。而它們也是近年被追繳回歸的。

玉龍-新石器時代 紅山文化(約公元前4700年-前2900年)-遼寧朝陽“11.26”係列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供圖

  玉龍-新石器時代 紅山文化(約公元前4700年-前2900年)-遼寧朝陽“11.26”係列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供圖

  2014年6月以來,遼寧省朝陽市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保護區周邊接連發生多起遺址地下文物遭盜掘案件。公安部、國家文物局聯合挂牌督辦,朝陽市公安機關歷時一年,輾轉7省區10市,成功破獲該案,打掉文物犯罪團夥13個,抓獲犯罪嫌疑人240名,追繳涉案文物2069件,其中一級文物250件、二級文物142件、三級文物262件。

  號稱盜墓界“祖師爺”、“關外第一高手”的姚玉忠,也在此案中落網,並最終以搶劫罪、盜掘古文化遺址、墓葬罪和倒賣文物罪,數罪並罰,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

  “江口沉銀”背後的“萬人淘寶熱”

  2005年4月,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區修建飲水工程時在江口岷江河道發現一段木鞘,內藏7枚銀錠。江口岷江河域有沉銀的消息不脛而走。

  “張獻忠江口沉銀”的傳説逐漸開始被證實。與此同時,當地掀起了“萬人淘寶熱”。

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明 崇禎十六年(公元1643 年)-“四川眉山5.1特大盜掘倒賣文物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明 崇禎十六年(公元1643 年)-“四川眉山5.1特大盜掘倒賣文物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2014年初,數十名文物盜賊蜂擁而至,利用金屬探測儀、潛水服、氧氣瓶等專業水下作業工具夜間潛入江底瘋狂盜掘。

  公安機關歷時兩年破獲此案。抓獲犯罪嫌疑人70名,追繳涉案文物1000余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額達3億余元人民幣。

  但由于涉及人數眾多,“法不責眾”一時成為諸多被告人及辯護人的辯解事由,如何準確定罪量刑成為該案的辦案核心。

  彭山區人民檢察院多次與公安機關、人民法院召開聯席會議,確定了懲教並重、寬嚴相濟的辦案思路,將打擊重點確定為組織、參與盜掘的首要分子,依法對56人提起公訴。

4銅金剛亥母壇城-11—12世紀-西藏山南“8.18”係列文物盜竊案追繳。范立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銅金剛亥母壇城-11—12世紀-西藏山南“8.18”係列文物盜竊案追繳。范立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在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感召下,20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並積極提供文物倒賣線索,大量涉案文物得以被找回。

  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産保護中心、眉山市彭山區文物保護管理所對江口古戰場遺址進行了兩次搶救性挖掘,共發現各類文物42000余件。

  此案中追繳的核心文物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也在26日亮相國博。有學者認為這是張獻忠用印,對後續江口古戰場遺址的考古發掘以及考證遺址年代和性質極為關鍵。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幸運”的海昏侯大墓

  相比于前述的涉案文物,海昏侯墓的出土文物可以稱作“幸運”了。

  2011年3月23日,江西省文物部門接到群眾舉報:南昌市觀西村墩墩山上一座古墓遭到盜掘。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當即派員會同南昌市和新建縣文博單位進行現場勘查,現場遺留14.8米盜洞,槨板已被鋸開,所幸遺物基本未被盜。

  海昏侯墓考古領隊楊軍曾談及此,他覺得,海昏侯大墓能保存至今“真的是幸運”。

  “留下14.8米盜洞的盜墓者,絕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夥。不得不説他們很專業,水平很高,但是失誤了。”

錯金青銅編鐘-西漢(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海昏侯墓出土。范立 攝影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錯金青銅編鐘-西漢(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海昏侯墓出土。范立 攝影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他們的盜洞從中間直直打下去,因為一般棺木都放正中間嘛,但海昏侯墓是居室化的,棺木沒放在正中間,在東室,漢代事死如事生,這應該是根據海昏侯生前屋內的格局來設置的。我們這個發掘,真可謂是虎口拔牙,要是再晚一天接到報告,海昏侯墓可能就要遭到洗劫了。” 楊軍此前這樣對媒體説。

  此後,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該墓及周邊進行了搶救性發掘,發現了以紫金城城址、歷代海昏侯墓園、貴族和平民墓地等為核心的海昏侯國一係列重要遺存。

  至2016年3月,西漢海昏侯墓已出土金餅、馬蹄金、麟趾金、金板等478件,重達120公斤以上,是目前我國漢墓考古發現黃金數量最多、種類最全的一次。以西漢中後期一斤值萬錢計算,海昏侯劉賀的黃金至少可折合當時五銖錢240萬錢。

馬蹄金、麟趾金-西漢(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海昏侯墓出土。范立 攝影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馬蹄金、麟趾金-西漢(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海昏侯墓出土。范立 攝影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本次展覽中,“江西南昌海昏侯墓被盜案”也作為案例進行展示。

  在考古工作者看來,能從盜墓者手中“搶下”海昏侯墓,似乎有一種冥冥之中的“幸運”,但這也確實得益于近年對文物犯罪的打擊與防范。

  中國國家博物館館長王春法26日在開幕式上這樣評價此次展覽——“這是近年來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的首次大規模集中展示,旨在展現我國政府打擊文物犯罪、保護文化遺産的決心和意志,激發全社會共同珍愛祖國歷史文物遺産、守護中華悠遠文明的普遍自覺”。(完)

編輯:木東
數字報
“歸巢”國寶的故事:從盜墓者手中“搶下”海昏侯墓
中國新聞網  作者:宋宇晟  2018-12-27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27日電 題:“歸巢”國寶背後的故事:從盜墓者手中“搶下”海昏侯墓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記者 宋宇晟

  近日,一篇記述“聞喜公安局與盜墓家族的20年戰爭”的文章引發網友關注,文章詳述了山西聞喜縣近20年來盜墓與反盜墓的故事。

  隨後的另一篇報道顯示,山西省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已對聞喜“盜墓黑幫”部分成員一審公開宣判。而此前,山西聞喜“盜墓黑幫”多名組織者、參與者以及聞喜縣公安局原副局長景益民等“保護傘”,已陸續獲刑。

  26日,在此案中追繳的諸多一級文物,作為“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的展品,亮相位于北京的中國國家博物館。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國寶“歸巢”並不易

  這些曾經“迷途”的“國寶”,終于“歸巢”了。

  資料顯示,2018年,山西省公安機關成功打掉盤踞在聞喜縣十多年、以侯氏兄弟為首的“盜墓涉黑”犯罪集團,破獲與該團夥相關的各類刑事案件351起,抓獲犯罪嫌疑人494名,追回涉案文物3073件,其中一級文物34件,二級文物66件,三級文物151件。

  這樣數量巨大的追繳文物令人吃驚,此前已有媒體如此評價這一案件——“山西掃黑掃出個博物館”。

青銅觥-商(約公元前16世紀—約公元前11世紀)-山西聞喜“6.03”係列盜掘古墓葬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供圖

  青銅觥-商(約公元前16世紀—約公元前11世紀)-山西聞喜“6.03”係列盜掘古墓葬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供圖

  本次亮相國家博物館的追繳文物包括商周時期的青銅鼎、青銅觚、青銅觥、青銅卣、青銅尊、青銅簠、青銅镈……

  其中一件青銅方鼎被斷定為只有當時的王、諸侯等最高等級貴族才可享用。

  這樣重要的文物,在此次展覽中不在少數。

  比如,包括兩件玉龍在內的多件紅山文化晚期的玉器,也亮相26日開幕的展覽。而它們也是近年被追繳回歸的。

玉龍-新石器時代 紅山文化(約公元前4700年-前2900年)-遼寧朝陽“11.26”係列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供圖

  玉龍-新石器時代 紅山文化(約公元前4700年-前2900年)-遼寧朝陽“11.26”係列盜掘古文化遺址古墓葬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供圖

  2014年6月以來,遼寧省朝陽市牛河梁紅山文化遺址保護區周邊接連發生多起遺址地下文物遭盜掘案件。公安部、國家文物局聯合挂牌督辦,朝陽市公安機關歷時一年,輾轉7省區10市,成功破獲該案,打掉文物犯罪團夥13個,抓獲犯罪嫌疑人240名,追繳涉案文物2069件,其中一級文物250件、二級文物142件、三級文物262件。

  號稱盜墓界“祖師爺”、“關外第一高手”的姚玉忠,也在此案中落網,並最終以搶劫罪、盜掘古文化遺址、墓葬罪和倒賣文物罪,數罪並罰,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

  “江口沉銀”背後的“萬人淘寶熱”

  2005年4月,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區修建飲水工程時在江口岷江河道發現一段木鞘,內藏7枚銀錠。江口岷江河域有沉銀的消息不脛而走。

  “張獻忠江口沉銀”的傳説逐漸開始被證實。與此同時,當地掀起了“萬人淘寶熱”。

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明 崇禎十六年(公元1643 年)-“四川眉山5.1特大盜掘倒賣文物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明 崇禎十六年(公元1643 年)-“四川眉山5.1特大盜掘倒賣文物案”追繳。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2014年初,數十名文物盜賊蜂擁而至,利用金屬探測儀、潛水服、氧氣瓶等專業水下作業工具夜間潛入江底瘋狂盜掘。

  公安機關歷時兩年破獲此案。抓獲犯罪嫌疑人70名,追繳涉案文物1000余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額達3億余元人民幣。

  但由于涉及人數眾多,“法不責眾”一時成為諸多被告人及辯護人的辯解事由,如何準確定罪量刑成為該案的辦案核心。

  彭山區人民檢察院多次與公安機關、人民法院召開聯席會議,確定了懲教並重、寬嚴相濟的辦案思路,將打擊重點確定為組織、參與盜掘的首要分子,依法對56人提起公訴。

4銅金剛亥母壇城-11—12世紀-西藏山南“8.18”係列文物盜竊案追繳。范立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銅金剛亥母壇城-11—12世紀-西藏山南“8.18”係列文物盜竊案追繳。范立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在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感召下,20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並積極提供文物倒賣線索,大量涉案文物得以被找回。

  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産保護中心、眉山市彭山區文物保護管理所對江口古戰場遺址進行了兩次搶救性挖掘,共發現各類文物42000余件。

  此案中追繳的核心文物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也在26日亮相國博。有學者認為這是張獻忠用印,對後續江口古戰場遺址的考古發掘以及考證遺址年代和性質極為關鍵。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眾志成城 守護文明——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顧凡穎 攝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幸運”的海昏侯大墓

  相比于前述的涉案文物,海昏侯墓的出土文物可以稱作“幸運”了。

  2011年3月23日,江西省文物部門接到群眾舉報:南昌市觀西村墩墩山上一座古墓遭到盜掘。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當即派員會同南昌市和新建縣文博單位進行現場勘查,現場遺留14.8米盜洞,槨板已被鋸開,所幸遺物基本未被盜。

  海昏侯墓考古領隊楊軍曾談及此,他覺得,海昏侯大墓能保存至今“真的是幸運”。

  “留下14.8米盜洞的盜墓者,絕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夥。不得不説他們很專業,水平很高,但是失誤了。”

錯金青銅編鐘-西漢(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海昏侯墓出土。范立 攝影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錯金青銅編鐘-西漢(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海昏侯墓出土。范立 攝影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他們的盜洞從中間直直打下去,因為一般棺木都放正中間嘛,但海昏侯墓是居室化的,棺木沒放在正中間,在東室,漢代事死如事生,這應該是根據海昏侯生前屋內的格局來設置的。我們這個發掘,真可謂是虎口拔牙,要是再晚一天接到報告,海昏侯墓可能就要遭到洗劫了。” 楊軍此前這樣對媒體説。

  此後,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該墓及周邊進行了搶救性發掘,發現了以紫金城城址、歷代海昏侯墓園、貴族和平民墓地等為核心的海昏侯國一係列重要遺存。

  至2016年3月,西漢海昏侯墓已出土金餅、馬蹄金、麟趾金、金板等478件,重達120公斤以上,是目前我國漢墓考古發現黃金數量最多、種類最全的一次。以西漢中後期一斤值萬錢計算,海昏侯劉賀的黃金至少可折合當時五銖錢240萬錢。

馬蹄金、麟趾金-西漢(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海昏侯墓出土。范立 攝影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馬蹄金、麟趾金-西漢(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海昏侯墓出土。范立 攝影 中國國家博物館 供圖

  本次展覽中,“江西南昌海昏侯墓被盜案”也作為案例進行展示。

  在考古工作者看來,能從盜墓者手中“搶下”海昏侯墓,似乎有一種冥冥之中的“幸運”,但這也確實得益于近年對文物犯罪的打擊與防范。

  中國國家博物館館長王春法26日在開幕式上這樣評價此次展覽——“這是近年來全國打擊防范文物犯罪成果的首次大規模集中展示,旨在展現我國政府打擊文物犯罪、保護文化遺産的決心和意志,激發全社會共同珍愛祖國歷史文物遺産、守護中華悠遠文明的普遍自覺”。(完)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