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時代 文學期刊何去何從?

來源:金羊網 作者:孫磊 發表時間:2018-12-25 11:31

研討會現場 孫磊 攝

□金羊網記者 孫磊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文學期刊都是作家發表作品、成長發展的重要平臺,當下媒介環境的變化在為青年作家創作提供寫作渠道和機會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文學創作的嚴肅和深度。11月30日至12月2日,由《花城》雜志與潮州市作協、韓山師范學院合辦的“花城筆會暨第三屆韓愈文學月活動”在廣東潮州舉辦,盧新華、馬原、須一瓜等作家、評論家齊聚一堂,圍繞“文學媒介和青年作家的成長”“當代文學格局中的地方性寫作”等議題展開交流討論。

文學期刊“嚴肅、純正的審美”

在電子媒介出現之前,文學期刊、文學雜志(出版書籍)、報紙副刊等平臺曾為中國文壇培養推出了眾多新人新作,其中有許多已經成為今天的名家經典。

1978年憑代表作《傷痕》在《文匯報》上的發表,盧新華開啟了“傷痕文學”的浪潮。據80年代“先鋒文學”代表作家馬原回憶,1979年當年還處在邊緣的北島、史鐵生的寫作逸事,“那段時間中國文學特別熱鬧,很多作家都在探索新的創作手法和語言,紛紛投稿給各個文學期刊。”回看40年,馬原感慨不同的群落正是通過文學期刊才能進入文學史。

在作家須一瓜看來,文學期刊給青年作家作品提供了審閱和批判的機會,也寄托著他們的文學夢想,文學的成長離不開期刊,文學期刊的存在也給了許多青年作家繼續寫作的信心。作家朱山坡回憶了自己的小説處女作在《花城》的“花城出發”欄目首發,給了他很大的鼓勵,讓他有信心接著寫下去,“這幾乎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

也有更為年輕一代的作家,在期刊的培養下一步一步成長起來。80後作家孫頻,是期刊培養出來的青年作家,媒介的豐富性對她來説幾乎沒有起到作用,而一個青年作家經受過期刊的錘煉才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是一個非常緩慢、艱難的過程,不可能一夜成名也不可能一腳踩空,我非常感謝期刊,它們鍛煉了我寫作的基本功,培養了我嚴肅、純正的審美。”

媒介環境的雙重性

隨著新媒體的出現,媒介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年輕的新一代作家呈現出獨特的表達方式和思想體係,傳統的文學期刊也迎來了新的挑戰。

在南京師范大學教授何平看來,期刊原本是審美平權的産物,新媒體的出現又把傳統期刊變成一個精英的存在。媒介的無所不在,也讓青年作家王威廉思考文學的形式,即作家如何通過“虛構”來應對時代的變化,回到文學最本質的東西。

“年輕一代的寫作越來越世故”,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楊慶祥認為,這種無所不在的媒介環境,讓作家作品處于一個虛幻的、沒有標準和判斷力的局面,閱讀和接受變為一個非常不嚴肅的行為。“我們被媒體,包括雜志、自媒體過分稀釋了,一個好的文學作品、作家應該有自己的秘密性。”楊慶祥提醒年輕作家保持警惕,並呼吁權威媒介的出現。

媒體空前介入到文學正在發生的現場中,文學還沒有生長出來就已經被納入排行榜,湖北作協主席李修文也表達了對當前媒介環境變化的擔憂。

但對于活躍于新媒體平臺創作的年輕作家來説,這個時代變化的不僅僅是媒介,文學自身已經式微、變質了,之前在豆瓣上寫作的青年作家大頭馬在會上説:“在這個時代,寫作無法給我們這代人帶來收入、名聲和基本的生活保障。”但她依舊堅持寫作,媒介環境的改變,也給許多懷抱寫作夢想和熱情的青年作家提供了一個寫作發表的渠道和機會。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新媒體時代 文學期刊何去何從?
金羊網  作者:孫磊  2018-12-25

研討會現場 孫磊 攝

□金羊網記者 孫磊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文學期刊都是作家發表作品、成長發展的重要平臺,當下媒介環境的變化在為青年作家創作提供寫作渠道和機會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文學創作的嚴肅和深度。11月30日至12月2日,由《花城》雜志與潮州市作協、韓山師范學院合辦的“花城筆會暨第三屆韓愈文學月活動”在廣東潮州舉辦,盧新華、馬原、須一瓜等作家、評論家齊聚一堂,圍繞“文學媒介和青年作家的成長”“當代文學格局中的地方性寫作”等議題展開交流討論。

文學期刊“嚴肅、純正的審美”

在電子媒介出現之前,文學期刊、文學雜志(出版書籍)、報紙副刊等平臺曾為中國文壇培養推出了眾多新人新作,其中有許多已經成為今天的名家經典。

1978年憑代表作《傷痕》在《文匯報》上的發表,盧新華開啟了“傷痕文學”的浪潮。據80年代“先鋒文學”代表作家馬原回憶,1979年當年還處在邊緣的北島、史鐵生的寫作逸事,“那段時間中國文學特別熱鬧,很多作家都在探索新的創作手法和語言,紛紛投稿給各個文學期刊。”回看40年,馬原感慨不同的群落正是通過文學期刊才能進入文學史。

在作家須一瓜看來,文學期刊給青年作家作品提供了審閱和批判的機會,也寄托著他們的文學夢想,文學的成長離不開期刊,文學期刊的存在也給了許多青年作家繼續寫作的信心。作家朱山坡回憶了自己的小説處女作在《花城》的“花城出發”欄目首發,給了他很大的鼓勵,讓他有信心接著寫下去,“這幾乎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

也有更為年輕一代的作家,在期刊的培養下一步一步成長起來。80後作家孫頻,是期刊培養出來的青年作家,媒介的豐富性對她來説幾乎沒有起到作用,而一個青年作家經受過期刊的錘煉才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是一個非常緩慢、艱難的過程,不可能一夜成名也不可能一腳踩空,我非常感謝期刊,它們鍛煉了我寫作的基本功,培養了我嚴肅、純正的審美。”

媒介環境的雙重性

隨著新媒體的出現,媒介環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年輕的新一代作家呈現出獨特的表達方式和思想體係,傳統的文學期刊也迎來了新的挑戰。

在南京師范大學教授何平看來,期刊原本是審美平權的産物,新媒體的出現又把傳統期刊變成一個精英的存在。媒介的無所不在,也讓青年作家王威廉思考文學的形式,即作家如何通過“虛構”來應對時代的變化,回到文學最本質的東西。

“年輕一代的寫作越來越世故”,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楊慶祥認為,這種無所不在的媒介環境,讓作家作品處于一個虛幻的、沒有標準和判斷力的局面,閱讀和接受變為一個非常不嚴肅的行為。“我們被媒體,包括雜志、自媒體過分稀釋了,一個好的文學作品、作家應該有自己的秘密性。”楊慶祥提醒年輕作家保持警惕,並呼吁權威媒介的出現。

媒體空前介入到文學正在發生的現場中,文學還沒有生長出來就已經被納入排行榜,湖北作協主席李修文也表達了對當前媒介環境變化的擔憂。

但對于活躍于新媒體平臺創作的年輕作家來説,這個時代變化的不僅僅是媒介,文學自身已經式微、變質了,之前在豆瓣上寫作的青年作家大頭馬在會上説:“在這個時代,寫作無法給我們這代人帶來收入、名聲和基本的生活保障。”但她依舊堅持寫作,媒介環境的改變,也給許多懷抱寫作夢想和熱情的青年作家提供了一個寫作發表的渠道和機會。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