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書攤

來源:金羊網 作者:范少珍 發表時間:2018-12-26 11:16

□范少珍

父親退休了。幹了一輩子工作,突然從崗位上退下來,就像得了一場病,元氣大傷,説話吃飯都沒力氣,只有發脾氣吼人的時候中氣十足。

我知道原因。他沒事做了,整天過著無所事事的生活,覺得誰都不把他放在眼裏,他被社會拋棄了。尤其是在家裏,更是看誰都不順眼。以前下了班,回家就炫耀:今天又做成功了一件事,得到了眾人的讚揚;又提了一個好建議,有關部門採納了;又發獎金了,因表現好比別人得的多……現在每天就是在街上轉幾個大圈,然後百無聊賴地回到家,沒什麼可吹的了,一頭鑽進自己房間,誰都不理。誰好心好意關心問一句,臉往旁邊一扭,理都不理你。你要再説話,直接把你請出屋。

我告訴父親:“你得了‘退休綜合徵’。”父親嘴巴一撇:“不懂!”我説:“不懂就不懂吧!喝茶懂不?走,陪你喝茶去!”父親皺著眉頭不太情願地和我來到了鳳凰山腳下,在茶館裏找位子坐下,老板馬上熱情地端上來兩杯熱騰騰的茶。父親平生愛喝茶,一手端起茶杯,一手捏著杯蓋在杯口不斷地刮著,慢悠悠地品,很專業的樣子,我忍不住讚揚他喝茶很有范兒。茶過兩巡,父親一副很愜意的樣子,表情比剛來時好看多了。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手裏端著茶杯,眼睛卻在掃視周圍的那些書攤。父親愛看書,我一直琢磨著怎樣鼓動父親擺個書攤,打發退休時間。

父親發現我喝茶不專心,問我是不是想回家了。我説:“我要是退休了,就去擺個書攤,既可天天有書看,又可掙點小錢,精神物質生活都有了,神仙日子啊!”父親説:“你那麼年輕,退休還早著呢,擺什麼書攤,我擺還差不多!”我馬上推波助瀾:“是不是真的哦!要是真的,我馬上給你買書把攤子支起來,如何?”父親居然一口答應了。我和丈夫專門跑到廣州買了幾大箱子書,打包托運回家。父親樂不可支,第二天就開工,把書攤擺起來了。我在外地得知消息後挺高興,父親總算有“工作”了,精神有了寄托,我的心也就放下了。

第二年回家探親,我放下行李就跑到父親的書攤去“視察”經營情況,結果發現小人書情況還好,那是我從小用零花錢買來的,中長篇小説和雜志可沒剩下幾本了。問父親,父親説:“書借出去了,好多人沒還。”我説:“不還你就算了?”父親挺得意:“我收了押金,反正又沒虧本。”見我發蒙,父親繼續説:“比如那本書一元錢買的,我就收一元錢押金,他不還我也沒虧本。”我哭笑不得,説:“老爹啊,有些人喜歡書,又買不到,你用原價做押金,人家不還給你,就當買了你的書。你把書都賣了,關鍵是有的書想買都買不到了,你還怎麼做生意啊?”父親覺得我説的有道理,採納了我的建議,把押金提高了許多。我和丈夫又給父親買了一些新書,把書攤規模重新撐了起來。

又過了一年,那是一個夏天,請了年休假看望父母。只見父親躺在逍遙椅上,一搖一晃的,手裏捏著一把蒲扇,胸脯上還放著一本書,睡得呼呼的。再看書攤,書比我頭一年回來時還要少很多。一會兒父親醒了,看見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笑著調侃父親:“生意怎麼樣啊?睡著覺擺書攤,書越擺越少了,把青菜錢掙回來了沒有?”父親不回答我問的話,卻説:“你的主意不行,我把押金提高了,人家就不交押金了,直接把書拿走了,你看就剩這點了。”我和父親都忍不住大笑起來。我突然想起我的小人書,父親説:“我看見哪個小孩喜歡我就送給誰了。”我忍不住叫起來:“老爹啊,那可是我的書啊!小時候老媽給我點零花錢,我不舍得用,幾乎都用來買小人書了,那是我的寶貝啊!”父親説:“那怎麼辦?”我説:“賠!”説完,父女倆又忍不住大笑起來。

以後的日子,父親再也沒擺過書攤了。脾氣變好了很多,不是和那些老頭兒聊天,就是走路鍛煉身體,有時候還出去遊山玩水,晚上看電視聽新聞,關心國家大事,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如果我回家探親了,書攤的故事是我和父親永遠繞不過去的話題……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父親的書攤
金羊網  作者:范少珍  2018-12-26

□范少珍

父親退休了。幹了一輩子工作,突然從崗位上退下來,就像得了一場病,元氣大傷,説話吃飯都沒力氣,只有發脾氣吼人的時候中氣十足。

我知道原因。他沒事做了,整天過著無所事事的生活,覺得誰都不把他放在眼裏,他被社會拋棄了。尤其是在家裏,更是看誰都不順眼。以前下了班,回家就炫耀:今天又做成功了一件事,得到了眾人的讚揚;又提了一個好建議,有關部門採納了;又發獎金了,因表現好比別人得的多……現在每天就是在街上轉幾個大圈,然後百無聊賴地回到家,沒什麼可吹的了,一頭鑽進自己房間,誰都不理。誰好心好意關心問一句,臉往旁邊一扭,理都不理你。你要再説話,直接把你請出屋。

我告訴父親:“你得了‘退休綜合徵’。”父親嘴巴一撇:“不懂!”我説:“不懂就不懂吧!喝茶懂不?走,陪你喝茶去!”父親皺著眉頭不太情願地和我來到了鳳凰山腳下,在茶館裏找位子坐下,老板馬上熱情地端上來兩杯熱騰騰的茶。父親平生愛喝茶,一手端起茶杯,一手捏著杯蓋在杯口不斷地刮著,慢悠悠地品,很專業的樣子,我忍不住讚揚他喝茶很有范兒。茶過兩巡,父親一副很愜意的樣子,表情比剛來時好看多了。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手裏端著茶杯,眼睛卻在掃視周圍的那些書攤。父親愛看書,我一直琢磨著怎樣鼓動父親擺個書攤,打發退休時間。

父親發現我喝茶不專心,問我是不是想回家了。我説:“我要是退休了,就去擺個書攤,既可天天有書看,又可掙點小錢,精神物質生活都有了,神仙日子啊!”父親説:“你那麼年輕,退休還早著呢,擺什麼書攤,我擺還差不多!”我馬上推波助瀾:“是不是真的哦!要是真的,我馬上給你買書把攤子支起來,如何?”父親居然一口答應了。我和丈夫專門跑到廣州買了幾大箱子書,打包托運回家。父親樂不可支,第二天就開工,把書攤擺起來了。我在外地得知消息後挺高興,父親總算有“工作”了,精神有了寄托,我的心也就放下了。

第二年回家探親,我放下行李就跑到父親的書攤去“視察”經營情況,結果發現小人書情況還好,那是我從小用零花錢買來的,中長篇小説和雜志可沒剩下幾本了。問父親,父親説:“書借出去了,好多人沒還。”我説:“不還你就算了?”父親挺得意:“我收了押金,反正又沒虧本。”見我發蒙,父親繼續説:“比如那本書一元錢買的,我就收一元錢押金,他不還我也沒虧本。”我哭笑不得,説:“老爹啊,有些人喜歡書,又買不到,你用原價做押金,人家不還給你,就當買了你的書。你把書都賣了,關鍵是有的書想買都買不到了,你還怎麼做生意啊?”父親覺得我説的有道理,採納了我的建議,把押金提高了許多。我和丈夫又給父親買了一些新書,把書攤規模重新撐了起來。

又過了一年,那是一個夏天,請了年休假看望父母。只見父親躺在逍遙椅上,一搖一晃的,手裏捏著一把蒲扇,胸脯上還放著一本書,睡得呼呼的。再看書攤,書比我頭一年回來時還要少很多。一會兒父親醒了,看見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笑著調侃父親:“生意怎麼樣啊?睡著覺擺書攤,書越擺越少了,把青菜錢掙回來了沒有?”父親不回答我問的話,卻説:“你的主意不行,我把押金提高了,人家就不交押金了,直接把書拿走了,你看就剩這點了。”我和父親都忍不住大笑起來。我突然想起我的小人書,父親説:“我看見哪個小孩喜歡我就送給誰了。”我忍不住叫起來:“老爹啊,那可是我的書啊!小時候老媽給我點零花錢,我不舍得用,幾乎都用來買小人書了,那是我的寶貝啊!”父親説:“那怎麼辦?”我説:“賠!”説完,父女倆又忍不住大笑起來。

以後的日子,父親再也沒擺過書攤了。脾氣變好了很多,不是和那些老頭兒聊天,就是走路鍛煉身體,有時候還出去遊山玩水,晚上看電視聽新聞,關心國家大事,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如果我回家探親了,書攤的故事是我和父親永遠繞不過去的話題……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