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千年織物重現往昔光華”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田豆豆 發表時間:2018-11-28 10:58
陳紹慧在工作中。

本報記者 田豆豆攝

品百味人生

看人民映像

湖北荊州,波光流轉、楊柳依依的三國公園之內,“藏”著一座風格古樸的建築——荊州文物保護中心。雖然低調而安靜,但來自全國各地的眾多國寶級文物都在此修復,業內頗有名氣。專攻紡織品修復的陳紹慧就在中心工作,數千年前的絲織品,在她手中往往能化腐朽為神奇。

出土絲織品的修復難度極大

中國是絲綢的故鄉,織造歷史長達數千年。古代絲織品到底是什麼樣子,織造的技藝達到何種水平?只有出土文物能“告訴”我們。

“出土絲織品的保護修復難度極大,它是蛋白質纖維織物,出土之後經常幾分鐘內就會發生巨大變化。大多數墓葬中的絲織品都會腐爛、霉變、脆化、污染,甚至完全喪失原貌,稍加觸碰就會變成碎片。”陳紹慧説。

在紡織品保護研究部操作室的桌子上,分區域平攤著正在修復的絲織品文物,幾張桌卡記載著它們的身份來歷。它們來自山東、安徽等全國各地,有漢代的,也有唐宋的,有的已經初露“真容”、有的還難辨其貌。

採集文物形制、病害、組織結構等信息,是修復工作的第一步。超景深視頻顯微鏡可以將一塊小小的殘片放大30倍、50倍,織物的紋理、經緯、污染物等等,可以清晰地顯示在屏幕上。“有些特別珍貴的文物,博物館特別‘小氣’,只先給我們指甲蓋大小的一點殘片,供前期研究,做修復方案。”陳紹慧笑著説。

把小碎塊的織物研究清楚了,才能開始琢磨大塊織物。有的文物即使專家已經確定是被子或衣袍,但文物展開後究竟應該是什麼樣子,還得根據文物的朝代、墓主人的性別等仔細琢磨。

陳紹慧曾參與修復過的安徽六安出土的一件戰國荒幃,殘缺不全、稍觸即碎,移交到中心時形制不清。“荒幃是蓋在棺材上的絲織品,形制類似長方體的蚊帳,應該有四個角,但由于文物太糟朽了,很難發現角在哪裏。我拿著放大鏡對殘缺部位進行了一個多月的觀察分析,連一個細小的針眼都不放過。經緯線斷裂折痕部位也是觀察重點,因為原先折疊處的部分,應該色彩更鮮亮一些。跟著這些痕跡和線索,我終于還原了荒帷的形制。這才發現,原來荒幃的三個角都殘缺了,只剩一個角。”陳紹慧説。

清洗、揭展文物,是技術活也是細致活

初到中心的絲織品,大多是粘連成塊的,清洗污物、把每層分離展開(揭展),既是個技術活,也是個細致活。如果處理不當,可能對文物造成“二次傷害”。

絲織品文物的清洗,要非常非常細心、輕柔。“脆弱的紡織品浸泡在水中,可能由于一個不經意的動作而讓裂口變大。所以動作要輕如浮雲,切不可讓紡織品受到拉伸和擠壓,否則會讓織物結構發生變化,使之失去原有的光澤和彈性。”陳紹慧介紹道:“清洗槽是我們自己設計制作的,可以升降、調節溫度。而且我們都是用純凈水給文物清洗,自來水不行。”

“清洗工作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有些紡織品文物散發著難聞的惡臭,有的甚至包裹著遺骨,我也是經歷一段時間後心理才慢慢適應的。”陳紹慧説。

清洗過後的文物,還要晾個半幹,濕度合適才能揭開。揭展過程中,更得小心翼翼,不能損壞織物的形制。“這塊殘片已經清洗過了,本來準備今天揭展,沒想到濕度不合適,只能再等等了。”陳紹慧指著一塊多層粘連的淺褐色織物説。

文物鋪展開來後,仍是十分“脆弱”的,如何增加強度?這就靠荊州市文保中心的“秘方”了——獨家配制的加固液。2000年到2004年,現荊州市文保中心黨委書記吳順清牽頭組建攻關小組,研發了一種清洗絲織品文物污染物的微生物發酵提取液,有助于實現絲織品文物的精密修復。

“我參與修復的第一件文物,是我國迄今出土最大的西漢荒幃,荊州謝家橋一號墓出土的3號荒幃,面積約45平方米。當時,我們將生物技術引入到文物修復過程中,將它加固,使這件珍貴的文物重獲新生。”陳紹慧説。在紡織品保護研究部的墻上,至今仍挂著3號荒幃修復前後的對比照片。“經過加固的文物,已經可以像現代紡織品一樣觸摸、拿起、折疊。”陳紹慧説。

從事這個工作要靜得下心來,坐得住

修復部寬大的操作臺中間,固定著一塊不銹鋼板,板上有幾排整齊的鏤空線條。這是幹什麼用的?只見兩名工作人員輕手輕腳地將一塊深褐色紡織品放到操作臺上,壓上尺子,從櫃中拿出顏色相近的絲線,縫綴起來。一針刺下,再從不銹鋼板的鏤空處穿出,加上尺子的對照,細細密密,一絲不茍。

“這是我們正在修復的漢哀帝母親丁太後的一件絲袍,從形制的確定、拆分、加固、拼對整理,到如今分塊針線修復,已經耗時9個多月,正待形制還原。”陳紹慧指著絲袍前襟一些五顏六色的小段絲線説:“這些絲線是為了做記號,我們將拆開的每塊絲織品拼對、縫合,要盡量對齊原來的針孔,不能有絲毫偏差。”

絲織品清洗和生物加固之後,還需要物理加固,也就是在其下方縫上一層相似材料和質地的襯布。一件較大的文物,從清洗加固開始,就得沿著原來縫綴的線路拆開,分片修復,然後再按照文物原有的針法縫合還原。“古代絲織品用得較多的還是跑針、回針等今天常用的針法,但也用過特殊的針法,我們就專門派人向漢繡大師學習,回來用于修復。”陳紹慧説。

“這絲線和頭發絲一樣細,襯布也是絲綢,都是專門從蘇州絲綢博物館定制的。”陳紹慧説。如果是修復小塊殘片,她會自己調色印染,反復試驗,確保與文物色澤一致。

“這個工作單調枯燥,要求又很嚴格,要靜得下心來、坐得住。一件紡織品的針線修復少則一天,多則一個月、一年,甚至幾年。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很多修復師都有頸椎病、肩周炎這樣的毛病。”陳紹慧説:“但是,能讓千年織物重現往昔光華,我們非常有成就感!”

修復完畢的珍貴文物,在歸還原單位前,都在庫房“安睡”,被遮光布或濾紙覆蓋,避免光照的傷害。特別珍貴、特別“脆弱”的文物則被安放在恒溫恒濕櫃中。“很多國寶級的文物,即使修復完畢,博物館也‘舍不得’拿出去展覽,而我們由于工作緣故可以常常直接接觸,大飽眼福。”陳紹慧笑道。

《人民日報 》(2018年11月28日12版


編輯:白茶
數字報
“讓千年織物重現往昔光華”
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田豆豆  2018-11-28
陳紹慧在工作中。

本報記者 田豆豆攝

品百味人生

看人民映像

湖北荊州,波光流轉、楊柳依依的三國公園之內,“藏”著一座風格古樸的建築——荊州文物保護中心。雖然低調而安靜,但來自全國各地的眾多國寶級文物都在此修復,業內頗有名氣。專攻紡織品修復的陳紹慧就在中心工作,數千年前的絲織品,在她手中往往能化腐朽為神奇。

出土絲織品的修復難度極大

中國是絲綢的故鄉,織造歷史長達數千年。古代絲織品到底是什麼樣子,織造的技藝達到何種水平?只有出土文物能“告訴”我們。

“出土絲織品的保護修復難度極大,它是蛋白質纖維織物,出土之後經常幾分鐘內就會發生巨大變化。大多數墓葬中的絲織品都會腐爛、霉變、脆化、污染,甚至完全喪失原貌,稍加觸碰就會變成碎片。”陳紹慧説。

在紡織品保護研究部操作室的桌子上,分區域平攤著正在修復的絲織品文物,幾張桌卡記載著它們的身份來歷。它們來自山東、安徽等全國各地,有漢代的,也有唐宋的,有的已經初露“真容”、有的還難辨其貌。

採集文物形制、病害、組織結構等信息,是修復工作的第一步。超景深視頻顯微鏡可以將一塊小小的殘片放大30倍、50倍,織物的紋理、經緯、污染物等等,可以清晰地顯示在屏幕上。“有些特別珍貴的文物,博物館特別‘小氣’,只先給我們指甲蓋大小的一點殘片,供前期研究,做修復方案。”陳紹慧笑著説。

把小碎塊的織物研究清楚了,才能開始琢磨大塊織物。有的文物即使專家已經確定是被子或衣袍,但文物展開後究竟應該是什麼樣子,還得根據文物的朝代、墓主人的性別等仔細琢磨。

陳紹慧曾參與修復過的安徽六安出土的一件戰國荒幃,殘缺不全、稍觸即碎,移交到中心時形制不清。“荒幃是蓋在棺材上的絲織品,形制類似長方體的蚊帳,應該有四個角,但由于文物太糟朽了,很難發現角在哪裏。我拿著放大鏡對殘缺部位進行了一個多月的觀察分析,連一個細小的針眼都不放過。經緯線斷裂折痕部位也是觀察重點,因為原先折疊處的部分,應該色彩更鮮亮一些。跟著這些痕跡和線索,我終于還原了荒帷的形制。這才發現,原來荒幃的三個角都殘缺了,只剩一個角。”陳紹慧説。

清洗、揭展文物,是技術活也是細致活

初到中心的絲織品,大多是粘連成塊的,清洗污物、把每層分離展開(揭展),既是個技術活,也是個細致活。如果處理不當,可能對文物造成“二次傷害”。

絲織品文物的清洗,要非常非常細心、輕柔。“脆弱的紡織品浸泡在水中,可能由于一個不經意的動作而讓裂口變大。所以動作要輕如浮雲,切不可讓紡織品受到拉伸和擠壓,否則會讓織物結構發生變化,使之失去原有的光澤和彈性。”陳紹慧介紹道:“清洗槽是我們自己設計制作的,可以升降、調節溫度。而且我們都是用純凈水給文物清洗,自來水不行。”

“清洗工作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有些紡織品文物散發著難聞的惡臭,有的甚至包裹著遺骨,我也是經歷一段時間後心理才慢慢適應的。”陳紹慧説。

清洗過後的文物,還要晾個半幹,濕度合適才能揭開。揭展過程中,更得小心翼翼,不能損壞織物的形制。“這塊殘片已經清洗過了,本來準備今天揭展,沒想到濕度不合適,只能再等等了。”陳紹慧指著一塊多層粘連的淺褐色織物説。

文物鋪展開來後,仍是十分“脆弱”的,如何增加強度?這就靠荊州市文保中心的“秘方”了——獨家配制的加固液。2000年到2004年,現荊州市文保中心黨委書記吳順清牽頭組建攻關小組,研發了一種清洗絲織品文物污染物的微生物發酵提取液,有助于實現絲織品文物的精密修復。

“我參與修復的第一件文物,是我國迄今出土最大的西漢荒幃,荊州謝家橋一號墓出土的3號荒幃,面積約45平方米。當時,我們將生物技術引入到文物修復過程中,將它加固,使這件珍貴的文物重獲新生。”陳紹慧説。在紡織品保護研究部的墻上,至今仍挂著3號荒幃修復前後的對比照片。“經過加固的文物,已經可以像現代紡織品一樣觸摸、拿起、折疊。”陳紹慧説。

從事這個工作要靜得下心來,坐得住

修復部寬大的操作臺中間,固定著一塊不銹鋼板,板上有幾排整齊的鏤空線條。這是幹什麼用的?只見兩名工作人員輕手輕腳地將一塊深褐色紡織品放到操作臺上,壓上尺子,從櫃中拿出顏色相近的絲線,縫綴起來。一針刺下,再從不銹鋼板的鏤空處穿出,加上尺子的對照,細細密密,一絲不茍。

“這是我們正在修復的漢哀帝母親丁太後的一件絲袍,從形制的確定、拆分、加固、拼對整理,到如今分塊針線修復,已經耗時9個多月,正待形制還原。”陳紹慧指著絲袍前襟一些五顏六色的小段絲線説:“這些絲線是為了做記號,我們將拆開的每塊絲織品拼對、縫合,要盡量對齊原來的針孔,不能有絲毫偏差。”

絲織品清洗和生物加固之後,還需要物理加固,也就是在其下方縫上一層相似材料和質地的襯布。一件較大的文物,從清洗加固開始,就得沿著原來縫綴的線路拆開,分片修復,然後再按照文物原有的針法縫合還原。“古代絲織品用得較多的還是跑針、回針等今天常用的針法,但也用過特殊的針法,我們就專門派人向漢繡大師學習,回來用于修復。”陳紹慧説。

“這絲線和頭發絲一樣細,襯布也是絲綢,都是專門從蘇州絲綢博物館定制的。”陳紹慧説。如果是修復小塊殘片,她會自己調色印染,反復試驗,確保與文物色澤一致。

“這個工作單調枯燥,要求又很嚴格,要靜得下心來、坐得住。一件紡織品的針線修復少則一天,多則一個月、一年,甚至幾年。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很多修復師都有頸椎病、肩周炎這樣的毛病。”陳紹慧説:“但是,能讓千年織物重現往昔光華,我們非常有成就感!”

修復完畢的珍貴文物,在歸還原單位前,都在庫房“安睡”,被遮光布或濾紙覆蓋,避免光照的傷害。特別珍貴、特別“脆弱”的文物則被安放在恒溫恒濕櫃中。“很多國寶級的文物,即使修復完畢,博物館也‘舍不得’拿出去展覽,而我們由于工作緣故可以常常直接接觸,大飽眼福。”陳紹慧笑道。

《人民日報 》(2018年11月28日12版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