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真實不等于照搬生活(藝術生涯)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谷雪 發表時間:2018-11-22 17:25

辛柏青飾演的谷文昌(右)。

王昊宸攝

2018年11月,國家話劇院出品的現實主義題材話劇《谷文昌》開啟了新一輪演出。擔綱主演的,是曾獲金獅表演獎的演員辛柏青。

辛柏青這個名字,有的觀眾也許不熟悉,但提起他用精湛演技塑造的人物形象,人們一定不會陌生——從話劇《四世同堂》裏的冠曉荷、《青蛇》裏的法海,到影視劇《幸福像花兒一樣》裏的林彬、《妖貓傳》裏的李白、《美好生活》中的邊志軍……辛柏青不是那種大紅大紫的明星,但他能將角色演出一種獨特的味道,即使不是主角,也令人難以忘記,像春雨潤物細無聲,悄悄落在觀眾心裏。

而谷文昌這個角色,可以説是辛柏青遇到過最大的挑戰,也是讓他演得最過癮、印象最深刻的人物之一。最初接到任務時,辛柏青其實很忐忑。觀眾對這類英雄模范人物的刻板印象太強烈了,怎樣讓人物“落地”,塑造一個有血有肉的好幹部,而不是停留在口號式的頌揚?怎樣回歸那個年代的真實,同時又能帶入當代人的表達方式,吸引更多年輕觀眾?這是擺在辛柏青以及整個劇組面前的難題。

辛柏青琢磨著,一邊演,一邊改。其中有一場谷文昌向妻子“下跪”的戲,就是這樣在演出中“碰”出來的。東山的幾戶人家因為政策原因無法加入互助組,生活困難,到縣委書記家裏來“討説法”,谷文昌把自己的全部工資用來買了糧食,一股腦兒分給大家,還把夫妻二人結婚時穿的衣服順手送了出去。鄉親們走後,早已看到妻子臉色不好的谷文昌,一溜煙兒跑到妻子面前,跪到腳邊“討好認錯”。在辛柏青看來,藝術真實不等于完全照搬生活,這一“跪”當然有藝術加工的成分,但跪出來的是更豐滿的人物形象,也順應了時代語境的變遷。

後來,這一段果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事實上,不只在籌備期間,到如今已經演過好幾輪,每場演出他都緊繃著一根弦。角色身上的使命感、責任感被他全部接過來扛在了自己身上,使他感到一種沉甸甸的壓力。而功夫不負有心人,正是這樣的投入,讓他塑造的這個一心為民又思想活絡、一身正氣又幽默風趣的幹部形象,贏得了觀眾一次又一次的喝彩。

辛柏青尤其偏好歷史人物。他所説的“歷史人物”,其實也包括了谷文昌這樣的當代史裏真實存在過的人物。如果説一個完全虛構的角色是一張白紙,歷史人物則是一幅打完了底稿的畫,演員在塑造角色時固然有跡可循,卻也是在“戴著鐐銬跳舞”。辛柏青就是喜歡這種感覺,“人們對歷史人物往往已經有特定的認識,然後我能夠去腦補人物背後的故事、去展現出他身上大家不知道的那一面,特別有意思。”

演藝理論界常常有“情感派”和“技巧派”之爭,而在辛柏青看來,這種爭論更多是一種噱頭,技巧與情感對于表演都是必需的,不能走向任何一個極端。辛柏青自己就是一個“慢熱”型的演員,必須與角色相處一段足夠的時間,才能鑽進去、演出來。他説,功夫都是磨出來的,做不得假。比如《妖貓傳》裏的李白,他在開機前4個月就拿到了劇本,做足了案頭工作,漫長的時間也讓情緒充分地醞釀、發酵,直到在鏡頭前噴薄而出,一氣呵成。陳凱歌導演對他的表演讚不絕口,一幀未剪,更有網友説“李白的表現撐起了半部影片”。面對諸多好評,辛柏青淡定而有底氣,“磨了這麼久,演不好都沒道理。”演谷文昌時也是如此,通過長期的調研採風,直到把握住了谷文昌思想靈活、毫不僵化古板這一性格特徵,他才算舒了口氣,找到了讓人物“落地”的錨點。

在辛柏青看來,影視劇和舞臺劇的表演在本質上是一樣的,而兩種經驗又是互相滋養的。“話劇是現場性的表演,可以隨時接收到觀眾的反饋,及時調整自己,也更容易調動演員的情緒;到了鏡頭前,沒有觀眾,我就會靠以前的舞臺經驗想象觀眾的反應,來激發自己。反過來,話劇的現場性要求演員無論有沒有進入狀態,都必須表現出狀態,演得多了,情感表達容易趨于模式化,尤其人一疲憊,就容易失真。這時候,鏡頭前的經驗就能提醒我如何調節。”這種體悟,使他得以在舞臺劇和影視劇之間自如切換,演技日益精進。

如今,演技越來越受人們重視,辛柏青感到很欣慰。“觀眾的關注點能從明星八卦轉移到表演這一行業最本質的東西”,對于行業發展可謂“最大的好事”。這是一個“好演員的好時代”,辛柏青有信心。

《人民日報 》(2018年11月22日24版)

編輯:白茶
數字報
藝術真實不等于照搬生活(藝術生涯)
人民網-人民日報  作者:谷雪  2018-11-22

辛柏青飾演的谷文昌(右)。

王昊宸攝

2018年11月,國家話劇院出品的現實主義題材話劇《谷文昌》開啟了新一輪演出。擔綱主演的,是曾獲金獅表演獎的演員辛柏青。

辛柏青這個名字,有的觀眾也許不熟悉,但提起他用精湛演技塑造的人物形象,人們一定不會陌生——從話劇《四世同堂》裏的冠曉荷、《青蛇》裏的法海,到影視劇《幸福像花兒一樣》裏的林彬、《妖貓傳》裏的李白、《美好生活》中的邊志軍……辛柏青不是那種大紅大紫的明星,但他能將角色演出一種獨特的味道,即使不是主角,也令人難以忘記,像春雨潤物細無聲,悄悄落在觀眾心裏。

而谷文昌這個角色,可以説是辛柏青遇到過最大的挑戰,也是讓他演得最過癮、印象最深刻的人物之一。最初接到任務時,辛柏青其實很忐忑。觀眾對這類英雄模范人物的刻板印象太強烈了,怎樣讓人物“落地”,塑造一個有血有肉的好幹部,而不是停留在口號式的頌揚?怎樣回歸那個年代的真實,同時又能帶入當代人的表達方式,吸引更多年輕觀眾?這是擺在辛柏青以及整個劇組面前的難題。

辛柏青琢磨著,一邊演,一邊改。其中有一場谷文昌向妻子“下跪”的戲,就是這樣在演出中“碰”出來的。東山的幾戶人家因為政策原因無法加入互助組,生活困難,到縣委書記家裏來“討説法”,谷文昌把自己的全部工資用來買了糧食,一股腦兒分給大家,還把夫妻二人結婚時穿的衣服順手送了出去。鄉親們走後,早已看到妻子臉色不好的谷文昌,一溜煙兒跑到妻子面前,跪到腳邊“討好認錯”。在辛柏青看來,藝術真實不等于完全照搬生活,這一“跪”當然有藝術加工的成分,但跪出來的是更豐滿的人物形象,也順應了時代語境的變遷。

後來,這一段果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事實上,不只在籌備期間,到如今已經演過好幾輪,每場演出他都緊繃著一根弦。角色身上的使命感、責任感被他全部接過來扛在了自己身上,使他感到一種沉甸甸的壓力。而功夫不負有心人,正是這樣的投入,讓他塑造的這個一心為民又思想活絡、一身正氣又幽默風趣的幹部形象,贏得了觀眾一次又一次的喝彩。

辛柏青尤其偏好歷史人物。他所説的“歷史人物”,其實也包括了谷文昌這樣的當代史裏真實存在過的人物。如果説一個完全虛構的角色是一張白紙,歷史人物則是一幅打完了底稿的畫,演員在塑造角色時固然有跡可循,卻也是在“戴著鐐銬跳舞”。辛柏青就是喜歡這種感覺,“人們對歷史人物往往已經有特定的認識,然後我能夠去腦補人物背後的故事、去展現出他身上大家不知道的那一面,特別有意思。”

演藝理論界常常有“情感派”和“技巧派”之爭,而在辛柏青看來,這種爭論更多是一種噱頭,技巧與情感對于表演都是必需的,不能走向任何一個極端。辛柏青自己就是一個“慢熱”型的演員,必須與角色相處一段足夠的時間,才能鑽進去、演出來。他説,功夫都是磨出來的,做不得假。比如《妖貓傳》裏的李白,他在開機前4個月就拿到了劇本,做足了案頭工作,漫長的時間也讓情緒充分地醞釀、發酵,直到在鏡頭前噴薄而出,一氣呵成。陳凱歌導演對他的表演讚不絕口,一幀未剪,更有網友説“李白的表現撐起了半部影片”。面對諸多好評,辛柏青淡定而有底氣,“磨了這麼久,演不好都沒道理。”演谷文昌時也是如此,通過長期的調研採風,直到把握住了谷文昌思想靈活、毫不僵化古板這一性格特徵,他才算舒了口氣,找到了讓人物“落地”的錨點。

在辛柏青看來,影視劇和舞臺劇的表演在本質上是一樣的,而兩種經驗又是互相滋養的。“話劇是現場性的表演,可以隨時接收到觀眾的反饋,及時調整自己,也更容易調動演員的情緒;到了鏡頭前,沒有觀眾,我就會靠以前的舞臺經驗想象觀眾的反應,來激發自己。反過來,話劇的現場性要求演員無論有沒有進入狀態,都必須表現出狀態,演得多了,情感表達容易趨于模式化,尤其人一疲憊,就容易失真。這時候,鏡頭前的經驗就能提醒我如何調節。”這種體悟,使他得以在舞臺劇和影視劇之間自如切換,演技日益精進。

如今,演技越來越受人們重視,辛柏青感到很欣慰。“觀眾的關注點能從明星八卦轉移到表演這一行業最本質的東西”,對于行業發展可謂“最大的好事”。這是一個“好演員的好時代”,辛柏青有信心。

《人民日報 》(2018年11月22日24版)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