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俊的煉成】陳詩哥:童話有一種偉大的單純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 發表時間:2018-12-14 17:48

金羊網記者 李國輝

2008年5月12日,陳詩哥(原名陳開斌)在汶川遭遇了大地震。僥幸生還回到深圳後,他曾一個多月無法開口説話。直到有一天,作為雜志編輯的他開始寫童話,他才覺得真正活過來了。

童話救贖了他,讓他重新變成了一個“孩子”。在寫出了諸多膾炙人口的童話後,陳詩哥也在思考,童話究竟有著怎樣的莫名力量,可以讓人“復活”?他歷時六年,以童話的方式寫出了探討童話是什麼的《童話之書》。

“童話只是給小朋友看的嗎?我的個人經歷告訴我:不是。在這世道,成人更需要看童話,因為我們丟失的實在太多。”陳詩哥説。

寫童話讓他從創傷中“復活”

作為一個童話作家,陳詩哥有著很不一樣的地方:小時候沒有讀過童話。

陳詩哥是陳開斌的筆名,他出生在廣東肇慶一個村莊。那個村莊很平凡,陳詩哥曾有一個比喻:就像一堆牛糞那樣平凡。不過,在他的語境中,平凡的事物也有它的可愛之處,即使是一堆牛糞,有時候看起來也會像月亮一樣美妙。所以,他曾一度把牛糞比喻為“黑色的月亮”。

2007年,他從廣州來到深圳,“鬼使神差”成為了少兒雜志《紅樹林》的編輯。直到那時,他才開始閱讀童話。

閱讀安徒生童話後,陳詩哥“大吃一驚”——他沒想到,自己此前一直尋找的東西,如“故事”“詩性”“哲學”“神秘”等等,在安徒生童話裏,全部都有。

一道神秘之門向他打開了。

2008年5月12日,在四川省汶川縣距離映秀僅僅8公裏的地方,他遭遇了汶川大地震,無數人失去生命,陳詩哥雖然僥幸生還,但從汶川回到深圳後,卻有一個多月都無法開口説話。

地震的創傷應激障礙讓他一度如同被抽空了生命,他不停寫詩,如“大地滿目瘡痍/活著還有什麼趣味親人們在泥土下發芽親愛的子孫,來年的春天你們將得到一束鮮花”,卻始終無法治愈傷痛。

直到有一天,在山上如孤魂野鬼般行走著的他,靈光一閃,用手機寫下了一個童話,自此一發不可收拾……當時的他有一種感覺,只有不斷地寫童話,他才覺得自己活過來了。

陳詩哥幾乎每天都在寫童話,有時一天寫兩三個。他甚至覺得,自己重新變成了一個孩子,他“復活”了。童話對他而言,就像是活下去的另一種方式,是他對自我的一種救贖。

以童話探討什麼是童話

    自2009年發表童話集《幾乎什麼都有國王》起,陳詩哥就開始成為童話寫作的獲獎專業戶。當年,他的作品《童話之書》便獲得了冰心兒童文學獎,隨後又獲得了2010—2011年的《兒童文學》金獎。

2013年,他以作品《風居住的街道》全票獲得了第九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成為國內首位獲中國兒童文學最高獎的80後作家。

入道不過三四年時間,便獲得了兒童文學領域的最高讚譽,陳詩哥也被當時的國內兒童文學界稱為一個“奇跡”。

中國作協副主席、兒童文學作家高洪波曾在《文藝報》上評論稱:“陳詩哥的出現,讓我們看到中國青年作家對童話的全新理解和詮釋,表現力讓人耳目一新,基于此,我提出童話堅挺!”

童話寫作之余,陳詩哥也在思考,童話究竟是什麼,它為什麼有如此神奇的力量,能讓一個人復活?

《童話之書》原本是一篇一萬多字的短篇作品,陳詩哥決定將其打散重寫。歷時六年,完成了一本新的長篇著作《童話之書》。陳詩哥説,這本書,是以童話的方式探討童話是什麼,是對童話的重新解釋和重新命名。

“我把童話放在信仰、哲學、教育、文學、人類學等范疇裏逐一去觀照,去思考。我想,唯有和信仰、哲學、教育學、人類學、詩歌等保持某種張力關係,童話才會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抵達‘天涯靜處無爭戰,兵氣銷為日月光’的境界。”

該書一經出版,便引起國內兒童文學界熱烈反響,被評價為“以一部長篇童話來詮釋童話理論,並在理論上有獨到見解,在創作上有所創新”。這本書也奠定了陳詩哥在新一代兒童文學作家中的地位和影響,讓他先後獲得了上海童書獎、廣東有為文學獎金獎和廣東魯迅文學獎等褒獎。

陳詩哥曾提出疑問,童話只是給小朋友看的嗎?而他自己的回答是:不,在這世道,成人更需要看童話,因為我們丟失的實在太多。

“童話之所以為童話,是因為它有一種偉大的單純。唯有回到單純的源頭,才能因應繁復的事象。”陳詩哥説。

【面對面】

金羊網:您怎樣定義一個兒童文學作品是優秀的且受歡迎的?為了達到這樣的高度,您曾經歷了哪些阻礙和困難?

陳詩哥:優秀的作品和受歡迎的作品並不是同一個概念,優秀的作品不一定受歡迎,受歡迎的作品不一定優秀,這與我們國家兒童文學市場還不太成熟有關。一個既優秀又受歡迎的作品是什麼樣子的呢?我想,它一定是以兒童為本位,走進兒童的生命空間,在認同和表現兒童獨特的價值觀的同時,引導著兒童進行生命的自我擴充和超越的文學作品。在這樣的作品裏,孩子更能養成開放、自由、自然和美好的心性,更能走向一種豐滿、健全的人生。

我是半路出家的,並非自小閱讀兒童文學長大,所以我認真研讀了許多兒童文學經典,琢磨兒童文化與兒童心理,探索兒童哲學。這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我們有太多人,被成人哲學所局限,看不見兒童也有自己獨特而完整的哲學。

實際上,兒童的世界中隱藏著某些至關重要的秘密,這些秘密能夠揭開人類心靈的面紗。兒童的精神世界中也蘊涵著某種力量,一旦被發現,就能幫助成人解決他們自己個人的和社會的一些問題。

金羊網:您對國內的兒童文學發展是怎麼看的?在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裏,兒童文學應該如何傳承與發展?

陳詩哥:這是一個童書出版的黃金時代,但不能説是兒童文學創作的黃金時代。2016年曹文軒先生獲得國際安徒生獎,標志著中國兒童文學在世界上取得新高度,但就整體而言,中國兒童文學離世界一流兒童文學還有一定距離。不過,如今的中國青年兒童文學作家中呈現出一種多元、創新、深度的格局,讓我對中國兒童文學的未來充滿了期待。

在這個時代,科技發展非常迅猛,對包括兒童文學在內的很多領域産生巨大的衝擊。兒童文學和科技是兩種不同的思維,前者基于兒童思維。兒童思維是一種原始思維,是一種前邏輯、原邏輯,或稱前科學的邏輯,但也匯入並充盈著鮮明而強烈的感性色彩和浪漫主義的審美意蘊,是一種詩性邏輯。而成人思維是一種理性思維,是一種嚴格的、科學意義上的概念性邏輯,其基本形式是概念、判斷、推理。它超越了具體的直觀表象和直接的現實情境的制約和束縛,具有抽象性和普遍性。

兒童文學面對科技的衝擊,我認為:第一,兒童文學要有定力,兒童文學要堅守自己的核心和基本面,即堅守兒童立場,以此創作出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第二,借機發展科幻文學。目前,科幻文學依附在兒童文學之下,起碼根據中國作協四大獎的評獎界定是如此,如劉慈欣的《三體·死神永生》獲的即是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

金羊網:您如何定位自己的創作風格?未來會怎樣繼續堅持或者求變?

陳詩哥:這裏我提一個問題:童話只是給小朋友看的嗎?我的個人經歷告訴我:不是。在這世道,成人更需要看童話。因為我們丟失的實在太多。童話之所以為童話,是因為它有一種偉大的單純。單純的力量是無比巨大的。唯有回到單純的源頭,才能因應繁復的事象。童話作為生命和文學的方式,而非寓言,而非魔幻,這本應是世界的本來面目。

整個兒童文學也是如此。

我區分了兩個概念:孩子和兒童。在我們平時的經驗裏,“兒童”是書面語,而“孩子”是口頭語,叫起來會親切一些,但從本體論上看,我覺得是有區別的。

兒童是一個生理概念,人不能重新成為一個兒童,因為人不能返老還童。人卻可以重新成為一個孩子。孩子指的是:最初的人,也就是有一顆溫柔、謙卑、寬恕、忍耐的心,他對事物有著直接的喜愛,而非僅僅擁有一個概念。他可能是一個弱者,不會對別人造成攻擊。他可能90歲,也可能只有8歲。

而讀童話,可以使0—99歲的大人和0—99歲的老人,重新成為0—99歲的孩子。因此,我希望創作出孩子與成人都喜歡閱讀的兒童文學作品。兒童文學不僅是童年的最好陪伴,也是成人的救贖。

金羊網:您平時有什麼興趣愛好?能否分享一下您的成才經驗,青年作家想讓自己做出一番成就,最應該堅持什麼?

陳詩哥:我最喜歡的事是讀書。大學畢業時,我的老師給我布置一道作業:希望我工作之余,每天能閱讀一小時。十多年過去了,我告訴我的老師,在過去的十多年裏,我平均每天閱讀七小時。有個記者來我的房子採訪時,我跟她説:“我是一個有背景的人。”她看到我身後的那堵書墻,會心一笑,她領會到我説的是什麼意思。那些書就是我的“背景”,也是我的作品的背景。在閱讀時,我會努力吸收、內化經典作品中的精神境界和技巧,而在寫作中,我會努力化用從閱讀中學習到的東西,《童話之書》便是例子。

從我自身的成長經歷來看,也從目前浮躁的社會現實來看,我認為一個青年作家最重要的,可能是要沉得住氣,多讀一些書,尋找自己的方向,把自身的底子打厚,厚積薄發,抵擋得住誘惑,不要被市場牽著走。

【人物志】

陳詩哥,原名陳開斌,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委員,現居深圳。2003年畢業于華南師范大學中文係,2009年開始發表童話,獲2009年冰心兒童文學獎、2010—2011《兒童文學》金獎,2013年以《風居住的街道》全票獲第九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是國內首位獲中國兒童文學最高獎的80後作家,2014年獲《兒童文學》十大金作家獎、深圳青年文學獎、深圳十大童書獎,2015年獲上海童書獎、深圳風尚人物獎、《兒童文學》擂臺賽直通羅馬大獎賽銀獎,2016年獲華語兒童文學獎,2017年獲廣東魯迅文學獎、廣東有為文學獎金獎,獲第三屆《兒童文學》金近獎、《兒童文學》擂臺賽銅獎。2017入選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是最年輕的委員。2018年獲第四屆《兒童文學》金近獎、《兒童文學》擂臺賽銀獎。

出版童書有《童話之書》、《風居住的街道》、《陳詩哥詩意童年讀本》(1—8)、《我想養一只鴨子》、《星星小時候》等。

【心推薦】:《小王子》

如果説安徒生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童話作家,那麼聖埃克蘇佩裏的《小王子》便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童話:簡潔,深刻,有趣,優美,講述的是小王子離開他那一天可以看四十四次日落的B612星球和他所愛的玫瑰花,訪問了六顆星球,然後來到地球,認識了像哲學家的小狐狸,領會到“唯有透過心靈,才能看清楚這個世界”。

作者聖–埃克蘇佩裏先生同時是一名飛行員,在《小王子》出版一年後,他在一次駕機執行任務時一去不復返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裏 。我想,他一定是到小王子所住的那個小小的星球上去了。其實,他就是小王子。

【一句話】

童話之所以為童話,是因為它有一種偉大的單純。唯有回到單純的源頭,才能因應繁復的事象。

編輯:智羊
數字報
【才俊的煉成】陳詩哥:童話有一種偉大的單純
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  2018-12-14

金羊網記者 李國輝

2008年5月12日,陳詩哥(原名陳開斌)在汶川遭遇了大地震。僥幸生還回到深圳後,他曾一個多月無法開口説話。直到有一天,作為雜志編輯的他開始寫童話,他才覺得真正活過來了。

童話救贖了他,讓他重新變成了一個“孩子”。在寫出了諸多膾炙人口的童話後,陳詩哥也在思考,童話究竟有著怎樣的莫名力量,可以讓人“復活”?他歷時六年,以童話的方式寫出了探討童話是什麼的《童話之書》。

“童話只是給小朋友看的嗎?我的個人經歷告訴我:不是。在這世道,成人更需要看童話,因為我們丟失的實在太多。”陳詩哥説。

寫童話讓他從創傷中“復活”

作為一個童話作家,陳詩哥有著很不一樣的地方:小時候沒有讀過童話。

陳詩哥是陳開斌的筆名,他出生在廣東肇慶一個村莊。那個村莊很平凡,陳詩哥曾有一個比喻:就像一堆牛糞那樣平凡。不過,在他的語境中,平凡的事物也有它的可愛之處,即使是一堆牛糞,有時候看起來也會像月亮一樣美妙。所以,他曾一度把牛糞比喻為“黑色的月亮”。

2007年,他從廣州來到深圳,“鬼使神差”成為了少兒雜志《紅樹林》的編輯。直到那時,他才開始閱讀童話。

閱讀安徒生童話後,陳詩哥“大吃一驚”——他沒想到,自己此前一直尋找的東西,如“故事”“詩性”“哲學”“神秘”等等,在安徒生童話裏,全部都有。

一道神秘之門向他打開了。

2008年5月12日,在四川省汶川縣距離映秀僅僅8公裏的地方,他遭遇了汶川大地震,無數人失去生命,陳詩哥雖然僥幸生還,但從汶川回到深圳後,卻有一個多月都無法開口説話。

地震的創傷應激障礙讓他一度如同被抽空了生命,他不停寫詩,如“大地滿目瘡痍/活著還有什麼趣味親人們在泥土下發芽親愛的子孫,來年的春天你們將得到一束鮮花”,卻始終無法治愈傷痛。

直到有一天,在山上如孤魂野鬼般行走著的他,靈光一閃,用手機寫下了一個童話,自此一發不可收拾……當時的他有一種感覺,只有不斷地寫童話,他才覺得自己活過來了。

陳詩哥幾乎每天都在寫童話,有時一天寫兩三個。他甚至覺得,自己重新變成了一個孩子,他“復活”了。童話對他而言,就像是活下去的另一種方式,是他對自我的一種救贖。

以童話探討什麼是童話

    自2009年發表童話集《幾乎什麼都有國王》起,陳詩哥就開始成為童話寫作的獲獎專業戶。當年,他的作品《童話之書》便獲得了冰心兒童文學獎,隨後又獲得了2010—2011年的《兒童文學》金獎。

2013年,他以作品《風居住的街道》全票獲得了第九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成為國內首位獲中國兒童文學最高獎的80後作家。

入道不過三四年時間,便獲得了兒童文學領域的最高讚譽,陳詩哥也被當時的國內兒童文學界稱為一個“奇跡”。

中國作協副主席、兒童文學作家高洪波曾在《文藝報》上評論稱:“陳詩哥的出現,讓我們看到中國青年作家對童話的全新理解和詮釋,表現力讓人耳目一新,基于此,我提出童話堅挺!”

童話寫作之余,陳詩哥也在思考,童話究竟是什麼,它為什麼有如此神奇的力量,能讓一個人復活?

《童話之書》原本是一篇一萬多字的短篇作品,陳詩哥決定將其打散重寫。歷時六年,完成了一本新的長篇著作《童話之書》。陳詩哥説,這本書,是以童話的方式探討童話是什麼,是對童話的重新解釋和重新命名。

“我把童話放在信仰、哲學、教育、文學、人類學等范疇裏逐一去觀照,去思考。我想,唯有和信仰、哲學、教育學、人類學、詩歌等保持某種張力關係,童話才會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抵達‘天涯靜處無爭戰,兵氣銷為日月光’的境界。”

該書一經出版,便引起國內兒童文學界熱烈反響,被評價為“以一部長篇童話來詮釋童話理論,並在理論上有獨到見解,在創作上有所創新”。這本書也奠定了陳詩哥在新一代兒童文學作家中的地位和影響,讓他先後獲得了上海童書獎、廣東有為文學獎金獎和廣東魯迅文學獎等褒獎。

陳詩哥曾提出疑問,童話只是給小朋友看的嗎?而他自己的回答是:不,在這世道,成人更需要看童話,因為我們丟失的實在太多。

“童話之所以為童話,是因為它有一種偉大的單純。唯有回到單純的源頭,才能因應繁復的事象。”陳詩哥説。

【面對面】

金羊網:您怎樣定義一個兒童文學作品是優秀的且受歡迎的?為了達到這樣的高度,您曾經歷了哪些阻礙和困難?

陳詩哥:優秀的作品和受歡迎的作品並不是同一個概念,優秀的作品不一定受歡迎,受歡迎的作品不一定優秀,這與我們國家兒童文學市場還不太成熟有關。一個既優秀又受歡迎的作品是什麼樣子的呢?我想,它一定是以兒童為本位,走進兒童的生命空間,在認同和表現兒童獨特的價值觀的同時,引導著兒童進行生命的自我擴充和超越的文學作品。在這樣的作品裏,孩子更能養成開放、自由、自然和美好的心性,更能走向一種豐滿、健全的人生。

我是半路出家的,並非自小閱讀兒童文學長大,所以我認真研讀了許多兒童文學經典,琢磨兒童文化與兒童心理,探索兒童哲學。這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我們有太多人,被成人哲學所局限,看不見兒童也有自己獨特而完整的哲學。

實際上,兒童的世界中隱藏著某些至關重要的秘密,這些秘密能夠揭開人類心靈的面紗。兒童的精神世界中也蘊涵著某種力量,一旦被發現,就能幫助成人解決他們自己個人的和社會的一些問題。

金羊網:您對國內的兒童文學發展是怎麼看的?在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裏,兒童文學應該如何傳承與發展?

陳詩哥:這是一個童書出版的黃金時代,但不能説是兒童文學創作的黃金時代。2016年曹文軒先生獲得國際安徒生獎,標志著中國兒童文學在世界上取得新高度,但就整體而言,中國兒童文學離世界一流兒童文學還有一定距離。不過,如今的中國青年兒童文學作家中呈現出一種多元、創新、深度的格局,讓我對中國兒童文學的未來充滿了期待。

在這個時代,科技發展非常迅猛,對包括兒童文學在內的很多領域産生巨大的衝擊。兒童文學和科技是兩種不同的思維,前者基于兒童思維。兒童思維是一種原始思維,是一種前邏輯、原邏輯,或稱前科學的邏輯,但也匯入並充盈著鮮明而強烈的感性色彩和浪漫主義的審美意蘊,是一種詩性邏輯。而成人思維是一種理性思維,是一種嚴格的、科學意義上的概念性邏輯,其基本形式是概念、判斷、推理。它超越了具體的直觀表象和直接的現實情境的制約和束縛,具有抽象性和普遍性。

兒童文學面對科技的衝擊,我認為:第一,兒童文學要有定力,兒童文學要堅守自己的核心和基本面,即堅守兒童立場,以此創作出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品;第二,借機發展科幻文學。目前,科幻文學依附在兒童文學之下,起碼根據中國作協四大獎的評獎界定是如此,如劉慈欣的《三體·死神永生》獲的即是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

金羊網:您如何定位自己的創作風格?未來會怎樣繼續堅持或者求變?

陳詩哥:這裏我提一個問題:童話只是給小朋友看的嗎?我的個人經歷告訴我:不是。在這世道,成人更需要看童話。因為我們丟失的實在太多。童話之所以為童話,是因為它有一種偉大的單純。單純的力量是無比巨大的。唯有回到單純的源頭,才能因應繁復的事象。童話作為生命和文學的方式,而非寓言,而非魔幻,這本應是世界的本來面目。

整個兒童文學也是如此。

我區分了兩個概念:孩子和兒童。在我們平時的經驗裏,“兒童”是書面語,而“孩子”是口頭語,叫起來會親切一些,但從本體論上看,我覺得是有區別的。

兒童是一個生理概念,人不能重新成為一個兒童,因為人不能返老還童。人卻可以重新成為一個孩子。孩子指的是:最初的人,也就是有一顆溫柔、謙卑、寬恕、忍耐的心,他對事物有著直接的喜愛,而非僅僅擁有一個概念。他可能是一個弱者,不會對別人造成攻擊。他可能90歲,也可能只有8歲。

而讀童話,可以使0—99歲的大人和0—99歲的老人,重新成為0—99歲的孩子。因此,我希望創作出孩子與成人都喜歡閱讀的兒童文學作品。兒童文學不僅是童年的最好陪伴,也是成人的救贖。

金羊網:您平時有什麼興趣愛好?能否分享一下您的成才經驗,青年作家想讓自己做出一番成就,最應該堅持什麼?

陳詩哥:我最喜歡的事是讀書。大學畢業時,我的老師給我布置一道作業:希望我工作之余,每天能閱讀一小時。十多年過去了,我告訴我的老師,在過去的十多年裏,我平均每天閱讀七小時。有個記者來我的房子採訪時,我跟她説:“我是一個有背景的人。”她看到我身後的那堵書墻,會心一笑,她領會到我説的是什麼意思。那些書就是我的“背景”,也是我的作品的背景。在閱讀時,我會努力吸收、內化經典作品中的精神境界和技巧,而在寫作中,我會努力化用從閱讀中學習到的東西,《童話之書》便是例子。

從我自身的成長經歷來看,也從目前浮躁的社會現實來看,我認為一個青年作家最重要的,可能是要沉得住氣,多讀一些書,尋找自己的方向,把自身的底子打厚,厚積薄發,抵擋得住誘惑,不要被市場牽著走。

【人物志】

陳詩哥,原名陳開斌,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委員,現居深圳。2003年畢業于華南師范大學中文係,2009年開始發表童話,獲2009年冰心兒童文學獎、2010—2011《兒童文學》金獎,2013年以《風居住的街道》全票獲第九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是國內首位獲中國兒童文學最高獎的80後作家,2014年獲《兒童文學》十大金作家獎、深圳青年文學獎、深圳十大童書獎,2015年獲上海童書獎、深圳風尚人物獎、《兒童文學》擂臺賽直通羅馬大獎賽銀獎,2016年獲華語兒童文學獎,2017年獲廣東魯迅文學獎、廣東有為文學獎金獎,獲第三屆《兒童文學》金近獎、《兒童文學》擂臺賽銅獎。2017入選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是最年輕的委員。2018年獲第四屆《兒童文學》金近獎、《兒童文學》擂臺賽銀獎。

出版童書有《童話之書》、《風居住的街道》、《陳詩哥詩意童年讀本》(1—8)、《我想養一只鴨子》、《星星小時候》等。

【心推薦】:《小王子》

如果説安徒生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童話作家,那麼聖埃克蘇佩裏的《小王子》便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童話:簡潔,深刻,有趣,優美,講述的是小王子離開他那一天可以看四十四次日落的B612星球和他所愛的玫瑰花,訪問了六顆星球,然後來到地球,認識了像哲學家的小狐狸,領會到“唯有透過心靈,才能看清楚這個世界”。

作者聖–埃克蘇佩裏先生同時是一名飛行員,在《小王子》出版一年後,他在一次駕機執行任務時一去不復返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裏 。我想,他一定是到小王子所住的那個小小的星球上去了。其實,他就是小王子。

【一句話】

童話之所以為童話,是因為它有一種偉大的單純。唯有回到單純的源頭,才能因應繁復的事象。

編輯:智羊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