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鴻儒錢鐘書:“人謂我狂,不知我之實狷”

來源:人民網 作者:鄒菁 發表時間:2018-12-20 18:44

他考取清華大學時,數學只得了15分,可是國文成績特優,英文更是史無前例地得了滿分,他依舊被合格錄取。

他一生鐘情于書,嗜書如命。他在清華讀書四年,北京的著名景點幾乎沒有去過,時間都用在“橫掃整個清華圖書館”。

他曾經説過,“只要有書可讀,別無營求。”

他就是被譽為“博學鴻儒”、“文化昆侖”的錢鐘書先生。

12月19日是錢鐘書逝世20周年,我們一起回顧他的故事,向先生致敬。

“但願竭畢生精力做做學問”

錢鐘書年輕時曾對楊絳説,“我志氣不大,但願竭畢生精力做做學問。”

錢鐘書一生寫了唯一一部長篇小説《圍城》,這部家喻戶曉的文學經典被評論家稱為“現代中國最偉大的小説之一”,被翻譯成多國文字在國外出版。

他的學術著作集中在《談藝錄》、《宋詩選注》、《管錐篇》,主要是談文論藝,尤以《管錐篇》為重。

《管錐編》是一部體大思精、旁徵博引的學術巨著。全書用典雅的文言寫成,引述四千多位著作家的上萬本著作中的數萬條書證,引用了大量英、法、德、意、西原文,所論除了文學之外,還兼及社會科學、人文學科,堪稱“國學大典”。

錢鐘書有著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對于詩詞和文獻的背誦信手拈來,被大家稱為“移動的圖書館”。

黃永玉翻遍《辭源》《辭海》《佛學大辭典》,找不到“鳳凰涅槃”典故的出處。錢鐘書告訴他説:“你去翻翻中文本簡明大不列顛全書,在第三本裏可以找得到。”

這種“百科全書式的腦子”是怎麼煉成的呢?

楊絳寫過一篇《錢鍾書是怎樣做讀書筆記的》:“鐘書做一遍筆記的時間,約莫是讀這本書的一倍。他説,一本書,第二遍再讀,總會發現讀第一遍時會有很多疏忽。最精彩的句子,要讀幾遍後才能發現。”

“他有個規矩,中文、英文筆記每天都看。一三五再看法文、德文、意大利文筆記。”

魯迅先生有句名言:“哪裏有天才,我是把別人喝咖啡的時間都用在寫作上了。”

即便是最聰明的人,在讀書方面,也只能用最笨的辦法。只有多看書、做筆記、反復看,這樣才會將書中的內容牢牢記在腦子裏。

“一生一代一雙人”

他的長篇小説《圍城》告誡我們:“婚姻是圍城,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內的人想逃出來。”但是,他與夫人楊絳恩愛60年,做到了“一生一代一雙人”。

1932年,錢鐘書對考入清華大學的楊絳一見鐘情。

第一次見面,錢鐘書就説,“我沒有訂婚。”楊絳回答他,“我也沒有男朋友。”隨後,兩人開始通信,“越寫越勤,一天一封”,不久便墜入愛河。

楊絳讀到英國一個傳記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我見到她之前,從未想到要結婚;我娶了她幾十年,從未後悔娶她;也未想過要娶別的女人。”楊絳很感動,把它念給錢鐘書聽。錢鐘書當即回説“我和他一樣”,楊絳也答“我也一樣”。

錢鐘書曾用一句話概括他與楊絳的愛情:“絕無僅有的結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兩人一輩子興趣相投,感情一直很好。

如果有完美的愛情和婚姻,那麼應該就像他和楊絳這樣。

“人謂我狂,不知我之實狷”

在人們印象中,錢鐘書是學慣中西、才華橫溢的一代文化大師,享譽盛名的學者。

可鮮為人知的是,他其實左右腳不分,出門常常迷路,衣服前後老是穿反。妻子楊絳説,他始終有一股淘氣和癡氣,即使人到中年仍然持有孩子般的天真。

錢鐘書會趁楊絳睡著時在她臉上畫花貓,會和楊絳比賽誰看書速度更快,會在女兒肚皮上畫畫,還往被子裏藏東西,玩興最大時藏過掃帚。

在清華園,錢鐘書養過一只小貓,這只貓經常被鄰居家的大貓欺負。貓奴錢鐘書受不了自家貓被打,于是準備了一根竹竿,不管多冷的天,只要聽見貓兒叫鬧,錢鐘書就急忙從熱被窩裏鑽出來,拿了竹竿趕出去幫自己家的貓兒打架。

他曾説,“為人本該寬容,但為文不妨刻薄,唯有刻薄之人才有入微的觀察。”

他評價王國維的詩詞是“筆弱詞靡”,對張愛玲的作品不以為然,在小説中指出沈從文“非正途出身”,還撰文嘲諷過林語堂的幽默文學。

他唯獨評價魯迅時説:“魯迅的短篇小説寫得非常好,但是他只適合寫短篇,《阿 Q正傳》太長了,修剪了才能看。”

他的犀利直接,讓人又愛又恨。他曾説自己,“人謂我狂,不知我之實狷。”

1998年,錢鐘書去世。

他生前告訴夫人楊絳,將來有錢的時候要捐助一個獎學金,鼓勵那些學子“好讀書,讀好書”,名字就叫“好讀書”獎學金。楊絳按照與家人商量好的,毫無保留地將夫妻名下的所有稿費捐贈出去。

張愛玲説,“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人無完人,事難兩全。無論世人如何評價錢鐘書,在楊絳的眼中,他是最深情的丈夫,最有趣的父親,最天真的“老頑童”。

編輯:智羊
數字報
一代鴻儒錢鐘書:“人謂我狂,不知我之實狷”
人民網  作者:鄒菁  2018-12-20

他考取清華大學時,數學只得了15分,可是國文成績特優,英文更是史無前例地得了滿分,他依舊被合格錄取。

他一生鐘情于書,嗜書如命。他在清華讀書四年,北京的著名景點幾乎沒有去過,時間都用在“橫掃整個清華圖書館”。

他曾經説過,“只要有書可讀,別無營求。”

他就是被譽為“博學鴻儒”、“文化昆侖”的錢鐘書先生。

12月19日是錢鐘書逝世20周年,我們一起回顧他的故事,向先生致敬。

“但願竭畢生精力做做學問”

錢鐘書年輕時曾對楊絳説,“我志氣不大,但願竭畢生精力做做學問。”

錢鐘書一生寫了唯一一部長篇小説《圍城》,這部家喻戶曉的文學經典被評論家稱為“現代中國最偉大的小説之一”,被翻譯成多國文字在國外出版。

他的學術著作集中在《談藝錄》、《宋詩選注》、《管錐篇》,主要是談文論藝,尤以《管錐篇》為重。

《管錐編》是一部體大思精、旁徵博引的學術巨著。全書用典雅的文言寫成,引述四千多位著作家的上萬本著作中的數萬條書證,引用了大量英、法、德、意、西原文,所論除了文學之外,還兼及社會科學、人文學科,堪稱“國學大典”。

錢鐘書有著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對于詩詞和文獻的背誦信手拈來,被大家稱為“移動的圖書館”。

黃永玉翻遍《辭源》《辭海》《佛學大辭典》,找不到“鳳凰涅槃”典故的出處。錢鐘書告訴他説:“你去翻翻中文本簡明大不列顛全書,在第三本裏可以找得到。”

這種“百科全書式的腦子”是怎麼煉成的呢?

楊絳寫過一篇《錢鍾書是怎樣做讀書筆記的》:“鐘書做一遍筆記的時間,約莫是讀這本書的一倍。他説,一本書,第二遍再讀,總會發現讀第一遍時會有很多疏忽。最精彩的句子,要讀幾遍後才能發現。”

“他有個規矩,中文、英文筆記每天都看。一三五再看法文、德文、意大利文筆記。”

魯迅先生有句名言:“哪裏有天才,我是把別人喝咖啡的時間都用在寫作上了。”

即便是最聰明的人,在讀書方面,也只能用最笨的辦法。只有多看書、做筆記、反復看,這樣才會將書中的內容牢牢記在腦子裏。

“一生一代一雙人”

他的長篇小説《圍城》告誡我們:“婚姻是圍城,城外的人想衝進去,城內的人想逃出來。”但是,他與夫人楊絳恩愛60年,做到了“一生一代一雙人”。

1932年,錢鐘書對考入清華大學的楊絳一見鐘情。

第一次見面,錢鐘書就説,“我沒有訂婚。”楊絳回答他,“我也沒有男朋友。”隨後,兩人開始通信,“越寫越勤,一天一封”,不久便墜入愛河。

楊絳讀到英國一個傳記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我見到她之前,從未想到要結婚;我娶了她幾十年,從未後悔娶她;也未想過要娶別的女人。”楊絳很感動,把它念給錢鐘書聽。錢鐘書當即回説“我和他一樣”,楊絳也答“我也一樣”。

錢鐘書曾用一句話概括他與楊絳的愛情:“絕無僅有的結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兩人一輩子興趣相投,感情一直很好。

如果有完美的愛情和婚姻,那麼應該就像他和楊絳這樣。

“人謂我狂,不知我之實狷”

在人們印象中,錢鐘書是學慣中西、才華橫溢的一代文化大師,享譽盛名的學者。

可鮮為人知的是,他其實左右腳不分,出門常常迷路,衣服前後老是穿反。妻子楊絳説,他始終有一股淘氣和癡氣,即使人到中年仍然持有孩子般的天真。

錢鐘書會趁楊絳睡著時在她臉上畫花貓,會和楊絳比賽誰看書速度更快,會在女兒肚皮上畫畫,還往被子裏藏東西,玩興最大時藏過掃帚。

在清華園,錢鐘書養過一只小貓,這只貓經常被鄰居家的大貓欺負。貓奴錢鐘書受不了自家貓被打,于是準備了一根竹竿,不管多冷的天,只要聽見貓兒叫鬧,錢鐘書就急忙從熱被窩裏鑽出來,拿了竹竿趕出去幫自己家的貓兒打架。

他曾説,“為人本該寬容,但為文不妨刻薄,唯有刻薄之人才有入微的觀察。”

他評價王國維的詩詞是“筆弱詞靡”,對張愛玲的作品不以為然,在小説中指出沈從文“非正途出身”,還撰文嘲諷過林語堂的幽默文學。

他唯獨評價魯迅時説:“魯迅的短篇小説寫得非常好,但是他只適合寫短篇,《阿 Q正傳》太長了,修剪了才能看。”

他的犀利直接,讓人又愛又恨。他曾説自己,“人謂我狂,不知我之實狷。”

1998年,錢鐘書去世。

他生前告訴夫人楊絳,將來有錢的時候要捐助一個獎學金,鼓勵那些學子“好讀書,讀好書”,名字就叫“好讀書”獎學金。楊絳按照與家人商量好的,毫無保留地將夫妻名下的所有稿費捐贈出去。

張愛玲説,“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人無完人,事難兩全。無論世人如何評價錢鐘書,在楊絳的眼中,他是最深情的丈夫,最有趣的父親,最天真的“老頑童”。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