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中西、打通虛實、打通日夜:陳家祠探索博物館傳播新模式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1-22 15:47

20世紀,博物館是收藏、研究、展示文物的公益性機構,以文物為主要服務對象;21世紀初期以來,博物館開始以觀眾為主要服務對象,開展考古探索、展覽展示、收集保護、教育服務、典藏研究等工作。新媒體技術不斷滲透到社會生活各方面,對博物館的文化傳播來説,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如何擴大博物館知名度,提高社會影響力

如何將數字科技與博物館傳播緊密融合起來,將各類資源完美呈現出來

如何用科技手段讓文物“活”起來,講好歷史故事

如何提高博物館服務水平,改善觀眾的觀展體驗

如何與觀眾更好地共情互動,傳承歷史文明與古代技藝

這些成為博物館群體共同要面對和思考的問題,為了更好地適應新時代、傳承傳統文化,博物館紛紛開始一次又一次新的探索和嘗試。近日,我們聽廣東民間工藝博物館(陳家祠)館長黃海妍講述與文物“相知相守”的故事...

陳家祠,又稱陳氏書院,始建于清光緒十四年(1888年)。其獨特之處不在于富麗堂皇,而在于精雕細琢,細致入微。其建築本身就是展覽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陳家祠的屋脊、廳堂、廊、院、門、窗等,目光所及之處遍布各色各樣的雕塑,雕塑的題材大多是民間傳説和歷史故事,也有嶺南的花鳥、佳果,把嶺南文化之細膩和精巧發揮得淋漓盡致。陳家祠內部布局嚴整,佔地一萬五千多平方米,有9座廳堂、6個院落、10座廂房,內部珍藏有眾多文物展品

數字化時代下,陳家祠一直在嘗試探索博物館傳播的新模式:

❀策展過程中打通中外,多元視野下求同存異

❀展示過程中結合虛實,多角度呈現文物展品

❀傳承過程中館校合作,主題教育培養人才

❀文物保護上高科技監測,即時預警防護

❀資源利用上物盡其用,景觀展示淋漓盡致

在不斷的探索中,陳家祠一直在超越自己、突破自己,努力發揮好傳播與教育功能。

打通中西:讓中國文物與西方文物對話

廣州一直以來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貿易樞紐,是溝通東西方經濟文化交流的重要橋梁,作為嶺南文化名片之一的陳家祠,在策展過程中,陳家祠的守護者們也更加兼具中西互聯互通的多元視野。黃海妍館長認為,“對中西文化交流的關注,不僅局限于中國對世界各地的影響,而是多元、多向的互通,其中也包括世界各地對中國産生的影響。”

2017年12月,陳家祠與英國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格林威治扇子博物館及劍橋大學菲茨威廉博物館合作,推出了特展《扇子上的東方與西方——18-19世紀中西成扇》。

其實,陳家祠十年前就開始徵集廣州出口的外銷扇,在2010年前後,已經形成了比較成熟的工藝成扇展覽,除了在本館展出,還送展到廈門、上海、杭州等地。“後來,在國外看到不少他們做的扇子,發現無論是在工藝還是題材上,同時代的國家在扇子制作工藝上有很多的碰撞和交叉,所以我們覺得策展的方向和主題的選擇其實可以更加多元一些。我們把歐洲做的扇子借回來,和中國的扇子做一個比較。


把眼光投射到一個很小的物件上,但它又同時體現著中西技術的交流。外銷扇的展覽通過“看中西文化的多元、多向交流”切入,就詮釋了這一理念。這種靈感的發端,源于黃海妍館長一次倫敦格林威治“扇子博物館”之旅。博物館裏收集了從11世紀至今世界上最精美的扇子。“其中一把扇子的扇面是描繪12個愛神的黑白銅版畫,扇骨是由東印度公司從廣州進口的象牙雕刻,他們被結合在一把扇子中,這就是最直接的中西工藝和技術的交流。無論是在工藝還是題材上,同時代的國家在扇子制作工藝上有很多的碰撞和交叉。”

依托外銷扇展覽,陳家祠在傳統文化與技藝的傳承上不斷嘗試。他們為中小學校課堂制作扇子的教材與教具,普及扇子背後蘊藏的傳統文化。“要把展覽的方方面面盡量做到我們能做到的極致”,黃海妍館長這樣説到。出于文物保護對古建築內辦展帶來的局限性,這些嘗試對于陳家祠來説,是一個史無前例的突破。

借國外的文物辦展,會面臨種種申請手續辦理的困難。特別是由于象牙雕刻、玳瑁、珍珠扇貝這類型的文物屬于瀕危物種,要申請雙方的特許有著繁瑣的流程。策展人員為此下了很大決心,“如果想要避免申請瀕危物種許可的麻煩,那這個展覽就不用做了。我們列好了清單給英國的博物館,他們從文物保護的角度確定可以展出的文物,基本上想借的大部分都借到了”。

借展覽之機,也是與國外博物館工作人員進行業務能力交流的機會。黃海妍館長特別提到,“他們的工作人員是非常嚴謹的,除了審核展廳、展櫃條件等常規要求,還會為滿足我們的借展需求,進行非常完美的文物修復,對每一件文物都會一點一點細致查驗,這很值得我們同行人員學習。”

打通虛實:用技術重現當年,讓文物活起來

陳家祠籌建的數字體驗館,綜合運用三維數字投影、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技術來解讀其百余年歷史和建築文化,為遊客提供身臨其境的參觀體驗,這對陳家祠來説是一個新的發展節點,在博物館之中也是比較創新的舉措。

當觀眾頭戴虛擬現實設備“穿越”到百年前的陳氏書院,陳氏族人日常生活情境恍若眼前

當手機App“掃一掃”AR卡牌,佇立在屋脊的獨角獅突然舞動在屏幕,並以風格迥異的擬人化配音輔助播放

當觀眾通過手指旋轉、縮放,清晰觀察到文物全周的外觀與紋理刻畫

當觀眾站在三疊屏前為陳氏書院建設的風雨歷程所震撼,一場穿越百年的歷史對話徐徐展現

凝固的歲月被科技掀開,歷史的碎片被重新整拾,鮮活的文物給予了人們更豐富的想象。

“科技手段如何創新性地運用到陳家祠的方方面面?”,這是陳家祠的守護者們當下思考與實踐的問題。除了與科技團隊合作進行數字體驗館的搭建,數字化的手段也運用在陳家祠的方方面面。

在展覽設計方面,以《扇子上的東方與西方——18-19世紀中西成扇》為例,展覽中運用了豐富的信息化手段進行網上虛擬展示,面向不同的觀眾群設計出視頻和遊戲的呈現形式,帶領世界各地前來的觀眾借“扇子”體會中西文化元素的交匯與碰撞。

在文物的保護上,三維激光掃描採集主體建築信息使之盡可能被完整保存,同時輔助文物建築檢測建築材質與病害情況;通過北鬥衛星技術甚至航天技術合力建立監測平臺,實時反饋陳家祠的沉降、位移、裂縫及周邊環境對古建築的影響;引入軍工係統的溫度遙測報警係統,通過設立最高溫上限報警的方式維係古建築消防安全。相較于其他博物館沒有採用過的文物保護手段,陳家祠對白蟻的防護也實現了監測係統的實時動態追蹤。只要有白蟻侵入,北鬥衛星平臺就會立刻報警,提醒工作人員隨即採取措施滅殺白蟻,有效保護了古建築的安全。

讓館藏以豐富的形態得到更全面的展示,建立一個現代化的陳列館可能會更加有效。事實上,黃海妍館長早已經有了這個構想,即在靠近陳家祠的北院是否可以建立一個現代化的藏館,一方面將陳家祠的廳堂復原原先陳家祠的功能,一方面將兩萬多件館藏做一些現代化的展示,將祠堂和館藏寶貝分開來展示,將是相得益彰的。

科技運用中,博物館真實內容與數字內容的平衡也是一個重要的考量,對此黃海妍館長認為:“數字化手段的運用應該是恰如其分的,不能為數字化而數字化,文物故事講述還是要立足于博物館原有的語言。”

打通日夜:讓古建築成為城市的文化中心

城市夜景的一部分,除了現代化的建築,博物館是否可以成為新的選擇?黃海妍館長理想的目標是避免景觀的浪費,讓陳家祠亮起來。博物館的照明設計擁有非常大的創作空間,甚至一些難以表述的文物語言,動作,都可以通過光的色調、明暗、冷暖對比等豐富的表現手段來傳達。

不僅僅滿足于亮起來,他們同時還在思考更具吸引力的夜間景觀呈現。陳家祠屋脊上擁有華麗繁復的雕刻裝飾,其背後的故事與文化元素,是領略不盡的嶺南瑰寶。這些豐富的建築題材,博採地域人文景觀、神話故事、民間傳説、戲曲人物、民間風俗等,既有如陶塑“麒麟送子”、磚雕“五倫全圖”、石雕“八仙過海”等中華民族千年積淀,同時又呈現了廣州的風土人情,如灰塑“羊城首景圖”“琶洲砥柱”。這樣的故事、傳説,如果能夠交互起來,使故事與人物動起來,將會給觀眾帶來別樣的體驗。

這種嘗試對陳家祠來説挑戰不小,由于陳家祠的屋頂保有眾多的雕刻裝飾,電線、燈光都不能直接架在文物本體上,因而需要依靠外部照射。照射的方位、光線的變化等一係列復雜的問題需要針對其特殊的藝術設計反復試驗;同時,照明的用具、設備也不能影響白天景觀的觀賞。

黃海妍館長對于陳家祠夜間照明等新嘗試的探索也十分謹慎,它必定是建立在各項條件都成熟的基礎上運作的。完善的公共服務與安防設施,以及對于館藏的充分研究,是這些陳家祠的守護者們一直在做的準備。他們堅守在陳家祠耕耘著,等待著,展示著文物與技藝傳承之美。

編輯:白茶
數字報
打通中西、打通虛實、打通日夜:陳家祠探索博物館傳播新模式
金羊網  作者:  2018-11-22

20世紀,博物館是收藏、研究、展示文物的公益性機構,以文物為主要服務對象;21世紀初期以來,博物館開始以觀眾為主要服務對象,開展考古探索、展覽展示、收集保護、教育服務、典藏研究等工作。新媒體技術不斷滲透到社會生活各方面,對博物館的文化傳播來説,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如何擴大博物館知名度,提高社會影響力

如何將數字科技與博物館傳播緊密融合起來,將各類資源完美呈現出來

如何用科技手段讓文物“活”起來,講好歷史故事

如何提高博物館服務水平,改善觀眾的觀展體驗

如何與觀眾更好地共情互動,傳承歷史文明與古代技藝

這些成為博物館群體共同要面對和思考的問題,為了更好地適應新時代、傳承傳統文化,博物館紛紛開始一次又一次新的探索和嘗試。近日,我們聽廣東民間工藝博物館(陳家祠)館長黃海妍講述與文物“相知相守”的故事...

陳家祠,又稱陳氏書院,始建于清光緒十四年(1888年)。其獨特之處不在于富麗堂皇,而在于精雕細琢,細致入微。其建築本身就是展覽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陳家祠的屋脊、廳堂、廊、院、門、窗等,目光所及之處遍布各色各樣的雕塑,雕塑的題材大多是民間傳説和歷史故事,也有嶺南的花鳥、佳果,把嶺南文化之細膩和精巧發揮得淋漓盡致。陳家祠內部布局嚴整,佔地一萬五千多平方米,有9座廳堂、6個院落、10座廂房,內部珍藏有眾多文物展品

數字化時代下,陳家祠一直在嘗試探索博物館傳播的新模式:

❀策展過程中打通中外,多元視野下求同存異

❀展示過程中結合虛實,多角度呈現文物展品

❀傳承過程中館校合作,主題教育培養人才

❀文物保護上高科技監測,即時預警防護

❀資源利用上物盡其用,景觀展示淋漓盡致

在不斷的探索中,陳家祠一直在超越自己、突破自己,努力發揮好傳播與教育功能。

打通中西:讓中國文物與西方文物對話

廣州一直以來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貿易樞紐,是溝通東西方經濟文化交流的重要橋梁,作為嶺南文化名片之一的陳家祠,在策展過程中,陳家祠的守護者們也更加兼具中西互聯互通的多元視野。黃海妍館長認為,“對中西文化交流的關注,不僅局限于中國對世界各地的影響,而是多元、多向的互通,其中也包括世界各地對中國産生的影響。”

2017年12月,陳家祠與英國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格林威治扇子博物館及劍橋大學菲茨威廉博物館合作,推出了特展《扇子上的東方與西方——18-19世紀中西成扇》。

其實,陳家祠十年前就開始徵集廣州出口的外銷扇,在2010年前後,已經形成了比較成熟的工藝成扇展覽,除了在本館展出,還送展到廈門、上海、杭州等地。“後來,在國外看到不少他們做的扇子,發現無論是在工藝還是題材上,同時代的國家在扇子制作工藝上有很多的碰撞和交叉,所以我們覺得策展的方向和主題的選擇其實可以更加多元一些。我們把歐洲做的扇子借回來,和中國的扇子做一個比較。


把眼光投射到一個很小的物件上,但它又同時體現著中西技術的交流。外銷扇的展覽通過“看中西文化的多元、多向交流”切入,就詮釋了這一理念。這種靈感的發端,源于黃海妍館長一次倫敦格林威治“扇子博物館”之旅。博物館裏收集了從11世紀至今世界上最精美的扇子。“其中一把扇子的扇面是描繪12個愛神的黑白銅版畫,扇骨是由東印度公司從廣州進口的象牙雕刻,他們被結合在一把扇子中,這就是最直接的中西工藝和技術的交流。無論是在工藝還是題材上,同時代的國家在扇子制作工藝上有很多的碰撞和交叉。”

依托外銷扇展覽,陳家祠在傳統文化與技藝的傳承上不斷嘗試。他們為中小學校課堂制作扇子的教材與教具,普及扇子背後蘊藏的傳統文化。“要把展覽的方方面面盡量做到我們能做到的極致”,黃海妍館長這樣説到。出于文物保護對古建築內辦展帶來的局限性,這些嘗試對于陳家祠來説,是一個史無前例的突破。

借國外的文物辦展,會面臨種種申請手續辦理的困難。特別是由于象牙雕刻、玳瑁、珍珠扇貝這類型的文物屬于瀕危物種,要申請雙方的特許有著繁瑣的流程。策展人員為此下了很大決心,“如果想要避免申請瀕危物種許可的麻煩,那這個展覽就不用做了。我們列好了清單給英國的博物館,他們從文物保護的角度確定可以展出的文物,基本上想借的大部分都借到了”。

借展覽之機,也是與國外博物館工作人員進行業務能力交流的機會。黃海妍館長特別提到,“他們的工作人員是非常嚴謹的,除了審核展廳、展櫃條件等常規要求,還會為滿足我們的借展需求,進行非常完美的文物修復,對每一件文物都會一點一點細致查驗,這很值得我們同行人員學習。”

打通虛實:用技術重現當年,讓文物活起來

陳家祠籌建的數字體驗館,綜合運用三維數字投影、虛擬現實和增強現實技術來解讀其百余年歷史和建築文化,為遊客提供身臨其境的參觀體驗,這對陳家祠來説是一個新的發展節點,在博物館之中也是比較創新的舉措。

當觀眾頭戴虛擬現實設備“穿越”到百年前的陳氏書院,陳氏族人日常生活情境恍若眼前

當手機App“掃一掃”AR卡牌,佇立在屋脊的獨角獅突然舞動在屏幕,並以風格迥異的擬人化配音輔助播放

當觀眾通過手指旋轉、縮放,清晰觀察到文物全周的外觀與紋理刻畫

當觀眾站在三疊屏前為陳氏書院建設的風雨歷程所震撼,一場穿越百年的歷史對話徐徐展現

凝固的歲月被科技掀開,歷史的碎片被重新整拾,鮮活的文物給予了人們更豐富的想象。

“科技手段如何創新性地運用到陳家祠的方方面面?”,這是陳家祠的守護者們當下思考與實踐的問題。除了與科技團隊合作進行數字體驗館的搭建,數字化的手段也運用在陳家祠的方方面面。

在展覽設計方面,以《扇子上的東方與西方——18-19世紀中西成扇》為例,展覽中運用了豐富的信息化手段進行網上虛擬展示,面向不同的觀眾群設計出視頻和遊戲的呈現形式,帶領世界各地前來的觀眾借“扇子”體會中西文化元素的交匯與碰撞。

在文物的保護上,三維激光掃描採集主體建築信息使之盡可能被完整保存,同時輔助文物建築檢測建築材質與病害情況;通過北鬥衛星技術甚至航天技術合力建立監測平臺,實時反饋陳家祠的沉降、位移、裂縫及周邊環境對古建築的影響;引入軍工係統的溫度遙測報警係統,通過設立最高溫上限報警的方式維係古建築消防安全。相較于其他博物館沒有採用過的文物保護手段,陳家祠對白蟻的防護也實現了監測係統的實時動態追蹤。只要有白蟻侵入,北鬥衛星平臺就會立刻報警,提醒工作人員隨即採取措施滅殺白蟻,有效保護了古建築的安全。

讓館藏以豐富的形態得到更全面的展示,建立一個現代化的陳列館可能會更加有效。事實上,黃海妍館長早已經有了這個構想,即在靠近陳家祠的北院是否可以建立一個現代化的藏館,一方面將陳家祠的廳堂復原原先陳家祠的功能,一方面將兩萬多件館藏做一些現代化的展示,將祠堂和館藏寶貝分開來展示,將是相得益彰的。

科技運用中,博物館真實內容與數字內容的平衡也是一個重要的考量,對此黃海妍館長認為:“數字化手段的運用應該是恰如其分的,不能為數字化而數字化,文物故事講述還是要立足于博物館原有的語言。”

打通日夜:讓古建築成為城市的文化中心

城市夜景的一部分,除了現代化的建築,博物館是否可以成為新的選擇?黃海妍館長理想的目標是避免景觀的浪費,讓陳家祠亮起來。博物館的照明設計擁有非常大的創作空間,甚至一些難以表述的文物語言,動作,都可以通過光的色調、明暗、冷暖對比等豐富的表現手段來傳達。

不僅僅滿足于亮起來,他們同時還在思考更具吸引力的夜間景觀呈現。陳家祠屋脊上擁有華麗繁復的雕刻裝飾,其背後的故事與文化元素,是領略不盡的嶺南瑰寶。這些豐富的建築題材,博採地域人文景觀、神話故事、民間傳説、戲曲人物、民間風俗等,既有如陶塑“麒麟送子”、磚雕“五倫全圖”、石雕“八仙過海”等中華民族千年積淀,同時又呈現了廣州的風土人情,如灰塑“羊城首景圖”“琶洲砥柱”。這樣的故事、傳説,如果能夠交互起來,使故事與人物動起來,將會給觀眾帶來別樣的體驗。

這種嘗試對陳家祠來説挑戰不小,由于陳家祠的屋頂保有眾多的雕刻裝飾,電線、燈光都不能直接架在文物本體上,因而需要依靠外部照射。照射的方位、光線的變化等一係列復雜的問題需要針對其特殊的藝術設計反復試驗;同時,照明的用具、設備也不能影響白天景觀的觀賞。

黃海妍館長對于陳家祠夜間照明等新嘗試的探索也十分謹慎,它必定是建立在各項條件都成熟的基礎上運作的。完善的公共服務與安防設施,以及對于館藏的充分研究,是這些陳家祠的守護者們一直在做的準備。他們堅守在陳家祠耕耘著,等待著,展示著文物與技藝傳承之美。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版